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30, 2019

你怎麼知道神在帶領?

今天小組聚會,分享的題目是關於經歷神。由於各人背景不太一樣,聽彼此的故事津津有味。

有些神奇的經歷自然首先想到是神的作為。例如遇到重大車禍,剛好路邊有一道欄杆擋住,不然掉下山崖,又剛好後面跟著的是一輛消防車,立即聯絡緊急救護送醫等等。(那時可不像現在,人人有手機!)

還有些是日常小事情,看起來好像是湊巧,但次數多了就是特別。我孩子小的時候,我要上班又要忙教會的事,每天帶著兩個孩子跑來跑去。奇蹟在於我很少因孩子耽誤事,我總是能夠按時喂飽、搞好清潔、及時上車等等,她倆從來不在錯誤的時候拉屎拉尿、以致害我遲到早退等等,而且孩子在教會特別乖!這絶對不是我能夠掌管的,只能感謝上帝的恩典。

關於求問神,有些人常喜歡說上帝對她有這話那話,我不喜歡那麼說,顯得神秘兮兮,恐怕人誤以為我是聽見什麼特別的聲音。我相信“上帝告訴我…”是一種形象表達,未必要照字面理解為聽見了聲音,你也不必懷疑對方是否在說假話。

對於我個人來說,上帝告訴我信息的方式永遠是:經驗、直覺、知識加在一起讓我來判斷,是我可以用理性瞭解的。夢境有時反映出直覺,但我恐怕不會把自己完全理解不了的東西當作上帝給的信息。

比如決定到哪間教會參加聚會,我曾經東張西望。但我發覺我不受某些人信任的時候,我清楚知道上帝要我離開,因為在那樣的環境中是無法服事主的。很多時候我需要不同的場合、多方反覆印證,而不那麼靠一次“偶然”領會的信息來帶領。

我禱告希望上帝引導,有時候他立即藉著我當天所讀的經文給我回答,但更多的時候,回答不是立即的,而是過幾個小時、幾天、或更久,我才 “聽見神的回答”,大多得到了經文的印證、人的印證、事情的印證等等。

一位姐妹是我們教會聘牧時的提名小組成員。她說我們教會的夫婦牧師來到我們這裡服事,完全是神帶領。一百多份申請書,最後篩選出三位,小組決定打電話聯絡。其中兩位見面後發覺不合適,只有這位合適,卻是一對夫婦。我們原先沒有準備聘請兩位牧師的,大膽跨出信心的一步之後,現在越來越證實是請對了!

Sunday, January 27, 2019

美國福音派的初期罪過

懷腓特(George Whitefield)是18世紀英國教會的牧師,來到美國傳道,推動了美國基督教的第一次大覺醒運動,也許可以說是美國福音派的創始人之一吧。

不過最近有一位歷史學家Peter Choi出版了一本書,Evangelist for God and Empire,寫了他當年的一些罪過--當時有很多批評意見,連懷腓特的不少朋友也覺得他是個負擔。查看一下維基百科,英文資料的確提了一些,維基百科的中文資料質量差多了。本文内容取自作者Peter Choi寫的一篇文章,The Sins of Early Evangelicalism

  • 懷腓特不僅是英語世界最出名的佈道家,也是將大英帝國文化出口到美國的主要人物。
  • 他多年大力在南方喬治亞州鼓動將奴隷制合法化。當立法成功那天,懷腓特高呼“感謝上帝”。
  • 他用種族來劃分等級,詆毀北美原住民和非洲族裔,相信歐洲移民,特別是英國人,是生來更有特權的族裔。
  • 懷腓特早期出版屬靈書籍,後來寫的卻是很極端的譴責批判宣傳文章,把非英文、非新教的基督徒徒都當作敵人--法國人、西班牙人、天主教徒都被他妖魔化。

  • 有些人圍著懷腓特搞個人崇拜,在很大程度上阻止了他去察看上述問題。我們在這裡不只是歷史功過評價問題,正視早期福音派的黑暗、不屬靈的一面,是福音運動繼續發展的必要步驟。

    那時另一位喬治亞的福音運動領袖Salzburgers,還有一些早期主張廢奴的貴格會基督徒,以及英國的約翰衛斯里,都反對奴隷制,可惜他們的呼聲被當時的大英殖民主義陰影遮蔽,對後來美國福音派教會的影響都沒有懷腓特大。

