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November 21, 2017

默想「基督耶穌的心」

腓立比書2章1-5節:所以,在基督裏若有任何勸勉,若有任何愛心的安慰,若有任何聖靈的團契,若有任何慈悲憐憫,你們就要意志相同,愛心相同,有一致的心思,一致的想法,使我的喜樂得以滿足。凡事不可自私自利,不可貪圖虛榮;只要心存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你們當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

英文這段我比較喜歡NIV的翻譯,把「看別人比自己強」理解成看別人比自己重要:Therefore if you have any encouragement from being united with Christ, if any comfort from his love, if any common sharing in the Spirit, if any tenderness and compassion, then make my joy complete by being like-minded, having the same love, being one in spirit and of one mind. Do nothing out of selfish ambition or vain conceit. Rather, in humility value others above yourselves, not looking to your own interests but each of you to the interests of the others. In your relationships with one another, have the same mindset as Christ Jesus...

As a group of us meditated on this passage, a few things comes to our mind. One is about the humbleness. As people serve or help others, helpers could easily fall into the traps of being proud, therefore lost the kindness they meant to show.

Another thing is the joy of being like-minded, because we serve the same loving God. Paul was happy and felt fulfilled when sisters and brothers share/support each other well. This is called fellowship!

The third thing that grab our attention is the mindset, Paul said it was Jesus' mindset. In our relation with one another, we want to follow Jesus. He is compassionate and forgiving. He accepts others as they are, and care about their problems. He has only one message to bring: turn to God with your life, follow me and let God the Father help you!

Saturday, November 18, 2017

感恩節唱甚麼歌?

聖誕節有很多詩歌。感恩節呢?不少人戲稱「火雞節」,沒有聽說甚麼著名的詩歌。我有時候有些奇怪,感恩節大概是北美的基督徒感謝上帝的恩惠吧?但好像萬聖夜的慶祝反倒更加盛大。我們教會詩班要唱的是這首詩歌:John Rutter 所譜曲的For the Beauty of the Earth,歌頌神創造了萬物,歌頌祂賜給人諸般美好可回憶的關係。



當然,今年我也受到提醒,有些人不幸失去了和美的家庭關係,還有些人家有過世不久的親人,感恩節和聖誕節期是個令他們難過的日子。...

Thursday, November 16, 2017

反對進化論等於護教嗎?

最主要的壞處,是失去整個的年輕一代基督徒,那些本來應該留在教會中,把信仰承傳下去的人,因為反對進化論的強烈聲音,甚至相信科學與基督信仰是衝突的,經不起知識和教育的推敲,離開了教會。

其實,宇宙天地萬物是上帝創造的,證據很明顯,宇宙天文、大地生態的互相配合太精密了,人體器官功能配合太完美奇妙了,不可能不是精確的設計。可Answers in Genesis (AIG研究所) Ken Ham 一心以為,反對進化論就是維護基督信仰。那你的「科學」論據不能說服主流科學接受的時候,豈不是讓人整個放棄信仰?

基督信仰從來不是建立在科學證據之上的。科學是最近幾個世紀才發展起來,發現大地不是平的方的,天上沒有一個穹蒼(硬殼子)或可敞開的窗戶,地球也不是宇宙的中心等等,本來不應該影響基督徒的信仰,可是偏偏有人堅持,那些科學和基督信仰有牴觸,那不是就是等於要人放棄信仰嗎?你的基督信仰是跟隨耶穌天國的王呢,還是別的甚麼信條?

AIG的Ken Ham帶領修了一個方舟博物館,上次我記過一次。這博物館是當作科學證據展現給觀眾的,而那些滅絕的物種都在挪亞的方舟上!而他們完全沒有解釋化石是怎麼來的。創世記有各種解釋,而Ken Ham聲稱自己的「字面」解釋是基督信仰的基礎。嗯,他仍然接受天上有個硬殼子?或者他不知道現代聖經翻成「空氣」的那個字是個硬殼子?

Ken Ham的信仰怎麼能夠作基督信仰的基礎呢!他怎麼好欺騙成千上萬的年輕人,說這是基督信仰的基礎呢!即使地球真的很年輕,Ken的理解是對的,基督信仰的基礎也是耶穌基督王,不是別的東西。

你介紹自己的某種解經是可以的,但你本來應該說「我們認為創世記最好如此這般理解,但我們未必正確,所以讓我們定睛仰望為我們的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Ken Ham卻告訴孩子們,here is the only way to understand Genesis—and if we’re wrong, nothing else in the Bible can be trusted. (請看Benjamin L. Corey撰文批評:How Ken Ham’s Religion Pushes Our Children Towards Atheism

這不是很要命嗎?他為甚麼要把基督信仰裝在這麼小的一個盒子裡!人會把這個小盒子貼上「反科學」的標籤,然後扔掉。

Sunday, November 12, 2017

詩歌:發耶穌的光

這首詩歌唱起來滿激昂的,是比較新的詩歌,英國人Graham Kendrick作曲。耶穌說我們是世界的光! Copyright © 1987 Make Way Music



Lord, the light of your love is shining
In the midst of the darkness, shining
Jesus, Light of the world, shine upon us
Set us free by the truth you now bring us

(corus)Shine on me, shine on me
Shine, Jesus, shine
Fill this land with the Father's glory
Blaze, Spirit, blaze
Set our hearts on fire
Flow, river, flow
Flood the nations with grace and mercy
Send forth your word
Lord, and let there be light

Lord, I come to your awesome presence
From the shadows into your radiance
By the blood I may enter your brightness
Search me, try me, consume all my darkness
(corus)Shine on me, shine on me...

As we gaze on your kingly brightness
So our faces display your likeness
Ever changing from glory to glory
Mirrored here may our lives tell your story
(corus)Shine on me, shine on me...

Thursday, November 9, 2017

你的教會男女平等嗎?

提起男女平等,恐怕有些人會說,男女受造價值平等,但角色不同,關係是順服/帶領的關係。聽起來雖然也可勉強算為某種平等,可在實際操作上,很多人都覺得牧師的太太義務服事是理所當然的。怎麼會是理所當然呢!有成見才不會感覺到問題。

不信你隨便找一位弟兄,請他全時間義務服事教會看看。為甚麼不行?因為只有姊妹對這樣的安排「甘心順服」--她承認地位低,有機會在家庭之外發揮才幹「工作」並受到賞識稱讚已經很好。怎樣知道你的教會男女是真正的受造平等?女牧師Andrea Ackermann列出下面5條衡量標準。(原文載於國際CBE的網站博客。)

1. 教會領袖主動積極地宣告男女平等,不光是口中支持,還實際上在各種事奉團隊、各種活動中都反映出來。在這些教會中,姊妹們遇到的問題就是教會大家的問題。姊妹們選擇單身、不生子、工作、做神職工作,都應如同弟兄一樣無可厚非。弟兄們也應被鼓勵做義工。

