Sunday, July 31, 2016

19世紀的大西荒教會傳統

一連幾個星期,我們的教會採用不同歷史時期的敬拜傳統來作禮拜,作為回顧和學習。今天是19世紀美國西大荒(Wild West)新教的敬拜傳統,那個時期比起現在的長老會,真的很傳統,很保守。

我們提前被告知,鼓勵大家穿那個時代的衣裙,敬拜地點改到飯廳,可能是因為那裡沒有長排的座椅,必須把折疊椅擺成排,比較像西大荒的簡陋敬拜環境吧。

今天在教會看到的確不少人穿長裙,但不是現在時髦那些。網上看到的那種細腰長袖的燈籠裙顯然沒人有,有些姐妹乾脆穿牛仔褲,帶牛仔帽,打扮成弟兄。哈,咱們講道的是女牧師,這些哪裡會像那個時代呢!

根據介紹,那個時代的講道信息特別長,主要內容是呼籲各人從罪中悔改,「潔淨」自己的行為,而不強調社會公義或群體博愛互助等等。那個時代不會印程序單給大家,因為人們還大多不會閱讀,敬拜就是以唱詩歌和聽道為主。

唱的老歌包括《奇異恩典》、《有福的確據》、《耶穌恩友》、《萬古磐石為我開》,都是我們華人教會很熟悉的詩歌。也許來到中國宣教的人就是這些西大荒的教會傳統!因為從程序來看,和北美的華人教會很類似。這些歌感謝上帝的赦罪之恩,缺點是很難給年輕一代解釋明白,大多牽涉代罰的教義



前排設有mourner’s bench,就是為罪哀哭的人的板凳。牧師呼召願意悔改得救的人到前面去,說詞有些像葛培理在佈道大會的發出的邀請。由於這是回顧歷史,敬拜小組委員會事先安排了三個人響應呼召,來到前面。坐在「哀哭人」板凳上聽了道之後,牧師為他們禱告,宣布他們從此脫離了地獄。這位21世紀的長老會牧師顯然是半開玩笑,有人在嗤嗤地笑。

19世紀初美國有第二次大覺醒運動,人們渴望認識耶穌,到處有復興大會,大講「基督徒良心」。衛理公會和浸信教會增長起來,福音主義運動就是那個時期興旺起來的。

Thursday, July 28, 2016

Taize音樂禱告和默想

今晚到教會去參加一個音樂禱告和默想,主題印在歌詞單頁上:結束槍擊暴力的惡性循環。

從維基百科找到Taize,中文翻成「泰澤」,原來是法國一個修道團體的禱告特色,很多基督教宗派都去向他們學習這種風格的禱告、讀經、和默想。每首歌都很短,不緊不慢地反覆唱個七、八遍,叫人不能不仔細回味歌詞的意義。歌曲之間有靜默的時間,和選讀一兩段經文。下面是一首泰澤詩歌的例子:



In God alone my soul can find rest and peace, in God my peace and joy.
Only in God y soul can find it's rest, find its rest and peace.
翻過來意思就是「我的靈唯獨在神裡找到安息、平安、和喜樂」。

今天詠唱的還有:
Don't be afraid, My love is stronger, My love is stronger than your fear.
Don't be afraid, My love is stronger, and I have promised, promised to be always here.

Nothing can trouble nothing can frighten.
Those who seek God shall never go wanting.
Nothing can trouble nothing can frighten.
May Your peace surround us.

...等等。對於美國當今社會中多次出現用槍來報復無辜警察的事件,消除懼怕和戒備很重要。作這些禱告會幫助人放下武器和信靠神。

Wednesday, July 27, 2016

心理學家對川普的診斷

美國心理學家一般不公開他們對公眾人物的診斷,據說是為了職業道德的緣故,尤其是沒有親自檢查過的人。不過有一家雜誌故意對那些專家進行問卷調查,請他們診斷川普的心理,看是否有問題。結果不少人考慮到公眾的利益,還是回應了。

臨床心理學家Ben Michaelis說,川普是教科書上標準的「自戀型人格障礙」,英文是Narcissistic personal disorder,主要症狀就是自我中心,自我陶醉。