    北美的福音運動從大覺醒一開始,就以白人歐洲移民的新教為神學架構。那時還有其他神學家建構和支持“基督徒奴隷制”的教義,懷腓特比別人更受擁戴決不是偶然的。喬治亞在1735年已經取締了奴隷制,可是在懷腓特的大力推動下,1751年奴隷制重新合法化。

    現在的美國福音派神學領袖仍然以白人面孔為主。我曾參加過一次福音派神學學會(ETS)的年會,美國非白人的福音教會在美國這麼興旺,他們的領袖卻不包括在福音派神學家圈子之內。黑人的神學顯然有自己的特色—在個人得救的福音之外加了種族平等和好的信息。亞裔的教會崇拜也缺乏歐美傳統。

    歷史上擁護奴隷制,確立種族界限,由於沒有正式檢討過,現在的美國福音派身上仍然有這個錯誤價值觀的影子。

    Friday, January 25, 2019

    《Women Talking》書評

    這部小說是根據2005年-2009年之間,在一個偏遠的門諾會社區發生的一件真事寫的。當時社區中有100多位婦女和女童在夜間被灌藥和強暴,男人告訴她們是魔鬼來懲罰她們的罪。那些女童最小的才3歲,而婦女最老的都已65歲了。

    由於在強暴之前施用了牲畜的麻醉劑,這些人對於強暴的過程並沒有記憶。小說寫的是這些婦女之中有幾名互相談話,逐漸發現誰是罪犯。這些婦女在其間有不少思想掙扎。她們辯論怎麼辦:是什麼事也不做?還是留下來鬥爭?或是遠走高飛?故事發展,把罪犯們捉拿歸案了,社區中又有別的男人去把他們保釋出來,等等。

    這裡描寫的是一個父權制社會,有權威的男人說什麼都算數,沒有問責。而社區中的婦女都安靜順服,14歲的男孩都可以對她們發號施令,為她們解釋聖經,帶領敬拜,在埋葬嬰孩的葬禮上講話,以及施行懲罰等等。婦女被教導要饒恕強暴她們的人,來確保得救。這些婦女彼此說,我們必須和那強暴我們母親、姐妹、女兒的人和好嗎?

    看來以保守聞名的門諾教會,真的是可以用宗教來搞壓迫。對婦女來說,她們的信仰剝奪了她們的自由,要求她們順服。結果弟兄們說這些婦女是用瘋狂的想像力編造出被強暴的故事,後來又把那夜間來犯的人稱為“不受歡迎的訪客”而已。

    儘管如此,作者筆下的那八名婦女勇敢地決定出來說話,拒絶接受父權體系和信仰的聯繫是不可分割。《Women Talking》這本小說提醒人,當宗教信仰成為腐敗,父權製成為需要維護的現狀,有權勢的人沒有制約,就會出現很多問題。

    其實在父權體制下,正如這篇小說所描述的,強姦婦女主要是展示權勢的手段,而不是為了色。

    我感覺這部小說太誇張,不知是否為了攻擊基督信仰而寫。但是的確說出了保守教會和保守神學的弊病,這些弊病是真實的。本文是根據Sojourners雜誌2019年2月號的一篇書評寫的。

    Wednesday, January 23, 2019

    從廣告中的空話和誤導談起

    也許你早已發現,很多廣告宣傳是虛的—說廣大聽眾不太懂、又喜歡聽的話,於是他們的東西就賣得比別家好。比如在賣油的罐子上印著Sugar Free,頓時能夠增加顧客,因為很多人不會注意到,一般油中本來就不含糖。但對食品含糖量很介意的人看見sugar free,條件反射就是讚賞。

    今天看見一份《消費者報告》,指出有些賣雞蛋的盒子上印有raised with no hormones字樣,那是另一個說廢話的例子。很多人知道現在的雞農都給雞喂荷爾蒙,為了讓肉雞長得快—生產週期越短,雞肉就越便宜嘛。可大多數人不知道,養雞為賣蛋的雞農本來就是不給雞喂荷爾蒙的。《消費者報告》給人一點科普知識挺不錯的。

    還有一些銷售手段也測試人的科普知識。比如很多盒裝的穀物早餐(cereals),含糖量一般都很高,嚴重干擾人體的新陳代謝,帶來肥胖和其它健康問題。現在有些cereals聲稱用蜂蜜,聽上去讓人以為比較健康,其實蜂蜜和糖是一樣的,嚴重影響新陳代謝!

