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December 31, 2018

轉發:Pray the Same Sex Attraction Away

What is your New Year Resolution? Pray for your gay friend to change? Forget about it, below is a gay Christian's testimony, as one of the 2018 Patheos platform's most-read blogs--nothing seemed to help to change one's sexual orientation.

Dr. Rose had called me to her office on this day because she had been told by another professor that I was struggling with same-sex attraction and on top of that had begun interviewing a number of popular well-known gay affirming pastors on my podcast and campus radio show. They believed I was going to start advocating for LGBT+ inclusion on campus and promoting theology that contradicted Moody’s official position, when in reality, I was still quite conservative and still firmly believed that my same-sex attraction was sinful. But simply because I was talking to people with different perspectives, I was deemed to be not just dangerous- but demonic.

“If you want to prove yourself to us, you need to start meeting with Dr. Gene, her office is right next door to mine. She practices healing prayer which God can use to heal you of your sexuality.” I quickly replied, “Of course, I’ll do anything”, and I really meant it. I was not trying to cause trouble, and I certainly didn’t want to lead myself or anyone else astray. “And here is a book I want you to read and report back to me on. It’s by the leading therapist that deals with your issue.”Dr. Rose handed me a brick of a book called “Shame and Attachment Loss” by Dr. Joseph Nicolosi,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reparative therapists in the country. “I’ll do it”, I said. “I’m really sorry, Dr. Rose.”She turned away from me and I fumbled towards the door of her office, visibly shaking with tears running down my face.

The next day, I had my first meeting with Dr. Gene, the professor who specialized in healing prayer. I had only seen her around campus a few times, but she struck me as a stereotypical lesbian- tall, athletically built, short hair, and a deep voice. I walked into her office, which was adorned with crucifixes and paintings of Christ on the cross. She closed the door gently and said, “It’s good to meet you, Brandan. I’ve hear you’ve been raising a bit of hell around here.” She smiled and laughed. “I really haven’t been trying to”, I said with a slight grin. “Moody can be a little intense sometimes. So, tell me, why are you here?”For the next half an hour, I shared about my upbringing with an abusive alcoholic father and an over-attached mother, I spoke of my same sex attractions and my struggles with masturbation. I poured everything out for Dr. Gene, deeply hoping that she could offer some assistance to me.

As soon as I finished, Dr. Gene looked at me again with a gentle smile and said, “Do you mind if I lay hands on you and pray?” I nodded. She then led me in one of the most profound prayers I have ever experienced. “Brandan, as we sit in the presence of God, identify a time when you were an infant where you were neglected.” I imagined a scene my mom had told me about, where I was left crying in a crib for hours while my dad was passed out drunk. As I conjured up images of that scene in my mind, Dr. Gene prompted me to imagine Jesus stepping in to my room, lifting me up out of the crib, and embracing me in his arms. “Can you feel his heart beating against your body?”, she asked. “I can. I feel so much peace” I replied. She then prayed for God to pour healing into my young soul, to break the chains of pain and generational curses that were upon me, and begin restoring me to be the whole man I was meant to be.

Towards the end of the prayer, Dr. Gene reached for a bottle of water sitting on her bookshelf. She said, “Do you mind if I use some holy water?” I was taken aback. We were a conservative Baptist college who was decidedly anti-Catholic. We didn’t use holy water. But, being the edgy boundary pusher that I was thought it would be a cool experience. “Sure”, I replied. She poured water on my head and declared that I was clean before God and that my chains were being broken. She invited me to renounce all of the demonic spirits that were trying to overcome me, “Repeat after me: I renounce Baal, Ashtoreth, the spirit of homosexuality, the curse of my father…” Moment after moment, I renounced everything she told me to, and as the prayers got more impassioned, I felt tingles all over my body. By the time she said “Amen”, I opened my eyes and had tears of joy. I felt like a new man. “Thank you so much, Dr. Gene” I exclaimed. “Anytime. Shall we meet at this same time next week?”“I will be here!”

I left her office feeling on cloud nine, like God was actually going to heal me from not just my same-sex attraction, but all of the pain in my life. I felt like I had been saved all over again, and was so eager to get back into her office next week for more prayer. Every week, we would have a similar experience where I would share a little bit more about my “sin struggles” and Dr. Gene would open up to me a bit about hers, and we’d pray intensely for healing. A deep relationship began to develop, as you’d expect to happen with someone who you are sharing your most intimate thoughts and struggles with. Dr. Gene and I began to text outside of class, whenever I felt tempted by homosexuality or pornography, I would text her and she’d send me a powerfully worded prayer. She became an advocate for me with Dr. Rose and the Dean of Students who were keeping their eye on me as I continued to blog and podcast.

About four months in to my healing prayer treatment, I had what I called a “major stumble”. I had invited my best friend Max home with me for the holidays- we both struggled with same-sex attraction. One morning as we were waking up, we began to kiss and fondle each other. This lasted for all of five minutes, but as soon as we stopped, we both filled with dread. “What have we done?” I whispered loudly, so my parents couldn’t hear. “Let’s pray” Max said. We fell to our knees by the bedside and repented, begging God to forgive us and to keep us from this sinful behavior. As soon as we finished, I texted Dr. Gene to let her know what had happened and to ask her to pray. She called my phone and I explained the situation, she rebuked me firmly, told me to keep my distance from my friend for the rest of my trip, and prayed over me. When I got off the phone, I told Max what she had said and he agreed. We barley talked the rest of the trip, and anytime I got in physical proximity to him, he would turn and say, “Get away from me.”

I reflected on this experience for the next couple of days before we drove back to Chicago. What happened between us didn’t feel wrong, but I knew it was wrong because God’s word said so. The relational separation between us, the rebuke I received, it all seemed like a harsh overreaction. This whole thing felt off. But I couldn’t express that, and I fought against these thoughts in my head. “This is just the devil tempting me”, I deduced. But when we got back to Chicago, Dr. Gene told Max and I that we needed to deal with our sin more severely, so she booked us a session with one of the leading “healing prayer” practitioners at Church of the Resurrection in Wheaton, IL, the homebase of this healing prayer movement.

It was a cold, gray Chicago morning when Max and I made our way to the train station to go out to Wheaton. We didn’t say much to each other, and intended to keep our distance so as not to tempt each other to sin. I felt sick to my stomach the entire hour-long train ride to the suburbs, wondering what we were about to experience when we arrived at the church. When we walked into the large, empty church building, we were greeted by four individuals, including one of the most prominent authors and leaders of the healing prayer movement. They welcomed us and took us to a small office where they sat us next to each other and told us to describe, in detail, what we had done with each other, and our current sin struggles.

Max and I sat awkwardly in silence. “You want me to say this out loud?” Max said to the counselors. “Yes, unless we can name our sin, bring it into the light, there will be no healing”, one replied. He began to describe what happened at my house over holiday break in vivid detail. He then spoke of sexual tension that had been building between us since freshmen year, and his other struggles. I reluctantly followed suit, naming each of my struggles, my own emotions about Max, and my desire to be healed. They looked at us with concern. “You’re going to have to make some big changes, gentlemen. First, your friendship is over.” A knot formed in my stomach and a lump arose in my throat. I began to weep. Max was my best friend- he knew everything about me and I admired him so much. I wasn’t sure how I could continue to make it through Bible college without him.

“Next, we’re going to spend some time praying for both of you individually. Brandan, come with me.”I followed a slender man with a salt and pepper beard into an adjacent office. He asked me to stand up tall, as he pressed his hand onto my back. He looked at me in the eyes and said, “Do you want to be healed?” I wiped away my tears, breathed deeply, and said “Yes, I really do.” His assistant grabbed a bottle of holy water and he began to anoint my head, praying that God would cleanse my mind. He anointed my chest, asking for God to cleanse my heart. He poured water on my pelvic region and prayed for God to heal my sexual desires. And out of nowhere he put his hands on my head and began to shout in tongues, an unintelligible “language” given to individuals by God. He vacillated between shouting in gibberish, and then renounced Satan and various demonic forces in English. I stood with my eyes closed shaking in fear. I didn’t feel God’s presence here at all. I didn’t feel like I was being healed. In fact, this felt demonic to me. This man didn’t know what he was doing. He had made me feel ashamed and uncomfortable. As I stood listening to him shout gibberish over me, I felt anger rising within me. This was absolute bullshit.

When they finally finished praying, they dismissed Max and I and told us that we should plan on visiting them again soon. We walked quietly through the small town of Wheaton, back to the train, and headed back into the city. Max and I wouldn’t talk again for a few months. I entered into such a deep season of darkness- losing my best friend, who I loved so deeply, and beginning to realize that this healing prayer thing wasn’t working, and facing the fact that if I didn’t keep doing this, I would likely not be able to graduate. The pressure landed me in the hospital just a few weeks later after suffering a massive panic attack in the middle of the night. I awoke unable to breathe, overwhelmed with grief and shame, feeling like something must be deeply wrong with me for this not to work. All I wanted was to be faithful to God. All I wanted was to do what was right. But nothing seemed to work. Nothing seemed to help.

I continued to meet with Dr. Gene every week, trying to be authentic in our sessions, but growing increasingly cynical with Moody and this whole process. She could see that something was off, but continued to pray, anoint me with holy water, and hope that God would do something to heal me. By the time May rolled around, Dr. Gene had assured me that when she was asked about whether I should be permitted to graduate that she had given her endorsement, but that she remained concerned that I hadn’t experienced more healing or progress. During our graduation ceremony, Dr. Gene prayed final prayer over the graduating class, and I felt like she was looking at me the entire time: “God, keep them from the snares of sin, and lead them into wholeness and holiness”, this had been my hope and my desire. But nothing about my experience seemed to have been holy or leading me toward wholeness- the rejection and demonization by professors and students alike, the consistent shaming of me for my attractions, the destruction of my deepest relationships had pushed me further from God and had made me more cynical towards evangelicalism than ever before. My faith was in shambles, and I feared that my life would soon be as well.

Six months later, I had moved home to Washington D.C. and had taken a job for a new organization called “Evangelicals for Marriage Equality”, a group advocating for civil marriage equality among evangelicals. In my time out of school, I had discovered that there were large groups of Christians that were much more gracious, kind, and affirming of who I was even as I continued to wrestle to reconcile my faith and sexuality, and had become passionate about seeking to bridge the divide between the LGBT+ community and evangelicals. As stories about my work began to surface in the national media, I began to hear from students and professors at Moody.

“Dr. Rose spent half of the class warning us about you today, Brandan”, one student texted me. “For what? Arguing for civil rights?” I responded. I was familiar with the way Moody demonized students who left their campus and then didn’t continue to align with their social and theological views. I just hoped that students would be wise enough not to buy into whatever demonization narrative was being spun about me. A few days later, I opened up my inbox and saw a name that made the color drain from my face. It was Dr. Gene. The following is an excerpt of that email:

“Hi Brandan,
The last time we talked you…acknowledged that you were slothful, and simply declined to exercise your will to stop sinning. You were dishonest about your commitments, among other things, hiding your commitment to heretical views. On atonement, for example. I wonder whether in your very expensive talks you tell the people how dishonest, cunning and manipulative you are. I wonder whether you tell them about your addictions and compulsions. I wonder whether you tell them about how actively you cultivate a sin life while being so inactive towards righteousness and how damningly lazy you are? Do you tell them how disinterested you are in the Word? Or how driven to power you are, desiring spiritual gifts for public display?So where exactly do the bridges you allegedly build lead?Certainly, you are a leader, Brandan. It is safe to say that in the current trajectory of your life you will usher many into a hellish existence. And when you need the blood of Christ to wash away your sins, where will you turn, now that you have renounced His redeeming and transforming work so thoroughly?I know you like to be coddled. True words feel so harsh to you. (This, of course, keeps the door to your personal prison locked.) Nevertheless, only one word makes sense to speak: Repent.”

As I read this email for the first time, I surprised myself when I didn’t experience anger. I wasn’t intimidated. No, as I read these words, I felt truly sorry for Dr. Gene. I felt sorry for so many of my professors at Moody. I felt sorry for those who had committed their lives to trying to pray the gay out of people. Every line of this email was infused with fear. This was the same fear that drove students and faculty to fear me talking to people with different perspectives. It was the same fear that caused me and Max to sever our relationship. It was the same fear that had landed me in the hospital. It was the same fear that made me want to give up on faith altogether. And I remembered the words of Scripture in 1 John 4:16-18 which says:

“God is love. Whoever lives in love lives in God, and God in them. This is how love is made complete among us so that we will have confidence on the day of judgment: In this world, we are like Jesus. There is no fear in love. But perfect love drives out fear, because fear has to do with punishment. The one who fears is not made perfect in love.”

Every attempt to change my sexuality was rooted in fear. Every harsh word and threat of expulsion emerged from a posture of fear. Everything about my faith as an evangelical Christian found its genesis in fear of hell, fear of judgement, and ultimately fear of God. But now, standing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se traumatic experiences and attempts to heal myself, I felt, for the first time, a deep sense of Love. Not sentimental love, but an enduring sense that I was embraced by God and that regardless of what I believed or did, nothing could separate me from this Love. I realized, for the first time, that the evangelical faith that feared difference and sought to change it was rooted in fear and therefore, could not be said to come from God, for “the one who fears is not made in perfect love.”

As I recount my experience trying to find healing from who God made me to be and as I hear the stories of individuals who went through far worse than I did, my heart continues to break. It breaks because of how deceived these Christians are who do not know the enduring Love available to them to free them from living in fear. It breaks my heart because of how many LGBT+ Christians end up destroying or ending their lives because of the pressure that fearmongering Christians pile upon them. It breaks because so many of these Christians will never get to experience the liberation that I have tasted by discovering the truth of the words written in 1 John- Love does indeed expel all fear.

The Love I share with my partners of the same sex is liberating. The Love I get to proclaim every week as an openly gay Christian pastor heals the deepest of wounds. The Love that I feel for myself, as a gay man created in the image and likeness of God has set me free from the chains of bondage and shame. The life I now live is filled with so much joy and peace- I feel like I’ve been born again. I only hope that those still living in the bondage of fear will taste of this Love and be liberated to be the people God made them to be, too.

Saturday, December 29, 2018

2018暖人心懷的故事

現在的新聞壞事多於好事,不過這位雅虎新聞社的編輯收集了今年8條暖人心懷的消息,值得分享。
  1. 在4月份,有一位英雄James Shaw Jr.,在槍擊案件發生時奪去槍手武器,事後募集了24萬多美元,要幫助那次槍擊案受害者的家庭。他本人當時手受了傷,有個記者為他募款,幫助他和4歲女兒的治療和生活費用,可是他不覺得自己是英雄,卻為別人發起募款。
  2. 在5月份,法國有一位年輕的非法移民Mamoudous Gassama,不顧生命危險,爬上公寓救下一個吊在四樓陽台的男孩。那次驚險的救援錄影為他賺得稱號為“蜘蛛俠”。法國政府歡迎他成為公民,並在巴黎提供他一份救火員的工作。
  3. 10月份加州山火燒燬很多家園,不乏驚險生還的故事。有一條狗不僅倖存,還忠實看守自家燒燬的物業好幾星期,成為美談。
  4. 有一位20歲的白人女孩八月份在Iowa遭到謀殺。一個沒有身份的移民為此遭到拘捕,被指控為謀殺那位白人女孩。由於川普引述這件事來執行強硬的移民政策,農場的其他幾位工人都因為害怕遭遣送而逃走了。其中一個移民家庭臨走時留下他們17歲的兒子,這位被殺女孩的母親收那孩子住在自家客房,以便繼續讀完高中。
  5. 華盛頓州有一位63歲的社工Alan Naiman,自己未婚無子,一月份去世,悄悄留下1100萬美元捐贈給一家兒童慈善機構。他省吃儉用,有時業餘時間還做另一份工作,捨不得把錢用在自己身上。接受捐贈的非牟利機構事前都不認識他,只能誇讚他的愛心慷慨善舉。
  6. 一位身患絶症的人,平時長期主要靠妻子照顧。由於他妻子死於發生在學校的槍擊案,一位不認識的人捐贈15萬多美金給他,能夠讓他做好幾輪的幹細胞治療試驗費用。

Tuesday, December 25, 2018

轉發:中國人在美國過聖誕

本文是我大學的同學石金城去年寫的。

曼哈頓是一個由哈得孫河和東河環繞的小島,兩百多年來,這個紐約市最小的區一直是倍受世人矚目的地方。在這個地方過聖誕節,是因為兒子一家選擇了在這裡工作和生活。還記得二十幾年前一部很火的電視劇《北京人在紐約》裡有一句台詞:“如果你愛他,就把他送到紐約。因為那裡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把他送到紐約,因為那裡是地獄”。其實,紐約既不是天堂也不是地獄。兒子長大了,在哪生活是他自己的選擇,我只能“千萬里我追尋著你……”,於是就有了在曼哈頓過聖誕節的走馬觀花。

2017年12月24日的曼哈頓真是熱鬧,大街小巷車流滾滾,人頭攢動。位於第50街和第51街之間第五大道東側的聖派翠克大教堂(St. Patrick's Cathedral)裡燈火璀璨,出出入入的人流把門口一排排追悼故人的小小燭火煽動得跳動不已。坐在教堂裡,看金碧輝煌穹頂下,一臉虔誠的人們,心裡也有幾分感動。想來那些人都應該是上帝的忠實信徒,或者來教堂紀念和慶祝耶穌的誕生,或者來祈禱上帝的保佑,也許是來向上帝懺悔什麼,也許是向上帝述說心中的苦悶或者鬱結,請求上帝指點迷津。

節日放假,人們上街的多,人流大,是各種藝人賺錢的好機會。吹薩克斯的黑人哥們兒,現場做噴漆畫的白人姐妹兒,裝扮成自由女神、聖誕老人、西部警察或其他迪士尼或好萊塢大片中的經典形象的“演員”們各顯神通,收入看上去都不錯。幾個黑人兄弟的街舞表演正在進行中,不知道演出結束後收穫如何。中國東北的春節街頭也有很多大爺大媽組成的秧歌隊在一個個商家門前又唱又跳,除了得到商家的“獎賞”之外,更多的是自己收穫一份快樂。

聖誕節最繁忙的人大概非交通警察莫屬。第5大道與百老匯大街交叉口的一個黑人交通警察一刻不停的擺動著雙臂,力圖使交通不至於太擁堵。雖然他沒有扭動屁股,那姿勢還是很像桑巴舞,這樣執勤一天,估計什麼肩周炎或者網球肘都甩到九霄雲外去了。

聖誕節最快樂的是孩子。紐約市公共圖書館身後的溜冰場人滿為患,冰上的人群像中國冬至日鍋裡的餃子,翻不開花。不論膚色或白、或黑、或黃、或棕,最開心的肯定是推著雪人或者企鵝模型學習溜冰的孩子們,宗教與他們無關,關鍵是我們今天玩得很快樂。瘋玩兒一天,等明天早上起來,聖誕老人還會從煙囪裡鑽進來,把各種好吃的、好玩兒的裝進自己的襪子裡,想想就沒有任何不開心的理由啊。

對聖誕節最熱心、最高興的莫過如商家。商家有本事將各種各樣的節日都整成購物狂歡節。過聖誕節裝飾聖誕樹自然是必須的,商家也會為我所需,添加進自己所需要的元素,樂器店就將吉他和小號擺上了聖誕樹。七個小矮人和白雪公主也進了百貨公司的櫥窗,雖然他們與聖誕沒有一毛錢的關係,主要是為了吸引孩子們的。中國過春節的習俗是給小孩子壓歲錢,美國過聖誕節是要給小孩子買禮物,只不過那禮物名義上是聖誕老人——一個穿紅袍、戴紅色尖頂帽子的白鬍子老爺爺——趕著馴鹿拉的雪橇送來的。商家是應該高興的,因為進商場的人比進教堂的人多得不是一個數量級。市場經濟這個怪獸雖然不能最終戰勝宗教,但它似乎有魔力使宗教的神秘感逐漸淡化,使人們的精神生活物質化。