另一位臨床心理學家George Simon說,「川普太經典了,我把他的新聞視頻都歸檔存留起來,以後可以在專題研討會上用作示範,因為再沒有比他更好的例子來說明自戀型人格障礙的了…不然的話,我必須寫小品文和雇用演員來演。川普好像我的夢想成真。」

自戀型人格障礙可以簡單描述為:一種吹噓自己、貶低別人的病態需要。梅奧研究診所(Mayo Clinic)曾經發表過對這種人格障礙的描述:你若有自戀型人格障礙症,你會給人一種自負、說大話、或假裝的印象。你會常常壟斷談話,可能會貶低那些你視為次於你的人,還可能有一種優越感—當你沒有得到特殊待遇時,就可能會變得不耐煩和生氣。你可能會堅持每件事都有「最好的」,比如最好的車,最好的體育俱樂部,或最好的醫療保健。

川普真的很符合這個描述,他到處豎立他的Trump品牌,宣傳為最富有、最高檔次、最好的。他爭論的風格、推特的內容和口吻、操縱媒體,無不強求特殊待遇。一遭到批評或沒有受到抬舉,就破口大罵,即使別人說得完全真實,他的否認好像根本沒有頭緒,他也在那裏繼續嚷嚷,很惡毒地給人家起綽號。他好像不懂得,希望得到尊重,必須先尊重別人。

既然生活享受的每個方面都是要最好/最奢侈,就必然花錢如流水。川普一度擁有世界上最大的遊艇,面子好看,可是他負很多債務,最後把那隻遊艇賣給沙特王子,去償還一部份債務。

有一次NBC的一個節目主持人訪談川普,問他的外交政策顧問是誰。川普回答說他是他自己的顧問,「…因為我有很好的頭腦,我說過很多事…我的主要顧問就是我自己,而我在這方面有很好的直覺。」真是沒道理,他沒有搞過外交工作,也不覺得需要向任何人請教!



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出來川普的心理問題。他如果去參加國際首腦會議,完全不必了解哪那些國家、曾在哪些爭議上、歷史上有哪些立場,就憑著「很好的直覺」知道該怎樣說話辦事?真是痛苦!他怎麼能當總統呢?

Sunday, July 24, 2016

默想:是行律法的稱義

羅馬書二章13節:原來在神面前,不是聽律法的為義,乃是行律法的稱義。

幾年前我曾寫過一些關於甚麼是被神「稱義」的心得--主要不是免下地獄,乃是被神接納為祂的立約百姓,與祂有了立約的關係。今天看見Moen博士的原文默想日誌,指出保羅這句話,和馬丁路德提出的稱義「唯獨靠信心」、「唯獨靠恩典」教義是直接衝突的,於是決定好好看一下羅馬書第二章,這節經文的前後文。

猶太人是聽摩西律法的人,保羅說他們若不遵行,就是「犯律法的」,他們得到的恩典就於他們無益了。而猶太人眼中的外邦罪人呢?保羅說他們不知道摩西律法,沒有律法的約束,就不是按照摩西律法來定罪,乃是看他們是否「順著本性」行善。也就是說,他們的是非之心,讓他們行出律法。

保羅這段話中所談論的「他們」就是我們這些信耶穌是彌賽亞的外邦人。但我們都知道,我們的是非之心不會讓我們開始遵守摩西律法所規定的飲食禁忌,或者守他們的節期,或獻祭潔淨自己等等,只能讓我們不去做傷害別人的事,儘量做對別人有益的事。

這使我想起有些很絕對的基督徒,宣稱這些善行都對於稱義沒有用,必須作決志禱告才行。我過去也曾經以為如此,現在看來,咱們就是堅決不在乎耍嘴皮,把「心裡相信、口裡承認」當作唯一的重要尺度,不知道猶太人談論「相信」或者「悔改」,和咱們中國人差不多,是一幅有行動配合的圖畫。

「行律法的人」(眾數)pointai nomou的字面意思是「律法的行動者」。保羅不是指美國或哪裡的現代律法,乃是說摩西律法。保羅在26-27節假定,沒受過割禮的外邦人,也有守全摩西律法的。學者們經過研究,發現就是新約中那些猶太人所稱讚的「敬畏神的人」。他們在會堂中和猶太人一起敬拜,遵守一切摩西律法,只是沒有受割禮。比如在使徒行傳十三章,保羅兩次提到他們就在會堂的聽眾中間。

