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February 3, 2015

關於婦女在教會中服事的解經

關於上帝造男造女,聖經到底是教導男女平等(Egalitarianism),還是男主女輔(Complementarianism)?聖經研究的學者們爭論這兩種觀點,都是根據聖經的權威,都把相當的精力放在解經方面。

一般來說,雙方都喜歡抨擊對方調整了解經立場。比如,C派喜歡聲稱E派對幾段重要經文的解釋不斷變化,說明他們的立場是時代和文化的產物,而非根據古老的不變的真理。那麼C派學者的解經立場是否真的都沒有改變呢?Jamin Hubner博士寫了一篇文章,專門研究C派各位學者發表過的解經論文,比如提摩太前書二章11-12節,把結果陳列出來。他成功地證明了C派學者解經立場的變化一點都不少,挺有意思的。

Complementarian Teachings
提摩太前書二章11-12節:女人要沉靜學道,一味地順服。我不許女人講道,也不許她轄管男人,只要沉靜。這是一段最重要的支持C派的經文,我曾經介紹過N. T. Wright對這段經文的翻譯,加上我自己的研經領受。賴特算是E派,不贊成婦女不可講道或教導的傳統C派解釋。本文介紹一下Hubner這篇短文的主要內容,登載在Priscilla Papers雜誌29期。他的結論也滿不錯的。

Susan Foh博士早在1979年就出版關於教會女權問題的著作。她那時在Women and the Word of God一書中的結論是:「提前二11-12的意圖是要取消婦女作長老的資格,也就是說,婦女在教會不能作教導和管理的工作」。--歷史上禁止按立女長老正是以這處經文為基礎,但很少人會那麼極端地認定這經文直接禁止女長老。也許Foh意識到了她解經的極端性,10年以後,她在《女人與事奉──四種觀點》一書的文章中陳述C派觀點說:「也許保羅想要取消婦女作長老的資格,因他接下去界定了長老職分。…這段話本身是否排除婦女作長老的資格是可以辯論的」。嗯「也許想要」--可以作為一條禁令,與這是一條禁令,大不相同呢,Foh修改過的立場好多了。

另一位學者教授Douglas Moo也寫過不少解經的書。他在1980年的一篇論述提前二11-15重要意義的文章中說,婦女一般來說也許比男人容易受騙。由於保羅提到夏娃的例子,所以「很難避免這個結論」,即女人容易受騙的本性使她們不適合從事公眾教導。有位學者發表一篇文章評論Moo,他就調整了立場,說「14節夏娃被引誘的話確實難以看為是陳述婦女的本性,現在我傾向於看到亞當夏娃墮落時的區別--他公然犯罪,她受騙。那麼保羅在這裡也許提出修復的需要,即男人應承當教導的責任」。

Moo後來又修改說,「也許保羅想要暗示,所有的婦女都像夏娃一樣,比男人容易受騙,所以她們不應該教導男人。雖然這種解釋並非不可能,我們認為不像是這樣。因為創世記或別處聖經都沒有說,夏娃受騙是代表了婦女的一般情形」。總之,他的立場從「婦女一般比較容易受騙」,到「也許不是這種情況」,到最後「不像是這種情況」。C派的聖經學者在一番學術討論後願意調整解經立場,這是相當令人鼓舞的。

Thomas Schreiner是現任的福音神學學會的會長,他也是典型的保守派聖經學者。在1995年出版的一本書Women in the Church: A Fresh Analysis中,他認為保羅禁止婦女有權柄在男人之上,禁止她們教導男人,因為婦女一般比較注重關係、擅長培育,而男人比較會作客觀的理性分析,會看到教義的重要性,特別是分辨異端,起來為真理辯論。所以要禁止婦女教導,免得她們分不清哪些教義是不可退讓的真理,就讓錯誤的教導進入教會。

到2005年,Schreiner的立場大有改變。他議論自己先前的立場說,「即使你同意男女有這樣的差別,這種立場似乎也偏離了經文。如果保羅的論點是婦女的固有本性是容易受騙,豈不是否認造物主的美好創造工作」?

關於林前十一章男人是「頭kephale」的問題,Schreiner在1991年發表的一篇文章中極力證明說kephale的意思是「權柄」,不是「源頭」。但是到了2005年,他有篇文章說「kephale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既有權柄的意思,又有源頭的意思」。多年來,C派的學者激烈爭論,反對kepale是「源頭」的任何可能性,現在總算承認那是有可能的,這太重要了!

Schreiner在1991那篇文章中還論證說,士師記四章的底波拉沒有向眾人發預言。而在2005年的文章中,他表示對過去那個觀點的正確性「有一些保留」。除了關於女先知立場的調整,他還修改了先知恩賜的不如教導恩賜有權柄的立場,現在說「先知是被動接受神的聖言啟示,而教導則是領袖去傳遞和解釋信仰傳統...我不說先知是個比教導不重要的恩賜,而說那是個不同的恩賜」。

結論:神學家關於男女角色功能的解經是有分歧又常修改的,以敞開的心懷調整解經立場是必要的,也是進步。發現錯誤退回來,和開發新的解經方向相比,同樣重要。我們應該可以肯定,對於攔阻婦女對男人宣道或教導的解經,我們是應該特別小心的。

1 comment:

  1. 不僅是婦女不可作教會領袖的問題,連婦女蒙頭的解經都反映出男性權柄的觀念。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