2. 教會強調男女是弟兄姊妹的關係,而不是強調把異性看成「試探/誘惑」。如果沒有弟兄願意手把手培訓姊妹門徒,那麼姊妹們在事奉上就只好落在後面。那個「弟兄不宜和姊妹單獨談話」的原則,其實就是把姊妹當作沒有任何重要事情、重要觀點值得傾訴的人。為甚麼弟兄必要時可以要求單獨談話,而姊妹不可?原因包含了歧視和偏見。

3. 長執會、小組長、成人與兒童的主日學教師,都應該根據教會總人口的男女比例,致力於鼓勵姊妹參與。姊妹們一般都不太會要求教會為自己創造機會,弟兄們需要主動放下身段。

4. 教會要樂意聽見姊妹在各種問題上的視角,不要按文化標準貶斥她們「太柔軟」或「太強硬」等等。女性的一些特質實際上反映出神的形象的重要一部份。在教會的各種決策上,邀請姐妹參與,往往會帶來因性別差異而來的獨特洞見。

5. 教會要努力辨識姊妹容易面臨的障礙,為她們消除那些障礙。比如,同樣的服事崗位,姊妹參與就需要更高的學歷;她們參加聚會常常需要照顧兒童,懷孕時有各種特殊的不便等等。

總之,教會若希望看到更多婦女進入領導層,就要尋找她們,給她們充分的機會和權力,鼓勵她們發展和成長。你的教會如何?

Monday, November 6, 2017

路德會看宗教改革

紀念宗教改革500年,新教從天主大公教分出來,到底功過如何?教會到底應該怎樣紀念路德?我在網上搜索,看見一本給兒童寫的「路德爸爸」,讀者評價還不錯,就買了一本來看。好的話我就打算送給教會裡的小朋友。

結果我看了以後很失望。不愧是故事,編出來不必根據史實的。--作者筆下的路德好像一個小康美國家庭,路德爸爸給他的孩子們講路德改革的故事。路德爸爸作為一個很懂得甚麼是神慈愛的人,來講他年輕時對聖潔的神是多麼驚恐。而路德的兩個青少年兒女,從互相很不友好,變成會饒恕道歉,彼此相愛等等。

對我來說,這故事為甚麼會顯得不真實?--嗯,人的轉變沒有過程就不真了。今天看見一篇文章,列舉了路德會的人對宗教改革的4點看法,決定記下來。

第一是針對新教對於路德引起教會分裂的歌功頌德態度,指出路德當年並沒有想要分出一個新的教會。有人說裝修房屋和拆毀房屋根本不同,「改革」是要改掉教會中的錯處。不再向聖徒禱告,不再提說煉獄等等,但信經是沒有錯的,詩篇祝禱,認罪的禱告,敬拜禮儀稱頌神的羔羊等等,都沒有錯。後來的不少新教教會把諸多傳統拋棄掉,路德會是不以為然的。

第二是對教會分裂的描述,人們把新教分離天主教歸功或怪罪在路德身上,其實是不對的。路德貼出95條對教廷神學實踐上的質疑,羅馬天主教會後來也改掉了賣贖罪券的錯誤做法。問題是當時的教宗Leo十世,贖罪券買賣的受益者,把路德開除教籍。難道路德和他的教會因被開除教籍,就此停止敬拜?所以,是教宗分裂了教會,不是路德!

第三是針對翻譯聖經出現的問題,當初路德把聖經翻成德文,目的並不是讓每個人都能自由隨意地解經。他們是相信有聖靈光照信徒,信徒讀經時就會受到啟迪。

第四是由於很多新教取締了聖禮,或對聖禮的意義給予不同的解釋,路德會並不贊成。

Friday, November 3, 2017

默想:考驗中的喜樂

今天看Moen博士的原文默想,是關於「喜樂」那個字。想到一位姊妹正在面對化療,我為她迫切禱告,不禁要感謝主。

雅各書1章2節:我的弟兄們,你們遭受各種試煉時,都要認為是大喜樂。

喜樂—如果耶穌是我們的榜樣,那麼他在生活的許多方面都是榜樣。最重要的榜樣,是在痛苦掙扎中怎麼辦。Charan這個字的字根意思很寬:喜樂、歡欣、快樂、愉快、雀躍等等。

很清楚,這裡毫無悲傷失望!實際上,雅各把「大喜樂」放在句首,因為他要強調它:「都是大喜樂!我的弟兄們,你們要…」。

這喜樂就是耶穌在地上服事時的喜樂。這世界沒有這樣的喜樂給人,它不受環境的影響,不會失落或被偷,乃完全是因為知道神的愛和恩惠而有的歡欣。再沒有比這更讓人歡欣的時刻了,就是試驗我們順服神和造就品格的時刻。

考驗是人生的實際。然而從神的角度來看,神支持我們,對我們有把握,祂知道我們能夠堅持下來。事實上,聖經告訴我們,神不會讓我們遭受無法承受的考驗,祂總會要給我們開一條出路,讓我們能忍受得了。

神把考驗擺在我面前,交給我。祂不是讓我坐在旁觀席,希望我有一天能夠參賽。祂乃是知道我現在能夠做到的事,打發我進入比賽,對我能夠遵照祂的指示有完全的把握。所以,每次遇到考驗都說明神在支持我!

喜樂!歡喜神相信我,歡喜祂認為我配得進入賽場的機會。神不是攔住我,恐怕我不能過關,祂了解我正如祂了解祂的兒子耶穌,祂要我成功。

除掉舊的觀點吧,你的考驗不是神要給你評估記分,而是說明祂相信你完全能夠勝任。這些試煉不是要檢查你表現如何,乃是因為神了解你的能力。

讚美神,祂看見我自己所不能看見的事。在我懷疑自己的時候,祂不懷疑我。祂打發我向前進,因為祂愛我,把我當作能夠服事祂的人。

你呢?現在喜樂嗎?

(翻成「試煉」的這個希臘字peirasmos是個多義字,除了是「考驗」的意思,它還是「誘惑/試探」的意思。根據本節的前後文,這個字在此應該理解為「考驗」。雖然後文中有談到「各人被試探,乃是被自己的私慾牽引誘惑」等等,雅各吩咐要以為大喜樂的時刻,卻不太可能是被私慾誘惑的時刻。)

Thursday, November 2, 2017

紀念萬聖之傳統詩歌

小孩子在10月31日晚上出來討糖果,trick or treat? 當然是treat--這叫作「萬聖夜」,而11月1日才是「萬聖節」。很多教會並不慶祝萬聖夜,但傳統上,天主教和基督教的不少宗派都用11月1日,來慶祝和紀念所有過世的聖徒,或者為他們感恩。下面這首聖詩唱的就是這個內容,反映出堅定的聖徒相通、生者亡者相聯結的信念。



為所有息了地上勞苦的聖徒,他們在世人面前認你為主,
永遠稱頌耶穌的名,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你曾是他們的磐石、他們的山寨、他們的力量,主你帶領他們打過美好的仗,
你在黑暗淒涼中是他們的真光。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稱頌聖徒相通、神聖的相交,我們在這裡軟弱掙扎,他們在榮耀中發光。
然而我們都在你裡面合為一,因為我們都屬於你。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黃金晚霞照亮西天,忠信勇士快快得安息,
平安有福的樂園多麼甜美,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但天那邊破曉,有更榮耀的一日,得勝的聖徒光明大軍起來,
榮耀的王經過,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從最遠方的大地,從最遙遠的海洋線,從珍珠門出來,
無數的大群川流而來,向父、子、聖靈歌唱。哈利路亞!哈利路亞!