「行律法的人稱義」,保羅意思神的立約百姓也包括了這些敬畏神的人,還有我們這些不受摩西律法約束,但願意跟隨基督,按照良心和道德律行事為人的人。

所以,功課是不要自大,藐視那些按照良心和道德律行事為人,但還沒有決志或受洗禮的人。我們需要勉勵信心,依靠主的恩典,但強調「唯獨」過頭了就會出問題。

Wednesday, July 20, 2016

如此的黨派「禱告」

簡直讓人無法相信--共和黨開全國大會,請一位牧師作祝福的禱告。這位黑人牧師Mark Burns滿腔熱情,不過他好像假定所有的基督徒都一定是支持這一黨似的。



Hello Republicans! I am Mark Burns from the great state of South Carolina. I am going to pray and I am going to give the benediction.(是否有些多餘?)

And you know why? Because we are electing a man in Donald Trump who believes in the name of Jesus Christ.(算了,川普大概只是相信耶穌基督在歷史上確有其人。)

And Republicans- we got to be united- because our enemy is not other Republicans- but is Hillary Clinton and the Democratic Party.(囉囉嗦嗦,還沒開始禱告呢,先號召面前這些政治家團結。就算民主黨是敵人,耶穌豈不是吩咐要愛仇敵?)

Father God, in the name of Jesus, Lord we are so thankful for the life of Donald Trump, we are thankful that you are guiding him, you are giving him to words, to unite this party, this country, that we together can defeat the liberal democrat party, to keep her divided and not united.(咒詛民主黨不團結?新鮮。不然就是我聽錯。)

Because we are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nd we are the conservative party under God, to defeat every attack that comes against us. Protect the life of Donald Trump, give him the words, give him the peace, give him the power and authority to be the next president of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n Jesus' name, if you believe it, shout Amen!(還算符合大會的宗旨和需要,相信神站在自己的黨派一邊。)

Monday, July 18, 2016

CEB:通用英文聖經

不知是甚麼時候、誰寄來的樣本,CEB版本的路加福音。我拿起來仔細看了,發現還不錯,帶著研經工具呢,據說是給年輕人用的,連不知道聖經的非基督徒也爭取讓他們能夠讀懂。

Common English Bible,意思這個譯本用的是通用英語。這當然是相對於古聲古調的欽定版(KJV)聖經來說的,那是十七世紀印刷術發明之後,翻譯出來的第一本新舊約全書,被好幾個世紀的基督徒認定為最標準、最權威的版本。CEB卻是2011年才完成的,Fuller神學院的教授Joel Green主持編輯,意在使用跨宗派的語言來翻譯。

參與翻譯的學者有120位,來自22個不同的宗派傳統。他們力求用現代英語準確、清楚、生動地把古代字句的意義表達出來,結果不錯,可以作為研經、靈修閱讀、敬拜使用。對於那些帶領查經小組的弟兄姊妹,這個版本有很多重要的資料介紹,還有各部份的討論和思考題目,都很有深度,不是逃避難題的那種泛泛介紹,的確是難得的工具書。對於廣大信徒,各卷書的後面都選了幾段經文給你作靈修禱讀(Lectio Divina)用呢。

你如果讀英文,這部聖經的確值得參考。下面內容取自CEB譯本的簡介:

人們有時把聖經當作一部自助書籍—生活中遇到問題就可以來找答案的地方。但你若真的要從聖經中尋找你所關注問題的直接和簡單答案,你大概會遇到更多的問題,甚至令你沮喪和失望。互聯網上和市面上有很多資料為人提供簡單的答案,所以很受歡迎:你屬於內向還是外向性格?你交錯異性朋友的7個標記,或成功人士的10個習慣等等。但聖經的目的不是給人提供簡單的答案,因為你越仔細讀,就可能發現越多的矛盾和悖論。有一些東西你若從今天的生活角度去看,怎麼也不明白。另外一些東西就你今天的生活提出嚴肅的問題。

