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11, 2012

到那日:不再有先知

本文參考了NIB Commentary的解經。

撒迦利亞書十三章2-6節:萬軍之耶和華說:那日,我必從地上除滅偶像的名,不再被人記念;也必使這地不再有(假)先知與污穢的靈。若再有人說預言,生他的父母必對他說:“你不得存活,因為你託耶和華的名說假預言”。生他的父母在他說預言的時候,要將他刺透。那日,凡作先知說預言的必因他所論的異象羞愧,不再穿毛衣哄騙人。他必說:“我不是先知,我是耕地的;我從幼年作人的奴僕”。必有人問他說:“你兩臂中間是甚麼傷呢”?他必回答說:“這是我在親友家中所受的傷”。

第2節中的先知在原文中並沒有用“假”來修飾,所以我加了括號。由於和“污穢的靈”並列,又和偶像相提並論,我們都會想當然地認爲,耶和華說要除掉的當然只是假先知,這段話僅此而已,別無它意。可是細想一下,如果某人開始說預言,他的父母就起來刺死他,因爲他們認定他說的是假預言,那誰還敢作先知的事奉呢?連真的先知見到耶和華的默示臨到也必須考慮是否要冒險啦。

我想那個時代有不少人以“先知”為混飯吃的行業,也許象徵性地穿著毛外衣,意思他好像以利亞。耶利米說那些人做個夢就說得了耶和華的默示,以致神打發人去告訴他們,不可再提“耶和華的默示”(耶廿三25-40)。以西結也花了不少篇幅斥責假先知,說他們是本著己心發預言,他們聼見/看見的異象和夢都是虛假和謊詐(結十三)。

爲什麽說到那日,所有作先知說預言講異象的都必羞愧呢?假先知必羞愧無疑,因爲將被證明是假。而真先知在其異象被證明是真之前,恐怕也不得不好像阿摩司,說“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門徒。我是牧人,又是修理桑樹的”(摩七14),免得被人打死、或趕走。

第6節提到先知“兩臂中間的傷”,令人費解。有的解經說是假先知喜歡用自己手臂和胸前自割,所以留下傷痕,他回答中的“親友家”其實是暗喻外邦神廟;還有的解經說那傷是因爲父母刺他而來的,只是並沒有真正刺死而逃脫了;我忘記是聼誰解釋說耶穌應驗了這經文,他兩臂中間的傷是在十字架上被刺的傷,親友是他本族的猶太人,他們把他送上十字架。最後一個解釋與下文的“擊打牧人,羊就分散”云云倒是能夠聯係得上。

其實,撒迦利亞所描寫的先知命運難道沒有應驗嗎?耶穌來到世上曾被法利賽人驅趕,不止一次地提說猶太人殺害先知的罪,感嘆說,“耶路撒冷啊!耶路撒冷啊!你常殺害先知,又用石頭打死那奉差遣到你這裡來的人”(路十三34)。他用兇惡佃戶殺害主的僕人甚至兒子的比喻,説明先知在民中將要受到怎樣的待遇。如此看來,耶穌被猶太人以褻瀆罪交在羅馬人手中釘十字架並不是偶然發生的。

我曾經研究過“作先知”和“講道”,即prophesize,感到兩者是同一幅畫面。我相信這個字不是有兩個意思,因爲傳神的話語(講道)包括了說預言,即宣講關於未來的事。我們把“說預言”理解得狹窄了,以爲只是fortune teller那樣的職份。所以,撒迦利亞所寫的普遍把先知當作虛假和冒名的情形值得我們深思:今天有人講道時號稱是先知說預言的,他們一定是假先知嗎?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