Sunday, October 29, 2017

美國教會:再來一次改革?

500年前,馬丁路德起來反對當時教會盛行的「贖罪券」做法。所謂的贖罪券,是因為天主教相信,基督徒死後會因為一些罪在「煉獄」中先停留一段時期,待潔淨之後才去到天堂。但活著的信徒當時可以用金錢購買「贖罪券」,算為行善,能夠用來減少親人停留在煉獄的時間,早日進天堂。

教會後來用那些錢蓋了宏偉壯觀的大教堂,可中間難免有神職人員肥了自己的腰包。路德提出,上帝的恩典怎能用金錢購買呢?教會的腐敗可見到了極點。

在紀念路德宗教改革500年之際,單單把宗教改革當作神學教義辯論是不夠的。宗教改革的主要意義,現在看來是在於反對教會的錯誤,抵擋了當時教會的社會不公義行徑。(當時的德國是某種政教合一的情形。)

頌讚英雄容易,跟隨英雄足跡不容易。有一位美國牧師提出,當代的美國(白人)教會,有個最大的社會不公義問題,需要立即改革,就是教會中存在的種族隔閡和歧視問題。黑人教會和白人教會不打交道,我上次寫過一次,是因為我很震驚。教會怎麼會對嚴重的種族歧視和衝突問題沒有教導呢?尤其是美國南方保守和正宗的虔誠基督徒,在身邊發生的這些衝突中,他們的角色到底是甚麼?

教會中的種族隔離和歧視當然反映在社會上—自從幾十年來,我們的白人老大哥並沒有教導會友除掉歧見,伸手幫助黑人弟兄姊妹解決點困難,為他們伸張點正義,乃保持了漠視。--這需要一場改革!

Samuel Son牧師指出,美國從一開始就有白人主人和黑人奴隸,所以自然有白人教會和黑人教會,奴役和種族主義的理念世世代代傳下來。起初奴隸們在田野裡敬拜,不可能和白人主人一起擘餅。奴隸制廢除之後,黑人成為二等公民。在有些教會,黑人的數量如果增加太多了,就請他們離開。(這記在有些黑人教會成立的歷史上,比如African Methodist Church。)

Samuel Son牧師指出,至少有三個教義,在各宗派直接和間接為教會的種族隔離作出了貢獻,應該革除。

第一個是「含的咒詛」教義。這裡有些莫名其妙,其實是含的小兒子迦南了受到挪亞的咒詛,永遠要受弟兄的奴役。美國的基督徒將那個舊約故事更新了,應用在自己身上。白人教會用這個古老的教義為種族主義開脫,好像白人是上帝的選民,而黑人則永遠受咒詛、作奴隸。

我曾在Schofield 聖經中看到這個咒詛說法,後來出的解經書都譴責,說這是沒有根據和錯誤的學術理論。但是對於許多美國白人基督徒來說,他們仍然透過這個咒詛的鏡片來了解種族問題。

第二個錯誤教義是「福音主義」的教義,把救恩縮減成一張到天堂的門票,把永生扭曲成了一個未來的裝飾品。歸信基督的人不必為地上的社會病態焦急,也不必為生活煩惱,只要信靠耶穌,祂就會在末後解決你全部的問題。而對今天的腐敗,基督徒都沒有甚麼責任。

這樣的「福音」對生活安逸不愁的人還有道理,卻無法讓天天遇到危險、歧視,窮困沒有前途的人接受。

教會的第三個錯誤是崇拜個人主義的自由。你有自由意志來選擇合適自己的教會,找與自己同類的人一起聚會,這個權利神聖不可侵犯,誰都沒有權力告訴別人應該如何。你大概會選同族裔、同語言、不必接觸不同人群的教會,這就實現了種族的隔離。(即使同一教會有不同的族裔,恐怕彼此之間也缺乏交流,互不了解。)

為了取代上面的錯誤教導,Samuel Son牧師希望教會多教導人人都是按照上帝形象所造、並且受造平等的教義;多教導得救就是回到上帝百姓的群體,讓自己屬於上帝;多學習上帝的公平和饒恕;多教導教會是上帝的家,我們被收納為兒女,必須忠信和彼此學習相愛的道理。

如此,消除種族隔閡就會逐漸反映到社會。結束種族衝突是當下美國教會改革能夠帶來的復興。

Friday, October 27, 2017

離開基要主義的基督教教育

我們北美的華人教會大多持守「基要主義」牌子的基督教。問題是稍微鑽研一下聖經,就會發現「基要主義」的信念是講不通的。結果孩子們上了大學,接觸到真正的聖經人文歷史,就不得不修改觀念,否則無法持守信仰。

我曾經接受基要主義,接受了一些基本的神學裝備之後,不得不離開一些舊的觀念。那麼,在主日學課堂,或與弟兄姊妹交流的時候,如何能夠調整,離開基要主義呢?

首先,你的教導必須強調身體力行效法基督。耶穌生平十足顯出天父上帝的慈悲,祂不歧視社會中的邊緣人物,祂憐憫和伸手幫助和醫治他們,而不是定罪他們,告訴他們有地獄伺候。基要主義派則完全忽略社會公義平等的話題。

其次,不要宣傳說聖經故事全都是實際發生過的歷史,或者「聖經字句無誤」。先知約拿如果沒有真的在魚肚子裡面三天,約拿的故事就沒有任何教導的意義嗎?聖經中雖然反映出不少歷史,卻不是按西方現代標準寫的史記。古時的詩歌和現代一樣,充滿誇張形容比喻,不全都是先知預言,但上帝用這些話來教導!

第三,聖經的啟示是漸進的,要告訴我們上帝究竟有怎樣的屬性。也就是說,後寫的書卷比先寫的給人更多啟迪,最後基督耶穌將天父彰顯出來。對,我們要效法耶穌、跟隨耶穌的腳步,但不要說聖經回答了一切的人生問題,或形容它是一部現代人的生活守則--多妻制或男尊女卑等等都反映出當時的文化而已。

第四,上帝藉著耶穌拯救人,目的動機不是解決審判問題,聖經中並沒有一處說祂命定所有人下地獄。我們信是因為上帝的愛和眷顧,不是因為逃避地獄!並且,上帝的愛幫助我們起來改造世界,除掉邪惡和壓迫。用地獄威嚇來勸人歸主已對越來越多的人不靈光了。

第五,不要再教導人因犯罪所以其實一文不值,好像垃圾,倒要反駁這些謬論。我們的價值和成就、表現、外貌無關,而是與生俱來、上帝按自己的形象創造出來的。

還有,必須教導弟兄姊妹有同情心,同情和接納不同教育程度、不同經濟狀況、不同族裔的人。努力去了解那些和自己不同的人,而不是歧視、批評、懷疑別人。

最後,最重要的是教導人可以有自己的主見,可以提問,不必人云亦云。上帝的確給祂的兒女有自由的意志、思想、和情感。

本文參考了宣教學者 Benjamin L. Corey的文章,他是談論教育孩子離開基要主義,但我覺得教育成人原則也一樣。

Thursday, October 26, 2017

教會是否無意中助長了家暴?

