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6, 2017

Nashville聲明的盲點

8月29日,美國153位保守派基督教領袖共同簽名,發表了一個Nashville聲明,表示反對同性結婚,表示不承認「自我認定」的性別。換句話,聖經上說上帝造男造女,從來沒提到人會跨性,或被同性吸引,或其他不常規的性別現象,所以現在有必要回歸到「聖經的標準」。可是,聖經到底提出過甚麼婚姻和性倫理標準呢?還好,亞伯拉罕和大衛時代的多妻制不算現代人的標準。

我曾經讀過一點歷史研究的資料,過去的男同性行為和戀愛沒有關係,只表明暴力征服,如同強姦或輪姦那樣的罪行,詳細筆記在這裏。從這個亮光看,保羅列出「親男色」與「姦淫」一樣可惡,完全可以了解。而現在那些希望長期廝守在一起的同性伴侶,沒有了暴力征服的因素,似乎已和保羅時代不同。但基督教右翼顯然不同意,事實上,保守派有不少所謂「按字面」的解經應用,都有不適當的「古為今用」現象。

這Nashville聲明是誰起草的?The Council on Biblical Manhood and Womanhood (CBMW),網上找不到這家機構的中文,暫且容我翻成「聖經男女角色議定會」吧。CBMW是甚麼機構呢?專門教導男女的complementary differences的。

男女不同容易了解,甚麼是complementary呢?中文一般翻成男女角色的「互補」,但準確的說,只是女人補男人:男人治理世界,女人為男人服務和打個下手。CBMW的網站沒有說得這麼直白,只說它支持一個「Danvers聲明」的原則。你再細看那個聲明,原來是說上帝創造的時候就已經命定男人是頭(headship)了,所以男人的地位高,女人要服從。CBMW雖然也說男女受造平等,但男女的關係以所謂的Biblical Headship為重心,平等的體現其實是打折扣的。

話說這Nashvill聲明一出籠,各派基督徒有人叫好,有人批評。畢竟,這個聲明只代表了右翼的解經立場。這個聲明讀來並沒有甚麼新東西,就是重複「傳統」的性倫理立場而已。但是由CBMW牽頭起草這份文件,難免有些令人掃興。他們連異性的婚姻關係都搞不定,這年代還主張男女不平等才叫作符合聖經!他們一定忽略聖經中古時的女士師底波拉,或者保羅所提到的女執事非比,女使徒猶尼亞安。

有些受同性吸引的青少年或基督徒決心禁慾,嚴守自身的貞潔,效法基督。更多的人希望能夠實現一對一的性忠貞。可惜CBMW還嫌不夠,他們揮舞「有罪」的大棒,希望否認那些人受到了同性的吸引,他們硬說那是一個抉擇,硬把跨性的人當作沒有跨性來對待,等等。

有一個名叫Taylor S. Brown的神學生說得不錯,如果Nashville聲明真的尊重基督教傳統,那就該將異性和同性一樣對待,號召大家都來遵守傳統。可是起草Nashville聲明的CBMW議會,顯然想要和進步派/自由派的基督徒一樣,在異性倫理方面享受一下新時代的精神。

比如若有人和無故離婚的人第二次結婚,若有夫婦不按上帝命定的自然法,而用試管嬰兒法懷孕,若有人受感動代人懷孕,右翼的信徒都很開放,不堅持傳統的性倫理都沒問題,沒有人去推動立法禁止。唯獨在同性倫理議題上,右翼的信徒自以為義,忽略歷史,堅持立法禁止很必要。這是個盲點吧?

(後記:昨天聽了一個PAAC(Progressive Asian American Christians) 的podcast,談論LGBTQIA議題,我放在這裏,供你參考--從第13分40秒開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