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2, 2016

2016年竟選奇遇

我過往對於政治不算十分關心。我知道共和黨希望對資本家優惠一些,讓他們能供更多人有飯吃;而民主黨希望多抽稅,政府好提供一些公共福利,給下層那些失業的、求學的、生病的…別讓他們太為難。兩黨各有好處。今年竟選從共和黨爆出一個川普,主要的政治主張是關閉門戶,實行自我保護政策,從貿易開放越來越全球化,退回到自力更生、自給自足的年代。

如果說以前不瞭解這人(他是房地產商人,不是政客),聽聽他發表的競選講演就有了。我完全不欣賞這人的風格--滔滔不絕,不聽別人說的話,也不回答別人的問題,接受訪談被問到自己的的過往,答不出來的時候就喳喳呼呼、言之無物。可是居然很多人都擁護他當總統,奇怪!我看他那個副總統競選夥伴談吐比他強多了。這人聽說作了決志的禱告呢,唬人的。

聽說很多福音派的基督徒支持他,僅僅因為他答應要任命保守的大法官,是不贊成婦女墮胎或同性戀結婚的那種法官。但最大的問題是川普的立場改變太多,否認自己說過的話不臉紅,這人完全不可信賴,怎麼很多人都看不出來呢!

就拿川普對待婦女的問題來說吧。在第二次總統競選辯論的時候,正值川普11年前的一個私人對話露光(嘿,他是忘記關掉麥克風)。他在談話中自吹能夠對婦女為所欲為,包括摸索和親嘴,不必經過她們的同意,因為他是名星!要競選總統的人這麼下流,自然引起轟動。於是在辯論中,川普被問到那些性侵犯的行為到底發生過沒有?還是僅僅口頭說說而已?川普只是認錯,被追問了好幾次,到最後才否認,聲言那些行為並沒有實際發生過。

結果接下來的10天中,先後有9名婦女出面,說他確實有那些侵犯的行為。對這些婦女的指控,川普一概否認,包括有的理由是那些女人不漂亮,他不會選來作侵犯對象。

到第三次競選辯論的時候,辯論主持人再提這件事:「為甚麼這些不同的婦女,在不同的情況下,這麼多年來在不同的時間…都要編造出這些故事?」川普的回答是典型的不誠實、扯謊、指責別人有陰謀、和轉移話題。

他說「那些故事大多已經被揭穿了(have been largely debunked)」。胡扯,除了他自己否定曾認識那些婦女,並沒有別人來「揭穿」,反倒是有一些旁證出來。當柯林頓指出川普為自己辯護的時候,如何說那些婦女不漂亮,不值得注意的時候,川普在旁邊一連三次否認,說I did not say that。他那些話都被多方記者錄下像來,當作新聞到處發表了,他怎麼還能在這麼多聽眾面前否認呢?

最惡劣的是川普的陰謀論調:「我想她們是想要出名,或是她(柯林頓)的競選運動搞出來的。」揭發這種事情多數婦女是不情願的,主要是擔心說了沒人信。就算是其中有的因為支持柯林頓夫人而出來揭發,還有的婦女顯然並不支持她。

還有,為甚麼單要談這件事?談談他的競選聚會中發生的暴力事件好了--指控那些都是柯林頓夫人花錢僱人所策畫的,去調查吧。再不就談談她的電郵事件,得到眾議院傳喚通知後刪除了33,000個電郵,犯罪犯罪!這麼重要你們怎麼不多問?

這就是川普,好像一個無賴,說話出爾反爾的人。他連選舉結果都未必尊重,聲稱到時看情況,若不中選,他要引發內戰還是要起訴?不知道。他答應的任何事情,除非國會同意,不能成立。我看基督徒若堅持選他就不要再傳福音了,太惡劣的見證。

我從yahoo新聞網觀看競選,注意到在辯論結束時,除了川普的家人,沒有甚麼人主動來和他握手。一個人顯然裝作沒看見他過來,扭頭背對著著他和別人繼續談話。另一人伸手和他旁邊的人握手,川普伸手把旁邊的人擋住,自己向那人伸出手來,結果得到了一個很勉強的握手。站在那一排的人紛紛轉身離開,沒人想要過來和他照像或甚麼,川普一行只好早早離開了會場。

看樣子他競選已經失敗--不過要再等三個星期,選舉結果出來才知道。

via GIPHY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