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18, 2019

父親節的詩歌:神是良父



剛剛過了父親節。這首詩歌唱的是:神是非常好的父親,從來不撇棄他的兒女--It is who He is, it is who I am --不像地上許多人的父親,除了賺錢養家,和孩子們很生疏,在他們需要時常常不在旁邊,我們永遠可以指望神。

Saturday, June 15, 2019

熱門一時的跑車

昨天我和我先生去參觀了一個住處附近的賽車歷史博物館,典型的美國白人玩意兒。這家博物館的名稱讓我納悶--NHRA Motorsport Museum, 他們的網站上沒有解釋NHRA的全稱是甚麼。搜索互聯網,可能是National Hot Rodders Association,還是不懂。甚麼是hot rodders?

進去參觀了,裡面有解釋hot rodding(活動),是關於drag racing。還是不明白!最後讀到一塊牌子,原來hot rod是賽車運動用的一個術語/行話,即 hot roadster(熱門跑車)的簡稱。二戰之前,汽車大多用車身風格來稱呼,比如二人轎車、跑車、上班車等等。

博物館的創辦人Walley Parks說,他首次聽見hot rod是戰爭結束時從一名加州士兵的口中,聳人聽聞的街頭小報用它來描述熱門跑車。Drag racing(拖賽)也是如此,那詞也許來自形容車輛發動時需要從低速檔拖出來、以獲得最大速度,或是賽車時把你的熱門車「拖出來」,看你有甚麼--這活動被俗稱為hot rodding。

這是一項獨特的美國白人活動。最簡單形式的drag racing是加速比賽,通常是從停立開始啟動,給一定距離(四分之一英里)來表現。毫無疑問,一開始這比賽是在街上,從一組交通燈到下一組,很危險的做法。他們發現需要在街道上的預先安排,採取積極步驟以防止不必要的傷害和財產損失。而且每次比賽在車輛標準、計時方面起初也不是很科學。後來才設定了專門的賽車場地,成立賽車成員俱樂部,制定規則,定時比賽,奪得冠軍的車輛和人都風光一時...

早先的車子發動機都露在外面,燒柴油,可以想得到冒煙、震耳、甚囂塵上的駕駛氣勢。有摩托車,我連座椅都找不到,或是他們騎在很不舒服的地方。造車的人自己駕駛參加賽車,想必也自己修理,何等的動力、財力、和聰明,實在值得驕傲!後來才逐漸考慮外型美觀、省油等等。

博物館收集了各式各樣的私人跑車,今天看來,外型顏色性能都無法與我們現在一般用來作交通工具的車子相比,送給我都不要--但這些車是造車史中的一個環節。這使我想到計算機技術的發展,先進的奇妙工具被後來的取代,幾十年就淘汰了。這使我想到人的價值觀也是如此,時常更新是不可避免的,不願意的話就成為收破爛的人。

今天的許多小巧工具,明天就可能不再需要。珍惜吧!上帝創造的世間萬物都有定時,人的很多創造發明恐怕也是如此,一切智慧的成果都是上帝的恩賜。

Wednesday, June 12, 2019

憤怒和懼怕的基督徒?

上個星期在一個微信群裡有人傳歐洲的穆斯林難民--他們的大批到來如何會改變基督徒社會成為穆斯林社會。名曰請你禱告,其實是散布擔心懼怕。歐洲的穆斯林人口實際上只佔了不到百分之六,可是在某些他們聚集的地區,人們看到他們公開的禱告、禁食等活動,好像簡直要把世界都改變了。有趣的是,基督徒喜歡傳這種添油加醋、搧動懼怕的資料。

其實美國的高中和大學課程中介紹了世界的幾大主要宗教,其中包括了基督教和伊斯蘭教,老師要求學生正確了解各宗教的主要信條和價值觀。有些基督徒喜歡宣傳基督教在美國的公共教育體制中是多麼遭到抵制,將自己看成受到逼迫,而伊斯蘭教是如何公開地被推廣,甚至強行要求學生背誦伊斯蘭的清真言(每天的信仰告白)。在懼怕的有色眼鏡後面,教材的伊斯蘭部分被放大了。

有一位在普通大學教聖經課的基督徒教授 Marilynne Robinson說,保守派的基督徒經常對她的工作表示希奇。她說沒有甚麼,學校要求教這課的唯一資格,是能夠把聖經當作古代的文學作品來閱讀、分析、評判、和欣賞。這樣對待一部歷史上最有具響力的書,研經就非常有趣了,了解聖經幫助人了解無數書籍的作者。