今天見到的最溫馨的場面,是一場在洛克菲勒廣場前的求婚。一個小夥子突然單膝跪下,拿出戒指向他心愛的姑娘求婚,那姑娘肯定是沒有任何的心裡準備,羞紅了臉。廣場響起熱烈的掌聲,路過的人們為他們祝福。在第六大道的“LOVE”街頭雕塑前,人們排起了長隊,等待在“愛”前留影紀念,大概是在祈禱愛之永恆吧。巧遇的還有美國的“板兒爺”,卻原來世界第一的美國也有人力三輪車,為旅遊服務的,猜想價格低不了,因為有一種說法是,美國的工業品都很便宜,就是人工貴。

聖誕節在西方應該算是一個普天同慶的節日吧?但是肯定也有人不快樂,同慶還是不能普天的,起碼川普就不會太快樂。川普大廈的門前有人在豎著中指、舉著標語牌罵川普,這種“行為藝術”看上去很“美國”。大過節的,居然公開拿國家總統開涮,看來美國人民真是太自由了。在第5大道和第42大街邊,遇到了七八個“無家可歸”的人,有男也有女,有老也有少,有單身也有情侶,還有人帶著狗。由於各種能夠解釋明白或者說不清楚的原因,流浪的人總是有的,可能,這是一種生活方式的選擇,也許是沒有選擇的選擇。

與時代廣場的people mountain people sea形成強烈反差的是位於第42大街最東端的聯合國總部,往日車水馬龍的門前,已經無“雀”可羅。平日裡五彩繽紛的萬國旗都不知道了去向,只剩下聯合國自己的旗幟在冷風中孤零零地飄著。一個聲音在腦際迴蕩:“平安無事嘍!平安無事嘍!”這是電影《平原游擊隊》裡的一句台詞。是啊,平安無事,無事就是平安。聯合國總部如此冷清應該是好事,沒有大國小國的首腦或高官在這裡開緊急或者不緊急的、特別或者不特別的會議,就是天下太平的標誌。如果聖誕節能讓世界太平,我願一年365天天天都是聖誕節。

走馬觀花看到的肯定都是皮毛。兒子告訴我:聖誕節對美國人來說,除了宗教意義外跟中國的春節差不多,是全家人團聚的節日,美國人也像中國人一樣非常重視家人的團聚。聖誕節前日除了上街為孩子購買禮物,更多的人是留在家裡準備平安夜(相當於中國的大年三十)的大餐。科學技術發展日新月異,生活節奏越來越快,家人的團聚就顯得越來越難得,越來越珍貴。如果真有普世價值的話,那一定是親情無價。

第一次過聖誕節,而且是和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兒子一家在美國紐約的曼哈頓過節,想想心裡就特別高興。兒子、兒媳和孫女一起在家裡佈置了聖誕樹——一棵寶塔一樣的杉樹,看著他們在上面掛上紅蘋果、黃橙子、灰松鼠、代表禮物的各色小盒子、聖誕老爺爺布偶,最後掛上纏繞著星星般的小綵燈……最動人的是孫女眼睛裡閃動的快樂,點燃了家裡的喜慶。孫女在客廳裡用玩具廚具為全家人做著極其豐盛的“聖誕大餐”——炸茄子、烤苦瓜、紅燒香蕉、清蒸楊桃……兒子在廚房里程序嚴謹地做著西式煎牛排,兒媳打開精心挑選的上好紅酒,溫馨的香氣在屋子裡瀰漫,伴著孫女婎聲嫩氣:“爸爸,我愛你”“媽媽,我愛你”“奶奶,我愛你”“爺爺,我不愛你!””爺爺,我是逗你玩的!哈哈哈……”有一種叫幸福的東西,就藏在家人團聚的分分秒秒裡。突然記起兒子博士畢業時駕車帶我和他媽媽去尼亞加拉瀑布路途中跟我說過的一句話:“爸,你當年帶著爺爺奶奶坐飛機游海南,今天我帶著你們自駕游美國”。一家人舉起酒杯,還沒喝,我就已經醉了!

據傳,國內有部門發文件禁止過聖誕節,其實這大可不必。擔憂西方文化的侵略,是對中國文化不自信的一種表現。中國文化,尤其是漢民族文化具有極其強大的同化能力。滿清的時候有“中學為體,西學為用”,民國的時候有“拿來主義”,現代有“古為今用,洋為中用”。其實,西方的東西並不一定都是洪水猛獸,就算是洪水猛獸,中國人也有本事最終將其同化——無論是東方的什麼“日”,還是西方的什麼“節”,最終都會被中國人異化或演化為聚餐大狂歡,一個“吃”字就全部解決了。坊間流傳的一句話就很能說明問題:“沒有什麼事情是一頓飯不能解決的,如果一頓不行,就再來一頓”。如果聖誕節你在北京的簋街吃飯,有幾個戴小紅帽兒的服務員為你點單傳菜,是不是也挺喜興的?一個小紅帽兒就能把中國的文化給侵略了?我不相信它有這麼大的魔性。君不見,滿清統治了中國200多年,如今還剩下了什麼?是不是只有滿漢全席了?!

Sunday, December 23, 2018

為欺壓你的仇敵禱告?

“要愛你們的仇敵,為那迫害你們的禱告。”我主張把主耶穌的這教導理解為:不要與人為敵,因為他們其實是我們的鄰舍。也許我們不必把“迫害”想得等次那麼高,以為要涉及政治或什麼的,我父親在文化大革命時挨鬥固然是受迫害,但我們對其他不同文化的群體故意排斥呢?

比如追究跨性人的屁股形狀,不准那些外表看不出男女的人上某個廁所或者參軍?其他人也許不覺得迫害了他們,他們卻認為受到了迫害,因為無論是就業、住宿、醫療方面,都很傾向於受到歧視。據說無家青少年中有40%是LGBTQ孩子!當然是因為家人不接納—也許認定他們是故意悖逆。

回到主耶穌的教導,如果你處在被壓迫的地位,比如因為種族或性別而沒有某些機會,你怎麼禱告?我們常常為生病得醫治禱告,因為生病顯然是“不應該”的事情,把疾病說成是魔鬼加給人的,大概沒有人反對。可是其它的不公義迫害也是不應該的事情。

落在歧視、窮困中的弟兄姐妹應該知道:窮困和需要救濟並不是罪。美國聯邦政府有個食品補助計劃(SNAP),幫助低工資、臨時工、沒有享受僱主福利的人不愁飯食。可惜不少人,包括一些基督徒,不處在那些人的境況中,看見有人身強力壯不做工白白領取福利就不順眼。他們似乎覺得那些人應該更加辛苦一些,飯食更沒有保障一些,領取福利才合理。他們應該如何為這些基督徒禱告?

也許我們應該把泛泛禱告中的“窮困人”,改成具體的張三李四遭受某某不公待遇。不過,這個年頭為不公義的事禱告,好像怎麼禱告都有問題。今天看見一位牧師舉例說明禱告的難題,很有同感。

今年春天,眾議院的牧師Patrick Conroy禱告,求神不要讓新的稅法令一些人受益、卻給另一些人吃虧,求主給所有的美國人均衡得益。…結果有人批評他涉入政治話題。

自從川普上台,不少基督徒為他禱告,因為是他們投票把他選上的,而且很多人似乎相信他是已決志信主的基督徒。我也很希望川普能夠平安正確地治理美國,不過這個人賺錢第一,自己得到誇讚和利益第一,沒什麼道德底線,我不相信經過禱告他能夠變得明智虛心愛學習。

聖經中沒有例子說明為愚昧人禱告,能夠改變他們的愚昧。雖然有話說要為執政掌權的人禱告,並且假定他們的權柄都是出於神,他們刑罰作惡的人,卻更強調順服是因為良心,凡事都要出於愛心、按良心辦。

川普總統出於門戶保護主義的理念,特別排外,虧待那些中美洲難民。美國的基督徒本來無法按良心支持他的移民政策,但出於種族主義偏見,就完全忽略那些難民基本上是基督徒主內弟兄姐妹的事實,而選擇相信川普關於他們毫無根據的公開污衊--說他們是罪犯等等,也不太介意把難民家庭的孩子和父母拆散關押--你雖然為川普禱告,你的禱告缺乏神的仁慈博愛,川普在你的支持下行愚昧,你就在他的罪上有份。

聖經到處寫著眷顧窮苦人的必要,只是我們基督徒的心夠硬,或裝沒看見。或許我們小康階級的人最重要的不是為仇敵或為掌權的人禱告,而是該為自己、為別人心腸能夠柔軟、脫離歧視和偏見禱告。

Friday, December 21, 2018

詩歌分享:耶穌是世界的光

昨晚我們教會在餐桌上作非正式的降臨節第四周崇拜,唱了這首詩歌,很美。



這是YouTube上找到的非裔弟兄姐妹的歌唱,唱法稍微不同。我星期天去參加了一個非裔教會舉行的聖誕詩歌,他們的詩班唱詩就是這风格,很投入,特點就是大家唱時全身隨著音樂節奏一起搖晃,有時拍掌,有時有人呼喊讚美。

Wednesday, December 19, 2018

所多瑪的罪孽:不扶持困苦

以西結書16章49節:看哪,你的妹妹所多瑪的罪孽是這樣:她和她的女兒們都驕傲,糧源充足,大享安逸,卻不扶持困苦和貧窮人的手。

不扶持—所多瑪的罪孽是什麼?你說是性道德方面的問題?你提到同性行為?可能没錯,但以西結告訴我們一件事,你我或許應該戰驚:所多瑪人犯罪,因為他們一無所缺,卻不扶持困苦和窮乏人。

羅得選擇住在所多瑪平原,因為那地肥沃,好像古中東版本的美國,黃金稻穀、青山綠水等等,而我們擁有一切財富和安逸,還有自大、冷漠、和自我關注,大有妹妹所多瑪的罪孽!

“不扶持”是希伯來短語he’heziykah,字面意思是“沒有給與支持或增加其能力”。你以為神只看你是否作慈善捐獻?提供了飯食活動計劃是不夠的,你們這些生活在富足安逸中的人哪,尋求給困乏人能力、加給窮苦人力量了嗎?你何時伸手用你的能力和資源來協助他們了?拿出一點財富分享給他們是不夠的,你蒙召要去教導、培訓、啟用、甚至为那些需要的人擔保,讓他們不再窮乏。只有那時你才算是盡了自己的一份義務。

我們現在的慈善觀點令人震驚:我們以為常常拿出錢和時間給值當的慈善事業就可以了。我們自以為道德比較高尚,但神看到更重要的方面。如果我的努力沒有為困苦人帶來根本的改變,讓他們脫離困境,我就沒有做什麼,只是重複了妹妹所多瑪的罪孽。神要我們注意“困苦和貧窮人”,ana那個字是指受欺壓的困苦,而ebyon那個字是指因缺乏物質資源的貧窮。所多瑪或許從腰包拿出錢來了,但從來沒有扶持那些人爭取脫離壓迫和危難。扶貧計劃讓人保持了現狀,但神要審判人缺乏憐憫,因為不願花力氣去提升別人脫離困境。

為什麼說富人越發變富,窮人越發變窮?因為富人(包括你我)不願放棄一點財富來扶持困苦人脫離困苦。醒來吧,所多瑪的妹妹,免得你所繼承的財富成為徒然!

本文内容取自Moen博士2006年11月30日的原文字詞默想。

Monday, December 17, 2018

Santa Clara宣佈成為人權郡

在慶祝世界人權日那天,Santa Clara宣佈成為人權郡。世界上一共有41個城市宣告為人權城市,其中有11個在美國。而美國有那麼多個郡,我們Santa Clara是第一個宣告為人權郡的。由於住得不遠,我去參加了活動,情形記在這裡。(你若不知聯合國所宣告、美國所签署的普世基本人權包括哪些內容,請看上一篇文章。)

活動一開始,他們請了一位牧師先作禱告。這位牧師解釋說,雖然這次活動不是宗教性質的,但倡導人權的基礎是信心和道德的力量。由於在座的有一些穆斯林和其他非基督徒,他稱上帝為創造的主(our maker),賜人平等、自由、尊嚴、和公義,我們相信這些人權值得維護,求上帝給地方政府智慧,能夠在治理的時候伸張這些價值。

我覺得這位牧師禱告得不錯,而且穆斯林和無神論者都能接受。Mountain View 2016年就成為人權城市,他們有一位市政代表出席並發言,介紹經驗。他們面對了住房昂貴,很多無家可歸人士需要幫助的問題。這讓我想起前不久看到的新聞,山景城的教會夜間開放停車場,給無家但有車輛的人一個安全的環境停車。

很多人不為自己的困難發聲,是因為不知道自己有人權,所以推進人權要從教育著手,要發展良好的溝通渠道,讓地方政府在作各項政策決定時考慮到。 現在男女仍然不平等,做同樣的工,婦女領比較少的工資,拉丁裔的婦女領更少的工資--白人男子領1美元,拉丁裔的子女只領0.54美元。職業婦女有懷孕生孩子的問題,但關在監獄的女犯(拉丁裔的女犯不成比率地高)更加缺乏醫療保健服務。

美國的移民政策剝奪了很多中美洲移民的人權,讓他們停留在非法地位很多年,不能納入合法勞工陣營和有適當收入。目前在美國ICE(Immigration Customs Enforcement聯邦警察)的鐵拳下,無論你在美國住了多少年,勤工養家甚至納稅,小小的交通違規都會引起被拘留和遣送出境,極沒有安全保障。Santa Clara 有Rapid Response行動計劃,訓練和鼓勵民眾圍觀、報告、記錄ICE的活動,起到監督作用,然後對被捕的人及時提供法律協助。

當下將“非法入境”的孩子和父母分開關押引起很嚴重的心理問題,甚至影響多代的家庭。Santa Clara 試圖改變這個情況,藉著提供法律協助和職業培訓等措施,來保護無證人士的人權。目前美國的移民政策大都是基於懼怕,怕移民來了會提高犯罪率等等,亟待改革,可惜白人的基督教會中只有少數決心為“非法移民”提供庇護,作他們的sanctuary教會。

被侵犯人權的另一個群體是LGBTQ社區,或譯“不規則性別行為”為好?上帝在造男造女之外,的確還造了一些不是我們所知的典型男女。以前我以為這是“畸形”,現在發覺不準確,因為從外表看,的確有人在幼兒時看來正常,後來生理改變的現象。顯然我們剝奪了他們成年結婚的權利,逼他們守獨身或和他們不想戀愛的人結婚,不然就指責和不接受。

這種排斥態度也影響到了他們的就業和社交生活,他們沒有歸宿感,據說40%的無家孩子是LGBTQ孩子!Santa Clara的LGBT 事務辦公室試圖為這個群體建立支持和歸宿感,給他們提供暫居和保健服務,干預他們在尋求就業時遇到的困難。

這次人權活動還介紹了其它一些正在尋求解決的議題,諸如貧困社區的孩子們,特別是那些拉丁裔孩子(美國拒不給合法身份),沒有機會上學前班,而學前班為孩子們日後上學就業提供很多優勢;還有大學生有不少還沒畢業就已經不止一次地落入無家可歸境地,更不要說畢業時背一屁股債務,那些學生提議地方政府支持,這些都需要付稅人對提案投贊成票…我就不一一列舉了。

Friday, December 14, 2018

基本人權包括哪些內容?

《世界人權宣言》是1948年12月10日在聯合國巴黎大會上通過的一份文件,第一次規定了所有國家、所有人民都應該得到的保護,一共有30個條款。本文轉自聯合國網站中文版,第一大段是談這份宣言的緣由--汲取希特勒暴行的教訓,第二大段是談這份宣言的目的--設立一個標準來開始努力實行和改進。条款部分被我简化了,免得本文太长。

序言:鑒於對人類家庭所有成員的固有尊嚴及其平等的和不移的權利的承認,乃是世界自由、正義與和平的基礎,鑒於對人權的無視和侮蔑已發展為野蠻暴行,這些暴行玷污了人類的良心,而一個人人享有言論和信仰自由並免予恐懼和匱乏的世界的來臨,已被宣佈為普通人民的最高願望,鑒於為使人類不致迫不得已鋌而走險對暴政和壓迫進行反叛,有必要使人權受法治的保護,鑒於有必要促進各國間友好關係的發展,鑒於各聯合國國家的人民已在聯合國憲章中重申他們對基本人權、人格尊嚴和價值以及男女平等權利的信念,並決心促成較大自由中的社會進步和生活水平的改善,鑒於各會員國業已誓願同聯合國合作以促進對人權和基本自由的普遍尊重和遵行,鑒於對這些權利和自由的普遍瞭解對於這個誓願的充分實現具有很大的重要性,

因此現在,大會,發佈這一世界人權宣言,作為所有人民和所有國家努力實現的共同標準,以期每一個人和社會機構經常銘念本宣言,努力通過教誨和教育促進對權利和自由的尊重,並通過國家的和國際的漸進措施,使這些權利和自由在各會員國本身人民及在其管轄下領土的人民中得到普遍和有效的承認和遵行。

第一條:人人一律平等,彼此應該像弟兄一樣對待。
第二條:不因種族、性別、宗教、出身、貧富等等受歧視。
第三條:人人有權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保障。
第四條:不淪為奴隷及受奴役,禁止一切形式的奴隷制度。
第五條:不受酷刑和殘忍的待遇。
第六條:在任何法律面前被承認人格,有權作證。
第七條:在法律面前受平等的保護。
第八條:在基本權利受侵犯時,有權從法庭得到補償。
第九條:不受任意的逮捕、拘禁或放逐。
第十條:受到指控时有權得到公正的公開聽審機會。
第十一條:有權在證實為有罪之前被視為無罪。
第十二條:私生活、家庭、住宅、通訊不受任意的干擾。
第十三條:有權選擇離開任何一個國家和歸回。
第十四條:有權因為政治迫害到其他國家尋求避難。
第十五條:人人有權取得國籍,也有權選擇改變國籍。
第十六條:成年人有權自由選擇伴侣結婚,家庭應受國家保護。
第十七條:人人有權擁有財產,不得任意剝奪个人財產。
第十八條:人人有持守良心和宗教信仰自由。
第十九條:有發表意見和得到真相的自由。
第二十條:有和平集會和結社的自由,不得迫使加入某一團體。
第二十一條:有自由選舉和參與治理本國的權利。
第二十二條:有權享受本國的社會保障和社會福利。
第二十三條:有權自由選擇職業,同工同酬,不受歧視。
第二十四條:享有休息和休假的權利,包括限定工時。
第二十五條:享有適當的生活標準,包括衣食住房和醫療保健。
第二十六條:人人有權接受免费的基本教育,發展个性,尊重人權。
第二十七條:自由參與文化生活,享受藝術及科學成果。
第二十八條:有權宣傳本宣言所主張的社會秩序。
第二十九條:人人有義務尊重別人的權利和自由。
第三十條:以上權利和自由不受到國家、集團、或個人的干預。

弟兄姐妹們,你認為基督的愛超過這些人權嗎?或問,你相信基督願意給所有人上面這些權利嗎?或是其中的某一部分?他或許呼召你做點什麼呢!

