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23, 2015

福音派的女神學家

去年11月份,我參加了在聖地牙哥舉行的ETS(福音派神學學會)年會。與會的女性很少,有人告訴我,連同作展銷的姊妹和陪同丈夫前往參加的妻子一起,女性只占了7%--這是包括了所有的教授和學生ETS成員。這可能是因為學會的大多數人都相信女人不宜教導吧,叫做男女互補派,但個家學會其實並沒有一條正式的信仰告白,說女人不可教導和作領袖。

雖然遞交文章和講演的人中也有一些女性,ETS的核心領袖集團中卻沒有女性,學會的刊物也沒有女編輯。另外,黑人很少,至少沒有講演的。亞裔男性發表講演的倒有好幾位,但比起講演場次的總數來還是很少。

我很少在講座上發問或發表意見,又沒有參加他們的餐會,所以很少和別人有甚麼溝通,加上是住在附近一家比較便宜的旅館,沒有住在昂貴的大會酒店,所以幾乎沒有結識甚麼人。但是我本人倒沒有覺得作為女性在那裏不受歡迎。

但是有個主張服事主應該男女平等的組織,Christians for Biblical Equality(CBE)事先聯絡了我,在會議期間對我作了一次訪談調查。他們那次一共訪談了三十幾人,包括幾位ETS的領袖。歸納出來的報告終於寄來了,讀別人的故事和意見,很實在也很有趣。不妨在這裏分享一點。

不少人顯然因為會場中女性太少這件事很敏感。沒有受到不尊重—這恐怕就算是最正面的經歷了,有的本以為自己大概不會受到歡迎。有位單身的女教授在另一個學會很活躍,她每次都順便參加ETS的年會,因為安排在同一個地方,時間不衝突。結果她常常都被ETS的男士問:「你先生在哪裡任教?」她如果和另一位男士站在那裡說話,有些人進來搭話,他們似乎就假定她是妻子,對她的姓名連問都不問!

另一位女教授,帶著名牌,別人一看就知道她是教授。但不知是因為穿著太漂亮還是甚麼,別人就是不和她搭話,裝作沒看見她。也許很多男士們沒有太太隨行,覺得和女人說話不方便?我這人不介意別人不和我搭話,可是假如一個女教授或女院長到哪裡去,學生和同事不和她搭話能表示尊敬她?

一個位教授描述說,她總是不知該不該和別人搭話,因為作為女性,不太覺得自己真正屬於這裡,而在另一個學會--聖經文學學會(SBL),就沒有這種感覺。--你又不好見人就問他對女人教導是甚麼觀點,萬一他覺得你不該跂身神學家雲集的地方,那還不如不理會他。為了安全起見,還是不交談為好?嗯,在沒把握得到接納的時候,不主動和別人說話是明智的。因為的確有人受到不客氣的對待,僅僅因為是女性,或因在男女平等服事方面有不同意見。

有位黑人女教授很氣憤,有一次她只想和旁邊一個人談談聽完講演之後的想法,卻好幾次被對方告知他是已婚。她說這人可能不習慣和女同事討論問題還是怎麼,和你談起話來不把你當作神學界的同行,而把你當作不相干的女人。

ETS的執行委員都是男的,都是白人。這不知道是否有意安排的,但有人指出,她為女兒挑選大學的時候,如果校務委員會中沒有女性,她夫婦就認定那所學校對女兒不安全。ETS的大會講員也很少是女的,莫非女性在神學界就是不擅長?但我們知道女神學家和聖經研究教授不少,著書立論的也不少。如果ETS有個官方立場,相信女人必須作輔助的角色,他們怎麼沒有女人輔助呢?

這些人一提起女神學家的工作和研究內容,就要回到女人能不能教導,或她們可以在哪裡教導的議題上,你就要重新說明那些人家不耐煩面對、卻早已說過了的解經問題,多累啊。

本文內容取自CBE的實習研究,Emily寫的訪談調查,閱讀全文內容請點擊A Question Mark Over My Head

2 comments:

  1. 我现在在读旧约phd,而且是单身,非常挣扎该不该继续下去。刚开始申请的时候,有男朋友的支持,现在分手了。家里并不支持我读神学院,所以,现在完全是一个人。更加激发信靠神的心,只是,一个人的争战过于疲累

    ReplyDelete
    Replies
    1. 姐妹,除非你自己對所學的科目真的很有興趣(那是上帝的方式告訴你走對了),你需要有人支持,家人不支持就需要有幾個朋友理解和支持,不然就要設法換個方向。轉個彎照樣有路走的,願主幫助你。

      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