Natalie Collins是一位年輕的Gender Justice Specialist,大概要翻成「男女平等的專家」吧。她這頭銜有意思,可能是因為她在CBE工作,一家專門藉聖經來倡導男女平等的基督徒機構。她說基督徒家庭根據一項學術統計報告,比其他人的家暴案件發生得更頻繁。

當然,據說那些不太常到教會參加活動的丈夫,比起常到教會的人更容易對妻子動粗。--教會中有一大批男人不太經常參加教會!

為甚麼會如此?Natalie總結出教會牧師常用的五種方式,無意中助長了家暴,以及如何改進,我寫在這裡。

第一種方式和解經應用無關,只不過是為男女相貌行為定型的一些小玩笑而已。比如形容妻子很嫵媚,女兒很漂亮,或者評論她們的體型,或者評論她們駕駛技術不行等等,對弟兄們則從來不說這一套。這有甚麼壞處呢?Natalie說,符合那些對婦女肆虐男人的觀點!

第二種方式就是教導丈夫作頭,妻子順服。雖然牧師們都會注意婦女受虐的問題,但從根本上,相信神所設計的夫妻關係是不平等的領導/順服關係,一點都不能幫助受虐的妻子。並且那是錯誤的解經,如果仔細考察所有的經文而不斷章取義就會更正過來。

第三種方式是教導饒恕和悔改,對於受虐的婦女來說,等於要求她們包容忍受家暴行為。饒恕的條件是溝通,不是一廂情願、廢掉別人作惡後果的委屈求全,那根本不能解決家暴的問題。牧師教導饒恕的時候,要明確說「饒恕不是忍受虐待」。

第四種方式是教導僅僅禱告。不是說神跡不會發生,但是禱告家暴停止卻不尋求專業和法律幫助是有害的,因為神給了施暴者自由意志,他可以選擇不停止施暴。前次我評論為川普禱告的事也類似,該做的事不做,請神自己去做,這樣的禱告很荒唐!

第五種方式是教導婚姻內一切的性行為,包括性暴力,都是可以的,而且有意無意地輕看和醜化單親媽媽、離婚、和分居的人。這就給受丈夫虐待的婦女一個無形的壓力,不離婚。很多人不知道婚姻內也可能會發生性暴力。

Sunday, October 22, 2017

基督徒個人佈道的盲點

有一個基督徒為了寫一本書,想要作一些調查。他在全美國各州的Craigslit網站發通告,專門收集非基督徒的反應:你對基督徒有甚麼話要說?特別是曾經被他們傳福音,要你接受主耶穌的人,請說幾句。

結果他一天之內就收到300多個回應,於是選了一些發表在Patheos論壇,文章題目是「非基督徒希望基督徒知道的事」。也許我們希望能夠傳福音的短期宣道隊隊員都應該讀一讀,預備你的回答。我挑了幾條翻成中文放在這裡給你參考。

「我對基督徒最生氣的是,他們怎麼能那麼不懂人的性情!他們火熱地為要帶領另一個人皈依時,難免用某種方式告訴人家,你很糟糕,做錯事,是惡的。--然後他們竟然指望對方同意。你基本上可以肯定,他們實際能夠成功帶領皈依的人,只是那些悲劇性的極度自卑的人。」

「有些基督徒總是假設,只有基督教定義善惡。可是我們很多非基督徒都是定意行善的,我們也有很成熟的倫理系統,也決心努力把世界變得更美好。基督徒很難壟斷甚麼是良善和公義的。」

「講上帝或耶穌都沒問題,可是我討厭基督徒。在我的經驗裡,大多數基督徒都好爭辯、蔑視別人、強求你接受他們那一套。」

「每次有人來向我傳道,我就知道一個執迷狹窄的人來了,我怎樣試圖解釋或分享自己的價值觀系統都沒用。我當然不想對他們無禮,但他們企圖要我皈依基督教,我從來不知道如何回應。我總是發現自己很尷尬—先為他們尷尬,然後為我們雙方尷尬。每次談話順利結束我都很感恩。」

「我不知道我遇到的大多數基督徒是否認為自己在效法耶穌。如果他們效法耶穌,他們需要回去讀他們的聖經,好好看看耶穌是怎樣的。」

「我是在南方浸信會小鎮長大的猶太人,那裡總是有人告訴我,是我殺害了基督,吃了基督徒嬰孩,會下地獄。所以我從小就知道,很多基督徒似乎心裡根本沒有愛。很奇怪地,如果我不接受他們的信息,基督徒就認為我的耳朵和心就是封閉的。但他們自己的耳朵和心對別人的屬靈信息和經歷格外地封閉,好像一點都感覺不到上帝在用很多方式向各種人伸出手來。據我所知,基督徒對上帝的感受是狹窄的,思維方式強硬,很自負地認為上帝只讚許他們。」

「常有各宗派的基督徒來問我,是否接受了基督為我的救主。我有耐心的時候,就有禮貌地告訴他們我是猶太人。這只會讓他們更加氣盛起來,把我當作可憐失喪的人,特別需要他們那個牌子的救恩。他們幾乎像是會得到傭金的推銷員,如果能救我的靈魂,他們就離天堂更近一步似的,很貶人。我總是保持禮貌,而這些人毫不尊敬、有時候也不寬容我的信仰和我的文化。猶太教不尋求別人皈依,因為我們相信有很多途徑到上帝那裡去,沒有一個宗教能夠獨攬真理或上帝的恩惠。每個人都有自由找到他/她自己的道路,我要對基督徒說:你按你的意願實行你的宗教,沒有必要企圖影響別人。如果你的宗教是真,人家自己會找來。」

「從甚麼時候開始,作基督徒就得是不寬容、討厭別人的狂熱分子了?我從小聽說基督的正面信息:好行為和尊重別人,你的賞賜在天上等等。不知怎麼一回事,好像有一大批基督徒把這個概念丟失了,變成了上帝忿怒的雷電,定罪所有不同意他們的人,在地獄的烈火中被燒。不知何故,現在的基督徒忘記把臉轉過來讓人打,放棄了對待別人如同自己希望被對待的金科玉律,倒變得一心想要說教、論斷,藉著定罪別人來救別人的靈魂,都是為了自私的目的。他們的愛心到哪裡去了,包容和尊重到哪裡去了?」

「我從前是個重生的基督徒。我個人體驗到,基督徒對窮人不好—很像法利賽人對那位投兩個小錢的寡婦。我發現教會太政治化,教會裡的人太喜歡論斷人,輕看別人。作為基督徒,我格外熱心作見證,我的朋友來述說情緒感受,我就對她們講道,我對她們實在不是個安慰,從來沒想從她們的視角看問題。」