Wednesday, December 12, 2018

中美政體運作和思想意識的差距

由於華為公司用欺騙銀行的方式違反了美國和歐洲的制裁伊朗法律,美國要求加拿大逮捕過境的華為的首席財務官孟晚舟,然後引渡。加拿大照辦了。這兩天為了這事,國內同胞顯得很氣憤。

我們大學同學有個微信群,議論這件事時顯然出於對美國政體和法律的無知。中美價值觀差距太大,加上消息封閉,只看得見小道消息和政府宣傳,我花了不少時間替他們搜索英文信息,乾脆記在這裡(斜體字是我的发言,Z是另外一位住在美國的同學)。

有人分享一張圖片,是一則關於請川普撤銷孟晚舟逮捕令的政治笑話,並評論說,他們以為美國也像天朝一樣,皇帝可以為所欲為嗎?另一人下結論:國人不理解不相信司法能真正獨立。

川普上台以來試圖破壞司法獨立,想讓法務部和聯邦調查局像他的公司部下一樣運作,尚未成功[Laugh]。阻撓司法執法在美國是重罪,川普能混到現在夠稀奇的了,共和黨的功勞

A:加方的做法讓中方很憤怒,沒有在第一時間通知中方,因為最初人在警方手裡,這時撈人手續比較簡單,到最後人到了司法部門手中,擺出一副高大上的姿態,民主法制社會司法獨立,與政治無關,從電視上看到今天下午的外交部記者招待會上,發言人一再重申中國政府是從幾天後新聞中得知的,是中方先找的加方。事件後國內報紙用詞相對還算比較理性,我從網上看香港報紙,用詞很激烈,經濟恐怖主義,流氓,下三爛等,新加坡聯合早報評論說美國是綁架人質。因白求恩的關係,中國民間對加拿大印像一直不錯,但此事讓加方在中國人心目中變成了霸道的惡棍,聯合早報的評論上說美國與加拿大的公司賣武器給台灣,違反了中國反分裂國家法。從目前看加拿大如不能妥善處理此事,中方是不會善罷甘休的,會有嚴厲的報復措施,話都已經說出去了。華為不同於中興,華為的核心技術是中國的,觸碰華為中方會玩命的。

這位同學顯然不知道這邊警方和司法部門的合一關係,而且他以為加拿大違反了人權。不過我只能選一兩樣來回答:你從網上只能看見允許你看的文章。[Laugh] 美國司法部門通緝她好幾個月了,罪名是詐騙--把華為旗下的公司說成不是,結果美國銀行受騙,制裁伊朗的政策被挫敗。你以為美國人抓她是為了要華為的技術? [Chuckle]美國抵制華為的技術,主要是從國家安全出發,恐怕市場競爭是次要的。這些是從美國新聞中知道的,不是小道消息。

B:其實中國敏感部門和人員也不用蘋果手機。

華為作為中國公司和政府合作沒有人奇怪,但蘋果公司並不和政府合作。很多人對蘋果不肯為聯邦調查局解開恐怖分子的手機很不理解。孟保釋的聽證會已經進行了兩天,孟對於所指控的詐騙並沒有作出有效的否認和解釋。當然,現在的焦點是保釋。她丈夫持3個月的旅遊簽證,想要擔保她不會跑掉,看上去很難相信的。(第三天請了另外四個人擔保,孟獲得保釋。)

“中方很憤怒”,不明真相的群眾很容易受蒙蔽和煽動。可是全中國人民都起來罵街也沒用。

C:說華為威脅到美國安全,有證據嗎?還有為什麼要給戴腳鐐呢?把自己旗下的公司說成不是,就要戴手銬腳鐐?美國制裁伊朗,就可以抓世界上所有和伊朗做生意的人?

我沒有看見手銬腳鐐啊,恐怕是國內謡傳吧?她在聽證會上很體面。回答你關於手機安全的問題:大概是手機上有竊聽或其它的數據收集部件,所以不安全吧。她如果用華為公司的名,就會因為和伊朗作生意,不可以在這邊銀行開戶,所以她和她手下的員工都口徑一致地說那是只有合作關係的另外公司,這是地道的合謀詐騙

C:有新消息:前加拿大外交官康明凱在中國被拘,孟晚舟獲保釋。...對詐騙者就要抓起來。看起來在中國可以抓的外國人不少啊。...

接下去一段話是關乎美國決定制裁伊朗,為什麼能制裁到中國公司,以及中國是否也可以到處抓人的問題。我的問題是,難道中國人認為商務詐騙沒什麼關係?外國人如果在中國犯罪,中國當然可以抓還可以趕走。但中國人似乎並不明白,冒名去幹犯別人的法律有什麼要緊。他們似乎認為這次逮捕大概只是因為美國的經濟實力大,所以想怎樣就怎樣。

你無法不准美國人在他們認為是重要法律被幹犯的事上執法。他們通緝孟並不是秘密,加拿大配合也是協定好的。

另一位美國同學轉發了一個詳細介紹實際情況的帖子,說得比較實際。主要是說明這跟案子確實與違法出口管制設備給伊朗有關,華為為了出口設備給伊朗,欺騙金融機構,掩蓋華為和它的白手套公司SkyCom之間的關係。還有兩位同學轉發了一篇文章,其中很荒唐地說操控美國的背後勢力是掌管金融的美聯儲,而且說美聯儲是一傢私人公司。哈哈!也許有人認為華為的競爭力觸犯了美國後面的什麼神秘勢力。顯然,國人不相信美國的金融系統不受政府或任何私人的控制。

C:我們對美國的制度確實知道的不多,所以特別想從你們這裡知道一些真實的內容。

美國政體運作,以"三權鼎立"為原則。立法委員必須守法,犯罪也要經過法律審理程序,和別人一樣受調查,不可干預執法。執法部門有權解釋法律條文,但沒有權力立法,法官不可不按法律判案。總統有權發行政命令,但行政命令如果不合法,人可以起訴,由法院判定行政命令是否必須修改或延遲執行等等。三權各自獨立運作,互相牽制,沒有一人在法律之上。這是理想情況,當然有越界現象,屬於不合法,必須有人拿出證據提起訴訟,來糾正問題。

逮捕是執法部門執行任務,根據所立的法和政策。決定制裁要通過國會,決定撤銷制裁也要通過國會。這都不是一兩人說了算的事。只有總統命令是一人說了算,但別人可以從法律上挑戰總統行政令。

逮捕必須先申請,列出理由,違反了什麼法,由法院簽發逮捕令,然後可以逮捕。在美國,沒有逮捕令就關押人是不合法的。不被無名堂地關押或處以私刑,這是基本人權。
(說起來,美國人對待中美洲移民的方式是違反人權的。)

C:看起來美國法律很完備,細微之處也照顧得很周到,後來者只能乖乖地俯首帖耳,要想超越,難。

D:就是說,中國人沒在美國,在美國之外也得遵守美國的法律,照此類推,美國人持槍是不符合中國的法律的,中國執法部門也可以把美國公民抓起來嗎?孟是在加拿大呀!沒有在美國啊。

Z:如果美國人在中國持槍違法當然可以抓!加拿大和美國有引渡條約。所以加拿大可以替美國抓獲罪犯。

D:就是不明白,美國要制裁伊朗,中國的公司也得服從?中國人不能和伊朗做買賣?這也太霸道了吧?台灣是中國的,美國也承認,可是它照樣賣武器給台灣,中國可以抓美國人了?

Z:美國沒管中國的事,美國的法律只管美國的產品不許賣給伊朗,華為用了美國的晶片,簽字畫押說不賣伊朗,當然是欺騙了。中國公司用了美國產品,當時購買時就承諾不轉讓的美國的敵對國。如果部件全部是國產的美國就管不著。

A:不知美國人對關塔那摩營怎麼解釋,國際社會對此很多評論,據說許多人並未經過審判,最後被關死在那裡。還有針對本次事件,我看到網上有人又把薩達姆的事提了出來,先聲明我在這裡無意替薩達姆辯解,薩達姆也不是什麼好人,我們都知道伊戰爆發之前美國說伊拉克擁有大規模殺傷性武器,違反國際法,先是核查了一年,還是不行,最後發動戰爭把薩達姆祖孫三代人全部斬殺完,到現在連個大規模殺傷性武器的影子都未見,伊拉克戰後十幾年劇烈的社會動盪,不知有多少婦女兒童及平民死於無故,法律上這個責任誰負。我不知道美國人對此是怎麼看的。好像最後說薩達姆反人類。

我搜索了一下那個軍事監獄,是有一些侵犯人權的報導。我記得有新聞照片報導那裡囚犯受到的虐待。起初2002年那裡關押了戰俘700多名,兩年後只放了200名左右。2006年有個法官判那些人必須按日內瓦協議受到一定保護,必須經過法庭判理。到2008奧巴馬上任期間,他放了不少人,並提出關閉那個監獄,把剩下的240人轉移到紐約法庭來審理,國會沒有通過,不批轉移費 。後來複查那些戰俘,其中只有48人屬於太危險不能轉移,審訊起訴又不可行。根據2011年的一份報告,無罪釋放的一共有600多人,死在那裡的應該不多。

美國打伊拉克的藉口是說他在國內搞種族滅絶和種族鎮壓,82年到90年殺害迫害多少萬。後來說薩達姆已製造出或馬上要造出化學武器了,國會被人說服有必要去干預。

論到"美國人"對一件事的看法,大多有不同的政見,看你問的是誰,答案不同。政治這東西是協商過程,誰作總統,誰控制國會和議院,誰提出法案,都有報告和媒體曝光,最後看哪派勢力大,哪派必須等候機會...總統可以發行政命令,但行政命令可以受到挑戰,不得不修改,等等。總統和議員都有任期,到時若群眾輿論不好,就把他選下去。他們如果犯法曝光,也必須辭職下任。


中國用拘捕加拿大公民的辦法報復孟案拘捕,其實是違反基本人權的。當然,我查了一下,中華人民共和國並沒有簽署過那份國際人權宣告協議文件,所以國内的老百姓不知道。

Sunday, December 9, 2018

福音冒險:實行和平新策略

信福音有5種冒險,我前面記了三個:冒險挑戰邪惡和仇恨;冒險承認不公義體系給自己帶來了利益;冒險跟随耶稣非暴力的王。本文是關乎放下傳統的正義戰爭之後,用什麼策略來抗爭不義、實現和平--你可以想得到,遊行示威罷工這類和平手段是危險的。

我們決心學習和操練非暴力方式,包括非暴力的社會改革,非暴力的反對戰爭來化解衝突。儘管我們積極不斷地從事和平辨別,我們堅決支持美國軍人、退役老兵、和他們的家屬,為他們的物質需要和社會需要服務,直到他們不再需要打仗的那天到來。他們是PCUSA一向支持的弟兄姐妹,他們參戰也是我們歷史上“正義戰爭”傳統的一部分。

這個信條的後面一大段話都是表示繼續支持原先的“正義戰爭”傳統,只有第一句話是提出學習和操練非暴力。人們肯定要問,我們有哪些新的辦法策略來代替暴力抗爭呢?就是用施行公義來實現和平,而不用武裝力量。

《Five Risks》這本書列出馬丁路德金寫下的非暴力策略的6條元素:
  1. 強者使用非暴力,而不是弱者使用它。排除怯懦是實行非暴力的前提,它不是不抵抗,而是採用一種特別的方式抵抗。
  2. 非暴力不尋求擊敗或羞辱反對的勢力,乃是要贏取他們的支持。使用非暴力策略的目的不是為了比較和算賬,乃是為了建立愛心群體(神的國)。
  3. 非暴力策略反對的是邪惡勢力,而不是針對作惡的人。人可以鄙視某種形式的邪惡,但可以不鄙視作惡的人。
  4. 不是尋求受苦,但使用非暴力的方法可以有力地說明,有意為主受苦不是白白的,乃有著救贖性的意義,藉著創意我們可以將惡轉變為潛在的善。
  5. 選擇非暴力行動的人必需也有非暴力的態度,他不僅拒絶槍擊,也拒絶恨惡。
  6. 實行非暴力的人堅信上帝和他所创造的宇宙是公義的,暴力違反宇宙的終極律法,尋求代表終極目的的受苦救贖之愛才是正途。
非暴力的直接行動包括:使用抗議遊行、罷工、靜坐示威等等方法,尋求揭露、加劇、激化矛盾。如果團結教育做得好,這些方法能夠推翻獨裁者、挫敗不利的政策改變、反對入侵和佔領、挑戰不公義的體制、倡導人權、抵擋種族屠殺行徑。

非暴力改變政府的典型例子有“阿拉伯之春”,基督徒則特別希望能夠用非暴力手段改變世界。我們希望能夠消除暴力和戰爭,除去貧困和饑餓、除去不公義和階級壓迫,讓神的愛、公義、醫治來充滿世界。

正義締造和平的實施有10項原則包括:支持非暴力的直接行動;合作解決衝突;承擔衝突和不公義現象的責任,尋求悔改和饒恕;推進民主、人權、和宗教信仰自由;支持保護環境的經濟發展;加強聯合國和國際努力,倡導人權;減少攻擊性的武器和武器貿易;鼓勵草根的自願締造和平的小組。

Thursday, December 6, 2018

記念老布希總統的悼詞

布希總統家是基督徒家庭。他們家出了兩位美國總統,讓人看到基督徒的見證--不是完美,而是積極、有盼望、和付諸行動。

下面是43届總統小布希追念他父親老布希的悼詞,内中有不少幽默,不時地引起聽眾會心大笑。微信上有人把它翻成中文,虽然也很不錯,但有些地方讓我怀疑是机器翻的。這裡有所刪節,不是全文。

我聽說,人都希望儘可能晚地英年早逝。85歲時,老布希最喜歡的消遣是開動他的“忠誠號”(Fidelity)遊艇,开足馬力歡快地在大西洋上飛駛,讓特勤局的船隻奮力追趕。

90多歲時,當他的好友James a . Baker偷偷把一瓶伏特加帶入他的病房,他欣喜若狂,顯然那酒配莫頓牛排店送的牛排很棒。

隨著越來越年長,他教我們如何有尊嚴、幽默、和仁慈,當上帝最終召喚我們時,我們可以如何滿懷喜悅地迎接。

父親知道“英年早逝”的一個原因是他親身經歷過:他有兩次差一點死掉。在十幾歲時,葡萄球菌感染差點奪去了他的性命。幾年後,他獨自一人在太平洋上守著一隻救生筏,祈禱救援人員能在敵人發現他之前找到他,感謝上帝回應了這些祈禱,原來他對老布希還有別的計劃。

爸爸總是很忙,一個不停運動的人,但他從不因為太忙而不和周圍的人分享他對生活的熱愛。他教我們熱愛戶外活動,他曾坐在輪椅上,坐在家屋後門廊上他最喜歡的位置,凝視著壯麗的大西洋,他看到的地平線是明亮而充滿希望的。

他是一個真正樂觀的人,他也是一個隨和的人。爸爸可以和各行各業的人交往,他是一個善解人意的人。他重視人品超過出身。他並不憤世嫉俗。他尋找每個人的優點,而且通常都能找到。

父親教導我們,公共服務是高尚的和必要的,一個人可以正直地服務,並堅持信仰和家庭等重要價值觀。他堅信回饋社會和祖國很重要。他認識到服務他人能夠豐富人心。

對我們來說,他是一千個光點中最亮的一個。勝利時他分享榮譽,失敗時他承擔責任。他承認失敗是充實生活的一部分,但他教導我們永遠不要被失敗所界定。他向我們展示了如何在挫折中變堅強。

他的任何失望都比不上生命中最大的悲劇之一——失去一個年幼的孩子。傑布和我那時還太小,還不記得我們三歲的妹妹去世時他和媽媽所感受到的痛苦。後來我們才知道,父親是一個虔誠的人,每天都為她祈禱。上帝的愛和她母親真實持久的愛支撐著他。爸爸總是相信有一天他會再次擁抱羅賓。

他喜歡笑,尤其喜歡拿自己開玩笑。他會挑逗和挑刺,但決不出於惡意。他非常喜歡好的笑話,這就是為什麼他選擇辛普森來演講。 喬治•布希知道如何成為一個真正忠誠的朋友,他以慷慨大方和樂於奉獻的精神培養和珍視他的許多友誼。有成千上萬的手寫便條鼓勵、同情或感謝他的朋友和熟人。他有巨大的能力奉獻自己。

許多人會告訴你,父親(老布希)成了他們生活中的導師和父親。他傾聽、安慰,作他們的朋友。我想到了Don Rhodes、Taylor Blanton、Jim Nance、Arnold Schwarzenegger,或許還有所有人中最不可能的一位—競選時擊敗他的Bill Clinton,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們把這群人稱為來自其他母親的兄弟。

他教我們如何做一個好父親、好爺爺、好曾祖父。當我們開始尋求自己的道路時,他堅持自己的原則,支持我們。他鼓勵和安慰,但從不替我們掌舵。我們考驗他的耐心,他總是以無條件的愛來回應。

上週五,當我被告知他時日不多時,就給他打了電話。接電話的那個人說,我想他能聽見你說的話,但是他今天大部分時間什麼也沒說。我說:“爸爸,我愛您,您是一位了不起的父親。”他在這個世界上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我也愛你。”

對我們來說,他近乎完美,但也不是完全完美。他的短打很糟糕;他在舞池裡也不行;他不吃蔬菜,尤其是花椰菜。順便說一下,他把這些遺傳缺陷傳給了我們。

最後,在他73年的婚姻生活中,父親每天都在教我們如何做一個好丈夫。他娶了他的小甜心,仰慕她,全心全意愛她。在晚年他喜歡看重播的警察節目,音量很大,他會一直牽著媽媽的手。媽媽死後,爸爸很堅強,但他真正想做的是再次握住媽媽的手。

當然,父親也給我上了另一課:他向我展示了如何作以正直服務、以勇氣領導、以愛心為國家公民服務的總統。當歷史被寫下來的時候,人們會說老布希是一位偉大的美國總統,一位技巧高超的外交官,一位成就非凡的總司令,一位以尊嚴和榮譽履行其職責的紳士。

這位美國第41任總統在他的就職演說中說:我們不能只希望留給我們的孩子一輛更大的汽車、一個更大的銀行存款,我們一定要希望讓他們懂得,如何做一個忠誠的朋友,做一個慈愛的家長,…當我們不在時,我們會希望那些與我們共過事的人說些什麼?是說我們比任何人都更沒命地追求成功嗎?或者是我們停下來問一個生病的孩子是否已經好轉,或稍用片刻與別人友好地交談幾句?

爸爸,我們會記住你的,我們會想念你的。您的正直、真誠、和善良的靈將永遠與我們同在。…你是一個偉大、高尚的人,是兒子、女兒所能擁有的最好的父親。在我們悲痛之餘,我們可以相信你已經和媽媽、妹妹團聚了。

Monday, December 3, 2018

宣教歷史中的教訓

最近有一位美國基督徒John Allen Chau去到印度一個荒島上,想要向島上的住民傳福音。他明明知道島上的人不歡迎外界到訪,還是手持聖經上去了,最後被島上的人用箭射死。這件事自然令人嘆息,實在不知應該稱讚他勇敢,還是應該懷疑他愚蠢—不懂語言怎能堅決要去傳福音?

在宣教歷史上,六十幾年前發生過類似的事件。我聽說那位為傳福音殉道的宣教士,後來妻子和孩子再次去訪問,好像是說傳福音成功,帶領那批與文明世界隔絶的人歸主了。

這故事的圓滿結局成為很多人的激勵,去到荒山野林向與世隔絶的野蠻族群傳(個人得救的)福音!不過,但凡故事過分圓滿,總有捏造的嫌疑,需要核察一下。今天看到一位寫宣教歷史的人Ruth Tucker,把當年那件事再次提說,他認為其中有歷史教訓,後來的基督徒似乎根本沒有汲取。

1950年代,那位殉道的宣教士Jim Elliot並不是第一次去到南美洲玻利維亞、厄瓜多爾地區的Auca叢林部落--他的兄弟與三位夥伴早已在10年前就去過了,而且死了--只不過他們的妻子們到1949年才確知這四個人早已被那部落的人用長矛殺了。

這些去向Auca人傳福音的五位宣教士都屬於“新部落宣教”機構,他們其實都不懂當地的語言,都明白進去之後的危險,然而還是“憑信心”進去了,相信神會帶領。

第五位在那裡殉道的Jim Elliot 等於是一模一樣地重複了前面4人的犧牲:先是相信神呼召他們去向“最頑固的”部落傳福音,同樣不懂人家的語言,同樣不理會別人的警告,只是幾個人“憑信心”去了,決心不怕為神的緣故冒險。

其實當時威克里夫作聖經翻譯的一位女宣教士Rachel就在那裡,正在一位Auca婦女的幫助下學習當地語言。婦女不構成威脅,請Rachel協助應該是最合宜的策略,但Rachel屬於Wycliffe 贊助的宣教士,宣教成果恐怕要屬於Wycliffe。不必諱言,宣教也有競爭…反正Jim Elliot小組的幾個人是自己進去的。

在和平的叢林部落中學習語言是件枯燥的事,沒有新鮮探險的興奮感。而且人家是否那麼空閒、那麼傻瓜,願意放下別的事來教外人懂自己的語言呢?

