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26, 2016

以不公平為正當:有聖經根據!

澳大利亞的新約聖經學者Kevin Giles博士撰文,從教會歷史反思社會不公平的問題,意在提起基督徒對於男女不平等問題的注意。下面是我摘譯的Justifying Injustice with the Bible: Apartheid一文。

今天,其實所有的福音派信徒,包括主張男女角色「互補」而不是「平等」的基督徒,都相信聖經絕不贊成或支持奴隸制。奴隸制是邪惡的,基督徒應該反對奴隸制。但他們很難相信,整整18個世紀,基督徒曾經接受奴隸制,如同接受其它的文化現實。

實際上,大多數基督徒覺得很難想像,十九世紀美國最好的神學家們,重要的福音派和改革宗神學家,都提出各種聖經理由來證明,是上帝制定並認可了奴隸制。互補派不願意提起這段歷史,他們如果承認歷史的錯誤,就不得不重新檢查自己堅信上帝永久性地讓女人從屬於男人,以及為此所提出的論據。

市面上有一本書專門論證關於女人順服男人的聖經教導,Recovering Biblical Manhood and Womanhood(RBMW)。書中一次都沒有提到,美國的改革宗神學家們,直到很晚還在大量寫書,證明奴隸制「合乎聖經」。

現在咱們當然找不到這些書,因為改革宗神學繼續改革,顯然已經棄掉了這個錯誤。但在傳統上,南方腹地各州最正統和保守的白人基督徒,就是在南北戰爭中捍衛奴隸制而失敗的一派,仍然保留著某種程度的白人至上思想,認為南部聯邦(Confederate)在南北戰爭中維護傳統的Southern way of life是高尚的努力,雖失敗卻沒有甚麼不對。北方的基督徒既然打勝,自然願意團結和接納南方的基督徒,但有其他國家的基督徒一針見血地指出,美國的南北戰爭其實是為神學打起來的。

洋洋566頁的RBMW書裡不僅忽略了歷史上神學家的錯誤,有的作者還說明聖經很明確地不贊成奴隸制,為「廢除奴隸制」打下了基礎。至於有人把解放婦女和解放奴隸聯繫起來,他們說雖然19世紀有奴隸主爭辯,我們為婚姻中的不同角色爭辯卻不能相提並論,那是看表面和誤導。

在19世紀大力爭辯的可不是奴隸主!有學問和看上去很敬虔的改革宗神學家,在20世紀為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辯護,用的是一模一樣的論點。他們找到種族隔離的聖經根據,相信聖經完全支持,堅持說他們的政策是討神喜悅的。他們有高標準的神學院,最好的學者都有荷蘭一流大學的博士學位。南非的改革宗教會不知疲倦地傳福音給黑人,讓他們成為基督徒,然後在黑人自己的教會敬拜。

他們找到了哪些支持種族隔離的聖經根據呢?下面五點。

第一,世界被造時有一些命定的「秩序」,也就是上帝給的等級、制度、架構、關係,所以有家庭中男性的領導地位、國家、工作、種族。

第二,聖經教導說上帝創造了不同的種族。巴別塔的故事告訴我們,人被分開成為不同的種族,所以不同的語言是上帝的旨意。新約中有不少話清楚表明上帝是認可人有種族差別的。(對於主張種族隔離的神學家來說,種族之間的差別永遠比相似之處重要。)

第三,使徒行傳十七章26節:他從一脈造出萬族的人,住在全地上,並且預先定準他們的年限和所住的疆界。這句話可能是支持種族隔離的最重要經句,應該順服神這句話,不可反對。(他們把這句話解釋為:上帝把全世界的人分為不同的國家和民族,又分派各族住在不同的地區。)

第四,按照羅馬書十三章,政府有權利建立法律,公民必須服從。

第五,不同的族裔佔據不同的地理位置,分別按自己的步調發展,這個教導不可能找到理性或道德方面的理由來反對。(這是主張種族隔離的神學家對白人說的話,與現在主張女人服從男人的神學家所說的委婉話,角色不同或互補等等,有些類似。)

當時南非Potgeiter博士是全體敬重的改革宗神學家之一。他總結說:「相當清楚,主張種族融合沒有聖經基礎,以種族之間的共同性為理由尋求種族融合,反倒直接與上帝所啟示的旨意衝突。」當時的改革宗教會也發表類似的正式立場,說「種族和國家隔離的原則,以及差傳和教會的分開,是有充分聖經根據的」。

他們說所有反對這種解經立場的人都是反對教會、反對聖經所明確支持的體制。1960年,10位南非的神學家發表了一系列的文章,譴責種族隔離及其解經。他們都被法庭審理和定罪為異端分子,遭到當時南非總理的聲討。那位總理Verwoerd本人也是一位神學家。1963年,另一位南非的神學家Bayers Naude出來反對種族隔離的理論,再次遭到排斥,被迫辭掉牧師職任。

現在的南非你很難找到改革宗的神學家支持種族隔離了,大家都同意,那些支持的人是不對的。1982年,改革宗的世界聯盟組織通過一項提議,宣布種族隔離是一個「異端」。這異端卻是南非改革宗神學家所確信,曾經大力證明為合乎聖經的。

我們應該記取教訓!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