找不到完整的答案時不要沮喪,我們邀請你把這看成好事。因為人生往往不是簡單的,信仰也不是簡單的。或許你的生活很幸運,至今還沒有遇到甚麼複雜的問題,但隨著年紀增長,你可能會發現人生不像你所想的那麼直截了當。所以,聖經作為你信仰的一部核心書籍,原來與這世界一樣複雜,與你的人生一樣複雜,與你的基督信仰一樣複雜,這不是壞事。

想想看,基督信仰宣告耶穌是完全的人,也是完全的神;聖父、聖子、聖靈實際上是同一位神的不同位格;耶穌真的死了又被復活了;你必須謙卑才能夠偉大等等。這些都是一些悖論,要花一輩子去理解。你就把聖經當作你認識自己、認識世界、認識神的一個伴侶吧。

CEB研讀本面對了這些複雜的問題,而不是忽略這些問題,給人簡單答案。你讀的時候會發現到處都是文本框。文本框中的短文有些是學者寫的,牧師啦,神學院教授啦,還有一些是學生寫的,他們花了大量的時間在某個聖經難題上。他們會拿出一段經文,稍微介紹一下背景資料,提出這些字句引起的問題。還有些文本框的內容是年輕人寫的,他們不是專家,但和你一樣願意鑽研和發掘聖經寶藏,問神那些話是甚麼意思。

請你把這些寫手當作談話夥伴,就是那些與你同行、和你一樣,也同某些複雜的字句摔角的人。...

Saturday, July 16, 2016

耶穌斷氣時發生了甚麼事?

按馬太福音書廿七章的記載:「忽然,殿裡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地也震動,磐石也崩裂,墳墓也開了,已睡聖徒的身體多有起來的。到耶穌復活以後,他們從墳墓裡出來,進了聖城,向許多人顯現。」

這段話若仔細看是不知所云的,好像是當時有死人復活,他們從墳墓裡出來了,可他們是到了三天之後,耶穌復活,他們才進聖城向人顯現?不消說,很多人認為這大概不是歷史事件,猜想只是某種詩歌象徵的筆法。今天我看見一個人專門研究這段話,有趣,於是想要記一個筆記。

關於聖殿中的幔子從上到下裂為兩半,連同地震和磐石裂開,顯然都是在描寫神的作為。神的甚麼作為呢?大家都同意這裡包含了象徵的意義。可是,聖殿裡有兩道幔子,一道把外邦人院與以色列院分開(希伯來書六章),另一道將聖所與至聖所分開(希伯來書九章)。(我們不確定希伯來書十章提到的幔子指的是哪一個。)

馬太沒有說明是哪一道幔子裂開了,所以解經家們大致有三種揣測:1. 可能象徵聖殿在公元70年將要被毀,神的榮耀離開。2. 可能象徵神為我們罪人打開了一條路,從此可以自由進到神面前(假定是第二道幔子裂開)。3. 可能象徵外邦人與以色列中間的阻隔被拆毀(假定是第一道幔子裂開)。

地震和磐石崩裂是很大的災害,也許馬太想要表明上帝對於殺死祂兒子的憤怒。無論是哪道幔子裂開,也許這句話確實是要象徵聖殿被毀。

接下來的「墳墓開了」不知為何有個定冠詞修飾,意思是某些特定的墳墓開了。後面馬太說葬耶穌的那個墳墓是「鑿在磐石裡的」,所以可能有不少這樣的墳墓。地震石崩的確會把死人暴露出來,翻成「起來」的那個字也是「出現」,這裡馬太用的是被動語態,所以翻成「已睡聖徒的身體多有被暴露出來的」可能比較合適,因為「起來」不應該是被動的。翻成「被復活」當然也行,可是與後面的描述不太合。後面是說耶穌復活以後,這些死了的聖徒才進城向人顯現等等,而不是說他們在耶穌尚未埋葬的時候就復活了。

我有個疑問:誰也不認識那些早先的「聖徒」吧?他們進城被人看見,誰會知道他們是從墳墓中出來的呢?馬太沒有說那些聖徒的名字,但耶穌提到一些「義人」,他們的墳墓被修等等,可能就是聖徒。(見馬太廿三章)