美國基督徒John Allen Chau一樣不怕為神冒險。他去到孟加拉灣印度海岸的一個島嶼,島上的原始部落還住在石器時代,極其排外,語言與鄰近住民完全不通。印度政府從遠處監測他們,並不因他們刺殺外人而懲罰他們,且禁止船隻接近該島海域,禁止人員登島,以免外人將病原帶入島上。(據說歷史上歐洲移民攜帶天花與鼠疫病原,造成沒有抗體的美洲印第安人大量死亡。)

Chau買通幾位漁民送他到島上,進軍“撒旦的最後營壘”,這立即引起他的基督徒朋友圈子和社交媒體的注意。我相信有不少基督徒為他禱告,可我的疑問是:如果上帝想要阻止他,需要用什麼辦法才能帶領他明白呢?如果他主觀上已經堅信去這個島上是神的帶領,給他的其它資訊(即使忽略印度法律不算,還有語言不通和帶入病原體的問題)就要當作耳旁風了。

話說Auca人歸主的故事:4人被殺之後,Operation Auca的宣教士花了一段時間在部落外圍留下禮物,希望那些野人知道,這不是敵人來犯。然後三位婦女和一個小女孩進入部落—教語言的那位本地婦女領路,學語言的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陪同第五位殉道士的遺孀Elisabeth Elliot和女兒跟隨,勇敢地進去了。

後來的確有不少Auca人接受主了,但實際上她們進去也引發了一些負面的文化問題,有爭吵、有誤解,常常經歷到禱告蒙應允,但也有幾件真正可怖糟糕的事件發生,有書籍、傳記、電影記下了不少真實的歷史。

勇敢為主冒險的基督徒應該汲取什麼歷史教訓?我個人認為,其中一個教訓是不要居高臨下,以為自己可以成為其它文化的救主。你注重“個人靈魂得救”,或別人的社會文明進步,就該先虛心學習瞭解別人的文化語言現狀,先研究自己可能給別人帶來的有害衝擊,才可能看清宣教途徑。

Friday, November 30, 2018

廢除奴隷制之後的重建

1863年至1877年是美國歷史上的“重建時期”。所謂的“重建時期”有兩個用法:第一個用法指美國南北戰爭後這14年中整個國家的完整歷史;第二個用法指先前的11個南方蓄奴州(即分裂未成的南方邦聯),在這14年中結束奴隷制的轉變改造。

重建的目標是使獲得自由的黑人公民享有民權,他們得到了三項新的憲法修正案的保護:第十三項是廢除奴隷制和強迫勞役;第十四項確定他們有公民權利,包括有豁免權、正當法律程序權、及平等保護權;第十五項是不可因他們的種族、膚色、或曾服勞役而剝奪他們的選舉權。

對重建時期的看法有三種:一種致力於南北和解,處理戰爭帶來的死亡和破壞;另一種是堅持白人至上,對黑人施行恐怖和暴力;第三種是爭取徹底的黑人解放,尋求他們的充分自由、公民身份、和憲法平等。

林肯總統和約翰遜總統採取的是溫和立場,希望南方各州能儘快重返美利堅合眾國。在約翰遜政府的寬容之下,南方各州的立法院通過了嚴格的治理黑人的規條,來掌控黑人勞工。但當時國會中有比較激進的共和黨人,起來修正美國憲法,提升美國黑人的權利,允准他們進入政府機構、立法院、和國會,而當時的民主黨基本上代表了保守的反對勢力,以致三K黨在南方興起,堅守白人至上,對支持平權的白人黑人施行暴力和騷乱活動。

到1876年,民主黨人掌控的州不支持共和黨掌控的聯邦政府,共和黨人Hayes當選總統,為了得到幾個南方民主黨掌控州的支持,他允准整個南方交給民主黨自行掌控。這個妥協標誌著重建時期的結束,然而南方各地繼續努力解決廢除奴隷制以後帶來的變革問題。直到一個世紀後的黑人民權運動興起,才又重新提起重建。

Wednesday, November 28, 2018

跟隨耶穌:非暴力變革的王

本文繼續說明和平福音的五項冒險,今天說的是第三項。

也許我們現在太少強調,耶穌是非暴力變革的王。在一個充滿了不平等和剝削壓迫的世界中,人們首先會想到用暴力手段去推翻一個體制,去除掉一個暴力獨裁統治者等等。但是信和平福音的第三個冒險,提醒了我們:

我們重新宣告,我們跟隨耶穌基督--和平與神與人和好的王子,他的生平、教導、醫治,都顯明非暴力的仁愛大有能力,他的十字架受死與復活逆轉邪惡。

為什麼說這是冒險?別人用暴力,你不用,你就背起了自己的十字架,跟隨耶穌走上以愛征服恨、測試信心的道路,甚至可能要搭上性命。

耶穌走十字架受死與復活的道路來實現救贖,是一條全然順服神與捨己服事他人的道路,保羅將此稱為“基督的律法”(加6)。耶穌教導“愛仇敵”,而不是帶領跟隨他的眾人起來動刀兵。保羅說,我們爭戰的兵器不是屬於這世界的。肉體死亡不是最終結局,復活才是我們真正的盼望。

或許在舊約中,我們能夠找到“正義戰爭”的根據,但耶穌來了,就責備他的門徒,因為他們建議吩咐火從天上降下,燒滅那些不信從的人(路9)。或許有人把耶穌趕鬼解釋為對惡魔發起戰爭,但更好的解釋是醫治釋放,解除暴力邪靈的武裝。

初期教會在被羅馬帝國接受為合法之前,完全是非暴力的。沒有哪位教父援用舊約來主張“正義戰爭”,基督徒甚至不觀看死刑的執行,也不觀看角鬥競賽。公元380年康士坦丁把基督教立為國教之後,基督徒才開始拿起武器--在303年,基督徒不可以當兵,到了416年,只有基督徒可以當兵,“正義戰爭”的神學也開始發展起來。

“正義戰爭”神學能夠發展,是因為人大多覺得耶穌所教導的和平主義過分理想化,沒有人能做得到。所以神學家找到一些談論上帝憤怒、報復、審判、地獄,不看另外一些關於和平復興的句子,來描述一位憤怒的上帝。

不過,人們的確觀察到非暴力策略的震懾力量,而且不得不承認,藉著非暴力的能力來面對衝突,尊重人的生命,尊道德為上,的確在道德方面勝人一籌。

Monday, November 26, 2018

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

今年12月10日,我們這裡本地Santa Clara郡計劃記念國際人權日。除了有升旗儀式,還邀請了郡內的各族裔文化平等辦公室(Office of Cultural Competency)、勞工標準執行辦公室(Labor Standards and Enforcement)、移民關係辦公室、非異性戀事務辦公室(LGBTQ Affairs)、婦女政策辦公司等等郡內官員來座談,回顧和展望各種人權的話題,免費報名參加

聯合國大會定每年這日為國際人權日。從1948年12月10日聯合國通過《世界人權宣言》,至今有70年了。《世界人權宣言》本身沒有法律約束力,只是提出一些一般原則,但它是1966年發展出《國際人權憲章》的重要第一步。這個憲章到了1976年,才在聯合國得到足夠多國家的承認和贊同,並開始生效。

《世界人權宣言》首次提出各族裔所有人平等的尊嚴、自由、生命權利,提出禁止奴役,倡導言論自由。很多人也許單單把這些人權當作個人的權利,但我相信很多族裔恐怕把這些權利當作階級、民族、種姓的平等權利。我還記得中國政府把“人權”當作“不符合中國國情”的價值觀,原因恐怕就是西方人用個人主義的鏡片看人權,而東方人堅持用集體主義的鏡片看。

使徒行傳10章記著彼得的話:“我真的看出上帝是不偏待人的”,從前後文你可以清楚看到,彼得說的是神不輕看猶太人以外的其他族裔。有一個英文版本翻得很好:God doesn’t show partiality to one group of people over another。

然而很多基督徒可能以為這和我們的信仰無關,因為傳統上很多教會都沒有參與爭取社會公義的活動。華人教會大多接受西方白人宣教士所傳的個人得救福音,以為只要死後能夠進天堂就是得救,今生當奴隷、受苦難和欺壓不算什麼。但我們所信的上帝是慈愛憐憫、公正治理、反對罪惡的上帝,他差派基督來作王,要在地上建立的就是這樣一個人人有上帝形像的國度。

我們若想在這世界上跟隨耶穌,就當知道上帝心腸,為受壓的人群爭取公義和自由,也就是在社會公義和人權的各種議題上反映出我們所信的上帝。

Saturday, November 24, 2018

8种语言的诗歌联唱

不同族裔的弟兄姐妹在一起唱詩,何等的美!因為我們敬拜同一位神。


歌詞大家恐怕都很熟悉:

神啊,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 惟有你是我心所愛,我渴慕來敬拜你。 你是我的力量盾牌,我靈單單降服於你。 惟有你是我心所愛,我渴慕來敬拜你。

Wednesday, November 21, 2018

美國中學歷史課中的英雄

無論是中學還是大學,我記得我不喜歡歷史課,我需要背記一堆人名和年份來應付考試,很沉悶。當然了,值得記在歷史上被後人記念的都是英雄,這叫“作垂名千古”嘛。

沒想到,美國的歷史課也是如此—列舉一大群沒有什麼重大缺點錯誤,也沒有什麼個性的英雄人物。不知為何,他們的故事永遠都很沉悶。當然,這是中學的教科書問題,進了大學,歷史教授只好全部重新訂正一遍。

今天看見一本書批評這個造英雄現象,說是英雄造出來之後,歷史教訓和啟迪全都不見了。作者James Loewen舉了兩個例子,其中一個是Thomas Wilson,從1913到1921年作了8年的美國總統。

你問學生,Wilson總統有什麼歷史功過,他們會說他不情願地帶領美國參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後想在國際上建立一個什麼組織,說是要維護和平,但參議院不支持。

很少學生知道Wilson總統的兩項最重要的反民主政策:在聯邦政府內實施種族隔離,導致一大批黑人員工解職;侵略一些拉丁美洲國家,不是為了推行民主,而是為了某些經濟利益。

歷史教科書的作者也不是完全沒說這兩件事,但是輕描淡寫打馬虎眼。比如美國侵略拉丁美洲國家,1914年侵略墨西哥,1915年侵略海地,1916年侵略多明尼加,1917年侵略古巴是歷史事實,當時國會和參議院很多人反對,到他下任之後,後面的總統把他的拉丁美洲政策批駁逆轉了,改為實行“好鄰居政策”。教科書不說Wilson的外交政策是“壞鄰居政策”,有一本輕描淡寫地說他是“想要和拉丁美洲國家建立友誼,結果發現很困難”。

有幾本教科書把侵略說成是好像那些被侵國家的錯,Wilson總統“只好”實行侵略性的政策。比如有一本說,海地的政治動亂“迫使”他差派海軍去保護那裡的美國人生命財產。多數的歷史教科書描寫他命令從墨西哥撤兵,卻不明說是他命令入侵的。

有一半的教材根本不提他侵略接管了海地。實際上,他強迫當地的立法院提名一位親美的總統候選人。當海地不願意跟隨美國向德國宣戰時,Wilson總統就把海地的立法院解散,然後一手策劃了一次假的民意公投,以超過99%的結果通過了一個新憲法,其民主自由的程度還不如原來的憲法。美國入侵海地,干涉了人家的革命戰爭所建立的小塊土地私有制,改成搞大型的種植園,然後強迫那些農民修公路。

有位Johns Hopkins大學的外交政策專家說,不是Wilson總統努力在那些小國家推行民主失敗了,而是他根本就沒有去嘗試—他去建立霸權去了,不是去推行民主。有一本歷史教科書只告訴學生,美國踏足海地是為了平復人家革命戰爭留下的戰亂,從某年到某年--僅此两句而已。然而,在20世紀的頭20年,美國等於是在拉丁美洲建立了自己的殖民地。

而在內政方面,Wilson總統的共和黨前任委任了不少非裔黑人擔任要職,甚至進入白宮。而Wilson總統在當選前作普林斯頓大學校長,就拒絶接受黑人學生入學,公开大膽地主張白人至上主義。他上台後就提交立法,限制非裔黑人的民權,國會通不過,他就動用總統行政命令權力,在聯邦政府官員中搞種族隔離。他把一向委任給黑人的高級職位委派給南方的白人,讓聯邦政府中沒有黑人代表,又把海軍中的黑人貶位去做廚房和鍋爐工。

Wilson總統出身於南方的奴隷主家庭,他上台後的種族歧視政策以及影響是出名的。他用反對共產主義的藉口來監視和削弱黑人的報刊、組織、和他們的工會領袖。他屬於民主黨勝出的總統,於是規定黑人不得加入民主黨--這個政策影響民主黨有20年之久。

然而很多歷史教科書都沒有提他敵視黑人的種族政策,或者只用一兩句話來概括:說成是Wilson允許他的內閣成員在聯邦職位上延了展吉姆克勞的種族隔離法--僅此而已。Leowen在他的Lies My Teachers Told me一書中指出,這樣的修改歷史不只是遮掩一個人的缺點,更是明明地在教科書中採取種族主義立場—沒有一個美國黑人會認為Wilson總統是英雄,這歷史是從白人視角寫的。

Sunday, November 18, 2018

聖荷西長老會11月份議事

聖荷西的美國長老會(PCUSA)目前一共31個教會,每年要開好幾次大會,各教會都派長老代表參加。星期六我去參加2018年的最後一次會議,再次確認,社會公義是目前PCUSA最重要的議題。下面是我記下來的要點。

The meeting is very much focused on social justice issues, began with a worship time. Rev. Anne McAnelly is the Presbytery moderator, she delivered a message on Matthews 25:31-46 -- there will be a time when we all stand in front of Christ's judgement seat. He will separate sheep from goat. We want to be sheep, doing God's work extending a hand to the needy and marginalized, seeing Christ in the face of immigrants, the homeless people, etc, not to be goat that ignoring the needy. For we are called to be hands and feet of Christ.

The host church St. Andrews Presbyterian in Aptos is heavily involved in homeless support, tried taking turn to provide services, but turned out it was not easy to have 12 churches committed. Then they also coordinated shower truck services, co-sponsor with other churches, driving to different locations. Pastor Anne also mentioned a 2-year pilot program of some "Outward Incarnation", working with other churches on the homeless issues, but I could not find it from internet.

Pastor Ryne Althaus gave a message of "Hunger for Companionship"--physical needs are not the only thing homeless needs. A solar oven on a garden trailer was brought in for Presbytery attendees to see and taste--I loved those tender chard greens and tomatoes, potatoes etc -- Santa Cruz has a solar warehouse that employs homeless veterans, the trailer is a mobile farm stand, food truck, and social reintegration tool, so that veterans can use it to cook for you, offer an education, based on donation.

A chaplain from Puerto Rico, Dr. Pablo Rivera Madera, shared the need for preventing suicide. There is 38% increase in suicide rate after the Hurricane Maria, people need to learn to recognize signs of depression, to bring resources and hope to people.

Peace and Justice Task Force, according to the 2018 annual report, had decided to focus on 5 injustice concerns this year: Muslim/Inclusion, Homelessness and Hunger, Peacemaking/Arms Safety, immigration/Sanctuary, and Environment issues. Currently a trip to Borderlinks in February 2019 is in planning.

This year an Advent resource on the theme of Peace is offered. I signed up to obtain a copy.

One of the announcements from floor was about Santa Clara County Human Rights Day, on Monday December 10th 1:15-4:30pm, in San Jose State University, Dr. Martin Luther King Jr. Library. I would like to share this with Shalom's group, maybe a few would like to go. Search internet, there is a link here to event details and to register for free. I heard that Santa Clara county will announce to be a Human Right County on this day.

Thursday, November 15, 2018

保守派信徒談社會公義

以John MacArthur 為首的美國保守派信徒最近發表了一項信仰宣言,是關於社會公義和福音的信條。迄今為止,世界各地已有將近一萬人在他們的網站簽署名字,表示贊同。我進去掃了一眼,華人名字很少。

這個信條並不是某個神學研究學會或教會機構的集體創作,而是MacArthur牧師想出來的,其中包括了一系列的We confirm和We deny陳述句。不消說,這個信條式的聲明在福音派信徒中引起了很大的反響。搜索網上,至少前面幾頁全都是負面評論文章,包括《今日基督教》雜誌、宗教新聞社、《教會領袖》網,還有很多福音派的刊物,都對這些“信條”表示反對。

福音宣教聯合會Missio Alliance有位牧師Dennis Edwards評論說,什麼是耶穌基督的福音信息?你不能忽略耶穌的教導,只用神學詞彙與信條去歸納福音。--把福音和社會公義行動對立起來是根本不必要的。

Edwards牧師反駁了幾條。一條是宣言對福音的定義:The gospel is the divinely-revealed message concerning the person and work of Jesus Christ—especially his virgin birth, righteous life, substitutionary sacrifice, atoning death, and bodily resurrection—revealing who he is and what he has done with the promise that he will save anyone and everyone who turns from sin by trusting him as Lord.

這宣言把耶穌生平的傳福音工作總結為一個抽象的righteous life,但馬可福音根本沒提童女生子或者“救贖”嘛。耶穌傳的是“神的國近了,你們當悔改,信福音”,可見“神的國近了”就是福音--他以讀以賽亞書61章為使命宣言,生平做了不少把窮乏人、傷心悲哀的、被擄受欺壓的人從魔鬼權柄下釋放出來的工作,哪裡只是講個人信靠和得救贖呢?

由於男女平等是社會公義的議題之一,這個宣言特別宣告,上帝創造男女是不同的,所以傳統的(父權)制度分派給男女的不同角色,即教會中男人作領導、女人順服,是上帝所創造的秩序。…In the church, qualified men alone are to lead as pastors/elders/bishops and preach to and teach the whole congregation. 至於聖經中女士師、女使徒、女先知/教師、女執事,宣言自然就不提了。

種族平等是另外一個社會公義議題,所以宣言特別宣告,有的文化的確比别的文化優越:some cultures operate on assumption that are inherently better than those of other cultures because of the biblical truths that inform those worldviews that have produced these distinct assumption. 我估計當年維護奴隷制度的人也是利用同樣的論證理由。McArthur牧師顯然假定白人文化比黑人和其他人的文化更合乎聖經,但我們若記得“神是不偏待人的…”,就無法贊同宣言的這句話。

這個宣言還認定我們必須服從政府權柄,因為一切權柄都是神所設立的(一個斷章取義的解釋)。然後否定把政治活動和社會活動看作福音不可分割的一部分:We deny that political or social activism should be viewed as integral components of the gospel or primary to the mission of the church.

