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2, 2013

底波拉:以色列之母?

在聖經中,婦女可以是先知,可以作拿細耳人(某種自願的神職人員),但是不能作祭司。我們提到聖經中的婦女,首先都會想到撒拉和利百加等等,不過有聖經學者專門研究聖經書卷中古老的耶和華詩歌,發現從字母拼寫的方式特點來看,詩歌是聖經中最古老的文字創作,而士師記第五章的底波拉之歌,唱的是一位婦女人民領袖!

底波拉之歌是一首打敗迦南軍隊之後紀念勝利的歌。7節:…大道無人行走,都是繞道而行(一定是敵人帶來的治安問題),以色列中的官長停職,(那些族長家長都只顧自己不管事了?)似乎當時的局勢很糟,直到底波拉起來作士師,並且她是Mother of Israel!以色列有十二個支派,這首歌提到其中十個。Friedman博士指出,這是歷史上第一次,以色列作為一個整體在迦南地亮相,留下曾經存在過的遺跡。在此之前,聖經說以色列民住在埃及,不是住在迦南地。考古發現,公元前十二世紀開始有以色列人居住在迦南的證據,而聖經中有這首古老詩歌作證,因這詩的文字是歷史中所能找到的最古老文字。

很少人用底波拉作題材講道。舊約聖經中其他婦女都是某人的妻子或母親,要不就是從婚姻談起,像路德和以斯帖,只有這個底波拉,作為以色列在迦南地的第一位領袖,我們並不知道她的丈夫或父親或兒子是誰,卻被稱為以色列之母。那個Mother of Israel也可以理解成Mother in Israel。解經家常常喜歡把這個短語解釋成第二種意思,即以色列中的一個母親。你看,又是偉大的領袖和士師,又是一位良母,多好!可是,從這首詩歌的內容來看,底波拉堪稱國母,因為她把四個地區分散的眾支派聯結為一。歌詞內容總體上把得勝歸功於個人和支派,稱讚他們英勇作戰(包括雅億),並且責備那些不參與的人,有矯正以色列散沙局面的作用。

Friedman說那個翻譯為in的前置詞其實是難拿捏的,在這詩的其它地方,比如15節“以薩迦的王子”,就表示出所有格。早期希伯來詩歌有這個特征,而晚一些的詩歌就只是用來表達位置的前置詞(在…中),所以可能後來的讀者有誤解,以為7節唱的就是底波拉好母親。有一本為婦女寫的解經書The Women’s Bible Commentary就解釋發揮說:底波拉和以色列的關係從宗教和法律上有公眾的一面,但也不是沒有家庭的一面,後來她要稱為“以色列中的母親”。我們可以想像她如同一位剛毅的斯巴達母親,激勵她的兒女去爭戰。--這形象解釋得好有味道呢!

還有一層。底波拉的故事是敘事文體,使用的文字是比較晚的,但是放在詩歌的前面,第四章。我們都會先讀故事,後讀詩歌,借用第四章的亮光。這裏有問題:首先,唱歌的人是誰並沒有寫在歌中,前面的敘事部分介紹說是底波拉和巴拉唱的(五1),於是底波拉好像在贊頌她自己起來作國母,而且有些版本是用第二人稱來寫:“…直到你底波拉興起”(RSV、BBE、CEB、GNT等等)。這倒也不算什麽,敘事說她是一個woman of Lappidot,中文譯為“拉比多的妻”。在希伯來文中,女人和妻子是同一個字,翻譯成什麽要看前後文,而拉比多的意思是火焰或火花。一個“火花女人”會是什麽意思呢?不如猜測拉比多是一個人的名字,而底波拉是他妻子。甚至有人說巴拉就是拉比多,因為巴拉在希伯來文中的意思是閃電,那不是和火花有些沾邊嗎?這個解釋很牽強,因為拉比多在希伯來文中是陰性眾數的字形,雖然也有可能用作男人的名字,機會卻不大。把底波拉理解成巴拉太太只怕是用女性地位低下的傳統來解讀聖經的另一個例子。

我們只好承認,底波拉是個不合文化的角色。聖經特別收集這麼一首古詩,也許就是上帝給我們啟示出來的一個伏筆:男女不平等是始祖犯罪墮落的結果,並非上帝的本意。救贖婦女歸回她受造時的尊貴,並容她發揮才幹,是歷史的必然。

1 comment:

  1. 本文內容取自Richard Elliott Friedan寫的The Bible Now。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