    這讓我想起傳福音。過去傳福音總是免不了講講有地獄存在,不信就會下地獄。(這樣的解經引起一些信徒特有的問題,聖經裡並裡沒有這麼說。)的確有人因為害怕地獄信主,不過更多的人恐怕是因為被神的愛吸引,藉著上帝百姓的群體得到支持和造就,而決定接受神的禮物。

    東方教會從來都認為用地獄恐嚇是異端邪說,我近年來也發現講地獄是可有可無的廢話。我的理由是,舊約中從來沒有提地獄,上帝從來沒和亞當或該隱或挪亞或摩西提地獄,難道他故意對人隱瞞這一現實?耶穌的聽眾知道希臘的地獄觀念,中國人知道閻王爺,耶穌用我們瞭解的語言和烈火等等來形容審判,這未必代表上帝為所有人預備了我們各文化中所想像的地獄!

    假如沒有地獄你就不信主了嗎?選擇離開一個跟隨公平公義王耶穌的群體,當然是人的自由。但我建議你的價值觀轉變一下,從個人得救走向更寬闊的國度觀。

    Sunday, January 20, 2019

    聖詩:同領主的身體

    這首預備領聖餐的詩歌,唱的不是“紀念說”,而是強調守聖餐的人可以理解領受到基督的恩典--個人的罪得赦免,與基督的百姓合一。

    We gather here in Jesus' Name;
    His love is burning in our hearts like living flame,
    For thro' the loving Son, the Father makes us one:
    Come, take the bread. Come drink the wine.
    Come share the Lord.
    No one is a stranger here, everyone belongs;
    Finding our forgiveness here,
    We in turn forgive all wrongs.

    He joins us here; He breaks the bread.
    The Lord who pours the cup is risen from the dead,
    The one we love the most, is now our gracious host:
    Come, take the bread. Come, drink the cup.
    Come share the Lord.
    We are now a family of which the Lord is head;
    Though unseen He meets us here
    In the breaking of the bread.

    We’ll gather soon where angels sing;
    We’ll see the glory of our Lord and coming King.
    Now we anticipate the feast for which we wait:
    Come take the bread; Come, drink the cup;
    Come share the Lord

    Friday, January 18, 2019

    為環保而減少吃肉

    本文內容譯自《財富》雜誌的報道文章New Diet Recommendation

    Lancet醫學雜誌和非牟利的初創組織EAT最近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他們所得到的結論是:地球正在變暖,我們若想讓世界上100億人口都吃飽,像美國加拿大這樣的國家就必須減少吃肉。

    他們研究的課題是,在可持續的食物系統中,健康飲食應該是什麼樣的。這份報告說,目前的食物系統與地球人口的需要非常不合,有10億人口吃不飽,而20億人口吃得太多。

    報告特別指出,我們當中吃得太多的人需要降低紅肉的攝入量,以便幫助減少生產這類食物時產生的碳排放,而那些目前吃不飽的人實際上應該多吃些牛肉和羊肉。報告說,北美人吃的肉類是所建議額量的6倍,而南亞族群只吃了應該攝入量的一半。

    紐約時報報導說,根據平均每天攝入2500卡的標準,這份報告編排了一個全球健康飲食的理想安排,其中包括每天半個盎司的牛羊肉--相當於每8天吃一個麥當勞四分之一磅漢堡。

    那個飲食倡議讓一些農牧業集團很惱火。雖然他們也同意應該減少食物浪費,美國的牧業聯盟組織說,“少吃動物蛋白質會提高營養不良的危險,分散了人們希望把處理溫室氣體排放問題放首位的注意力。”全美牧民牛肉協會把牛肉稱為“有營養和可持續”。