咦!教會蒙召的使命,愛神愛人,有時是要求有社會活動的。美國的廢除種族隔離的合法地位、為黑人爭取民權,都曾是教會出於基本使命的政治活動。 誰說耶穌生平不涉及政治?路加專門把耶穌的生平和羅馬的凱撒奧古斯都相比。奧古斯都被稱為“神的兒子”,他的降生被宣稱為“福音”(euangelion),頭銜也是“主”,也提供平安,然而路加筆下的耶穌才是主。路加在使徒行傳中記著,使徒回答那些在上掌權的人說:“我們必須順從神,勝於順從人”。

馬利亞的頌歌政治氣味十足:“他叫有權柄的失位,叫卑賤的升高。他叫饑餓的飽餐美食,叫富足的空手回去”,而耶穌釘十字架也是政治的罪名—猶太人的王—用希臘文、羅馬文、希伯來文寫出來。

我不知道那些在宣言上簽字的都是什麼人--網站上有不少地方讓願意的讀者進去簽字。我覺得恐怕都是些盲目跟從McArthur牧師的人,自己不仔細看聖經,或不動腦筋。

Tuesday, November 13, 2018

福音冒險:討伐不公和認罪

我曾介紹過美國長老會所宣告的五條關於和平福音的信條,都是冒險。頭一條冒險的理由是因為,與神和好、與人和好的和平福音挑戰邪惡與仇恨。今天記下的是第二條冒險:

我們承認,我們參與了系統架構和個人暴力的行動,或未能夠對暴力的威脅及行動作出回應,是教會的公義、醫治、和好事工的失敗,是過犯。

真要依靠聖靈,讓心意更新而變化,起來批評時弊,遠比跟隨和維護傳統文化需要更多的勇氣。我們需要發現,原來自己承傳了歷史上罪惡體制的一部分,然後認罪與悔改。比如無意中的種族偏見可能讓我在房屋出租或招工或交友等等時候,沒給某些人機會。

這種認罪可能很難,因為人們歷來如此,我們都當作是想當然,而沒有想到要改變一些人的不公平待遇。換句話,我們並沒有“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甚至不想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從體制上看,就拿美國歷史為例,歐洲移民用武力搶奪美國土著的地盤是司空見慣的事,很少人發覺對土著不公平。又比如美國獨立是十幾年暴力革命打英國的結果,利用奴隷來積累國家財富,用暴力搶奪自然資源,轄制和壓迫勞工,都能夠得到不少經濟利益。

這種對暴力的批評沒有人願意聽。別人不同意,你就可能失去一個朋友。即使沒有爭戰,和平期間也少不了對暴力的欣賞。比如觀看美國足球賽,經常有球員頭部受傷,甚至造成終身影響,我實在不明白那些輸贏有什麼好興奮的。還有人們喜歡玩槍,不光是打獵用,在城裡(白人)也要有權利公開或隱藏持槍,為炫耀地位還是什麼?作為中國移民,我對這些感到十分的莫名其妙。

另外的就更不能說了,貧富不均:如果那些窮人沒那麼窮,是否富人就沒那麼富了呢?資本主義體制允許,很多人反對用抽稅的方式“劫富濟貧”,而有錢人在政治上說話響亮是不爭的事實,資本家給工人多少福利能靠自願嗎?請他們為了子孫後代而保護環境能靠自願嗎?十分懷疑。無需武力,他們有力地卡住別人的命脈。

華人基督徒大多屬中間小康階級,享受一些重要的社會福利,我們基本上是認同美國社會體制的。但我們在多大程度上與體制的不公平部分同謀,需要認罪?答案要看我們對“討伐不公”有什麼認識。很多人甚至不相信倡導社會公義、謙卑服事那些邊緣人群、在世上彰顯神的慈愛和榮耀是基督福音的核心,反認為那些是與宣教無關的政治問題,或只是個人慈善而已!

我們該悔改了,但這是冒險的。(本文内容是閲讀和反思Five Risks Presbyterians Must Take for Peace的心得。)

Sunday, November 11, 2018

壓制選民的喬治亞州

我對美國有壓制選民的現象有些驚訝。不過看關於2018中期選舉的各報刊消息報導,這是確實的。特別是在喬治亞州,那個負責監管選舉事宜的人是現任州長Brian Kemp,而他自己這次也參加競選,想要留任。那些黑人選民連連起訴,指稱他壓制選民,而且不只是今年。在位的壓制没權勢的,不奇怪。

在這位白人州長的領導下,喬治亞州去年通過了一項新的規定,就是選民登記表上的信息必須和他們的駕照、州裡發的身份證件、或社會保險證件記錄完全一致。結果今年發現註冊的選民有5萬3千人名字對不上,諸如有姓名的兩個字之間少個連接號,或是證件的數據輸入出錯,甚至簽字的方式不太一樣之類。

你猜誰的名字愛出這類打字錯誤?80%是想要參加投票選舉的非裔、拉丁裔、亞裔。有好幾個民權組織投訴,這些人若想投票後來還是可以的,就是選舉時要出具身份證件,但那是經過法律投訴和調停的結果,浪費資金。嘿,新近成為美國公民的人當然不在政府的選民數據庫內,統統列為不合格。這也要經過投訴,才被法庭判為應該有投票權。

另外,有些人恐怕不知道自己已經不在選民名單上了,因為辦理選舉事務的辦公室要保持“正確的”選民名單,他們有各種理由把人從名單刪除。這也不光是喬治亞州,據說好幾個種族歧視嚴重的州今年都刪除了更多的人。

除了名字對不上,或簽字不太相同以外,不要說你搬了住處,假如你上次沒有參加投票,或者你忘記在缺席投票的信封背後再簽字表示發誓,都會導致你從選民名單上被清除。看來沒有固定房產的人和少數族裔比較容易失去選舉權,等到你發現自己需要重新登記,時間恐怕已經來不及了,登記參加今年投票是有期限的。

11月6日投票那天,非裔和其它少數族裔住區的投票站排很長的隊,據說有些地方等候投票的時間超過了三小時。喬治亞的很多投票站出很多狀況,都是一些技術細節,有些投票機不好用,有一個投票站沒有電,只好全用紙張印刷的選票,但臨時選票的數量也不夠等等。結果有幾個選區開到很晚,投票直到晚上9、10點。有無法等那麼久的就走了,不過大多數人都很堅決,一定要投這一票。

Kemp州長的競選對手是一位非裔婦女律師Stacey Abrams,喬治亞州的立法委員和少數黨領袖。兩人選票數目相當接近,可是不知為什麼,那些提前投的“缺席選票”至今還沒有數完,Abrams知道很多要選她的人都提前投了票,但Kemp州長意思說那些不必數了,我比你領先好幾千票,你就認輸算了。可是他從選民名單清除了34萬人呢,其中有些選票被錯誤地拒絶掉了。而且,他連總共收到了多少張缺席選票都不願公佈。

Friday, November 9, 2018

基督徒醫生獲2018諾貝爾和平獎

剛果的基督徒外科醫生Denis Mukwege,今年與一位人權活動積極分子Nadia Murad共同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定於12月份領獎。他們二位合作,大力反對用性強暴作為戰爭武器和武裝衝突的手段。

Mukwege在剛果民主共和國開辦醫院,醫治那些受到性強暴的婦女。他除了為那些受害的婦女提供醫療保健,他還為她們發聲,幫助她們重新站立起來,獲得經濟上獨立的自由。

Mukwege醫生說,所有的性暴力都能在教會的教導中看到根源。他在路德會的世界聯會發言,批評把婦女當作生孩子機器、服務男人、貶低她們地位的神學。

Nadia Murad是一位曾經在ISIS軍事強暴下受害的婦女之一。2014年她21歲時在伊拉克北部,與好幾千名婦女一同被鞭打、強暴、關押起來,後來有一個摩蘇爾家庭幫助她逃出來,建立了一個組織Nadia's Initiative,向世界見證她受過的苦難,大膽邀請所有的國家政府和她的機構一同工作,結束種族屠殺和性暴力。

本文內容取自Christian Century 雜誌最新一期的People專欄介紹文章

Tuesday, November 6, 2018

美國長老會新的信條

PCUSA 1991年採納了一份新版的信條。和過去所宣認的使徒信經、尼西亞信經、等等相比,乍看很相似,你讀過可能都不會留意到有什麼新東西,但這份信條有一些新特點,反映出現代的需要,我記在下面。

1. 頭一大段是關於耶穌基督,而不是把創造的神放在最前面。基督徒畢竟是藉著耶穌去認識父神的,自然界中神存在的證據比較模糊,而從救主耶穌基督身上,我們可以清楚看見神在創造中給人的啟示。

2. 在耶穌基督的這一段中,信條總結回顧了他生平的工作:宣告神的國度、教導、醫治、和社會所拋棄的人一同吃飯、饒恕罪人等等。使徒信經跳過了這一部分。

3. 這份信條在近代挑戰的亮光下,認罪部分提到了“我們剝削利用鄰國,剝削利用自然,甚至威脅到託付給我們的星球生存環境。”--這是首次提到不保護環境的罪。

4. 採取清楚的反對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立場。這份信條確認聖經平等地創造了每個男人和女人、以及每個種族和人民。值得注意的是,它不是使用男性代詞來描述神,反而特別地遵照聖經,確認神既像一位父親,也像一位母親。

5. 原來的維斯敏斯特信仰告白中沒有關於聖靈的部分,新的信條用了將近三分之一的篇幅表示信靠聖靈。

6. 確認聖靈是藉著聖經治理我們的信心和生活,以浸禮將我們歸神,以聖餐禮喂養我們。使徒信經沒有提到聖經或聖禮,但這是歸正教會傳統的最基本部分。

7. 這份信仰宣言使用心靈敬拜的語言,遠遠超過早期的一些信條。它的句子不只是關於神的真理的陳述,而是四次使用 we trust,並以唱榮耀三一頌作結尾!其它的教義標準宣言都沒有這麼美的敬拜設計。

Sunday, November 4, 2018

和平的福音挑戰邪惡與仇恨

基督的公義和平是福音的核心,保羅稱為“和平的福音”,耶穌出來傳道時就宣告了這福音,我們可以重新閲讀以賽亞書61章。

我曾簡單介紹過傳和平福音要冒的險。美國長老會一共有五條締造和平的宣言,每一條實行起來都是冒險。其中第一條就是,耶穌基督和好的福音挑戰了邪惡與仇恨:

我們確定,我們相信神在耶穌基督裡與世人和好,締造和平對於信徒是必要的。基督的愛和公義挑戰邪惡與仇恨,神呼召教會用新的方式來代替過往的歧視和仇恨

Peacemaking聽來很美好,為什麼是冒險?福音的這部分我們不太強調。或者說,我們強調個人與神和好,而不強調人際之間的和好,特別是不強調不同階級、種族、文化之間的和好。我們在傳統上強調為真理而戰鬥,甚至有“正義的戰爭”,然而締造和平是福音的另一方面,甚至是福音的核心,比正義戰爭還重要。

我們若不挑戰邪惡勢力和仇恨,就是不服從主耶穌。這不是空空的說詞,而是要實行的。以弗所書第6章15節總結了整個的基督福音信息:要把和平的福音當作預備走路的鞋穿在腳上,意思是非常實際地在生活中,用神的公義和愛來實行締造和平的使命,這是福音的目的。神召我們與他和好,也與人和好!

1975年越南戰爭結束,美國長老會花了5年時間,學習締造和平的神學和教義,1980年在全體代表大會上,終於通過了關於神呼召信徒締造和平的五條信仰告白,決心努力從政策上逆轉世界軍備競賽,把國防經濟轉為文明建設。因為大家相信,公義與和平彼此相親(詩篇85:10)。當時美國長老會宣告:

  • 教會從事締造和平的工作,就是向基督忠心。
  • 教會培育和裝備神的百姓作締造和平的人,就是順服基督。
  • 教會為世界的和平而鼓勵國民的道德生活,就是為基督作見證。

  • 美國長老會用了哪些方式來從事和平的福音呢?
  • 我們的敬拜指向神所賜的平安和與人和好的使命。
  • 藉著禱告來培養社區的屬靈生活。
  • 藉著查經來裝備人在全世界分享和平的福音信息。
  • 倡導經濟適用的住房、良好的學校教育、以信仰為基礎的社區募款來服務社會。
  • 我們爭取減少美國的槍支暴力。
  • 長老會參加與其它的宗派一同的大公聯合運動--用非暴力方式締造和平。
  • 我們尋求與地球和平相處,保護人類生活的環境。
  • 我們挑戰立法委員,抵制某些特別利益集團的遊說,而支持放眼未來的政策,按比較公正的世界秩序來有智慧地管理神所創造的地球。

  • 1998年,美國長老會的全國代表大會通過一項決議案,“正義締造和平、呼籲人道主義的國際救援”,提出用“人道主義”的軍事干預來阻止種族屠殺達到救援雖然曾經是必要的,但我們要改換解決衝突的辦法,儘量使用國際輿論等等和平手段。這就第一次超越了傳統的“正義戰爭、十字軍征服、和平主義”等等傳統說詞。“正義和平”的倡議把締造和平放在首位,決議案宣告了美國長老會的下列立場:

    這個決議案呼籲我們更多強調使用非暴力方法來解決衝突,實現社會變革,並為這個目標進行培訓。

    這個決議案強調人權、宗教自由的重要性,強調民主是正義和平的基礎…

    這個決議案呼籲廢除核武器、限制武器發展、限制毀滅性儀器的銷售和運輸,因為武器運輸容易引起衝突或暴力升級…

    這個決議案認識到種族平等和男女平等在獲得社會和諧與繁榮上至關重要。

    這個決議案呼籲國家施行獨立的和單方面的減少衝突舉措,雖然冒險,它確認和好的重要性…

    這個決議案承認國際合作和國際領導力的重要性,並且明白按照美國的力量和財富,她需要加入尋求國際和平的共同努力。同時也認識到,美國曾經、並可能會在未來濫用她的力量和財富。

    這個決議案支持國際合作,通過聯合國來努力締造和平、維持和平。

    弟兄姐妹們,相信這樣的福音,採取上述這樣的立場,是不是很冒險啊?--哈,我已經聽見排斥拒絶的聲音啦!有一位美國長老會的領袖指出,現在普遍接受的戰爭不可避免論,通常會成為自我應驗的預言。教會的締造和平理念必須超越口頭講論,而需要用實際的轉化行動,來為社會、也為我們自己創立新的視角

    Friday, November 2, 2018

    一位跨性小孩的見證

    這位保守和愛主的媽媽生了一位跨性的小女孩--或者你可以堅持說,他是個性格愛好非常像女孩的小男孩?每次為了女孩行為受懲罰...禱告主耶穌接她去天上...媽媽決定在小學隱藏女兒跨性...直到政府不准她上女廁所...最後這位媽媽為公開原先對LGBTQ的成見道歉,並為他們爭取權益。

    Wednesday, October 31, 2018

    詩歌:Just A Closer Walk With Thee

    美好的個人禱告,觸動心弦的音樂,但缺少了一點群體和國度感。起來與黑暗勢力抗爭,讓軟弱邊緣人群有平等的權利吧!因為我們的主是公義的,他已經把神的國降臨在地,只不過現在仍好像酵藏在三斗麵糰裡...

    Monday, October 29, 2018

    ICE:把人鎖在盒子裡賺錢

    ICE 即 U.S. Immigration & Customs Enforcement 的缩写。上個月我提到了美國的移民政策亟待改革,其中提到了下面這個片子。為什麼片名叫作Locked in a Box呢?因為探訪他們的人從一個小窗口,看見他們好像在一個小盒子裡--而且他們在那裡的確是不見天日的。

    美國對待中美洲難民的辦法是拒絶他們成為美國公民--即使在這裡住了好多年,兒孫一堆,仍然不給他們身份,讓他們的生活困難重重。ICE動不動就把他們關起來或遞解出境。

    Locked in a Box: Immigration Detention from Presbyterian Disaster Assistance on Vimeo.

    After a group of people in our church watched it, question raised regarding immigration detention quota, because it sounds so incredible. The quota first appeared in FY2010 for budget of ICE, under DHS. In FY2018 ICE makes available 39,322 detention beds everyday, our federal tax money at work. Google it you will find tons of information, here is one by a Quaker organization: https://www.afsc.org/resource/about-immigration-detention-quotas.

    We discussed who might profit from these detentions. Besides those private prisons, surrounding communities who provide services, investors may do well by investing in these businesses unknowingly. Lawyers and immigration judges are not profiting here, because no much legal assistance available to detainees, detainees are lack of "due process", they have no much chance of telling their stories. In fact there is a network of lawyers volunteer their time to help immigrant detainees: https://www.immigrationadvocates.org/probono/

    Regarding what we can do about it, one thing is to make this situation known. Another thing might be writing to Congress person regarding ICE budget. For possibility of visiting Richmond detention center, we can contact "Freedom for Immigrants", a California organization to help immigrant detainees. Their website: Freedom for Immigrants.org/.

    Friday, October 26, 2018

    句子辨別:事實或意見?

    今天看見美國的《大西洋》雜誌刊登了一篇調查報告,說年長的人在辨認句子的能力上不如年輕人。挺有趣,在此記下來。這和我們平時想的“老年人比較有智慧”不合嘛。

    我猜想我們這一代人未必都知道,有些句子是陳述事實,有些句子是發表意見,兩種句子是不同的。假如我給你一個問卷,上面印著十句話。五句陳述事實,五句發表意見,你能夠正確地辨認嗎?

    報告說,總的說來,50歲以上的人分辨能力比年輕人差。當然,年輕人也未必能夠正確分辨出全部的事實和意見句,但測試結果平均比年長的人強。

    44%的18-29歲年輕人正確辨認出所有五個意見句是意見,比65歲以上年齡組強了兩倍多,因為他們只有17%的人正確地辨認出所有5件事實陳述句。特別是當這些句子涉及美國政府時,年長年輕人的差別特別明顯。

    最有意思的是,早些時候的另外一項調查表明,年老的美國人比年輕的美國人自信。他們相信自己辨認事實和意見的能力比較強。你會想年輕人一天到晚上網老練(皮尤調查中心稱為digitally savvy,即精通數字網絡的意思),大概會容易受錯誤信息影響。但實際上是一天到晚看電視比較多的人容易受錯誤信息影響。

    美國媒體在過去60年變化很大。一個人1958年出生,現在60歲,目睹媒體兩代革命:收音機和電視,兩樣都是把陳述事實和發表意見混在一起的。聽收音機和看電視的這一代美國人現在超過50歲了。你要測試一下嗎?我把問題翻譯成中文放在這裡,把答案放在評論裡。

    1. 在美國聯邦政府的預算中,花銷最大的部分是支付Social Security、Medicare、Medicaid。
    2. 民主制度是最了不起的政府形式。
    3. 非法移民在美國按照憲法有一些權利。
    4. 非法移民現在在美國是個很大的問題。
    5. 奧巴馬總統出生在美國。
    6. 政府的運作幾乎總是浪費和低效率。
    7. 美國的醫療保健費用在發達國家是最高的。
    8. 墮胎在大多數情況下應該合法化。
    9. ISIS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失去了相當一部分領地。
    10. 增加聯邦最低工資到每小時$15元對於美國經濟健康發展很重要。

    本文内容摘自大西洋杂志技术专栏文章:Older People Are Worse Than Young People at Telling Fact From Opinion

    Tuesday, October 23, 2018

    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

    這星期我們教會崇拜之後搞燒烤,食物豐富,人丁興旺。不知為什麼腦海裡總迴蕩著這一首80年代的老歌,旋律歡快。從網上找到,還是彭麗媛唱的呢--現在是習近平主席的夫人了:



    當然了,實際生活不像歌中描述得那麼美。希望歸希望,生活中如果能夠除去種種偏見、冷漠、貪婪、自私、殘暴,就真的很美好。基督耶穌的福音如果能夠深入人心,總會有一批人起來,試圖剷除社會中舊的罪惡思想框架,顯出福音的大能--只不過實現這和平的過程是要冒險的

    我希望再次提醒你,我們主耶穌的福音遠遠不止個人得救的福音!

    Saturday, October 20, 2018

    教會的和平福音冒險

    人人都知道戰爭是冒險,國與國之間常為某些利益而冒戰爭的險。為什麼說和平也冒險呢?這是指教會在和平時期為改變社會體制而冒的險。耶穌傳講的神國,末後是獅子與羊羔同臥的和平公義之國,所以基督的教會不能忽略別人的苦難。

    和平冒險意味著挑戰我們社會所默認的制度,也就是挑戰我們自己。基督信仰是回應神的愛、盼望神的和平公義新國度、並響應神對我們的呼召的信仰。響應神的呼召要冒什麼險呢?我們怎樣幫助自己的國家更得神的祝福呢?

