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anuary 21, 2013

重拾失落的價值觀:敬畏上帝

今天紀念黑人牧師馬丁路德金(不是那位十六世紀德國的宗教改革家)的生日,他曾推動美國的人權運動,1968年被人刺殺。本文譯自Focus On the Family網站為紀念他所登載的一篇講道,是他本人1954年所宣講的:Rediscovering Lost Values

在我們今天的世界上,有些東西不對頭,有些很基本的東西整個地不對頭。

我們開始懷疑,是不是我們的知識不夠?

但不可能是因為知識不夠。

因為說起人類累積的知識,我們今天的知識比歷史上任何時期的知識都多。我們手頭上有很多資料。我們懂得數學,懂得科學,懂得社會科學與哲學,超過世界上任何歷史時期。所以不可能是因為我們知識還不夠多。 那麽我們想是否我們的科學發展得還不夠快,我們的科學還不夠進步?那也不可能。因為我們最近的科學進步成果驚人,人能夠把距離縮小,把時間排列,以至於現在你可以在紐約吃早餐,到英國倫敦吃晚餐。兩百年前,一封信從紐約寄到華盛頓要花三天時間,現在你跑到中國都不用那麽久時間。所以不可能是因為科學落後,人的科學智能很奇妙。

要想發現人類問題和世界病態的實際原因,我想我們必須檢查更深入的東西。我們若實在想知道問題的答案,就要看看人的靈魂和心思。

我們的問題不是知道得不夠多,而是我們的為人似乎不夠好。

我們的問題不是科學發展得不夠快,而是我們的道德落在後面了。現代人最大的問題是,我們的生活消費遠遠超過了我們靈性財富所能負擔得起的程度。我們還沒有學會怎樣做一個公正、誠實、仁慈、有愛心的人,這是我們的基本問題。所以我們的實際情況是,我們用科學把世界變成了近鄰,然而我們的心靈狀態沒有把世界變成近鄰。

如果我們想要繼續前進,我們就要回頭,把一些留在後面的寶貴的、偉大的價值觀找回來。 第一條需要找回來的價值觀是這個:一切的現實都掛在道德基礎的樞紐上。換句話說,就是有一個道德的宇宙。普世的道德律就和物理定律一樣,永久不變。

我們從現代世界中采納了某種相對論的倫理。我在這裏不是想要擺大名詞,我只是想說一個很具體的事,那就是我們接受了一個態度:是非僅僅是個相對的東西…

多數人不敢站出來講他們的信念,是因為別人可能沒有同樣的信念。

今天早晨我要對你說,有些事情是對的,有些事情是錯的,永遠是這樣,絕對是這樣。比如說仇恨是錯的,它一向是錯的,也將永遠是錯的。在美國是錯的,在德國是錯的,在俄羅斯是錯的,在中國也是錯的。主前2000年前它是錯的,今天1954年是錯的,一向是錯的,永遠是錯的。在暴亂中喪命是錯的,但只要我們一天采取這個態度,認為是非是相對的,我們就一天在反叛上帝自己的律。

朋友們,這個態度毀滅我們文化的靈魂,毀壞我們的國家。今天我們的世界上就是需要一群願意站出來,反對各種錯誤事件的男人和女人。一群已經看出某些錯誤的事物,無論別人已經發現了沒有,看出一些正確的事物而去做,無論是否有人看見你做。

這個宇宙掛在道德基礎的樞紐上。這個宇宙中有些東西證明Carlyle說的對:沒有一個謊言是永遠不會揭穿的。這個宇宙有些東西證明William Cullen Bryant說得對:真理在地上摔碎了還會再升起來。

你今天離開的時候,一定要確知,上帝是永存的,風暴可以來也可以去,我們的摩天大廈可以建起來也可以倒下去,我們漂亮的汽車可以拿來用也可以失去,但我們的上帝是永在的。植物可以枯幹,花朵可以凋謝,我們上帝的道永遠堅立,沒有什麽東西能攔阻上帝。世界上一切的武器都不能打著上帝,我們的原子彈不能損害到他,今天早晨我所說的創造/掌管宇宙的上帝,他將要世世代代永遠長存。如果我們想要繼續前進,就要回頭尋找這位上帝,這位要求和命令我們完全忠信於他的上帝。

如果我們想要繼續前進,我們必須回頭重新找回那些寶貴的價值觀:那一切現實掛在其上的道德基礎,那一切現實受其掌控的屬靈力量。願上帝賜福給你!

1 comment:

  1. He talks to us today even he died long time ago!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