很多學生不願意手持聖經在校園中行走,因為基督教信仰在美國已被某些群組變成了排拒其他人、反科學、提倡持槍權等等臭名的記號。有些基督徒領袖成功地把基督信仰和美國的民族主義、重男輕女、白人至上理念、以及支持川普、相信某些陰謀論聯繫在一起,讓很多人聽見基督徒的名號就皺眉,寧願自稱為「有信心的人person of faith」,不說自己是基督徒。

很多人眼中所認識的基督徒是憤怒和懼怕的基督徒,他們歡迎願意保護他們的政客。據我看川普就是利用了這些情緒使自己當選總統,他假裝是維護他們利益或爭取他們權利的人:你害怕穆斯林移民或其他族裔勢力增大?我幫你攔阻他們來到美國。你擔心全球商品流通帶來美國人失業?我幫你命令資本家留在本土。你對進步的文化價值觀不滿?我給你機會倡導保守的價值觀如何?...

Robinson教授說,很多擔心恐怕是頭腦中想像出來的,好像自己的信念受到了威脅,所以看見別人的信仰標記就反感;想像外面的非基督徒世界充滿了不良特質,我們只聽信「自己人」對他們的報告。有一位基督徒記者Michael Gerson對福音派信徒的觀察是:在一個相當自由的國家裡想像自己的權利岌岌可危,民主協商制度受到威脅,基督徒的尊嚴受到抨擊...這些擔心讓人失去自由。

信心本來應該讓人充滿感恩,讓人努力活出一個蒙神所愛,願意看到自我犧牲奉獻帶來的美好價值。這片恩典的羽毛本來應該重於一切的政治權柄和利益,可惜被懼怕的狂風吹掉了。

Monday, June 10, 2019

一個注重靈恩和禱告的教會

昨天參加了附近另外一間教會的禮拜。從網上找到的,看了網站,每星期天兩場敬拜,兒童和青少年活動活躍,周間不止一次的禱告聚會,想必是人丁興旺。走路只要12分鐘,於是決定去參加9點鐘的早堂崇拜。

果然,他們的停車場很大,我提前5分鐘到達,人們正在陸續進來。一些青少年在門口宣傳夏季活動計畫,發一張精緻的大卡片給每位來到的人,上面大字醒目印著教會周末和周間的各種小組、營會、特會的簡介消息。其中並沒有本周敬拜的詩歌、經文、講道題目等等程序內容,讓我有些意外。

通往崇拜大廳的側門並不顯眼,我四處張望。有位姊妹問我找甚麼,我因為提前了好幾分鐘到達,看大家好像都在互相交談,就索性和她聊聊,自我介紹是第一次來。這位姊妹看上去是墨西哥或中美洲人,聽說我從網上找來,很熱情地邀請我填張新人登記卡,然後送一張咖啡禮券給我,告訴我可以領一杯咖啡帶進禮拜大廳。我連說不必,她說這是教會的規矩,招待每位新來訪的人。

於是我真的進入教會的咖啡店--非常正規的商業設施,明碼標示各種飲料的價格。有兩位中學男生在那裡經營,其中一位在操作時需要請教另一位,想必是第一次實習。或許這裡就是教會平時開放給公眾的交誼會客地方,好像星巴克,卻讓人走進了教會大門。我點了一杯冷的咖啡味甜奶,隱隱聽見敬拜的音樂已經響起有一陣了,大家還在彼此問候,並不忙著趕快進去。

後來我知道了,他們的音樂敬拜時間比較長,而且體力好的都站立,有的舉手,有的拍掌,有個黑人青少年還跟著音樂跳躍。他們的音樂感染力很強,禱告求聖靈來作新鮮的澆灌--牧師在講道時說了,這是五旬節!禮拜廳的隔音很好,根本聽不見外面的嘈雜說話聲。或許他們就是算好,有些人星期天來到教會見朋友,只參加一場禮拜?總之,300人的禮堂早堂崇拜坐滿了差不多一半。

講道的內容很棒。牧師說,對每卷聖經書卷的內容,我們必須找出哪些部分是給當時的人,哪些部分是給我們的。比如使徒行傳2章記載的五旬節事件,舌頭如火焰向門徒顯現,分開落在他們每個人身上,他們都被聖靈充滿,就按着聖靈所賜的口才說起別國的話來。我們都很高興現在沒有火焰落在身上,但我們都蒙召要Living Large,意思是活得豐盛。保羅歸主時眼睛被耶穌的大光照耀,幾天看不見,我們的視力沒有問題,但我們每天都需要選擇被聖靈充滿。

牧師還提到,聖經中有些事我們不明白,比如各位門徒都說起別國的話來,或是別國的人都聽見自己的鄉音是怎麼回事?不懂就承認不懂,不必假裝甚麼都知道。這很重要,但他說方言是聖靈賜給每人的,很多弟兄姊妹沒有得到方言的恩賜是因為不明白。若有人願意天天體驗聖靈的新鮮啟迪和方言澆灌,他邀請到前面來,弟兄或姊妹可以為他們禱告。