    你如果把福音只狹窄地理解為保證個人死後進天堂,那麼這樣的問題就很陌生。但耶穌傳的神國福音不是個人的,乃是群體的使命—在世上跟隨基督王,作基督的精兵和戰士,直到永遠。

    美國長老會(PCUSA)近年來仔細反思了締造和平公義的問題,學習討論了在當今世界中需要如何修改體制的議題。現在的戰爭已和20年前不同,那些設計智能炸彈和指揮無人機的人可以從遠處安全操作,但世界卻沒有變得更安全。教會應該重新評估自己的政策,面對當代的黑暗世代。

    從2010年到2016年,美國長老會的地方眾教會、神學院學生和學者、全國大會爭論、寫下、確定了下面五條信心聲明。教會若要實現神給她的締造和平的恩召,必須認定這五條。由於這五條關於反對體制下的暴力、締造和平的信仰宣言,要求有的權勢和社會地位的人不斷地作出犧牲,他們宣告和認定這些信仰宣言是冒險的。
    1. 我們確定,我們相信神在耶穌基督裡與世人和好,締造和平對於信徒是必要的。基督的愛和公義挑戰邪惡與仇恨,神呼召教會用新的方式來代替過往的歧視和仇恨。
    2. 我們承認,我們參與了系統架構和個人暴力的行動,或未能夠對暴力的威脅及行動作出回應,是教會的公義、醫治、和好事工的失敗,是過犯。
    3. 我們重新宣告,我們跟隨耶穌基督--和平與神與人和好的王子,他的生平、教導、醫治,都顯明非暴力的仁愛大有能力,他的十字架受死與復活逆轉邪惡。
    4. 我們決心學習和操練非暴力方式,包括非暴力的社會改革,非暴力的反對戰爭來化解衝突。儘管我們積極不斷地從事和平辨别,我們堅決支持美國軍人、退役老兵、和他們的家屬,為他們的物質需要和社會需要服務,直到他們不再需要打仗的那天到來。他們是PCUSA一向支持的弟兄姐妹,他們參戰也是我們歷史上“正義戰爭”傳統的一部分。
    5. 我們宣告放棄用暴力方式獲取自私的國家利益,諸如蒐羅財富或轄制別人。我們將我們的信心、盼望、託付單單放在神那裡。我們要大膽為實現和平而努力,積極盼望“把刀劍打成犁頭,把槍打成鐮刀,不舉刀攻擊別國,也不再學習戰事”的那天。
    說締造和平的努力是冒險,或稱為“冒和平的險”,是因為必須準備面對邪惡,體制的邪惡,舊文化習俗的邪惡,面對某些邪惡的勢力。人無法自己來作這樣的努力。PCUSA經過幾年的神學思考和分辨,除了通過接納這五條信仰宣言,還鼓勵經歷各種暴力的人分享他們的體驗,從敞開對話開始“冒險”。

    他們出版了一本書,介紹這五條宣言如何“冒和平的險”:Five Risks Presbyterian Must Take for Peace。 本文取自這本書的簡介和前言部分。

    Thursday, October 18, 2018

    聯合國氣候變化專委會的報告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10月8日發佈的特別報告指出,要實現將全球變暖控制在1.5°C以內,社會各界需要進行緊急、深遠和前所未有的變革。

    “巴黎協定”設定的目標是將全球氣溫升高限制在高於前工業化水平2°C內。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的最新評估顯示,與工業化前的水平相比,將全球變暖控制在1.5°C之内,而不是2°C之內,將為人類和自然生態系統帶來真正的好處。例如:海平面將減少上升10釐米,珊瑚礁將減少70%至90%。如果氣溫上升到2°C,將導致近99%的珊瑚礁消失。

    美國國家航空航天局圖片
    該報告的主要信息之一是,世界已經經歷了全球溫度升高1攝氏度所造成的極端天氣事件,海平面上升,北極海冰萎縮等等。

    該報告由來自40個國家的91名科學家,依據6000多份科學參考文獻,在韓國編寫。這是委員會在“巴黎協定”通過時應“聯合國氣候變化公約”秘書處的邀請編寫的。

    在韓國仁川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委員會主席李會晟(Hoesung Lee)表示,這報告是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編寫的最重要的報告之一。他回顧了報告中最重要的部分:

    首先,氣候變化已經影響到世界各地的人們,生態系統和生計。第二,將氣溫升高控制在1.5°C並非不可能,但需要在社會各階層進行前所未有的變革。最後,將溫度上升控制在1.5°C可以與其他的全球目標齊頭併進,例如可持續發展目標和消除貧困。

    這報告是相關國家政府制定發展或氣候變化政策的豐富資源。報告的結論是,將溫度保持在1.5°C以內需要在土地、能源、工業、建築、運輸和城市部門引入快速而深遠的變革。到2030年,還有必要將全球人為二氧化碳的淨排放量減少約45%。

    本文是聯合國新聞轉發,Civilization Is at Stake一文。

    Tuesday, October 16, 2018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我們教會星期天唱這首詩歌,很美!唱出了上帝的榮耀。


    歌詞曾翻成中文:“天父世界真美麗”,還有一個版本翻成“萬物有靈且美”。

    每朵開放的小花,每隻唱歌小鳥,
    鮮明顏色小羽翼,都是父手所造。

    蒼翠青山在遠方,流水江河迂迥,
    朝日夕陽顯輝煌,滿天絢麗燦爛。

    冬日雪花滿天飛,夏日明麗太陽,
    秋天鮮果芳滿園,每顆是祂所造。

    祂賜眼睛善觀賞,賜我口舌宣揚,
    全能主宰是天父,萬物是祂所造。

    Sunday, October 14, 2018

    加州2018選票上的11項提案

    2018年的中期選舉,加州選票上列有11項議案,選民有機會在公投時決定關乎民生的大計:

    第1號議案:政府賣債券,徵集40億美金來建造/修繕房屋,來幫助很多低收入家庭解決住房危機。這其中包含了不少就業機會,雖然政府債務增加,但付稅人買債券,不必提高徵稅。

    第2號議案:利用精神健康基金給無家可歸的精神疾患的人提供住房。據說精神疾患的家屬不同意這項舉措。

    第3號議案:用政府債券形式徵集90億來修建水利工程,修理現有的水壩,搞淨水工程,發展漁業等等。

    第4號議案:用政府債券形式徵集15億來興建、擴建、和裝修兒童醫院。這些錢主要給加州大學和幾家做有關工作的非牟利機構。

    第5號議案:減少有殘障或遇災害的老年人的財產稅徵收--他們大多已住在低稅率的老房,只是一搬家就要按照增值的房屋來納稅,這個舉措允許他們搬到新家可以把低稅率帶到新家。房屋經紀人最喜歡别人搬來搬去,他們最支持這議案。

    第6號議案:廢除去年增加的汽油稅。每年增收的50億要用來修路。修路工程隊、工會、和加州商會不同意廢除,因為有些公路建設工程已經開工。

    第7號議案:給加州立法院權限決定取消或改變夏令時間。

    第8號議案:目前,醫療保險公司支付洗腎費用沒有上限額,這個議案要求加上限額,超過的部分政府不再補貼。

    第10號議案:藉著廢除一項二十多年的加州限製法令,擴大政府對房租的控制。地主、房屋建造商等人反對這項議案。

    第11號議案:關於私人急救車,允許司機吃飯時繼續待命。

    第12號議案:修改關於養雞、鴨、豬等等家禽家畜養殖空間的規定,因為早先規定的空間太小。

    你支持哪項、反對哪項,一定看對自己的好處,不過作為基督徒,也建議你看看對別人的好處。比如你有房出租,你要不要赞成10号提案?

    Friday, October 12, 2018

    容許不同意見、懷疑、和對話

    教會容許不同意見、懷疑、和對話對於信仰成長很重要。下面這位牧師服事教會多年,曾經牧養巨型教會,最後卻發現不信神反而更自由了。她為什麼會變成不信了呢?因為遇到疑問沒有地方可詢問或探討。很多教會指望信徒思想合乎某些標準答案,不歡迎問題,認為敞開探索太危險,或者有很多牧者回答不上來。比如這位牧師遇到的問題:

    先是因為別人的苦難,參觀早年間的猶太人集中營--神為什麼容許基督徒如此屠殺猶太人?後來是因為自己生活中遇到苦難,先是多年不孕,怎麼禱告都不行,直到放棄禱告才懷孕。後來第二個孩子有唐氏症和先天心臟問題,難道神是允許這樣祝福他們夫婦的嗎?你的標準答案越明確,當事人越不信你的神,因為很可能你並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



    本文是讀Jackson Wu的文章A Leading Cause of Atheism有感,我同意他所說的。在她夫婦遇到問題的時候,雖然她所牧養的教會已經很開放,但教會恐怕仍指望她提供某種標準答案,太困難了。

    Wednesday, October 10, 2018

    美國的法院與黨派

    感覺上總以為法院若想公正判案,不應該捲入黨派理念之争。不過這也許是我太天真了,誰會生活在真空中呢?

    這次川普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候選人Kavanaugh被人指控年輕時有醉酒和性侵、參議院舉行公開的聽證會、川普政府限制調查指控的範圍、最後強行通過,十足顯出法院的黨派問題。共和黨說那項指控是民主黨搞的陰謀,完全忽略那位女教授的指控内容,而民主黨指責共和黨把沒資格的人推上大法官位置。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最早是里根總統提名Bork法官,被民主黨否決,原因不是別的,就是他政治上太右了。2016年民主黨總統奧巴馬有機會提名Garland法官到聯邦最高法院任職,以填補Scalia大法官死後留下的空缺,被共和黨攔阻,理由同樣,政治上太左了。

    --那一次共和黨連投票機會都不給,因為當時參議院是共和黨控制。--那項空缺一直到共和黨的川普總統上任,提名一位右派法官才補上。這使得民主黨人很惱火,這次川普總統提名Kavanaugh法官進入最高法院 ,他們就利用一項對Kavaaugh早年間的一次性侵指控來攔阻。

    民主黨的一位參議員Feinstein最初收到性侵指控時,完全可以立即要求調查,指控無論屬實與否,共和黨都有機會提名另外一位右派法官。她卻故意拖延,最後讓公眾來聽證審裁,搞得群情激憤,最後共和黨用势力赢得勝利,指控和被指控的人都大受傷害,支持的和不支持的民眾都大為不滿。現在民主黨人決心在今年中期選舉時奪回國會和參議院,美利堅合眾國的左派右派越來越勢不兩立了。

    Monday, October 8, 2018

    基督信仰與重男輕女

    美國的白人以基督信仰立國,只是他們除了保留奴隷制度和種族歧視之外,還保留了傳統的重男輕女文化。西方宣教士在中國破除舊習打先鋒,在美國推動改革竟然沒那麼容易。下面這段話你猜是美國哪位開國人士說的?堪稱倡導女權的先鋒。

    I desire you would Remember the Ladies, and be more generous and favorable to them than your ancestors. Do not put such unlimited power into the hands of the Husbands. Remember all Men would be tyrants if they could. If particular care and attention is not paid to the Ladies we are determined to foment a Rebellion, and will not hold ourselves bound by any Laws in which we have no voice, or Representation.

    翻成中文:我願你們記得女士們,比你們的先輩對她們更加仁慈寬厚。不要將那樣無限的權力交在丈夫們的手裡。要記得,所有的男人若能行,都會作獨裁,者。如果不特別加以注意照顧女士們,我們決心煽動一場叛亂。任何我們沒有發言權或代表權的法律,我們決不受其約束。

    這是Abigail Adams,美國第二任總統約翰•亞當斯的妻子1776年寫給丈夫的信,當時美國的國父們正在開國家會議,討論脫離英國獨立。即使現在婦女在名義上已經平等,讀來仍相當有先見之明,因為實際上還有許多不平等。同樣的粗暴無禮吼叫行為,社會接受為男士風格,如果女士有同樣表現就決不被接受。

    自古以來的父權制度是壓迫婦女的黑暗制度,對它叛亂需要勇氣和毅力。維護它、把它合理化很安全,但它在神的國度中是沒有位置的。神的兒女每一位都是神所寶貝的,重男輕女舊習俗體制該打破了。

    可惜根據最近NPR/PBS的一份調查統計,美國福音派有48%的人相信,法官Brett Kavanaugh即使年輕時的醉酒性侵行為是真,即使他在聽證會發怒和說假話,也不妨礙他成為最高法院的終身大法官,相信他能夠公平審斷黨派案件或婦女權力的案件。只有36%的福音派信徒覺得這有問題。詳細請看加爾文神學院Kristin Du Mez教授的評論文章,Evangelicals, Let’s Talk About Violence Against Women

    Friday, October 5, 2018

    默想:賠償与得饒恕

    今天默想箴言14章9節:愚妄人譏笑贖愆祭。--有的譯本此處把翻成“贖愆祭”的 ’asham這個字翻為“賠償”,因為獻贖愆祭是為了可以賠償的罪過。這類罪過包括獻給耶和華的房屋或地,後來又想要贖回;或為貪財起了假誓等等,聖經規定要賠償,還要獻贖愆祭。

    到底是愚妄人譏笑贖愆祭呢,还是他们譏誚不賠償?和合本2010修訂版全句:愚妄人嘲笑贖愆祭,但正直人蒙悅納(方括弧中註明“贖愆祭”或譯為“復合”)。現代中文譯本修訂版的意譯是:愚昧人犯罪不肯悔改;正直人尋求彼此的寬恕。看來這句話既可能是講與神的關係(贖愆祭),也可能是講人際關係(賠償)。下面内容取自Moen博士2006年7月19日對’asham這个字的默想。

    我們常常忽略贖罪祭和贖愆祭的區別,忽視賠償--這很容易導致譏笑神,正如這節經文所說的。為什麼會犯這種大錯呢?因為我們不承認,饒恕並不除去犯罪的結果。

    希伯來字“贖愆祭”是’asham,在舊約中各種形式的’asham一共用了103次,有時翻成“賠罪的禮物”。在聖經倫理中,單單請求饒恕是不夠的,饒恕有時要求合理的補償。在利未記中,贖愆祭所要求的賠償常常是全額再加20%。得到神的饒恕就是在神的法庭上我不再算為有罪,但那不等於我沒有義務為罪賠償。我所造成的傷害和侮辱是我罪孽的結果,需要賠償。

    愚妄人卻譏笑賠償的做法。他們說“我已得神饒恕,哪裡還需要再做別的事?神看我為義,別人怎樣想就不必理會了。”他們要神的饒恕,卻不想要賠償,因他們以為神的饒恕很容易得到。

    你得神饒恕了嗎?我得到了,因為耶穌捨命為我打開一條路去到神面前。得饒恕就不必賠償我犯罪曾帶來的破壞了麼?罪得其果是宇宙的自然律,得神的饒恕也不會抹殺惡果,所以我必須賠償,盡一切努力修補損害。賠償或獻贖愆祭未必能賺取饒恕,乃是因為已受的損失和代價,實行補償是公正的。

    全數歸還再加20%,這是與人和好的代價。你不能因為神饒恕你,就忽略人所需要的賠償。

    關於饒恕,我曾經聽見有人教導說,基督徒必須無條件饒恕別人,不要指望對方道歉,也不用指望賠償,因為自己已被神饒恕了。這不正確,因為神雖慷慨饒恕,仍需我開口請求饒恕,我可能仍需為後來的許多過犯“獻贖愆祭”。如果因對方是基督徒你就不賠償,那就是故意虧欠自己的弟兄姐妹!

    我曾在一家機構服事好幾年,其中大部分是做義工。後來因為我對於性騷擾行為的反應強烈了一點,老闆以“不禮貌”為由開除我。我没有任何對不起之處,也很樂意饒恕,但這人若不道歉認錯甚至賠償,決不要指望我與他們重新合作!

    Wednesday, October 3, 2018

    詩歌:很快就要見我們的王

    我們教會常唱這首詩歌,但我們從來沒有討論過其中的歌詞含義:為什麼唱說很快就要見我們的王了呢?


    當然不是說我們很快就要死了,要進入天堂,安息主懷了。不是的,這首詩歌是把基督耶穌當作永活的王--他要在地上帶領我們得勝,常常讓我們看見神的作為。這和等著死後進天堂的個人得救觀形成鮮明對照。

    Sunday, September 30, 2018

    大法官候選人被誣陷?

    川普總統提名的大法官候選人卡瓦諾被人指控,指控的內容是他高中時代和大學時代有酒後性侵行為。這個人顯然現在的聲譽還不錯,如果年輕時的放蕩已經收斂,上帝饒恕他。不過卡瓦諾矢口否認,提出自己本是光明磊落的,現在竟被誣陷,成為黨派之爭的受害者。

    星期四我觀看了指控者福特教授的作證,她清清楚楚、直接了當回答了不少有關指控的問題。有些三十幾年前的細節她實在不記得了,如實說“不記得”。不相信的人根據她不記得的事不信她,而信她的人大多根據她的作證表現,斷定她可信。

    輪到卡瓦諾法官來解答圍繞否定指控所產生的疑問,他卻躲躲閃閃,難得一句直截了當的清楚回答。比如開場時他承認自己高中時期有酒喝得太多的情形,當被追問他認為喝多少酒叫作“喝得太多”時,他不想形容自己喝得太多是什麼情形,就扯到警察檢測醉酒駕車有標準。

    他的高中年鑒上自己寫的一些名詞我看不懂,大概只有他的好友明白,暗指某些過往的經歷,未必是什麼光明正大的事。問他那些字的意思,答案別人從來不知道!瞎編的吧?

    關於醉酒,他說自己年輕時用功讀書,雖然喜歡喝酒,但是從來沒有喝醉過,而且是到了合法年齡才開始喝酒的。哈,十八才可以喝酒,他那時十六、七歲,怎麼會合法呢?偏偏他有兩位大學女同學出來作證,說他醉酒是出名的。

    真糟糕,年輕時醉酒,後來不這樣了,問題不大,但作為法官,連這種小事也在法庭誓言下說謊,用得著嗎?還是天主教徒呢,他不合適作大法官。我想他知道自己最終是要露餡的,在參議員面前大發脾氣,表明自己屬於共和黨一派,被反對黨誣陷了。

    天啊,這樣偏執,他更不適合作大法官了!如果是女法官,敢這樣在聽證會上大發脾氣嗎?有勢力的男人說話氣壯,不必顧忌--男女不平等,他們判案怎麼會為婦女主持公道呢?不肯爽快邀請中央情報局調查澄清,他一點不像是被誣陷。

    Friday, September 28, 2018

    基督教會的Belhar信仰告白

    Belhar地處南非共和國開普敦市的郊區。Belhar信仰告白是1982年南非教會針對種族歧視問題寫的,1986年被南非的荷蘭改革宗教會接納為信仰告白,後來逐漸被南非以外的主流基督教會採用。2010年美國歸正教會採納了这份信仰告白,去年美國長老會(PCUSA)以540票對33票壓倒性地接納採用。

    聽我們的牧師說,起初很多人都不以為然,認為南非的種族歧視和種族隔離與我們無關,我們美國似乎沒有這方面的問題。但這兩年頻頻傳出現警察隨便開槍打死黑人的新聞,加上科技發展,手機拍照記錄罪行太方便,美國歷史上遺留下來的種族歧視問題終於引起大家重視。

    Belhar信仰告白的重點不在於個人得救,乃在於社會公義。下面是Belhar信仰告白第1條和第4條,我翻成中文如下:

    第一條:
    我們相信三一的神—聖父、聖子、聖靈,是藉著神的道和聖靈召聚、保護、眷顧教會的神。自從世界的開始,直到世界的末了,神都在如此行動。

    第四條:
    我們相信神向人啟示自己,他是一位希望為人帶來公義和真正和平的神;
    我們相信在一個不公正、充滿敵意的世界裡,神特別是那些貧困、窮苦、受冤屈者的神;
    我們相信神為此呼召教會來跟隨他,因為神為受欺壓者帶來公義,給饑餓者食糧;
    我們相信神釋放被囚的人,讓盲人重見光明;
    我們相信神支持被蹂躪的人,保護移民,幫助孤兒寡婦,並抵擋不敬虔的人;
    我們相信沒有玷污的宗教信仰,就是看望在患難中的孤兒寡婦;
    我們相信神希望教導教會行善和尋求正義;
    我們相信教會因此必須和受任何苦、有任何需要的人站在一起,這就意味著教會還必須作不公正事物的目擊者,並努力反對任何形式的不公正,好讓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
    我們相信教會是神的產業,一定要和主站在同一個立場,與受冤屈的人一起反對不公正;教會在跟隨基督時,一定要作有權有勢者的目擊人,努力反對他們為自私尋求自己利益,來掌控和傷害別人。

    因此,我們反對一切用福音的名不願抵制、甚至把不公正現象合法化的理念和教義。

    美國的弟兄姐妹們,你想在我們的社會中,誰是受欺壓的人?黑人嗎?婦女嗎?他們社會地位比較低,比較沒有勢力,遭到欺負時,發言比較沒有份量。我個人認為非異性戀的人也滿受欺壓的。他們發言述冤,人大多聽不進,堅持說他們沒有跨性或故意選擇悖逆。

    以弗所書4:1-6:既然蒙召,行事為人就當與蒙召的恩相稱。 2 凡事謙虛、溫柔、忍耐,用愛心互相寬容, 3 用和平彼此聯絡,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 4 身體只有一個,聖靈只有一個,正如你們蒙召同有一個指望。 5 一主,一信,一洗, 6 一神,就是眾人的父,超乎眾人之上,貫乎眾人之中,也住在眾人之內。

    Tuesday, September 25, 2018

    關於性強暴刑事案件的司法統計

    川普總統提名的大法官被三位婦女指控,說是高中和大學時代有醉酒和性侵犯行為。很多人不信,說校園裏既然是那麽嚴重的情況,為什麽不立即報警?