關於「耶穌復活以後」,有人說可能標點符號加錯了地方。我們知道早先的聖經手抄本沒有標點符,沒有大寫小寫混用,所以前一句的結尾可能是「耶穌復活以後」。如此馬太說的就是,已睡聖徒的身體是在耶穌復活以後被復活的。可問題是,這用連詞kai銜接的五個被動現象,前面四個都是描寫耶穌斷氣的情形,唯獨最後這個「聖徒復活」現象不是。

其實我們翻譯的時候,「耶穌」是加的,原文只有「他的復活以後」。假如「他的復活」是指他的作為,把那些聖徒復活呢?不是不可能。埃塞俄比亞文的手抄本就是這樣理解的,所以翻成「他們復活以後」進城等等。但是希臘字kai所連接的五個現象,前面四個都是父神的作為,這最後一個的his resurrection忽然要理解成耶穌的作為,很不自然。

看來,最好還是理解成死人的身體多有從磐石墳墓中被暴露出來的,但聖徒們並沒有馬上復活。他們在耶穌復活之後才真正復活,從墳墓出來。不然,我們只好把馬太的話理解為,聖徒們在耶穌釘十字架時就復活了,只是他們等了兩、三天才進城向人顯現。這期間也許他們坐在墳墓裡等待?不可思議。

我們知道馬太是想要說明,耶穌之十字架之死有些不尋常的跡象,以致連外邦人都看出耶穌不是平常的人,更重要的是,他的復活開創了一個新的紀元。--這是福音書作者的寫作原意。

Thursday, July 14, 2016

關於持槍的權利

美國最近連連發生槍擊事件,無辜的人死在槍口下。有些個案明顯是槍枝管制不當,讓槍落在錯誤的人手中,可是聽說作槍隻買賣的公司股票還上漲了。買槍的人可能以為在遇到危險時好自衛,可惜他的槍恐怕是讓他處於更大的危險中。

據說持槍的權利是美國憲法保護的,有的州連政府發執照都不需要,真搞不懂。管制得嚴格一些總可以吧?比如檢查買槍人的背景,他的身體和精神狀況,等等。最好是不允許公開持槍,因為會引起別人害怕和防衛,浪費警察資源去查看,也增加了無意或有意的傷亡機會。

前次北卡一個白人青年在黑人教會開槍,那個州還是不允許公開持槍的呢。川普可能會說,禱告會那些老人家如果有人持槍,說不定就能起來自衛,不至於九人遭害。這很難證明。事實上,有反面的證明。

德州允許公開持槍,可是前幾天在達拉斯,有人開槍連連打白人警察,現場一片混亂,很多人亂跑,其中一些人持槍。根據報導,警察必須抓獲開槍的罪犯,所以不得不攔截所有持槍的人,一律送到警察局去審查,多浪費時間和精力!

事後,民主黨的達拉斯市長和共和黨的德州州長一齊站出來,責備共和黨倡導公開持槍的政治運動。遇到有人開槍,本來是證明公開持槍必要性的好機會,那些持槍的人都只能跟著別人亂跑,他們不可能變成打擊壞蛋的英雄,反而把情況搞得加倍糟糕,讓壞蛋更容易逃跑等等。

在可以公開持槍的地方,黑人被警察攔下是很緊張的事,因為他必須要查看駕駛執照,但他不知道你是否有槍。任何可能是掏槍的舉動現在都是特別危險的,這裡有一段視頻說明得很清楚。那些在政治上堅持自由帶槍權利的人啊,為了大家的安全,還是放下你所珍惜的個人權利吧,大家都不准持槍,大家都安全。

在加州,不是甚麼人都可以賣槍,要州政府批准才行,而且嚴禁買賣軍用槍械和大容量的彈匣。買槍的人必須通過一個安全知識的考試,攜帶槍枝必須隱秘,而且必須提前取得攜帶槍枝的執照。政府採用各種辦法,防備槍枝落在危險分子手裡。相比之下,福音派基督徒大本營的德州允許私人買賣槍枝,而且去年通過新的法令,允許在公共場所公開持槍。