--這是禮拜的最後一個項目,有些弟兄姊妹去站在前面,為人做禱告的服事。我已經有聖靈澆灌,所以不需要再求。但我離開時數了一下,共有11人分別為11位去到前面的弟兄姊妹禱告,還有的弟兄姊妹上前站在一旁,耐心等候前面一人禱告結束,因為祝禱的人數不如希望領受的人多。這麼多人希望更多體驗聖靈工作,真好!只是我對人人都要說方言不贊同。

Friday, June 7, 2019

美國教會與選美

我們聽說每年的選美活動選出了美國小姐或某州小姐的時候,大多不知道這和教會有甚麼關係。我個人覺得電視上的選美節目很無聊,從來不看。

但很多的地區選美一向都是教會組織的!選美不只是看外貌,還看內涵和智慧--當然應該是屬基督的年輕婦女最美嘍。選美的傳統是歐洲的基督徒移民帶來美國的,至今仍然受到保守教會的支持。

可是,選美節目中有一項泳裝的競賽呢!奇怪,教會總是要求女孩子穿著端莊,可基督徒好像從來沒有發聲反對過選美的泳裝項目。

近年來自由派的基督徒、女權主義者、MeToo運動反對選美,認為這種比賽是把婦女當作欣賞玩味的對象,建立不現實的審美觀,有些教會停辦了。可是參賽的基督徒還是找到理由參賽,甚至說泳裝能夠展示出聖靈的殿,建立品格。據說贏家多半是基督徒,大會也允許她們在回答問題時談論自己的信仰。也許基督徒認為這樣的選美活動可以和女權運動抗衡,表現女基督徒順服、謙卑優雅、端莊美的特色,為主作見證?

昨天看到一位曾經當選Alabama小姐的美南浸信會基督徒寫的回憶,提到為改進胸部形狀用膠帶綑綁一些東西在乳房兩側,比賽完畢拆掉時不知有多痛--頓時心生憐憫。據說那些參賽小姐都是如此,而且她們有時要擔心那些東西會在泳裝內滑下來,需要禱告!為耶穌選美。選美是一級級上去的,初級是在教會,選上後每日每時都要保持完美的外貌,保持貞潔。為別人的期望而活,好重的負擔!

最糟糕的是,她談戀愛時被一個男友強暴了!她責怪自己,非常鬱悶,因為教會教導的是女孩子要為自己的貞節負責,她心被壓碎了。選上之後,日子更不能自己作主,整年有人陪伴同住,無法和男朋友交往,出門必須化妝,更不敢告訴人曾被強暴,等等。嗨,都為一時的虛榮,Jennifer恨死了這一套,毫不猶豫在當選第一名之後退出了。

我願意每個孩子都在婚前保持貞潔。但我注意到,單單要求女孩子是非常不公平的。若有未婚先孕這類事情發生,男孩幾乎總是能夠擺脫尷尬困境退出,而女孩子則必須承當一切後果,包括選擇中斷學業,和把孩子生下來養大。這和選美是同一套父權主義價值觀,女孩的價值在於美麗和順服,作賢妻良母,她的才幹能力前途無關緊要,她作出犧牲是應該的。

甚麼價值觀啊!我覺得與基督信仰風馬牛不相及。

Wednesday, June 5, 2019

與神相交和赦罪

昨天默想一節經文,約翰一書1章7節:「我們若行在光中,像他在光中一樣,就彼此相通,他兒子耶穌的血也潔淨我們脫離一切罪。」仔細想想,這句話似乎在說,彼此在主裡契通和行在光中是發生在罪得潔淨以先!

這不是挑戰了我們的先決志禱告得到赦罪,然後行在光中、過團契生活的觀念次序嗎?福音派的這套神學,別的宗派並不接受為必須,但我們似乎覺得別人不這樣相信就不是真信徒!我曾經寫過一篇筆記,約翰福音中一次都沒有提到赦罪的事!今天要好好看看這節經文的前後文。

5 上帝就是光,在他毫無黑暗;這是我們從主所聽見,又報給你們的信息。 6 我們若說,我們與上帝有團契,卻仍在黑暗裏行走,就是說謊話,不實行真理了。 7 我們若在光明中行走,如同上帝在光明中,就彼此有團契,他兒子耶穌的血就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8 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罪,就是欺騙自己,真理就不在我們裏面了。 9 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 10 我們若說自己沒有犯過罪,就是把上帝當作說謊的,他的道就不在我們裏面了。