「每次基督徒一知道我是同性戀,勸我皈依的談話就會停止,好像我不配得到基督的救恩禮物。我小的時候在浸信會,常聽見「憎恨罪、愛罪人」的說法,可是作為成年人,我不能說體驗到基督徒常常愛罪人。其實我內心深處總是對皈依的談道很怯場,我不喜歡和隨便的陌生人談最私密的思想和信念。而同時,我又感到基督徒好像對我的靈魂當場作道德審判,單單因為我是同性戀。我不知道一個靈魂值多少,也不知道他們領人皈依會得到多少恩惠,但我猜想一個有罪的同性戀皈依總會值幾個點數,可我感到大多數基督徒似乎不認為我們值得他們費那番功夫。」

Friday, October 20, 2017

關於「恩慈」的默想

歌羅西書3章12節:所以,你們既是神的選民,聖潔蒙愛的人,就要穿上憐憫、恩慈、謙卑、溫柔、忍耐的心。

我因為翻譯的任務,每天看Moen博士的原文默想日誌。今天看「恩慈」這個字chrestos。Moen指出,在馬太福音11章30節那裡,耶穌說祂的軛是「仁慈的」,就是這個字。當然,中文翻成「容易的」,華人的文化讓我們很容易明白,不給別人添重擔,給人下台階,讓人容易過關,正是「恩慈」的表現。

想一想,「恩慈」對於你來說是甚麼意思?是在爭辯的時候講溫和的話?是不計前嫌?是慷慨施予人?一點不錯,這些都是恩慈的表現。保羅說的「穿上憐憫、恩慈、謙卑、溫柔、忍耐」,正是有這些表現。

Moen說,也許chrestos這個字的意思,不止是我們平時想的施予,或其它令人愉快的行動。實際上,這個字描述出一個人內心的性情,而未必總是外在的行為。他說得也對,我們希望所有的行為都是發自內心。不過,我最近聽見一位心理學家講演,主張透過行為和姿勢來矯正某些不健康的心理狀態,似乎也有道理。


一個人能不能透過「假裝」仁慈而變得仁慈?我有些懷疑,一旦有機會,這人豈不是還是要暴露出他/她的不仁慈?不過我同意,假裝比起醜惡真相畢露,很多時候還是要好得多。換一個角度,假如某人有時善、有時惡,我倒希望這人能常常露出好的一面,逐漸糾正惡的一面。

Tuesday, October 17, 2017

Work from within a Non-Evangelical Church

I was brought into Christian faith by evangelical Christians 30 years ago. I grow my faith largely in Chinese evangelical churches. Until I attended a Chinese Evangelical seminary, I firmly embraced the fundamentalism brand of Christianity.

Things began to change after my seminary training. Theologically, 3 years of M. Div program equipped me with wider perspectives. Biblically I picked up a few tools so I can dig into the scriptures, find meanings of passages, and properly evaluate different Bible commentaries. I also obtained important history knowledge foundations, from where I could further my studies should I find a subject interesting.

As I keep learning over years, I have to abandon fundamentalism, as I increasingly consider its tenets and practices as not quite defensible. Only one of the four Evangelical tenets – the imperative to share the gospel – I still value. Yes my understanding of “gospel” changed, but the stories of God’s power redeeming and changing lives, is still very much worth sharing! For me the gospel is not so much about saving people from a literal “hell” any more, but to embrace and follow Christ to live a Christ-like live, and to bring God’s Kingdom to people.

I switched to a church near my home, which turns out to be a non-evangelical church, as I realized later. The small Presbyterian Church is predominantly in white culture. I feel like a visitor for quite some time, because it didn’t have any small groups, for Bible studies or for prayers. For several years no one knows my family, my passions, or my talents. I missed all the testimonies, fellowships, and spiritual connections like I had in Chinese churches. Another friend come along with me to this church and feels the same.

In this church, to serve God is to join a committee, and attend committee meetings once a month. These meetings, sometimes has a “devotional time” in the beginning, basically are all about running church business and activity planning—who is changing church colors according to seasons, who will do a potluck sign-up, someone makes a suggestion to gift older children with a personal Bible, so people arrange and schedule to implement it, and so on... I served two committees for two years, never quite feel home.

On my third year of attending this church, there is a group of women started a biweekly lunch time Bible studies. I joined it and found it very enjoyable. A Bible study guide is selected, and people taking turns to lead, we share our thoughts and opinions freely. However as soon as I got a part-time job,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attend. Nevertheless, people overcome every kind of physical difficulties in order to join it. We need more of this kind of opportunities to learn together.

This year we have new pastors, and I was nominated as a ruling elder. Although I still don’t know much about many church practices, I guess I can learn. Our new pastors did a "training" to all elders and deacons, got church structure reviewed, eventually we all agreed to set up a new vision of "being a light/salt" to the world for our church.

When asked what committee I would choose to serve, I decided to serve in Fellowship Committee. Of course my idea of “fellowship” is quite different from their existing one. I really want to get this committee out of the activity planning mode. I want to promote sharing within our congregation, to change the church culture to be more inviting to our visitors. See, the people of this church are kind and non-judgmental, I found them to be very open minded people. It is just they are not sharing their spiritual lives with one another. I’d like to bring some changes.

I decided to open my home. Every other Friday through the summer, I invited everybody, whoever is interested and available, come to my house, for a simple supper then a sharing. I gave sharing topics every time by emails. At sharing time I used powerpoint slides for visual and sound effects. We sometimes sang together, and I made comments about the song we sang. My plan was to see reactions. If the Spirit is at work, there might be a thirsty to move people into more fellowship actions.

By end of summer, about half of the church visited my home for this fellowship, about two third of them returned for at least one more time. There seems no lack of good words, even from people who had not come, they encouraged me, told me this was very inspiring. New pastors are very supportive of the idea. They pray that we will have more small groups like this one. When I raised the possibility of doing another small group after summer, there are a few people indicated that they would join. Therefore if I choose to continue, it would be doable.

However I sense some resistance. First of all, culturally many people never feel they are lack of spiritual sharing in church. They grew up in this church, very familiar and comfortable with each other, they feel home and have been elders and church leaders. I realized that only the newer people who join the church that need more connection.

Secondly, people do not used to share personal stories and testimonies. Even leaders feel uncomfortable to lead a spiritual discussion or prayer. Fellowship committee members suddenly realized that they face different tasks. One person resigned, a couple persons indicated that they are not good at “this”. I am left uncertain, -- should I persuade them to stay, or should I leave them alone? I have never been good at this committee thing!

Thirdly, there is a group of people in church whom I never know well enough to successfully invite. They might have different education or income level or race. I have to admit that I don’t know much about their needs. Maybe they will respond better if somebody else invites them to their homes. I come to realization that each small group can only serve certain people. No group can serve everybody.

This then somewhat like our deacons work, whose job in this church is to take care of different people, send them greeting cards and so on. I wonder if there is any way Fellowship can work with deacons. But again, I have no much idea how deacons work within our church structure.

What is next? Try to collect feedbacks from different people. But I am doubtful if people would honestly tell me main reasons why they didn’t want to come back, or if anything had turned them off during the fellowship sharing. I also found out that people in this church do not like the words “evangelism” or “testimony” to characterize the spiritual works, because such words remind them of street corner preachers who shouted the “hell” to passing-bys. They seem okay with “discipleship” or just “sharing” though.

