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September 5, 2012

在聖殿中那些群情激奮的人

這可不是什麽一小撮不明真相的群衆,時值五旬節,正是一大批虔誠的猶太人從各地來到耶路撒冷過節的時候,路加記載說他們被聳動了:“以色列人來幫助!這就是在各處教訓眾人糟踐我們百姓和律法,並這地方的。他又帶著希臘人進殿,污穢了這聖地”(使徒行傳廿一章28節)。---誰來污穢聖殿?好驚人!立即前往圍觀。根據路加的説法,“合城的百姓”都被驚動了,可見這事的嚴重性。

有人和保羅過不去。那就是保羅在亞細亞傳道的時候,那些拒不接受福音的猶太人。還記得以弗所的騷動嗎?那個銀匠挑起一場聚衆戲園鬧事的動亂,從此就有人策劃要害保羅。別有用心的人總會找到茬子下手,但是那些被聳動的人,那些捕風捉影、跟著起哄的人呢?恐怕是借機發洩一通而已。我怎麽知道?文化大革命的時期揪鬥“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的時候,少數人也許是有備而來,大多數人的怒氣都不知道從哪裏來。我小學時的校長是我家鄰居,我也知道平時媽媽和她關係很好。一天我看別人揪住她的頭髮,對她又踢又按、要她低頭彎腰的時候,我看到她毫無表情的臉,不知道爲什麽就是覺得她態度不夠配合,於是誠心誠意地跟著呼口號“打倒”。現在想來當時的心理狀態多少有些奇怪。

後來我自己的父親被人扣上“特務”的帽子,胸前挂一塊牌子拉上街遊行。我一聼見別的小孩子喊著說我父親挨鬥了,立刻跑囘家関起門。我頭腦中出現我那平時受人敬重的父親被人揪著又踢又打、推搡著往前走的圖畫,心裏好痛。我愛我爸爸,但我記得我當時沒有哭,我盯著関好的門發呆。我不會憎恨那些跟著呼喊打倒他的人---被人聳動而激奮的人平時大概也稱不上是特別良善,但那些借機伸手傷害的人十足有他們自己的issues。

話説這些為聖殿熱心的猶太人,他們聽見風聲一起跑來,進入聖殿拿住保羅,把他拉到外面,並且立刻想把他殺死。也許他們正在找石頭要打這個聽説是污穢了聖殿的人,真是狂熱。那時聖殿的西北有個安東尼堡壘,是城内羅馬軍兵駐守的地方,居高臨下守望,必要時可以從兩道梯階直通聖殿的外院。這不是嗎,千伕長看見如此亂套,立即衝下來看,發現大家原來是圍住一個人揪打,其他人大聲喊叫,真是群情激奮。看來這個被人圍攻的傢伙一定是個惹禍的,立即上前拿住,吩咐用兩條鐵鏈捆上,審問他是什麽人,正在做什麽壞事。不料衆人的喊叫控告千伕長聼不清楚,或許這個希臘人不太聼得懂猶太人的亞蘭文,他立即命令羅馬兵丁先把保羅帶囘安東尼堡去。可是衆人擁擠不堪,不知是否想要攔阻保羅離開,那個窄窄的臺階變得寸步難移。最後,兵丁只得把保羅擡起來走,衆人跟在後面瘋狂地叫喊“除掉他”!

這一幕讓我想起耶穌被羅馬巡捕比拉多審問的時候,一夥猶太人也是在那裏對著耶穌瘋狂地喊“除掉他”,同樣的宗教激情:這個人在各處教導說猶太教結束了,子民、摩西律法、聖殿都不再算什麽,這還了得!不過我懷疑大多數人並不清楚自己為何那麽容易被聳動。

在進營樓之前,保羅忽然用字正腔圓的希臘文對千伕長說了一句話,使他吃一驚。什麽?你懂希臘話?你不是前幾年領頭作亂的那個埃及人?---恐怕他原以爲是那個埃及人趁著節期捲土重來了。保羅只要告訴這個千伕長他是生在大數城的猶太人就可以了。大數是當時的希臘和羅馬的學術和教育中心,號稱東西方文化的匯合處,名氣超過雅典和亞力山太。不消說,保羅得到發言的機會,敍述自己歸主的經過。他對自己的同胞講希伯來文,不吊洋腔,“…起來,求告他的名受洗,洗去你的罪。...”一番話說得我猜那些猶太人面面相覷。後來衆人怎樣又喧嚷起哄了呢?當保羅說到他在耶路撒冷的異象,主對他說:“你去吧,我要差你遠遠地往外邦人那裏去”。

這句話本身似乎並沒有什麽冒犯,但是從保羅口中出來,這個叫外邦人不必守摩西律法也可以成爲上帝子民的保羅,這個告訴各地猶太人可以和外邦人一起吃飯的保羅…叛國猶奸,他什麽都不必說都要令衆人火冒三丈啦。我有些稀奇的是他前面那些見證的話竟沒有冒犯大家:“主啊你是誰?--我就是你所逼迫的拿撒勒人耶穌”,然後口口聲聲稱那大光耶穌為主,提說大馬士革出名的猶太基督徒亞拿尼亞---他稱耶穌為“那位義者”(徒廿二14),這一切都沒有使他那些猶太人聽衆發怒起哄,莫非他們都是基督徒?至少有一大部分?

我不願意接受那些想要把保羅打死的人是基督徒。我總是以爲他們是拒絕信耶穌是主,徹頭徹尾的猶太教徒。但仔細看看保羅的這段見證,他們聼的時候反應不是拒絕耶穌,倒是拒絕外邦人?我開始心生疑竇。...

2 comments:

  1. 我是覺得就算那些"想要把保羅打死的人"是基督徒也是不足為奇的,因為若我們從福音書文本的處境來看,很明顯的耶穌基督是猶太人,他在傳的是關於猶太人的神的訊息,從一般人的角度來看你信仰耶穌基督和他的父神時本來就有義務要遵守這個信仰的"教規"。
    我認為那些猶太人的邏輯是這樣的: 耶穌基督的福音是在猶太信仰底下的一環,因著基督的救贖使得猶太人的信仰得以完全,所以你要接受耶穌你等於是要先將猶太教的一切全盤接受。但保羅剛好反過來,他先傳基督的福音,再來講摩西律法,猶太人將基督視為救贖的Happy ending,但保羅則將基督視作一種開始,且對他而言,基督的出現意味著摩西律法的任務已經結束了(羅十4;),不了解保羅思維的人很容易會認為他是在迎合外邦人胃口而妥協了這個信仰,或甚至是褻瀆神等等

    ReplyDelete
  2. 有道理。初期教會的這兩派--將外邦人猶太化的一派,和接納外邦人因信歸神的一派,有這麽情緒化的敵對,實在可惜。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