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0, 2013

忠心謹守安息日的猶太人

猶太人表明他們信仰的方式很獨特,因為上帝曾給了他們獨特的律法。除了拒絕拜偶像、食物禁忌、決不喫帶血的肉等等,他們無論遇到什麼難處,仍然堅持守安息日。本文摘譯自林榮華教授《Is St. Paul a Jewish Deviant or a Reformer of Judaism》第一章

守安息日是猶太人生活習慣中最明顯的一條,據說是“與神立約生活的中心支柱”。它是上帝所頒布十誡中的第四誡,“當記念安息日,守為聖日”,因為上帝六日創造萬有,在第七日就安息了。另外安息日也是紀念猶太人在埃及作奴隸的時候,年復一年,日復一日無休止做工的日子,於是設立了安息日作為恢復身體和精神活力的日子。安息日是“聖”的,違犯是很嚴重的罪,摩西律法中甚至規定要受到死刑(出卅一14-15)。所以每周一次的安息日是猶太人操練信心、維持凝聚力的一個重要方式,為此他們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猶太人的七天一周歷法對於外邦人來說是很奇特的。Balsdon說羅馬日歷後來也采納了七天一周,恐怕是受到猶太人守安息日的影響。除了休息之外,猶太人守安息日的方式還啟發了外邦人。他們在安息日讀經、講道、唱詩、禁止某些活動,比如不能做工,走路不能超過一定距離,不能打水等等。摩西規定的安息日限制還少,到後來的法典時期,拉比猶太教的規矩被擴展到有1521條不可做的事。這些安息日的限制從社會上、法律上、政治上、軍事上、和外邦人的經濟關系上,給散居各處的猶太人引起很多問題。

主前二世紀的歷史學家Agatharchides是希臘時期第一位提到猶太人守安息日的人。他說每到第七天,猶太人就要放棄做工,不攜帶武器,也不從事公眾服務。羅馬哲學家Seneca把猶太人守安息日看為他們的一個迷信活動,他嘲笑那是為懶惰找借口,說在緊急關頭,猶太人總是因為守安息日而受損。另一位羅馬歷史學家Tacitus也因猶太人安息日不做工譴責他們懶惰,猶太人的一個哲學家Philo曾回答他們說,安息日不是為了倡導懶惰,而是為了在辛勤工作六天之後能恢復身體。

不僅外邦人的社會名流嘲諷猶太人的安息日,猶太人的敵人也多次利用安息日來發動進攻,特別是戰爭時期。Agatharchides嘲諷地記載說,當耶路撒冷在主前320的被埃及人攻占那天,猶太人不是起來保護自己的城市,而是愚蠢地堅持守他們的安息日。猶太歷史學家Josephus說,那次Ptolemy大將是故意裝作要進城獻祭的樣子。另一個歷史學家Strabo寫道,Ptolemy是趁著猶太人禁食一天、都不做工的機會拿下了耶路撒冷。還有一個歷史學家Dio Cassius也證實,羅馬人侵占耶路撒冷聖殿山的時候沒有遇到什麽抵抗。

盡管在守安息日的事情上猶太人遭到不少戲弄與苛待,散居各處的猶太人還是為自己贏得了一些謹守這條律法的特權。比如有一次Augustus特許那些猶太籍貫的羅馬人,如果發放補助金的日子趕上安息日,他們可以到次日才領取,這是猶太人把忠心謹守安息日視為重要的見證。此外還有一次亞歷山大城的猶太人強烈抗議總督破壞安息日,讓我們看出,散居的猶太人一般來說對於守安息日是非常認真的。

2 comments:

  1. 誰對所敬拜的神更忠心呢?基督徒守主日比起猶太人守安息日來差遠啦。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