My home can still be open, but I don’t want to do this alone. I need a team to do fellowship regularly. This needs to be part of church ministry, not an individual venture any more. In member meetings, I heard “Holy Spirit” is mentioned by pastors, sounded like everybody understood it. It is, again, just sisters and brothers never talking about how the Spirit is at work in their lives. But I will definitely want to wait for the Spirit’s direction.

Meanwhile, I observe that there are people who began to open their homes and share their stories, thanks to our pastors. They also determined to have more potlucks after church services. They also work to expand existing meeting groups, such as choir or committee meetings, to have spiritual sharing. During worship, pastors started to ask kids and congregation about “God sighting” moments, and there are people who responded and shared. I pray that slowly people are getting used to hear and share testimonies!

This is my prayer: May the God of endurance and of encouragement give to us to be like-minded one toward another. –Romans 15:5 (Darby)

Sunday, October 15, 2017

自然災害是上帝在報應嗎?

北加州這幾天來野火成災,酒莊和藥用大麻田都燒毀了一部份,死傷有加。有人認定這是神的審判。天主教有一位神學家針對「神的審判」的說法最近寫了一篇文章,我覺得不錯,把大意記在這裡。

近來颶風災害、東南亞洪水、墨西哥大地震,都有人認為這是神在報應人的罪過,為了叫人悔改。有一位牧師John McTernan說,由於美國容許同性戀婚姻,上帝發怒,正在有系統、有步驟地毀滅美國(God is systematically destroying America)。另外有人不同意,有一位Jennifer Lawrence牧師說,是因為美國選了川普當總統,所以上帝發怒。

不錯,很多宗教傳統,包括猶太教和基督教,都把自然災害看成神明的懲罰。但是Matthew Schmalz教授說,你如果仔細讀聖經,事情不是這麼簡單的。 最早的神明懲罰故事是公元前2000年,蘇美爾的Gilgamesh史詩,講神明用大洪水懲罰人類,但水王警告了一個義人Utnapishtim,這人和他全家就建造了一條船得救了。後來希伯來聖經中的挪亞洪水故事有些類似,上帝因為地上「滿了強暴」,要把所造的人和動物都除滅。只有挪亞是完全人,所以他和家人被上帝保存下來了。

或許你可以說,聖經中的自然災害和上帝發怒有關,不過根據創世記,水退去之後,神與挪亞立了約:我與你們立約,凡有血肉的,不再被洪水滅絕,也不再有洪水毀壞地了。--這是神的一項鄭重應許。

神還在以賽亞書54章對祂的百姓說:我怎樣起誓不再使挪亞的洪水漫過遍地,我也照樣起誓不再向你發怒,也不斥責你。

聖經是如何描述人的苦難的呢?不錯,人常常因為犯罪而受苦難,但以賽亞書53章描寫神的僕人也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是敬虔的榜樣。 還有一位完全正直、敬畏神的約伯,也遭受了極大的苦難。約伯的朋友簡單化地把約伯遭難理解成上帝懲罰他的罪過,遭到了上帝的責備。有些詩篇也表明,人受苦未必是因為犯罪受罰。聖經顯然告訴我們,上帝的作為有時超過我們所能理解。

聖經對患難的描述--不錯,有時是上帝引起人受苦難,但有時是撒旦的作為,有時是其他人引起的。不錯,洪水和地震在啟示錄中都是神帶來的,但雅各書裡說,神不試探人,而忍受試煉的人是有獎賞的。

初代教會的先賢對受苦難的說法,包括受苦讓我們能夠了解自己的軟弱,和更依靠神等等。從基督徒的視角看,仁慈的神藉著耶穌基督釘十字架受苦難,因祂是了解和擔當百姓苦難的神。

在德州和佛州的颶風災害中,在加州的火災當中,神與那裡的人同在,救很多人脫險,與他們一同遭災受損。基督徒與其住在神的忿怒當中,不如紀念神的恩慈憐憫,效法神向需要的人伸出援手、給予安慰。

Friday, October 13, 2017

物種滅絕和挪亞洪水

現代科學從化石發現,99%以上的動物都已經從世界上滅絕了。而且從化石紀錄,不同時期有不同的物種,各自在不同的時間滅絕。不過,相信地球年齡很年輕(只有幾千年到一萬年)的人把各種地質現象都解釋為挪亞大洪水的結果。我上次已經寫過一篇文章,說明地層的不同結構和顏色,不可能是一次因洪水形成,所以根據地貌,地球不可能年輕。

本文專討論生物滅絕的問題。如果說物種滅絕是因為大洪水把動物都淹死了,並沉積下來變成化石,簡單方便,那麼有一個嚴重的問題:按照聖經,上帝吩咐挪亞造方舟,是為了保存所有那些動物,使牠們不至於因洪水滅絕!這很矛盾:你想要照字面理解聖經中的挪亞洪水,結果上帝的目的反而沒有達到。

Answers in Genesis(AiG)近年來造了一個方舟博物館,不少人去參觀了。他們是怎麼處理物種滅絕這個問題的呢?很多滅種的動物都在方舟上!包括二疊紀和三疊紀地質年代的各種不知名爬行動物和恐龍,和新生代的一些已滅絕的哺乳動物--可能是根據生物化石建構起來、放入方舟的吧。

有趣,AiG認為恐龍和很多古動物都是在挪亞洪水之後才滅絕的?據說方舟博物館裡的許多展品都沒有標籤和說明,一般人只是看熱鬧,不會去追問動物名稱的,可是知識分子和科學家看了標牌就會起疑惑、皺眉頭了。

有個標牌問讀者:難道99%的物種都滅絕了嗎?然後似是而非地告訴讀者,現在有紀錄、有描述的(documented)已滅絕物種只有幾千種,沒有幾百萬或上十億種。

但你如果自己去查看一下物種滅絕的話題,世界上現有的生物種類有1000到1400萬種,其中只有120萬有科學紀錄和描述,因為documentation是一項比較繁瑣細緻的工作。根據去年5月的一份科學報告,已有描述和記錄的現存物種只佔了世界上全部生物物種的千分之一。你專門拿有紀錄檔案的部份來對比總體的科學結論,不嚴謹嘛。

仔細閱讀方舟博物館的標牌,當然還有其它錯誤信息。人完全可以大膽攻擊現代的科學結論,但若對你要攻擊的理論描述得不正確,就變成打稻草人,也沒有分量了。可惜不多的人有耐心仔細計算和對照那些數字。

最後回到老問題上:不知道挪亞方舟博物館是否正式向參觀者宣告,所有滅絕的物種都是在洪水之後跑到化石裡面去的?如果是,那麼這些化石是甚麼原因、如何造成的?