Tuesday, July 12, 2016

從懼怕而來的種族衝突

最近連連發生白人警察槍殺黑人的事件。隨著錄影工具越來越普遍,有些鏡頭被傳上社交網絡,引起大規模的抗議、遊行、阻塞交通、以及為了疏導交通而引起的逮捕事件。現在,明擺著有些地方的警察和黑人居民之間缺乏信任。黑人抱怨他們比白人更容易被警察攔截、開交通罰單、甚至槍擊的對象。

其實警察中有不少黑人,他們也不受黑人信任。一位黑人警員說,如果遇到一個黑人犯案,比如槍擊另外一個黑人,黑人警員前去調查和取證--這和種族主義毫無關係--但就會遭到排拒,被告知「這不關你們的事」。他們挖苦作了警察的黑人,不相信他們降低犯罪率,保護社區的決心。

實際上,黑人的兇殺犯罪率的確比別的族裔高一大截,其它的犯罪包括打、砸、搶也一樣。根據聯邦調查局的統計,全美國黑人在2014年兇殺案件總數是5173起,超過白人總數800多起,完全不成人口的比例,從來沒有人抗議或遊行。可是,他們社區的治安這麼差,還是討厭警察,不信任他們。

這是一位黑人警察說的。我們可以想得到,在黑人社區工作的警察的確格外危險,無論他們是甚麼膚色。警察不能不配戴槍械來保護自己,即使黑人不拿槍,他們也怕。好像驚弓之鳥,動不動拔槍,結果可想而知。

其實警察和黑人之間的信任關係應該是可以建立的。據說洛杉磯警察署和當地的黑人居民,在一位維護黑人公民權利的律師,Constance Rice的幫助下,建立了一些的信任關係。Ricec曾為少數族裔遇到的不公平待遇起訴洛杉磯警察署,可是這位女黑人律師先是取得了警察的信任,去給警察上課,還讓警察們去為一些黑人青少年球賽活動預備場地啦,在社區作免費的體格檢查啦。佩服!

關於警察會害怕成年男性的黑人,就是Rice從她訪談的許多警察口中得知的。人們一般都會很稀奇,那些大個子警察會怕黑人?一點不錯,他們希望Rice能夠教他們怎樣可以不害怕。那個白人警察攔下車子,只不過因為車子的尾燈壞掉一隻,他要求那個黑人拿出駕照,本來沒什麼,可是這黑人攜帶了一隻槍,這就很危險了。他可以伸手掏駕照,也可以掏槍射擊,那警察肯定嚇壞了,開槍打死了他。那位錄影的女士只錄到警察事後的反應—他很緊張,很兇。

話說回來,這些警察的種族主義是否比一般人嚴重呢?未必。凡願意作警官的,我還是相信大多是些勇敢和有正義感的人,他們應該是英雄才對。雖然不排除其中有混混的,正如各行各業,無論多麼高尚的行業,都有壞人、病人、不稱職的,但如何與警察建立信任關係,需要一些黑人智囊團的意見。

有警察去找Black Lives Matter運動的一名積極分子,邀請他接受一些基本的警官訓練,實地決定甚麼時候開槍自衛。結果這人在多次被「打死」之後,改變了對警官開槍打死人的聲討態度,視頻放在網上,使人大開眼界:



咱們必須禱告。愛裡沒有懼怕,但服從警官很重要,也不能要求人家警察都必須束手。黑人當中有無數的基督徒,警察中也同樣。

Saturday, July 9, 2016

「美國製造」和經濟發展

近二十年來,美國的製造業越來越多地流失,商家紛紛把工廠搬到亞洲,或搞產業外包,因為別的地方勞工便宜,使產品成本降低。如果製造出來的東西質量一樣,美國的消費者當然購買價格便宜的「中國製造」貨物。現在蘋果公司各種電子產品的生產幾乎全在美國以外,福特汽車公司也考慮把工廠設到墨西哥去。

只是這對於美國的經濟是一個很大的衝擊,國內的產業和人力資源因為昂貴,在貿易和竟爭中輸給亞洲,美國本土的就業機會就減少了。這就是美國的總統競選人川普所說的,美國輸給中國,輸給墨西哥等等。可是川普有甚麼好辦法解決價格問題呢?他說他要設法讓蘋果公司在美國本土製造產品,把墨西哥運來的汽車抽取35%的進口稅。這如何行得通?除非你能說服美國民眾,大家都願意多花錢買愛國產品,或說服美國的業主,為了愛國放棄利潤和競爭。