    有很多原因不報警:罪犯可能是她們的男朋友、朋友、或者家人、或者教練、或者神職人員,人們傾向於不信她們的報告,或者法官恐怕不為他們主持公道。根據美國刑事司法制度內的統計數字,絕大多數的性侵犯没有報警,或者報了警罪犯也不會坐牢:


    每1000件性強暴事件中,只有310件報警;在這310次報警的強姦案中,只有57次警方逮捕了強奸犯;而在那些逮捕的人當中,只有11個案子正式報到檢察官那裏,正式提起訴訟;這些被起訴的人其中7人都判為重罪,而其中6人實際坐牢。

    只有千分之六的強姦犯實際坐牢,相比之下,偷竊搶劫有千分之二十坐牢。

    Saturday, September 22, 2018

    Wednesday, September 19, 2018

    亟待改革的美國移民政策

    上次我寫了一篇筆記,美國不願接受中美洲難民,就稱他們為“非法移民”。也許因為他們沒有到指定的地方登記申請“難民”身份,所以你說他們違反美國的法律也行,不過他們不是罪犯。

    正如你我違反交通規則被開罰單不叫作“罪犯”,那些不知道美國難民申請程序的人不是罪犯,他們來美國的動機也不是存心搞破壞。川普總統表示歡迎從(歐洲)挪威來的移民,而不歡迎逃離中美洲動亂地區來的移民,難逃種族歧視之嫌。

    是美國不遵守國際難民法。難民的基本人權和自由大致包括獲得庇護的權利、不被推回的權利、獲得適當收容待遇的權利以及與庇護申請有關的程序性權利。

    在近年的國際難民危機中,美國現在接受的難民數目不僅不增,反而大大減少。從穆斯林國家來?美國的基督徒好像很害怕。從中美洲來的90%都是基督徒的人口呢?也不歡迎,今年四月以來甚至更大規模地關押他們。不能關押小孩子,就把小孩子和父母分開對待,更加昂貴--如果全家在一起,每天花費$319,分開後則每人每天花費$775來維持。納稅人的錢難道不能更好地利用?

    說到底,很多美國人不喜歡白人人口越來越少,其他族裔越來越多這件事。很多人無意中仍然認為只有白人移民才是真正的美國人,其他族裔的移民無論住在美國幾代了,都是外來的。

    昨天我參加了一個消息分享會,介紹美國關押那些“非法移民”的做法。最讓我吃驚的是,政府用納稅人的錢給牟利機構來開辦這些拘留所(detention centers),各看守所都有一定的名額,每天按名額床位給錢。對這些看守所來說,領錢每天按人頭,他們哪裏會有動力幫助被關押的人盡快離開?沒有法律協助人員,或者數量遠遠不夠。太不公義了!有些律師自願跑去看守所做義工。

    在拒絕難民的政策下,其實律師很多時候也幫不上多少忙,只能問他們是否願意自願離開美國,幫他們辦手續離開看守所。幫助被關押的人申請合法難民身份是需要有美國公民贊助的,可惜大多美國人不認識、不關心、也不知道這些難民的需要。

    這個體系用欺負外國難民的辦法養活一部分美國人,絕對有倫理問題。那些關押的難民是彼此隔絕的,沒有人去探望,沒有人關心他們被關押的前因後果,更有人無端散布他們是罪犯,來到美國不懷好意等等。除了中美洲來的移民,拘留所最近還收了不少在美國結婚生子、努力守法工作、但無身份的移民,若無法律幫助,就立即遞解出境。有一位越南移民,ICE以他高中時的某個違法事件為由送進拘留所,不少人為他求情,因為他在這裏有妻有子,去越南是舉目無親的。

    但每個關在那裏的“非法移民”都有一個故事,你聽見就同情。也許打破誤傳信息的最好辦法是去這些拘留中心參觀訪問,探望那些被關押的人,聽他們的故事—他們不是罪犯,不是壞人。但很多人不懂英語、不懂美國法律,他們在入境時遇到ICE被逮捕,一律被指示在法官面前Plead Guilty(認罪),因而放棄申述權利。下面是一個記錄片剪影:


    按照美國憲法第14條修正案,不經正當法律程序,不得剝奪任何人的生命、自由或財產;在州管轄範圍內,也不得拒絕給予任何人以平等法律保護。--這裏“任何人”當然包括了“非法”來到美國的移民。

    美國人應該制定法律程序,幫助那些人按照美國法律辦事,而不該用長期拘留的辦法讓一些機構賺錢。--有些人在拘留所待了好幾年,沒有人聽他們申訴,或告訴他們如何離開那個孤單的“盒子”。事關某些人的既得利益,無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在這件事上都不積極!

    那些被關押的人天天呼求上帝,基督徒公民如果體會神的憐憫心腸,應該起來積極幫助這些“非法移民”,伸張正義,促請美國政府盡快改革它的移民政策!或許,我們基督徒可以從探望和了解這些拘留所開始...

    Monday, September 17, 2018

    社會公義:偉大的福音運動

    最近又出來一篇新的信仰宣言,試圖澄清關於社會公義的“基督徒”立場。今天看見一個人撰文,探索為什麽很多福音派基督徒不喜歡那篇宣言。

    首先是寫作風格,采用老式的權威語調,斷言什麽是對的,否定什麽是錯的,給人高高在上的味道,引起反彈。神學觀點,見仁見智,你是誰可以下最後的真理斷言呢?

    作者Mark Galli說,做社會公義方面的工作的確有些特別的試探,比如讓世界來界定我們的社會公義工作議程和理由,而不是根據聖經中神的命令。宣言特別強調了基督徒的義務,是愛神遵守誡命和愛人如己。這非常正確。

    不過,哪些義務是神的誡命擴展,哪些不是,有解經的問題。保守派傾向於把神的誡命作過分狹窄的詮釋,把追求社會公義歸在誡命之外,忽略彌迦書6章8節,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主同行。

    忽略社會公義,希望大家都能同意,維護奴隸等級的種族隔離政策,即違反了大使命又違反了愛的大誡命。

    另一個魔鬼給耶穌的試探是政治權力,爭取社會公義也有同樣的試探,進入政黨,得到權力,出名。不過,社會公義活動本質是關注國家和制度如何對待人民,以及一群人如何對待另一群人,愛心是主要的原則和出發點。

    社會公義的最終目的,是如何遵守耶穌愛鄰舍和愛人如己的命令,如何能盡心、盡性、盡意、盡力愛主—我們的上帝。所以,從事社會公義的活動是很偉大的傳福音運動的一部分。社會公義活動和傳福音完全不應該是衝突的關系,傳福音應該是最了不起的社會公義活動--但傳福音决不是只傳一個口頭信息而已。

    愛鄰舍包括了快快地聽,慢慢地說。很多社會不公義的現象是很複雜的,基督徒恐怕沒有簡單的是非斷言,但必須回應所看見的不平等、不公義現象。社會公義活動意在改造舊制,肯定帶有革命冒險的成分,保守派的基督徒不喜歡冒險,而進步派的基督徒認為冒險是跟隨耶穌王、見證上帝的一部分--不申張社會公義,哪裡能看到上帝的兒女是義人呢?

    Saturday, September 15, 2018

    Notes from Racial Injustice Forum

    9月15日在Emmanuel Church討論種族歧視問題,由浸信會和福音機構聯合主辦。這裏記下一些講員發言的要點。

    Our Purpose Together – Mike Stewart Executive Director of Missions (Great Commission Association)
    1. Racial discrimination claims by African-American farmers against the 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USDA), in its allocation of farm loans and assistance between 1981 and 1996. (The lawsuit was settled on April 14, 1999, the largest civil rights settlement to date.) --The system specifically denied black farmers prompt loans and opportunities to prosper.
    2. Mike as a black couple live in a white neighborhood for 40 years since 1977, 5 times walking on the street stopped by a neighbor, assuming they do not belong there. – We don’t like a strong black man walking on our street. – conscious or unconscious bias.

    Letting the Gospel Shake the Church toward Racial Justice -- Filipe Santos (Echo Church Pastor from Brazil)
    Gospel tears down what divides, and unites what was divided. If we ignore this truth, the consequence is serious. Hebrews 10:19-20, 26: So then, my brothers, being able to go into the holy place without fear, because of the blood of Jesus, By the new and living way which he made open for us through the veil, that is to say, his flesh;… For if we do evil on purpose after we have had the knowledge of what is true, there is no more offering for sins.
    Among sin of commission and sin of omission, we might be guilt of omission. Now every time we do something uniting – stand up and speak up when see injustice, we are doing gospel. Let the power of gospel shake up the church!

    Racial Inequalities in Education: A closer look at our neighbors – Dr. Hilaria Bauer (Superintendent of Alum Rock School District)
    Jesus is an amazing teacher; USA is the only nation that educates everybody; but “my kids will not be with those kids”, black kids don’t have access to preschools, they start behind, immigrant kids' school experience are different, they don’t have connections, don’t play golf, much less chance to become CEO’s. (Zero-tolerance is not in the Bible.)

    Law Enforcement Initiatives for Building Trust – Eddie Garcia (Chief of Police, SJ department)
    US law enforcement has original sins. Law students do not learn dark side of American society. Uniform do not automatically earn you trust, we need to see ourselves as partner.
    No trust Fearnot knownot talk. We need to communicate with mutual respect, when patrol midnight, you see a parent working multiple jobs and exhausted, who may needs help, not assume a criminal activity. Coffee with a cop, ice cream social with cop etc, to build relation and trust.

    Racial Injustice in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Brendon Woods (Public Defender, Alameda County) A PD is a lawyer who defend those poor and cannot afford a lawyer. Need to teach “know your constitution rights”. The system treat black people wrong, many blacks commit crimes. – When you put people in cage, they probably will act like an animal. Hurt people probably would hurt people.
    Lynching do not get punished or sued ever since slavery. The system is doing exactly what it designed to do. 60% police stops were on blacks. They can’t pay bail to get out. Same to the situation of probation etc.

    Community Panel Discussion: What can we be hopeful as we address racial injustice issue for future generation of American? Is it still possible to build a fair society at this moment in time?
    Educator: Yes, we are creating the future. Law Enforcement: Yes, but everybody has a part. Public Defender: If you look at our young people, look at new technology, it brings hope. But it takes a lot of energy, a lot of conversation, a lot of action, and perseverance.

    Go vote! Take jury duty! (right now our jury qualifications exclude many blacks because they had been in prison.) Watch our neighborhood talks for bias... Churches, go to schools, invite public defenders to share...

    The Pastor's Heart -- Rev. Curtis B. Flemming (Bay Community Fellowship)
    Human body is designed to balance itself any imbalance. For black people, their blackness is an extra stress to fight the imbalance, beside all other regular stress. No wonder they are sicker, live shorter life. Our shalom is on God, but bad theology makes people crazy.

    Orthodoxy, Orthopraxy and Reconciliation -- Justin Giboney (&) Christian witness should allow others to repeat our belief. Conservatism(promote traditional social institution) & social justice(fairly distribute wealth, opportunities etc), they are not mutually exclusive.
    "Hard truth is divisive" is not biblical, everybody agree that "Love neighbour as yourself" is a good value. We don't have to choose between gospel and justice.
    Pray only, but not go out fighting injustice, that is to assume that God doesn't use people. Give charity, as well as give justice. Justice is disruptive, inconvenient, but it is outworking of our faith.

    The Holy Spirit and Social Witness -- CJ Rhodes, Chris Butler (&)
    Too many people are happy to hear the Word, but not allowed to be led anywhere. This is a spiritual warfare. You can't do justice without righteousness.
    Direct action seek to change power, and it is redemptive, it is to build and heal the community. Good organizers using issues to build institution and to build people, we want to take actions to build.

    Where Do We Go from Here -- Rev. Jason C. Reynold (Emmanuel Baptist Church)
    Who is our neighbor? Jeroco man and Samaritan man may see the world differently, with different culture and laws, but justice is communal.
    From history, many black church existed because blacks were kick out of the churches. We have to learn the lesson, so this would not happen again. After this conference, we can't just keep fishing out children, we know we have to fix the system.

    Wednesday, September 12, 2018

    美國信徒為何信他的謠言?

    Alex Jones 是極右派Infowars宣傳網站和媒體平臺的主持人。20年來Alex Jones散布毫無根據的陰謀論,散布憤怒的白人本位主義言論,散布令人恐慌的末日論。美國是個言論自由、信仰自由的地方,但有很多基督徒竟然相信Infowars的假消息。

    現在開始有人正式對Infowars提起訴訟,Alex Jones必須對他無中生有的宣傳負責。德州法院受理了起訴他誹謗罪的案子,因為他散布假報告,比如把Sandy Hook小學的槍擊死亡26名師生的案件說成是精心制作出來的惡作劇。

    Jones就賬號被封對記者發表反應
    在矽谷,大型媒體平臺的公司臉書和YouTube,還有Twitter等等社交平臺,都為了遏制仇恨語言的散布,封掉了Alex Jones的賬號,Apple也把Infowars的app從它的app商店除掉。

    Jones不甘心,跑到國會告狀,說他的言論遭到不公平的遏制,是因為意識形態理念,結果保守派的共和黨人參議員拒絕他,說“我不認識你是誰。” 現在不光他那些奇怪的陰謀論不能借著任何主流媒體渠道散布,連他那些利潤豐厚的買賣也無法作了。

    Jones先生總喜歡把他的數字頻道說成媒體,媒體有言論自由嘛。但從商業角度看,Infowars收入主要來自他借著散布謠言,來兜售保健品和末日活命主義的產品,諸如防毒面具、或在野外求生的用品。

    Jones先生一直很精明,善於鼓動和利用政治氣候和媒體界的改變,從中獲益,只是他的言論經常觸及和跨越公眾可接受的界限。他今年44歲,二十多年來主要利用了男性白人的憤怒恐懼心理,好像政府和大財團即將來找你的麻煩,好像某種形式的末日災難很快就要到來,他們必須警醒起來,裝備和保護自己,才能生存下來。

    Jones先生今年8月份在一個媒體訪談中自稱是在搞革命,而不是在作生意。但他不是搞革命,而是很巧妙地利用所散布的恐懼來賺錢。他的基本目的是通過Infowars的網站和廣播節目,推銷的那些貨品來緩和聽眾的懼怕—其實那些懼怕都是他所挑起的。

    Infowars和所屬公司都是私人的,沒有上市,所以不必公開報告財政收入。不過有一次Jones在一個官司法庭上透露,他的營運每年帶來2000多萬營收。其中大多數來自賣保健品,比如提升睪丸激素或增加大腦認知功能。

    一個2014年的離婚案件提到,Jones先生的凈資產多於500萬美元,他和他那時的夫人打算蓋造一個有瀑布的遊泳池,和一個帶有石頭壁爐的餐廳小屋。Jones先生2014年有一次買了四塊勞力士手表,一天在一個鹹水水族館花了4萬美元。法庭文件上說,他兩口子的財產包括一個7萬美元的大鋼琴,5萬美元的槍支武器,以及收在保險箱內價值75萬2千美元的金銀和貴金屬。

    有人與他打交道或研究他的商業模式,說他的營收近幾年來可能在持續增長。不過他遇到的問題越來越多。現在告他誹謗罪的案子至少有5個,其中3個是Sandy Hook受害者。

    為什麽那麽多基督徒相信他無中生有編造的話,買他的帳,而不相信主流媒體的報道?他們似乎把他當作真正的基督徒。為什麽把一個散布極端主義的人當作真正的基督徒?值得深思。更多詳情請看《紐約時報》上周對他的報道Conspiracy Theories Made Alex Jones Very Rich. They May Bring Him Down

    Sunday, September 9, 2018

    歌曲:吐鲁番的葡萄熟了

    我們年輕時代唱的一首的維吾爾族老歌。歌詞講述了一個名叫阿娜爾罕的維吾爾族姑娘和駐守邊防哨卡的克裏木的愛情故事,宣傳當兵愛國,有純潔愛情等候你!最近偶然聽見這首歌,曲調好聽,就想到要為新疆的維吾爾族人禱告--據說維吾爾族人並不都是穆斯林--他們和漢族人的關係現在很緊張。
    克里木參軍去到邊哨
    臨行時種下了一棵葡萄
    果園的姑娘啊 阿娜爾罕呦
    精心培育這綠色的小苗

    啊……引來了雪水把它澆灌
    搭起那藤架讓陽光照耀
    葡萄根兒紮根在沃土
    長長蔓兒在心頭纏繞
    長長的蔓兒在心頭纏繞

    葡萄園幾度春風秋雨
    小苗兒已長得又壯又高
    當枝頭結滿了果實的時候
    傳來克里木立功的喜報

    啊……姑娘啊遙望雪山哨卡
    捎去了一串串甜美的葡萄
    吐魯番的葡萄熟了
    阿娜爾罕的心兒醉了
    阿娜爾罕的心兒醉了

    一位從新疆來的朋友說,國內並不把生在穆斯林家庭的孩子統統當作小穆斯林,而把他們的生活方式和信仰分開來。這一點和美國新教的許多宗派一樣,生在基督徒家庭的,未必都是基督徒。在非洲國家,生在基督徒家庭的都是基督徒,生在穆斯林家庭的是穆斯林,因為他們不注重信奉宗教時的“個人決志”。

    這很有借鑒。美國保守派的信徒對於穆斯林人數增長很緊張--但你是把出生人口和決志人口相比,不肯把他們的文化當作文化,而非要把文化當作宗教不可。基督徒家庭的孩子跟著家人上教會,長大可以走自己的路,為什麼伊斯蘭教就不同?