本文內容部分取自一份方舟博物館的評介文章,那位作者顯然不贊成AiG,認為方舟博物館是反科學的。

Monday, October 9, 2017

彼得前書的寫作和背景

上林榮華教授的課很有趣,他總是能夠從一些我們平時不太注意的字句中,分析發現很重要的書卷背景資料。本文是一個例子:彼得前書寫下時的背景。

在書信末了問安的部分,作者常常替本地教會致意對方。五章13節寫道:在巴比倫與你們同蒙揀選的教會問你們安。

為甚麼提到「巴比倫」?林教授告訴我們一個歷史背景:在公元70年聖殿和耶路撒冷被毀以後,猶太人開始用「巴比倫」來指羅馬。這也許可以推論出兩件事:彼得前書是在羅馬寫的;寫作年代在聖殿被毀之後。

不過根據初期教會的傳統,彼得是在羅馬的尼祿皇帝手下倒釘十字架而死,而歷史上的尼祿是公元68年死的,死時耶路撒冷城和聖殿還沒有被毀。彼得即使寫了這卷書信,大概也不至於稱羅馬城為「巴比倫」。(這句把羅馬稱為巴比倫的話,會不會是後來抄傳的時候添加的呢?不是不可能,但有跡象表明這句/段話不是後來添加的。)

五章12節:我略略的寫了這信、託我所看為忠心的兄弟西拉轉交你們。--和合版翻成「託…轉交」,讀來西拉一定不是寫信的人,但原文句首的介系詞dia,意思就是「透過」或「藉著」,既可能是託西拉代筆寫信,又可能是託他送信。新譯本就把這句話翻成:我藉著我認為忠心的弟兄西拉,簡略地寫了這封信勸勉你們...

到此,我們需要面對聖經中有託名寫作的事實。嚴格地說,這不應該理解為現代人的冒名寫作行為。古代中東人在一個口傳的文化裡,文字是誰寫誰編的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口傳的信息被文士寫下來,目的仍然是為口頭繼續傳播。

當上帝給人信息的時候,首先也是口傳,後來才有人寫下來。你不能因為書卷寫得晚,或是因為有文士在收集、抄寫時編訂了,就認為修訂的版本是錯。--所謂的「原稿無誤」其實是出於錯誤的假設,給現代人出了難題。

你如果對林教授的課程有興趣,可以到睿理文(Relevant)神學院的網站查看課程。

Sunday, October 8, 2017

聖經中的生活應用話題--墮胎

我有時很好奇:有些聖經附上一個生活應用的目錄給讀者,讓人知道遇到各種實際問題時看哪一段經文。—這些目錄是如何編排的呢?今天我從NLT聖經抽查了一個題目:關於墮胎(Abortion)。

在這個題目下,讀者得到詩篇82篇的3-4節:「你們當為貧寒的人和孤兒伸冤;當為困苦和窮乏的人施行公義。當保護貧寒和窮乏的人,救他們脫離惡人的手。」

這句經文的英文是uphold the rights of the oppressed and destitute, rescue the poor and helpless, deliver them from the grasp of evil people。我腦海中立即浮現那些貧寒受欺、無處控告的婦女,她們陷在某種困境中—她們要求墮胎。所以如何應用這句經文呢?大概是同情這些婦女,幫助她們吧?還不錯。

可是話題目錄的編者除此之外顯然還有另外的想法。他們頭腦中有可能是想著小康家庭的婦女意外懷了孕,於是列出下面一節經文,用粗體字告誡讀者,兒女都是神給的,要好好保護—因為未出生的孩子是最無助的。回到poor and helpless,是那些貧寒、困苦、窮乏的婦女,或是她們所懷的胎兒?

編者還列出幾節經文,勉強證明,神關注未出生的孩子,給每個孩子都計畫了未來。可我曾讀過一本基督徒婦產科醫生寫的書,胚胎學的一些研究發現讓人重新思考墮胎的倫理議題,胎兒從何時開始有靈魂仍然是個謎。詳細請看我2010年3月寫的那篇反思。

我們的有色眼鏡讓我們看不見經文中的某些信息,而把另一些信息看走了樣子。上帝對耶利米說「你未出母胎,我已分別你為聖」,等於所有的胎兒都從成孕開始被神計畫好了生命嗎?這問題是不可能有確定答案的。

Friday, October 6, 2017

默想和歌頌主恩

昨天練詩,歌詞和《奇異恩典》差不多,但曲調更美好。忽然注意到其中提到wretch :奇異恩典,何等甘甜(的聲音)saved a wretch like me。Wretch到底是甚麼意思呢?

查字典,發現它有兩個意思:一個是很淒慘可憐的人,另一個是很壞、很邪惡的人。在這首歌裡,人們是怎樣理解這個字的呢?中文翻成「我罪已得赦免」,可能是當作第二個意思,即犯罪而來的邪惡。

從歌詞的後文字句,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wretch可以理解為痛苦不幸已經過去了,也可以是形容犯罪的人悔改了。不過唱到後面「經過許多危險網羅,飽受人間苦楚」,又很可能只是在描述不幸的經歷--主救人脫離這些苦難。

Wretch來自保羅的書信。羅馬書七章24節:我真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必死的身體呢?中文翻成苦,但前後文在談肉體的掙扎,所以這苦未必是外在的困難,而是內心的痛苦。我問了詩班的其他人,都說wretch意思是miserable,不過他們基本上也理解為個人內心為罪掙扎的痛苦,而不是環境的苦。

唱詩的時候說自己是惡人總有些怪,因為平時說話不這麼說,即使認罪悔改也不這麼講話。說自己苦就很平常,也比較容易引起共鳴。因為,不必是罪大惡極的人才說自己是wretch,經歷患難苦楚的人更可以唱自己是wretch。流離失所-->得救,是多麼安慰!

Tuesday, October 3, 2017

耶穌如何傳「天國」的福音?

注意,耶穌傳福音和咱們平時熟悉的方法不一樣!馬太福音十九章記著說:

16有一個人進前來問耶穌:「老師,我該做甚麼善事才能得永生?」17耶穌對他說:「你為甚麼問我關於善的事呢?只有一位是善良的。你若要進入永生,就該遵守誡命。」 18 他說:「哪些誡命?」耶穌說:「就是不可殺人;不可姦淫;不可偷盜;不可作假見證; 19 當孝敬父母;又當愛鄰如己。」 20 那青年說:「這一切我都遵守了,還缺少甚麼呢?」 21 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去變賣你所擁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然後來跟從我。」 22 那青年聽見這話,就憂憂愁愁地走了,因為他的產業很多。

怎樣才能得永生,我們會說這是最重要的人生問題,對嗎?關心窮人啊,人人平等啊,保護環境啊,敬拜神、教導人學義、藝術美善,這些都重要,可是對於基督徒來說,終極問題不是這些。終極問題是「你將來在哪裡度過永恆」。現在耶穌遇到好機會,來清楚地回答這一終極問題,很好。

如果按我們的理解,首先,耶穌應該糾正這人,得救不是做善事能夠賺取的,乃是上帝白白給的。然後,他應該邀請這人認罪、悔改、相信、接受耶穌正在為他開一條路,好讓他能夠和上帝建立關係。對吧?可是耶穌一點都沒提這些。

耶穌問這人:你為甚麼問我關於善的事呢? …你若要進入永生(生命),就該遵守誡命。(這句是和合本的修訂版,翻譯得比較準確。)

中文翻成「進入永生」,而原文只是說「進入生命」,英文是enter life。也就是說,這生命是進入的,並非「得到」的。怎樣進入呢?耶穌問他是否遵守了誡命。耶穌怎麼可以這樣回答呢!