    那份報告說,讓消費個人來作抉擇,不足夠避免“地球受到災難性破壞”,所以敦促政府制定政策,提倡生產更多“有營養的植物食品”,減少食物浪費,改進營養食品的供應。還說“含有較多植物食品、較少動物食品的飲食,是比較健康、可持續、對人對地球都有好處的。”

    EAT並不建議把飲食一下子全改過來,而是提倡從一步步小變化開始,來從正面影響大局。

    Wednesday, January 16, 2019

    敬拜中的集體認罪禱告

    美國長老會每次作禮拜一定有集體的認罪禱告。雖然只是印在程序單上給人閲讀一次而已,英文是第二語言的人可能對理解那些禱告詞有些吃力,卻是一種很必要的教導:我們作為基督徒,需要瞭解自己對鄰舍、對社會的虧欠,需要悔改。

    下面是我們教會本週的集體認罪禱告,在此翻成中文評論一下。由於是記念耶穌降生之後第八天的洗禮日子,我們的禱告與洗禮有關:

    立約的上帝啊,我們曾在受洗時承諾和下決心跟隨你,但我們未能堅持遵守諾言。我們領受聖靈的火,卻在行動上羞澀怯懦。你宣告我們是兒女,我們卻懷疑自己。你給我們能力來服事,我們卻服事自己。求你幫助我們更新自己受洗時的決心,正如你完全信實地作我們的上帝。奉聖靈的名禱告!

    當然,很多長老會的弟兄姐妹受洗時還是嬰孩,他們的承諾和決心是家人代為作出的,但他們自己也無數次地回到教會,藉著聖餐禮儀堅振信心。這個禱告的重點在於承認在跟隨耶穌的行動上有虧欠。

    “你宣告我們是兒女,我們卻懷疑自己。”--我看出這句話是針對加爾文主義的“全然敗壞論”教義錯誤。西敏斯特信條6章4-5點說,即使重生,人性仍然敗壞直到今生終結。那裡宣告的是:由於本源腐敗,我們完全不願意行善,不能行善...--典型的西方思維方式,看個人,忘記神百姓的群體,忽略罪惡體制對某些人的壓迫。

    美國的教會應該改變只顧自己的教導了,真的跟從耶穌基督走出圍牆,觀察社會,消除不公義,服事社會的邊緣群體。

    昨天我看到一篇文章,說邀請別人來教會的信徒不到基督徒人數的5%,而82%不上教會的美國人說,若有人邀請,他們會去教會,其中70%的人從未受過邀請!--教會真的是忙著服事自己呢。

    Sunday, January 13, 2019

    消費電子展中的小國

    每年一月份在拉斯維加斯有世界上最大的消費者電子技術展覽(CES)。你的公司有什麼創新或突破,需要開拓市場和尋求投資,就把新產品拿來顯擺一下,世界上最大的商業領袖和思想先鋒都雲集在這裡。

    今年參展的有1700多個美國公司,1200個中國公司,好幾百個法國和南韓的公司。這些國家都有政府贊助的櫥窗,集中宣傳他們本國的最佳特色。

    有些國家商業和技術都不太發達,也從遙遠的地方換好幾趟飛機來到從未涉足的美國,勇敢來參展。他們的初創公司也要和別人一樣,花$1000設立一個標準攤位,首次預備他們的公共信息資料,估計他們對美國的旅館飲食費用會感到很昂貴。

    這裡介紹幾家公司,都是他們國家來參展的“唯一代表”。沙特阿拉伯的MMH Labs來展示他們的Bluefin,一個又輕又小的薄片,可以貼在魚的身上,在人一般不到的水域去測量水壓、水深、水的酸鹼度。

    那位教授帶了幾個學生來到CES,要看看人們對他的技術介紹有什麼反映。他指出,你們這裡展覽的東西,世界上絶大多數的人都買不起。(一點不錯,發展商當然是要從有錢的消費者身上賺錢。)

    亞洲西南的小國亞美尼亞有個Tooyn公司研發出萬能一體的充電器,這個充電器帶有各種格式、形狀的貯存/傳送接口,希望能集資生產。他們在展會上遇到亞馬遜,表示願意在國際上賣他們的產品,特別高興。

