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January 15, 2017

666:「獸的數目」是甚麼?

今天上林榮華教授的課程,學習聖經的「文本考證學」。經文考證學幫助我們了解經文的意思,林教授提出提出啟示錄十三章的例子。(Textual Criticism一直不正確地被華人翻譯成「經文批判」。)

在啟示錄十三章,約翰描述一隻他所看見的「獸」。這獸叫所有人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打一個印記」,凡沒有打印記的都不得從事買或賣。然後約翰說,「在此,要有智慧:讓有悟性的人解開獸的數目吧,因為這是一個人的數字,那數字是六百六十六(和合本修訂版)。」

傳統解經都認為,這獸是約翰所預言的、將要來的一個人,即「敵基督」。因為按照字面看,歷史上顯然還沒有出現任何人,真的用他的權力來要求所有人都在右手上或額上打甚麼印記。不過,你怎知這「打印記」不是某種象徵性的說法,來表示接受某個統治者的某種權柄而已呢?

2005年,人們找到一份希臘文啟示錄手抄本殘卷,編號為「莎草紙115」,其中十三章18節中那個「獸/人」的數目不是666,而是清清楚楚地寫著616。由於「莎草紙115」是第三世紀的抄本,它是迄今最古老的啟示錄抄本了。另外,有套原文研經軟件工具BibleWorks的註腳說,教父愛任紐也提過,有抄本寫616。

為甚麼616會改成666呢?那個「獸的數目」到底是甚麼呢?有人猜測,這個神祕的數目可能是希伯來字母代碼--猶太人喜歡把字母表中的每個符號都編碼:A=1,B=2等等,結果大衛的名字DWD代碼加起來是4+6+4=14,難怪馬太刻意從亞伯拉罕算起,到基督耶穌為止,列出三個「14代」。

所以這裡某人的名字拚寫出來又加在一起是666。更有人猜測這名字不是別人的,乃是當時迫害基督徒的那位羅馬皇帝「尼祿凱撒」,他名字的希伯來拚寫正式666。在發現有「莎草紙115」寫616之後,人們就能夠證實這猜測了,因為「尼祿凱撒」的拉丁文拚寫代碼加起來正是616!

由此可見,666不是一個密碼,乃是當時每個猶太人都知道的暗號,來代表那位尼祿王。而啟示錄13章整個在用隱喻的筆法描寫羅馬帝國的尼祿王,有17章為證。因為17章再次提到這7頭10角的獸,並說明「那7頭就是女人所坐的7座山」--人人皆知羅馬的城市是建在7座山上--這獸無疑是在影射羅馬帝國!

如果作者用666來代表尼祿凱撒,13章和17章都是描寫作者當代對福音的屬靈抵擋和善惡之爭,那麼啟示錄這一章就未必預言了未來的甚麼。是嗎?你若希望知道更多的例子,可以來睿理文神學院上林教授的課,他的課很獨特,很生動有趣。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