其實,「美國製造」的產品還是以質量可靠著稱的。君不見許多中國人跑到美國來購買消費品?住在美國的華人回國,除了帶美國的巧克力糖,總免不了還帶些美國本地生產的保健品和護膚霜送禮。這說明真正「美國製造」的東西還是很受歡迎,美國大可以繼續製造各種商品。

隨著中國勞工市場的價格提高,再加上運輸費用,在美國本地生產和銷售的商品現在恐怕也沒有比從國外運回來貴得太多。所以最近幾年,美國政府鼓勵國內投資,鼓勵製造業回流(Reshoring),在奧巴馬的一些優惠政策下,一些廠家開始陸續把生產線搬回美國。特別是新的發明創造投產,極力給他們提供優惠的環境。根據非營利組織「回流促進會」的報導,61%美國大型企業考慮製造移回美國。40%製造業外包的公司則要將一部分生產移回美國。

也許川普的意思就是開發和利用現行的有效政策?他口氣好像要另搞一套更加有效的辦法,但沒有具體做法。其實川普自己難道不利用海外便宜資源?最近他賣的「美國製造」的棒球款式帽子就被人懷疑,至少有的樣品查出來不是用美國布料。

教訓:市場經濟發展是很複雜的,好的立法能夠幫助業主減少浪費,降低成本,但須要腳踏實地排除一些從既得利益者來的阻力,不是喊政治口號就行了。為人民謀福利不簡單,基督徒其實也應該積極參與,別好像住在世外桃源,光注意個人得救的問題吧。

Wednesday, July 6, 2016

識破假造的「耶穌妻子福音」

2012年,有人拿出一份科普特文的莎草紙古抄本殘片,其中有「耶穌對他們說,我妻子…」字樣。這件事轟動一時,因為這看上去好像是某個記載耶穌生平事蹟的書卷的一部份,但是暗示早期基督徒相信耶穌是娶了妻的。學者把這份抄件取名the Gospel of Jesus’ Wife (GJW),即耶穌妻子福音,希望能夠辨別真偽。

根據好幾位古代文物專家的檢察,這一小片殘卷的確很古老,但有另外的專家認為是假的。為此,《哈佛神學評論》(HTR)雜誌出了一期特刊,將GJW各方面的研究發現都發表出來。包括字母寫法、墨跡的化學測試、紅外光譜檢查、放射性碳測年等等。那些結果都顯示,GJW的確很古老—大概是耶穌時代之後的三個世紀之內寫的。

指責GJW是假貨的人包括,布朗大學作埃及和亞述研究的教授。另外,有研究科普特文和莎草紙文稿的專家也不太信服。他們說,造假的人能夠從古董市場買到真正的空白古代莎草紙,因為寫在上面的舊字是可以刮掉的,字墨的化學成分看上去正確也不能說明甚麼。

更重要的是,有學者注意到GJW那一小塊殘卷上有語法錯誤,據說講科普特語的人絕不會犯那樣的錯誤。其他大學的教授發現GJW的文字中,幾乎每部份內容都在多馬福音中找得到。(多馬福音書記有114句耶穌說過的話,和聖經正典中的福音所記載有些類似,是科普特文寫的,網上到處都找得到。)這個造假的人不會去抄嗎?

提供GJW古抄卷的文物收藏人有意隱姓埋名,這本身也有些蹊蹺。有位雜誌社的記者去追蹤買古董的合同,和死人名下的公開檔案,最後發現是一個住在佛羅里達州,名叫Walter Fritz的人才是真正的物主。Fritz開一個藝術品公司,在公司網頁展出的商品中,除了有色情圖畫,還包括兩塊假的古代手抄品殘片,一塊是希臘文,另一塊是阿拉伯文!那塊阿拉伯文的殘片還寫反了,好像是有人從鏡中照相的結果。這兩件文物都很容易地被鑑定為假。