    洛杉磯有超過300萬的亞美尼亞後裔,這個公司的創始人其實在洛杉磯出生長大。他回到祖輩生活的地方實習,於是決定留在那裡的技術行業,現在是個伊朗和俄國勢力競爭的地方。20世紀的亞美尼亞經歷過種族大屠殺、蘇聯解體、和一次大地震,當地人很稀奇竟然有人決定歸來做事。

    非洲塞內加爾的首都有家公司Orbus Pay,允許商務部門收銀付帳無論是現金、智能手機、還是銀行信用卡,都可以在同一個平台上操作。因為在塞內加爾,絶大多數人不是用現金,就是用手機買賣,只有少數人用卡。而西方人主要用卡付款,他們到非洲就感到不方便。

    Orbus Pay想把他們這個服務平台界面賣給其它非洲國家的商務部門,可是非洲人不那麼相信非洲自己的技術公司,而比較相信日本、歐洲、美國的技術。所以,他們來到CES借用美國渠道向他的非洲朋友介紹!

    Amber Connect不光是牙買加唯一的代表公司,整個加勒比海就獨此一家,所有盈利歸於私人。他們搞車輛技術,來CES參展是第四年了—會見汽車廠家、零件銷售商、和車輛銷售商。他們發覺這裡是最有效的聯絡渠道,免了到處跑腿。

    Savadia充滿希望,想要將來在加勒比海搞出一個類似的技術展,向周圍國家作買賣,不必跑到美國來。這人擁有Amber集團的所有股份,掌管汽油付款的技術平台,以及有關的軟件和數據分析公司,以及Amber Pay掃瞄付款系統。他把經營利潤的80%交給一個非牟利的印度瑜伽心靈教育機構,因為那家機構曾幫助他脫離酗酒,生命得到徹底翻轉。

    本文译自流行科技新闻评论博客网站Engadge的文章When you’re the only company at CES from your country

    Friday, January 11, 2019

    一節反對原罪論的經文

    傳道書7章28節:你看,我所找到的只有一件,就是上帝造的人是正直的,但他們卻尋出許多詭計。

    自從奧古斯丁發展出原罪論的教義,西方的神學家就相信夏娃破壞了神的創造。亞當雖然也有責任,可是早期教父怪罪夏娃到半死,估計任何女神學家都因此失去資格發表什麼異議。--人的罪能夠世代“遺傳”,是因為本性是壞的!

    後來生物遺傳學發展起來,沒有找到“罪”的基因。今天偶然看到傳道書這節經文,竟然反對原罪論,不免稀奇。奧古斯丁沒有電腦搜索工具,所以忽略了這麼重要的話!中華文化中的“人之初性本善”還是有道理的。

    看這節經文的前面幾句話,同樣莫名其妙,說有些女人很可怕,勾引男人犯罪,只有蒙上帝喜悅的男人能夠逃脫她們的陷阱或鎖鏈。接著作者描述正直人很少:一千男子中找到一個正直人,而女子中一個正直人也找不到。意思大概是說多數男人都容易被女人勾引,而沒有一個女人不吸引男人?

    這怎能說上帝造的人是正直的呢?只能理解為人出生時本來是好的,後來在生活中發展成詭計多端--大概因為他需要防範別人勾引,或想出詭計勾引别人嘛!

    Wednesday, January 9, 2019

    說說美國的移民和犯罪率

    美國政府從12月22日起部分停擺,所有的“非必要部門”關門,為的是聯邦政府撥款的臨時預算未能通過。這事情別人聽起來可能很奇怪,川普總統堅持預算50億來建造墨西哥邊境的圍牆,立法兩院中的民主黨人堅決不同意。

    川普的理由是中美洲難民中有很多犯罪分子,進入美國之後就提高了犯罪率--建造圍牆可以把犯罪分子擋在外面,他是在考慮“國家安全”。立法院中的共和黨人大多數不發言,有一位表示支持總統,有幾位對政府停擺表示了不安。

    民主黨人不同意造圍牆的理由是:圍牆不能擋住罪犯,用高科技和其它監測方法更有效。去年加強邊境安全的預算只花了5%,為什麼今年需要再浪費50億付稅人的錢去造牆?更何況那些難民並不增加美國的犯罪率!