這段話顯然是對信徒講的,基督徒應該常常認罪,上帝必赦免。看來天主教遵行這教導一板一眼。我們長老會,或許還有些其他宗派,會友每周作禮拜時必讀一段眾人一同認罪的禱告,只要態度認真不是走過場,也差不多。

既然約翰在此並不是談論從不信從耶穌到相信和跟隨他,那麼個人的認罪和決志的禱告會有甚麼作用呢?約翰說,你還是必須要行在光明中,與上帝有團契,與上帝的百姓有團契--這是罪得洗淨的關鍵。西方社會的個人理念太重,強調個人與上帝的關係,幾乎不必參與教會。

我想參與教會的團契生活是光明行為的一部份。沒有光明行動的認罪和決志豈不是假的?福音派基督徒顯然認識到這一點,所以教導心裡接受了救主的人要以耶穌為「生命的主」,要作耶穌的門徒。既然如此,所謂「接受耶穌為救主」卻不真的以他為主,是否沒有甚麼意義呢?

西方人喜歡咬文嚼字,信心和行動,明明看上去是同時發生的事,非要說成一個是「因」、一個是「果」。雖然我們都喜歡表示同意,不喜歡辯駁,但這種抽象的講論其實並不重要。約翰的思維方式顯然比較像我們華人,他說行在光中就是信耶穌,耶穌的血就潔淨我們,而沒有強調一個內心「先接受救主」的動作。

Sunday, June 2, 2019

敬拜主和抹油禱告

今天去女兒的教會作禮拜。幾年前我來過這間教會,師母告訴我說他們是「靈恩的福音派」。他們顯然很喜歡我女兒,也許是因為年輕人參與教會服事的人不多吧。這次女兒在敬拜團隊彈奏電子鋼琴,早上9點鐘就去了教會。女婿帶著我又接了另外一個朋友,10點多鐘才到,到一個餐廳一樣的房間裡喝咖啡與閒聊,彼此問候和認識。

教會在敬拜之前有這麼半小時的交誼時間其實挺不錯的,有人沒吃早餐的可以來此吃點東西。這個教會似乎有不少年輕的專業人士,我遇見至少兩位,說來都是和我女兒在同一間醫院上班。但會中兒童並不多,沒有小嬰孩,這和上次一樣。有幾個家庭是黑人,其中兩位在敬拜團隊,我們進門時熱情歡迎我們。

從敬拜所唱的詩歌來看,基本上仍然圍繞個人得救與感恩的主題。今天剛好他們提供「受膏」的敬拜和服事,其實他們所讀的經文反覆提到了社會公義的議題,比如耶穌所宣讀的以賽亞書,只是講道信息的重點沒有放在釋放受壓制的人得自由等等,大家都自動把先知以賽亞那段話用在克服個人罪過綑綁的方面。

牧師解釋了好幾段關於受膏的經文--摩西膏亞倫為大祭司,撒母耳膏掃羅,以及彼得說「上帝怎樣以聖靈和能力膏了拿撒勒人耶穌,這都是你們知道的」(徒10),雅各也吩咐人請教會的長老為病人抹油禱告(各5)。

根據馬可福音6章,耶穌差遣12使徒兩兩地出去,用油來膏抹許多病人,使他們痊癒。所以,現在聖靈已傾倒在信徒身上,我們都可以這樣做。

接下來,執事發給每個人一小瓶油,由牧師帶領大家,一邊宣讀經文,一邊為自己抹油,在頭上、口、耳朵、雙手、雙腳、身上抹油,都有不同的經文來祝禱。最後宣告說,我今天受膏要服事神,要對世人代表耶穌!這是耶和華所定的日子,我們在其中要高興歡喜!(詩118)

既然各人都受了膏,我們可以開始彼此抹油禱告。牧師邀請大家若有病痛,或家人親友有病痛,就去到前面讓牧師、長老、和執事、小組長為之禱告,他們有七、八位都站在前面。詩歌響起,有不少人陸續上去了。我想到我婆婆年紀大了,近來左肺漸漸失去功能,恐怕日子不久,應該請他們為她禱告,於是也上到前面,和一位姊妹簡單分享了, 她就禱告神清楚引領和保護她平安。

我女兒有位中學很要好的朋友,家裡是天主教背景,從前不怎麼來教會,這次有空來看我女兒,剛好遇到這抹油禱告和彼此服事。她一定也受到感動,我看見她上前請一位姊妹禱告。至少有10分鐘之久,人們陸續上前,有一家人黑人大小都上去了,牧師和師母在麥克風上禱告。我看到崇拜結束後,那位為我們帶來的朋友禱告的姊妹又來找她,拿給她某些資訊。

下星期是五旬節,但我今天為這位朋友感謝主恩!沒有甚麼比按手禱告更有力更深刻的靈裡感動和聯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