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5, 2016

正視種族主義的罪惡

大約一年前的一個星期三晚上,美國南卡州一個信奉白人至上的年輕人,闖入一個黑人的教會,以馬內利非裔衛理公會,開槍殺害了九名黑人基督徒。他們正在開禱告會,殺手Dylann Roof進來的時候,他們還歡迎他坐下來一起禱告,結果一個多鐘頭以後,他還是拔出槍來,就在他們禱告的桌子上把他們射殺了。

這人根本不認識他所殺害的人,為甚麼要這樣做呢?原來是種族仇恨。令人吃驚!白人至上主義(white supremacy)怎麼現在還對年輕人有這麼大的影響?有人說,南方的種族主義思想根本就還沒有斷根,雖然黑人早已不再是白人的奴隸,雖然近幾十年的黑人平權運動取得很大勝利,消除了種族隔離的合法性,甚至選舉了黑人總統,黑人在找工作、貸款、購物、受教育等等方面,其實仍然有許多不平等的地方,需要爭取改進。Roof的恐怖主義行徑令人不得不再次令人反省,正視對種族主義的罪惡。

綜觀有關的新聞,時有年輕黑人被槍殺的案件發生,那些殺人者的辯詞無非是為那些年輕人的行為,直視啦、跑開啦、手中拿了水槍或BB槍,或伸手要掏駕駛執照,或別的甚麼可能是槍的東西,或夜晚走在白人住區,放很響的音樂,非法賣菸,個頭太大看上去很危險,如此等等。但這一次,被殺的大都是老人家,在人家自己的教會裡禱告!據說Roof在開槍之前對這些無辜的黑人說,「你們強姦我們的婦女,接管了我們的國家,你們必須死。」

在Roof的個人網頁,到處是南部聯邦的旗,他還焚燒美國國旗,拍照留念,表示仇恨南北戰爭的勝方,因為他們廢除了美國的奴隸制度?南方的白人大都看聯邦旗為自己的珍貴傳統,但現在似乎成為堅持白人至上的記號。為此,南卡州長宣布從此將南部聯邦的旗從議會大廈的廣場降下來。



我相信,南方大多數的白人並不支持白人至上主義思想,更反對任何對待黑人的不平等暴力。同是上帝的兒女,一個基督的身體,為甚麼不能團結為一?白人基督徒大有可為!不是單講個人稱義就夠,乃要講社會公義,方能反映出我們所信上帝的榮光。

Jim Wallis是白人,他從高中就交往了很要好的黑人朋友,甚至開車到他家去玩,在底特律的黑人居住區。他很震驚地聽那位黑人母親講述家裡每個男性家人親友和白人警察的往事。據說所有的黑人家長都特別叮囑孩子,如果迷路找不到家了,看見警察要趕快躲在一座樓房後面,或拐彎走另一條路。還有,在持槍警察面前,手掌要向前張開,不要有突然的動作,不要說話,要尊敬地稱「先生」等等。白人家長從來不需要說這些,他們根本不知道黑人孩子家裡有這些必要的教導。

事實上,南方的警察對待黑人與對待白人的方式的確不一樣。黑人如果被白人殘殺,兇手判刑相對都很輕,華人被打死恐怕也差不多,有個「陳果人案件」為證,反過來,白人如果被黑人攻擊傷害,那個黑人有可能被警察打死!Jim Wallis認為根本就是司法體制有問題。

可是他把疑問帶到白人的教會去,就遇到有長老嚴肅地對他說:「孩子你要明白,基督信仰和種族問題沒有關係,你那是政治,我們的信仰是個人的。」長老的一席話害他離開教會好多年,後來才發現,爭取人權平等的崇高事業和基督教信仰根本不該有衝突。你如果有興趣多知道一點,可以閱讀Wallis寫的書,《America's Original Sin》。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