    很多人以為中美洲移民的素質低,大概會增加犯罪率。不過別忘了,他們絶大多數是基督徒,一路禱告上帝保佑而來。雖然其中可能有罪犯,他們的素質並不低於美國本土生的白人。川普總統公然說歡迎歐洲挪威白人移民,而污衊結隊而來的中美洲難民是罪犯入侵--美國人歧視有色人種,應該悔改。

    非法移民在罪犯中到底占了多大比率?以下是加州公共政策研究所的統計數字。請你記住,民主黨治理的加州庇護無證移民,交通警察不會自動聯絡ICE(聯邦的移民海關執法機構)使他們被拘捕,因此應該有較高比率的“非法”移民人口。

    2018的數據還沒有出來,總的說來,加州的暴力犯罪在2017年有所增加,但仍保持歷史上最低水平,見圖表所示。其中所謂的property crime包括了盜竊、偷車、縱火、商店行竊、故意破壞別人的財產等等。

    罪犯中到底有多少是移民呢?川普總統以為舉兩個加州無證移民殺人犯的例子,就可以說明無證移民很多都是罪犯。但是根據統計數據,無證移民—那些被美國政府拒絶簽發合法證件的移民—犯罪率並不高於本土生的美國人。

    德州有一份2015年的調查報告,表明占人口83%的土生美國人,在所有兇殺罪案中占了90.3%。而10.6%的合法移民人口,只有3.8%的兇殺案是他們犯罪。6.4%的非法移民,犯了5.9%的兇殺案件,也低於他們在德州的人口比例。

    總統先生說,因為沒有牆,很多毒品從墨西哥邊境進入美國。但數據表明那些毒品一般是從墨西哥海關入口港、混在合法物資裡偷運進來的,極少是靠人體攜帶進來,更不是難民從其它邊境地段帶進來的。

    前一階段有人嚷嚷這些非法移民搶了美國人的飯碗,現在不再提了,因為目前失業率空前低,很多崗位找不到工人。而且那些非法移民願意幹的低薪勞苦工作,都是別人不想幹的!有個牛津研究百科網站,在犯罪學和刑事司法領域有篇文章,專門探討移民和犯罪率,供你參考。

    美國本是移民國家。川普總統虛張聲勢,為人們根深蒂固的的偏見和錯誤印象傳謡,恐怕是為討好他的選民--說人家想聽的話,而不是披露真相,不是好的領袖。不顧事實,利用外來移民恐嚇不學習、不進步的本土美國人,不會讓美國更偉大。

    Sunday, January 6, 2019

    歌唱甜美做工的靈

    基督徒需要喜樂。撒旦希望奪去我們的喜樂,但我們的神希望他的兒女因信而有喜樂。這是我們在世界中的見證。



    今年在聖誕新年期間,我多次在商店買菜聽見播放聖誕的詩歌,不是“Jingle Bell”或“We wish you a merry Chritmas"之類的歌,乃是“平安夜”和“奇妙嬰孩”這些詩歌。在墨西哥人的店裡聽見聖樂自然不必說,他們大多是基督徒。但在越南人開的店裡,他們在門口向擺放的佛像燒香,竟然也放“聖善夜”!

    基要派的基督徒總愛說他們的信仰如何遭到排斥,似乎沒有啊。凡事不要太極端,乃要歌唱甜美在我們内心做工的靈...

    There's a sweet sweet spirit in this place
    And I know that it's the spirit of the Lord
    There are sweet expressions on each face
    And I know that it's the presence of the Lord
    Sweet, Holy Spirit, Sweet heavenly dove
    Stay right here with us, Filling us with your love
    And for these blessings
    We lift our hearts in praise (hearts in praise)
    Without a doubt we'll know
    That we have been revived when we shall leave this place

    下面這首讚美詩歌歌頌創造萬有的上帝,讓人不能不歎服,給我們上百個喜樂的理由。

    Friday, January 4, 2019

    默想:罪就是伤害人際關係

    今天閲讀Moen博士2006年關於“過犯”的原文默想。以弗所書1章7節:我們藉著這愛子的血得蒙救贖,過犯得以赦免,這是照他豐富的恩典。

    這裡希臘字“過犯”是paraptoma,有時翻成“罪”,卻不是我們常看到的“罪孽”那個字hamartia。這兩個字的細微區別在於:罪是泛泛指沒有達到神律法的標準,而過犯也是罪,卻稍微不同,常常指得罪或冒犯別人。特別重要的是,這個字給我們看到,得罪人和得罪神沒有道德上的區別。當我得罪我的鄰舍時,就同時得罪了神,我的罪總是在一個群體中損害到別人。

