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9, 2020

認識和對付種族主義的突破點

以下是雅虎新聞360編輯Mike Bebernes的觀點文章。我翻譯過來記在這裡的目的是從歷史反思,這些歷史很多華人基督徒仍然不了解,他們喜歡盲目地跟從白人老大哥喊某種「回歸」從前榮耀的口號。

對於非裔黑人來說,他們從來沒看見過白人治理的榮耀,只看見漫長的種族暴力體系的歷史,發生過很多在白人眼裡算不上甚麼的事件。

1955年,14歲的Emmett Till到密西西比,據說是因為挑逗一位白人婦女,被她的丈夫和兄弟毒打、挖掉眼睛、用倒鉤刺網綁在棉花機上扔進河裡。這件事引起當時人注意到南方州針對黑人的暴力行為。那是在黑人平權運動之前。

1992年,黑人已經有了名義上的平等權利,4名洛杉磯的警察將一位黑人Rodney King野蠻毆打,之後法庭定那幾個人無罪。由於有旁觀者錄影播放出來,這件事引起了一場憤怒暴亂,並引發了一場全美關於警察使用武力、以及種族與經濟不平等的對話。

2014年,有個Eric Garner在街上被紐約市的警察施用鎖喉鏈致死,原因是他私賣香煙。整個過程剛好也是被業餘錄影愛好者錄下來,其中聽見死者說「我不能呼吸」。那個警員Daniel Pantaleo 5 年後才被警察局解雇。

一個月之後有位18歲的黑人青年Michael Brown手無寸鐵,和一個朋友走在馬路中間而不走人行道,一個過路警察要他去走人行道,幾句話不合糾打起來,警察開槍把他打死了,並且撇下他離開了。這還不說,屍體在馬路中間暴曬4小時,車來車往人抱怨。這件事最後引發了全美國的Black Life Matter運動,也就是「黑人性命寶貴」的呼聲。

這只是無數黑人在那些歲月裡被打被殺的幾個例子,只是因為場合、時機等等原因人們記下了他們的名字。鑑於George Floyd之死最終在全美國引起的不尋常反應,他將是下一位進入這個名單的人。

其實在Floyd之前,美國今年已經報道了一連串令人震驚的黑人死亡事件。2月份有個大個子球員Ahmaud Arbery,在Georgia一個白人居民區跑步時,被一對白人父子開槍打死了,他們懷疑這個常來的黑人有犯罪企圖。

3月份在Kentury,有一名Kentucky黑人婦女Breonna Taylor,晚上在家裡,警察奉一紙搜索令破門而入,她的男朋友以為強盜進來,拔槍相向,最後她身上中了8槍而死。她是醫院急救室的技師,正在新冠抗疫前線的戰士。

5月份在佛州有個38歲的跨性黑人Tony McDade,瘋狂報復刺死一個欺負他的人,並準備借警察的槍自殺。他知道警察看見黑人持槍就會開槍,於是帶一隻手槍,看見警察就舉起來,警察果然把他打死了--他事先在FB上分享了自己的用意。

這些事件都引起了全國性的迴響,而發生在明尼蘇達州最大城市的George Floyd之死很可能要成為一場覺醒運動的轉折點。

不止一個攝像頭顯示,他倒在地上手被銬住,在眾目睽睽之下,脖子被一名警察壓在膝下長達8分鐘46秒,儘管他不斷說「我不能呼吸」,還是窒息而死--一共4名警察在場,其中兩名是新的警察學員--起因是他使用假鈔購物。

這些警察對黑人暴力是不是偶然個別現象?再也不像了。人們現在很關心那些警察是否會像以往一樣,輕易被開脫?在病毒大流行和大規模失業的背景下,人們清楚看到黑人的死亡率不成比例地高。為甚麼有些人甘願訴諸對商店打砸搶?很可能與他們的經濟狀況有關。

紐約時報說,現在有這麼多事把美國變得一觸即發:失業、病毒流行暴露出保健與經濟的不平等,青少年沒什麼事情可做,警察行暴,右翼人士對第二次國內戰爭蠢蠢欲動,再加一個火上澆油的總統。

底特律自由報說,歷史上總是有一個命案激發一場革命的情形,可在George Floyd的案子中,不光是他死了,還有他在眾人眼前的死法,不能呼吸求活命,被錄像傳播開來,於是憤怒的人群在各城湧上街頭。

Vox媒體說,我們現在已經受不了種族主義體系的重壓了。新冠肺炎、失業、空氣和水的污染、教育機會不均、以及大眾關押監禁,加上你擔心被另一個美國人害死,或被神秘兮兮的新冠感染,生命顯得格外脆弱,世界也顯得特別可怕了。

華盛頓郵報說,川普總統抓住Floyd死亡引起的一連串憤怒打砸搶之機,做他最拿手的事情—煽動和分裂。最重要的是,趁大家連滾帶爬面對疾病和失業之際,分散注意力。

有個黑人人權活動家DeRay Mckensson對時代周刊說,2014年人們還不太相信,我們還在極力說服人,種族問題是存在的。現在人們倒是預備好了,他們知道是非,但不知如何糾正。--我們作為身處美國的基督徒想好了沒有?如何參與糾正這個歷史遺留下來的問題,向困苦呼救的人伸出援手?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