    Thursday, September 6, 2018

    默想:不要譏笑窮乏人

    箴言17章5節:譏笑窮乏人的,是蔑視造他的主;幸災樂禍的,難免受罰。

    基督徒大多不覺得自己譏笑過什麽人,或者對某件事幸災樂禍。但今天仔細想,這樣的事其實常發生。比如牧師拿患憂郁症為例,來描述人的沒有信心。那些患憂郁症的人是十足的窮乏人,有不少人掙扎不過,就希望能夠死掉倒好。

    我們還譏笑誰?那些跨性人、同性戀--他們都是故意選擇悖逆。上廁所不方便?没人理解?活該!他們都是犯罪受罰。還有那些在邊境親子被分離的中美洲難民--誰讓他們不經允準就跑來美國?自找的。

    幸災樂禍的基督徒也很常見。哪裏發生了天災,報告死傷了多少人,總有人假裝嘆息說:嗨,那地方的人罪惡太大不悔改,末日到來了。言外之意:我早就知道,我是對的!在別人最窮乏的時候說這樣的話,惡毒。

    下面是一位猶太人寫的經文默想資料,不長。我把它翻成中文,貼在這裏作參考:


    我個人無法想像有人嘲笑窮人。不管他們如何變窮,或窮了多久,如果你瞧不起他們,並對他們說負面的話,你就在嘲笑他們。那一刻,你就是對上帝表示蔑視。

    怎麼會呢?因為你好像把自己當作永遠不會處於窮乏人的位置。事實上,你忘記是誰把他們放在那個位置--上帝也可以很容易地把你放在那裡。所以,我們看到這節經文的後面一部分說,幸災樂禍的人難免受罰。

    無論你用什麼形式譏笑,任何幸災樂禍的人只會為自己儲存不幸。所以,不要為任何人的不幸而慶幸,要為他們禱告。為他們禱告,就像你在那個位置也希望别人為你禱告一樣。

    我想起了我母親在我成長過程中常說的一句話:若不是上帝的恩典,那个不幸的人就是我。

    多麼真實!

    Monday, September 3, 2018

    改變對無家人士的成見

    近來比較關注無家人士的問題。也許因為灣區的氣候好,也許是因為我們這裏住房太貴了,據說我們這裏是美國無家人口第二多的城市。解決無家可歸人士問題的第一步,是消除隔閡,慢慢認識了解他們。

    我自己從來沒有和街上遇到的無家人士搭過話,但我認識一位朋友,東家住幾天,西家住幾天,白天開Uber車載人,晚上有時在車裏睡覺。外表看上去也還瀟灑,到處拍照分享,但我懷疑他是無家可歸—和妻子關係不好嘛。

    很多無家可歸的人,外表其實是看不出來的—乘公車,逛街走路,買杯咖啡坐下來喝,或許也知道哪裏可以吃到免費午餐,但他/她晚上沒地方睡覺。其實幫助這些人離開窘況可能並不難:他/她只要身體相對健康(拜托,千萬別生病),需要的是有比較固定的吃飯地方,比較安全的睡覺和存放个人物品的地方,有個手機電話並方便上網,就有找到工作和脫離困境的希望。

    誰都可能成為無家。下面這個人變成無家,開始是因為工作過分努力,忽略了婚姻關系,妻子離婚,接下去遇到一連串的問題。--這人感到有了手機和電腦聯網,改變無家的希望就大大增加了。


    最近發現聯邦政府免費給低收入人士智能手機用,你只要有資格接受政府的某些低收入補助計劃,就可以使用LifeLine計劃免費上網查詢信息,並與各種為無家人士提供資源的機構聯絡。

    下面這位小康家庭人士原來是寫電視節目的,他從失業開始出問題,最後有兩年時間成為無家可歸。他分享了其中好幾方面的體驗:戰勝每個黑夜,習慣了饑餓感,還有貧窮不必自卑,以及認識自己的力量等等—他絕不去吸毒犯罪—我們不要以為無家人士的等次都那麽低。


    有一位目前住在紐約街頭的殘疾婦女,一個完全不該淪落街頭的人,坦然對著鏡頭分享她的經歷。她建議大家觀看《Time Out of Mind》那部電影(恍如隔世),來了解無家人士,消除成見和誤解--故事的主人公一直試圖對人否認自己是無家人士。


    我還發現有人用心扶助無家人士,極力想要鼓勵他們,給他們信心,相信自己的命運可以改變。下面這個女孩通過在無家人士中組織跑步俱樂部來幫助他們--她16歲那年父親因為賭癮離婚,所以她每天跑步路過一個無家可歸人士的收容所時,想到自己所愛的父親也是無家可歸,就決定幫助他們。

    無家人士不鍛煉、不跑步是我們的成見。其實他們和其他人一樣,也需要開發新事物,需要得到承認、表扬、欣賞、獎勵。通過跑步、被報道等等,他們可以改變對自己的成見,激發改變狀況的决心。

    兩個月以前,報紙上報道了鄰城教會夜間開放停車場給無家但有車的人士停車--他們不能隨便停在街上或任何公共停車場,警察會來請他們離開。我分享這條消息給教會的弟兄姐妹,立即引起了極大的興趣,當然也有人擔心,包括擔心無家人士不遵守規定甚至作案。--當你不認識、不了解他們時,你的下意識偏見自然會占上風。

    結論:任何人都可能成為無家可歸--婚姻失敗、失業和付不起房貸、生病不能工作等等。不要以為誰成為無家可歸大概是註定或故意的選擇,在一個住房昂貴的地區,他們都是沒有辦法的。誰都希望有個安全的窩,你有可信賴的朋友可以投靠,幫你度過難關是最萬幸的。教會能夠或願意伸手幫助,防止某些人成為無家可歸、或救他們脫離窘況嗎?

    Friday, August 31, 2018

    夏季的戶外晚餐敬拜

    今年夏天從七月末到八月,我們教會用了5個星期,每星期四晚上5點半都在教會的院子裡擺設圓桌和椅子,弟兄姊妹帶來食物,歡迎所有願意加入的人共進晚餐。

    這樣做的目的是吸引一些平時不來教會的人參加,比如那些學前班的孩子和家長,有的孩子看見就想要來參加了。我參加了其中的兩次。

    當然,活動的內容遠不止吃飯,其實更是非正式的分享、禱告、唱詩、和祝福。活動還包括了點篝火的,增加情趣,但有時風太大就不點火了。

    每次的內容都印在一份手冊上,來參加者每人一份,齊聲禱告的內容,要唱的歌曲,彼此祝福的話,每周不同,都安排好了。

    活動次序每周都一樣:點篝火、吃飯、禱告開始非正式崇拜、唱詩「我們在這裡奉耶穌的名聚集」、每人都與同桌吃飯的人分享自己近來的高興和不高興事件、聆聽一段經文、談論自己對那段經文的感想、參與禱告的活動(每周不同,看圖禱告等等)、集體同聲禱告、唱詩「多棒的團契,多神奇的喜樂」、最後是彼此祝福。

    Wednesday, August 29, 2018

    再看「丈夫作頭」的解經

    我在神學院讀書的時候,曾經記下一篇關於以弗所書中妻子順服丈夫的心得。當時發現妻子順服丈夫和兒女聽從父母、僕人聽從主人並列,是聖靈充滿、彼此順服中的一個表現例子。

    今天看見另外一人的解經分析,清楚明瞭,故再次記在下面。

    以弗所書5章從22-33節常常被引用來證明男人在家裡有領導地位:妻子要順服丈夫,如同教會要順服基督,好像一段獨立的教導。不過你如果仔細檢查前後文的句子關係,就會發現保羅的主題不是在談夫妻關係,而是重點在談被聖靈充滿的生活:

    保羅說:如何被聖靈充滿呢?要彼此對說,要唱詩章,要作靈歌,要常感謝父神,要彼此順服。這五個並列的動詞分詞的描述,為了翻譯得通順,在譯本中常常就看不出來並列的關係了。

    比如在中文,我們看見六條命令描述主對我們的旨意:不要醉酒;要被聖靈充滿;要彼此對說;要讚美主;要感謝父神;還要彼此順服。順帶說一下,後面21-33節那一大段話看上去好像是獨立的人際關係要求。

    但希臘原文的結構很清楚,被聖靈充滿的生活列舉了五項,彼此順服是其中一項。而婚姻中的彼此順服是三方面人際關係中的一個方面,如圖所示。

    結論是:父權制社會出來的神學家對弗5:22-33經文作維護父權制的解釋並不奇怪,現代的基督徒卻沒有必要繼續以擁戴父權的傳統解釋為正統。

    Tuesday, August 28, 2018

    笑料:總統先生指責科技公司

    這條消息我覺得可笑:川普今早送出一條推特信息,聲稱谷歌操縱網絡搜索結果,壓制了關於他的正面報道,這個問題「需要解決」。總統先生為甚麼這樣說呢?恐怕他早上起來沒事幹,用谷歌引擎搜索自己的名字,看到出來的結果大部分是負面報道。

    不消說,各家媒體立刻報道了這條推文,有截圖為證。我最初是從科技媒體The Verge看見這條報道--總統先生只是人云亦云,早就有政治上的右翼懷疑科技公司帶有左翼偏見了。所提到的左翼媒體的數量「96%」令人懷疑--我在0.65秒內搜索出8.8億條新聞,不一一閱讀,如何評估計算此刻左翼右翼觀點各占多少呢?

    川普誇張其辭,他不光說各科技公司傾向於壓制右翼聲音,還說谷歌把搜索結果「作了手腳」,專門顯示關於他的負面新聞,把正面的新聞都遮掩掉!這不是很嚴重嗎?問題是,他不曉得字符串查詢的技術。派一個技術團隊作這種專門的技術操縱有多麼影響速度、多昂貴、多麼卑鄙見不得人和害怕透風的牆,除非被收買、有很大的經濟利益,又是多麼地不值得!

    谷歌公司立即發表聲明,正式否認總統的指控,重申他們決不偏向任何政治理念。天曉得川普打算怎樣「解決」這種主流媒體報道不抬舉總統的現象,我記得他說過新聞媒體是「人民的敵人」。

    當你使用谷歌搜索引擎時,打入你要搜索的字眼,肯定是網站建立的年頭越長、讀者越多、文章的質量越好、文章中出現被搜索的字眼越多等等因素,越傾向於列在前面。讀者的字符串查詢,加上任何過濾處理都會導致搜索速度降低--把「川普」過濾出來,加以專門的褒貶判斷,來決定顯示哪些結果,真想得出來!

    我的博客網站Everybody Has a Theology被谷歌搜索時列在第一位,主要是因為其中有些讀者想要搜索的中文字眼,別處都不怎麼討論,只有我這種頭上沒有烏紗帽、不必看別人臉色的人敢妄加評論。哈!讀者推廣的東西,谷歌就推廣,不必自己付錢推廣。不知道總統先生是否能付錢推廣關於自己的正面消息,只怕谷歌會拒絕為他作這樣的手腳呢。

    這裡順便指出,民主黨更加主張網絡中立,反對互聯網服務商阻擋或限制合法內容、網絡服務。最近加州民主黨提出一項法案,希望能禁止人用付款方式改變搜索引擎出來的結果的做法--即直接或间接推廣某些流量、不推廣其他流量以换取金钱。

    Saturday, August 25, 2018

    調查:美國人為甚麼去教會?

    美國人為甚麼去教會?或者不去?皮尤研究中心作了調查,很多不去教會的美國人,不是因為不信,而是因為其它個人的原因。我把結果記在這裡,供你的教會參考。更詳細可看英文。

    去教會的第一大原因是要與神親近—grow closer to God。這很容易理解,你到哪裡去尋求神?當然是去到敬拜神的地方。另一些結果有些意外,不去教會的人,只有28%是因為不信。或許教會可以解決另外那72%人的困難?


    有很多不去教會的人認為自己是基督徒,只是還沒有找到一間喜歡的教會,或者在教會感到不受歡迎。我想那些人應該去周圍看看其他的教會,而不是停止聚會--有時對比不同的教會也很有亮光呢。

    Wednesday, August 22, 2018

    放低身段可以免戰

    有的基督徒以為,為真理爭辯就非要寸步不讓才能夠顯示出勇敢,或者他們覺得在某些人面前承認自己看錯是萬萬不可的。其實只要放低身段,和你爭辯的人就沒有動力了。下面這一段視頻剛好說明這一點。


    我們都知道鬥牛需要很靈活地應戰,不然就很危險。但是那頭牛過來時立刻趴下,牠馬上就失去動力,最多過來聞一聞地上的人,而不想用角去戳。

    在溝通語言中,最有效的放低身段語言是認錯,或承認原來不知道。「呃,抱歉,我還以為是...不是...嗎?」,或者簡單的「是嗎?...那我需要看看...」你並沒有表示馬上表示相信接受對方的話,但你給自己機會去調查研究一番,如果必要,還有機會重新提起。

    這樣的溝通方式背後是謙卑。聖經告訴我們,上帝賜恩給謙卑的人。

    Sunday, August 19, 2018

    Home Schooling的歷史教材

    在家受教育(home schooled)和公立學校受教育相比,到底有甚麼不同呢?15年前我聽說,家庭教育的教材很好,比公立學校的教材多了基督教信仰,教出來的結果也很優秀,升學率等等都不差。只是人們還是有些懷疑,他們除了信仰課,其他學習內容如果都一樣,何苦費那麼大的力氣自己教呢?

    當然是內容不同。主張在家教育孩子的都是保守派,是一些對公共教材的內容很不滿的基督徒。今天看見一篇文章,作者自己是在家受基督徒母親教育出來的,回顧當年用過的教材。他說川普先生競選總統時的口號,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就是從那套家庭教育的教材裡拿出來的。我記在這裡:

    按照家庭教育教材中的美國歷史:在歐洲新教徒發現新大陸之前,美國是一個荒野;那些本地土著人拒絕了神,因此不受祝福;憲法和立國的國父都很聖賢;不幸發生了南北戰爭,分裂了我們曾經偉大的美國,失去了神的祝福;奴隸制的確是錯誤的,不過也沒有那麼糟,因為奴隸制幫助塑造了美國;現在美國的問題多多,包括住房、社會福利等種種問題,大多是「人文主義」和「自由派」的價值觀爭執引起的。

    在這一切的歷史說詞後面,學生們不斷地感受到激勵,需要奪回美國、回到美國的「基督信仰」政治根基、重新恢復美國的偉大榮耀。那個偉大的美國,在教材作者的眼裡,顯然就是南北戰爭之前的美國。難怪川普的競選口號吸引那麼多保守派基督徒,無論川普本人的道德怎麼不合拍,他們都堅定不移。

    學者們稱這種歷史觀神學為dominion theology,即治理的神學。他們訓練保守派的基督徒成為領袖,建立一個不受現代主義和自由主義罪惡的影響、肯定美國是建立在聖經道德基礎上的國家,比其他人都高超優越。(我加了引號,因為這「基督信仰」是強調個人得救、忽略社會公義的白人神學。)

    問題在於,這套政治右派的家庭教育教材對歷史的描述並不客觀--它是從歐洲白人移民的視角看美國歷史,徹底忽略了其他族裔和土著的視角。

    Thursday, August 16, 2018

    和保守派的老朋友相交

    前幾天一位主內的老朋友和妻子一起來加州,順便來看看我。我很高興,提前把一個房間收拾乾淨給他們用。這是我信主初期的聖經教師,現在還記得當年我常常邀請他到我的住處來,為我的中國學生和學者朋友們解答信仰方面的問題。

    那時加拿大從大陸來的中國人不太多,我是其中首先信主的,在校園中遇見人就打招呼,互相認識聊一聊,發現需要時就請到家裡來,吃我下的麵條和烙的餅。所以我每隔幾個星期就會想出一個信仰話題,請這位弟兄預備回答,然後詢問路上遇到的中國人是否有興趣,有興趣的話就晚上過來聽聽。

    由於多年來經常收到這位朋友的代禱信,我知道他是很保守的一派。幾年前他和妻子搬到美國來,還來過加州一次,最近兩年我們又成為臉書上的朋友,我甚至在臉書上辯駁過一次他的神學觀點。不過這次有機會來到我們的教會,參加我們的主日查經和主日崇拜,我很高興,但這位老先生的表現可不怎麼樣,我挺失望。

    我們的主日查經內容是羅馬書,我們剛好看到第9-10章,討論甚麼是salvation,甚麼是神的righteousness。嘿,salvation不是狹窄的「將來進天堂」,乃是現在決心跟隨耶穌的生活。Righteousness也不是神的完美屬性而已,乃是祂的公義作為,其實翻成神的justice更合適--我們懂西班牙語的牧師說,西班牙語的聖經就把這個字翻成justice。

    總之,神的救恩不單是個人的,乃是通過立約和實現這約,加給一切相信耶穌復活作王的人。賴特的翻譯是把神的righteousness翻成神的covenant faithfulness;把信的人都得著神的義,翻成covenant membership may be available for all who believe。因為信徒所能夠得著的義,絕不可能是神的完美屬性,只能得到神的接納,成為祂的立約百姓。--這些都是我近年來的學習心得,在教會中多次有機會分享,弟兄姊妹都感到所謂的「保羅新觀」(其實比路德改教創立的「舊觀」更古老)更有道理,也比較合乎前後文脈。

    這些對於我的保守派老弟兄來說,顯然吃不消。他很注意地聽,倒沒有怎麼參與討論或發表意見,不過他臉上的表情和肢體語言可不怎麼樣--也許因為我們這位帶領討論的牧師是女性,也許因為大家的發言他覺得太荒謬不值得一駁。結束時我和別人說兩句話的功夫,回頭看他們夫妻已不見蹤影,車子倒還在。

    敬拜開始了,我從手機發短訊,問他們在哪裡...後來看見他們回來坐在離我比較遠的一排,可是到了舉行聖餐禮儀時,兩口子又不見了。晚上收到電郵,這位主內的老朋友的確是有意避開和我們一起「同領主的身體」,只是沒有說明為甚麼。他並沒有說我們不是基督徒,而且下午本來安排了去接一位朋友的飛機,只不過他來個不辭而別,好吧。

    保守派的基督徒有個傾向,滿口的「感謝主」帶領--你問他早晨想吃甚麼?他就幽默地說「你給我擺上甚麼,我就吃甚麼」,好像把自己當作主的僕人。但他恐怕把不同宗派的弟兄姊妹看作不信派,比非信徒還不如。後來有一首詩歌一直在我頭腦中迴旋,we are one in the spirit,就是領完聖餐時唱的。我就為美國保守派的基督徒禱告,願他們能夠體會基督希望門徒合一的心。

    Monday, August 13, 2018

    希伯來聖經的文字轉變

    我們都知道聖經各卷前後花了好多個世紀才完成。這些書卷的寫作時間並不是按照現在版本的排列次序。甚至在一卷書之內,有的段落是很早寫的,有的段落是後來加插的。

    因為語言專家研究文字發展的歷史,發現希伯來文也和其它文字一樣,隨著時間的推移而發展。所以,我們可以根據聖經希伯來文字的特點,大致判斷書卷的寫作時間,哪些可能是比較早期寫的書卷,哪些可能是比較晚期寫的書卷。

    在猶太人被擄到巴比倫期間,以及被擄歸回之後,有些那時寫成的書卷夾雜了亞蘭文。Jan Joosten在《聖經考古學評論》2017年1-2月號發表文章,「希伯來文如何成為神聖文字」,解釋百姓即使被擄到外鄉,他們並未停止使用希伯來文。恰恰相反,猶太人繼續使用希伯來文,甚至對希伯來文產生了新的敬意。

    在尼布甲尼撒王攻陷耶路撒冷,並將猶太人擄到巴比倫之後,他把這百姓安置札巴河附近的城鎮,比如Al-Yahudu(也稱猶太鎮)。巴比倫帝國的官方語言是亞蘭語,雖然猶太人和他們的新鄰居用亞蘭語交流,卻繼續在自己的社區寫作並說希伯來語。這幫助他們保持獨特的猶太人身分,有Al-Yahudu的檔案為證。

    例如,来自Al-Yahudu的一張期票上刻著持有人的希伯來名字Shelemyah,這名字中包含yah,意味著這期票持有者敬拜他的神耶和華。那張期票是用古希伯來文寫的,不是用亞蘭文寫的。

    本文內容取自聖經考古網站Biblical History Daily的文章。更多關於聖經文字考證的文章,請看保存在我的另一博客站「聖經的文本鑑別」的筆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