    我們需要說明這一層面的“罪”字。將所有的罪過統統都叫作沒有達到律法要求,未免令努力改進行為的人洩氣。但paraptoma讓我們增進了瞭解,看到那不只是按照規條生活而已,罪又是與人交往和與神交往中的過失,你不能把對待別人的方式和與神相交分開來。難怪約翰說,人不能夠一邊說愛神,一邊卻恨他的弟兄,這樣的人是說謊,因為愛神和愛弟兄是同一件事。

    這就是說,我的群體生活不能夠和我個人的靈性分開。我對待鄰舍的方式其實反映出我是否向神敞開了心懷。也就是說,我的社會關係是我宗教體驗的一部分。我如何對待別人,展示出我對神的忠心,不要以為我可以忽略、傷害、冒犯、瞧不起別人而不影響與神的關係。

    讓我們禱告:“主啊,赦免我的過犯,饒恕我有時不理會需要我幫助的人,有時攻擊侮辱別人,有時尋求報復或希望別人遭害。在那些時刻,我得罪了你。主啊,今天請你讓我真正作一個看守我弟兄的人,作一個分擔他的重擔、給他提供庇護、鼓勵、安慰的人,給他能力、使他能夠生活得安好。不要記念我的過犯,我也不記念那些得罪我的人。”

    Wednesday, January 2, 2019

    看哪,天上的大火徵兆

    今年加州的森林大火猛烈又頻繁,其中有兩場大火失控,在11月份中旬燒了好幾個星期,死了至少88人,好幾萬人被迫疏散,救火費用幾十億美金,煙氣污染了一百多英里之外的城市,人們受到警告,取消戶外活動或戴口罩等等。

    這些大火顯然給有些人好像世界末日已到的印象,不過在加州已經越來越成為“新的正常”現象了。近幾十年來,野火肆虐的程度趨向於越來越凶險,氣候越來越乾燥炎熱,這個趨勢幾乎肯定是要繼續下去的。以前只有夏季是野火季節,現在野火已經差不多是常年發生了。

    不停息的野火季節降臨,正符合氣象科學家的預言:隨著全球氣溫升高,危險的極端天氣增加,包括使加州植被可燃的乾熱期延長。

    今年感恩節之後的星期五,美國政府發佈了一份300名聯邦政府的科學家寫的報告,強調了氣候變暖將會為美國人民帶來的健康、安全、經濟方面的影響。報告預計,美國西南地區將有更多的大火,中西部沒有收成,嚴重的洪水和風暴引起的道路、橋樑、運輸管道破壞。

    或許我們不覺氣候變化很快,但科學家認為氣候變暖的速度令人驚嘆。德州科技大學有位科學家說,我們說將會發生的事,現在已經在實際生活中看到了。他是那份政府報告的作者之一。

    聯合國氣候變化各國政府間合作小組警告,世界只剩下十幾年的時間來削減二氧化碳排放量,使得與工業化之前相比,溫度不超過1.5攝氏(2.7華氏)度,這是2015年巴黎氣候協定訂下的目標。即便達到這個目標,美國政府的研究報告指出,恐怕還是不能阻止全球變暖。

    在基督降臨節期間,教會思考想日月星辰末世的預兆,邦國的痛苦,人的惶惶不安,一想到將要臨到世界的事就驚恐(路加福音21章);又默想末後的審判,聖經說如同用火熬煉金銀(瑪拉基書3章)。氣候科學所預言的末世正是如此。

    氣候科學為我們顯露出這樣一個基本真理:自然界和其中人的位置之間的關係細膩複雜,需要維持平衡,人卻很要命地容易追求自己的暫短利益,過於考慮其他人的好處,包括考慮我們自己兒孫的利益。

    氣候科學還給我們另外一個層面末世預言,就是希望的種子。它顯露出我們所面對的蒼涼真理,叫人可以及時改變行動路線,悔改得救。

    本文内容取自Christian Century 12月19日双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