最重要的證據是從谷歌搜索Fritz的名字得來的。Walter Fritz註冊了gospelofjesuswife.com域名,比最初接受GJW和相信他的Karen King教授發表研究報告早了三個星期!King同意他保守文物來源秘密的要求,只被告知GJW是一個叫Laukamp的人於1963年在東德買的,有購買合同。

可是,在購買GJW抄本合同上簽字的那個德國人Laukamp已死,直接近親中無人知道那麼貴重的GJW,家人朋友只知道這人從東德游泳逃到西德時,是個一窮二白、沒什麼文化的年輕人,西德的移民紙是1961年簽署的,他不可能在1963年回到東德去買GJW,更不可能在移民美國之後有莎草紙文物賣給任何人。

但Laukamp的親屬說他不太懂英文,頭腦簡單,完全可能一勸就簽任何文件。這Fritz和他是甚麼關係呢?也是德國人,也移民美國,早年曾在同一家公司掛名(其實恐怕是吞併了Laukamp和另一德國夥伴的汽車部件公司,因為最後他成為獨一的美國分公司的董事)。所以,這個Fritz送給King教授的顯然是一份假造的購買合同。

教訓是甚麼呢?希望利用聳人聽聞消息發財的人大有人在,除了專家學者可以去研究分析真偽,文物來源不該是偷偷摸摸。雖然現在仍然無法證明的確是Fritz造假,但專家們已經大致同意GJW是假的。Fritz對記者否認自己知道或認得GJW的「物主」,因為人們一旦知道GJW是經他手而來,立即會從他網站展賣的另外兩塊古抄件騙局引起懷疑,GJW就立即不值錢。

Fritz曾經學習古埃及歷史與科普特文,但後來突然從同學、教授視野中消失,大概就是因為要幹騙人勾當,恐怕被他們詢問吧?來歷不明的人,賣來歷不明的貨賺錢,僅此而已。

Sunday, July 3, 2016

PCA重新探討「按立婦女」

最近看到《今日基督教》雜誌的報導,美國長老會(PCA)剛剛通過一項決議,成立一個七人的研究委員會,重新查考按立婦女作牧師、執事的聖經與神學根據。研究結果將報告全體代表大會,以便考慮任何可能的政策改動。40年前PCA離開PCUSA,拒絕按立婦女就是原因之一。現在時代變遷,PCA顯然發覺,鼓勵婦女參與更重要的服事是必要的。

不過,有兩間很保守的神學院院長對於成立這個委員會表示反對。他們認為這個關於「按立婦女」的研究議題早已有定論了,而且清清楚楚寫在PCA的憲章裡:PCA相信聖經教導--婦女不能作教會的領袖,她們應該安靜順服弟兄們的領導。

其實在2009年,PCA曾就要不要成立這個委員會作過一次投票,那次差一點就通過了。在那之前,宗派內部還辯論過委任女執事去幫助男執事的問題,那和直接按立女執事有甚麼區別?當時Tim Keller主張,委任「女執事」(commissioning deaconesses)是應該的,也有聖經根據,但不按立(ordaining)她們。翻成中文,咱們是圖畫思維,可能很多人會覺得有點可笑:委任女執事,而不叫作按立她們,好像在玩文字遊戲,實質是一模一樣的嘛!不過PCA非常認真,在2011年的全體代表大會上作了澄清:「這些執事的(女)助手不算是教會的職分(officers),所以不是按立的對象」,於是大家都無話可說。

那現在為甚麼又重新看這個話題呢?部份原因是PCA人數增長了,在過去的五年中PCA增加了68個教會,374位傳道人,大約19,000 的會友。這些新增的會友有一部份是來自PCUSA,就是允許按立婦女的那一派長老會。他們離開PCUSA,很多是因為那個宗派現在接受男、女同性戀基督徒在教會中服事。

這些教會早已接受女牧師、女長老、女執事,他們加入PCA一定引起對這個議題重新檢查和辯論的必要性。PCA顯然沒有因為按立婦女的解經問題拒絕他們加入宗派,他們如果堅持,人數很難增長,因為越來越多的基督徒接受男女平等,婦女可以作教會領袖。支持PCA重新探討這個神學解經議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