摩西律法有好多典章和誡律。在耶穌的時代,有大量的研究探討辯論,都是關於如何解釋和遵守這些誡命。所以這人想要知道,怎麼歸納和應用那些誡命?安息日你的驢掉在坑裡怎麼辦?拉上來不算做工嗎?等等。

耶穌提出遵守摩西十誡,其中四誡關乎人與神的關係,耶穌都沒提。其餘六誡關乎人際關係,耶穌除了一條沒提,其中五條都提到了--遵守了嗎?這人說他遵守了所有的誡命。然後耶穌說:「你若願意作完全人,去變賣你所擁有的,分給窮人,就必有財寶在天上;然後來跟從我。」

這裡「作完全人」、「天上」、「財寶」,難道是我們在信主前就知道的「好人進天堂」嗎?顯然不是。耶穌竟然沒有用清清楚楚的語言,告訴這人如何「到天堂去」,結果那個年輕人就憂憂愁愁地走了!

但問題出在我們對那個問題的錯誤理解,那個年輕人希望得到的「永生」,或有些地方形容為「來世的永生」(路十八30),並非我們現在所理解的死後美好去處。這人問的是「我該做甚麼善事才能夠承襲olam habah」,即age to come的生命。

新約聖經中常常提到的「這世代」this age和「要來的世代」age to come,指的是不同的紀元。我們常翻成所謂「世界的末了」,其實是指「這世代」的末了。福音告訴我們,一個舊的世代要終結,一個新的紀元要開創,耶穌來就是開創這個新紀元。Age to come翻成「來世」,華人一概理解為死後,我們是不是錯過了這個新紀元?

甚麼是life in the age to come?與其理解成「永生」--死後的長久永恆生命,不如理解成基督國度降臨的新世代,更符合當時猶太人的認知。另外,中文的「世代」(英文age),aion在希臘文裡,是個多義字。

「世代」的意思,不是指某個固定、可以量度的時間,更不是永遠,它只一個泛泛的慣用語,來指一個紀元。然而aion這個希臘字的另外一個意思,卻是「永遠」!--難怪人可以把一個新世代的生命,理解成永遠的生命。難怪這新世代是「進入」而不是「得到」的。

猶太人怎麼會有「這世代」和「新世代」的觀念,有很長的歷史,這並不是耶穌發明的。我應該重新仔細看看新約中對於aion的談論。本文是閱讀Love Wins一書的筆記,我核對了希臘原文,作者Bob Bell是嚴謹的。

現在,甚麼是「福音」?有一點是沒有疑問的:耶穌是新世代的王,即「天國」的基督。我們在新世代中,在祂的光明國度中,跟隨耶穌王。從耶穌時代至今,上帝的國度是「已然/未然」的情況,耶穌用很多比喻講「天國」,說的就是這新的世代!你信嗎?你願意在這個意義上跟隨耶穌基督王嗎?

Saturday, September 30, 2017

再談種族:做點搭橋的事

我在加拿大信主,我信主的原因之一就是加拿大人對外國人很友好,讓人願意接受他們的價值觀和他們所信的神。加拿大的外國留學生畢業後都可以找工作,只要有公司聘用,你就可以拿著老板的聘書去領一年的工作簽證。假如你是個人才,在加拿大總有機會被發現。

我聽說美國的基督徒比例更高,更多的人對信仰認真,所以我先生決定來美國時,我很高興。我滿心以為美國和加拿大是一樣的。來到美國,順利找到一份工作,工作幾年。除了遇到幾樁商業詐騙,打電話多次遇到不禮貌、不客氣的工作人員,並沒有意識到美國嚴重的種族問題,大概因為我生活在思想開放的加州吧。

近幾年來,不斷有些新聞報告了種族沖突問題,特別是黑人和白人警察的問題。黑人受教育的機會少,文化程度普遍比較低,缺乏必要的工作技巧,生活貧困者居多。你可以想像,年輕人無所事事就是個社會不安定因素。

華人和黑人打交道的機會恐怕很少,基本上不會生活在同一社區。我們偶爾在公司遇到有黑人同事,那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大家沒有兩樣!但體驗到“失業”人士的醫療保險、信用難處、法律事務等等障礙之後,我現在對美國的種族和階級問題有了新的認識。美國的華人基督徒或許應該起來做點什麽,首先是了解到自己在一些事上是不知情的,不要隨便跟著白人老大哥瞎嚷嚷。

目前,我們奉為正統的基督教神學是西歐的個人主義神學,不是東方教會傳給我們的。我曾經參加過一次希臘東方正教會的敬拜,他們比較強調(加入)神百姓的群體、屬於主,生活上跟隨基督,因為神接納人!--這是題外的話。

今天我看見一篇報道,紐約州一個中小學區的社會科學部主任,Mitch Bickman在2016/17學年搞了一個Bridges活動計劃:讓來自兩個不同的學校60名學生,從初中到高中花6年時間互相對話,談論社會問題。而這兩個學校,一個白人學生占了85%,另一個拉丁裔和非裔學生一共占了97-98%。

現在的美國中學生學習政府機制、學習近代史、學習社會,Bickman先生要學生之間談論種族問題。學生的家庭背景不同,對談自然擦出思想激蕩的火花。孩子們很敞開,互相聆聽別人的想法、意見,然後認真思考回答。

我相信,幾年下來,這樣的學習會轉變生命,不同族裔的孩子會比較好地了解社會不同層次的人有哪些共同的地方。從普及教育入手,說不定孩子們能夠想出辦法,為解決種族隔閡作出一些貢獻。

其實不光是種族問題,像「非正常」性別的群體LGBTQ,我們需要面對和聆聽真實有情感的人,不能靠媒體刻劃,或頭腦想像一個抽象的「同性戀」,態度很可能就會不同。媒體對女性的刻畫往往是側重體形,忽略才幹智力等其他因素,結果並不真確。他們對LGBTQ的刻劃更糟糕,製造隔閡,而不增進了解。

Thursday, September 28, 2017

默想:豐盛表現為慷慨分享

今天閱讀和翻譯Moen博士的原文靈修文章,他默想約翰福音十章10節:我來了,是要羊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盛。

「豐盛」那個字perisson,他說是形容豐富到多餘的情形。你在一個露天的農貿市場買糧食,農人用器皿量給你的時候,為你盛得滿滿,上尖下流。這一豐富滿溢出來的樣子,就是耶穌大牧人要賜給祂的羊,遠遠多於生命所需用的一幅畫--這叫作豐盛。

Moen博士說,我們都想要得到豐盛的生命,但得到豐盛的目的不是囤積起來,而是施予。但凡超過我們所需用的,都該送給其他人。神的意圖很簡單:祂要給你超過自己所需要的分量,好叫你豐豐富富地給人。

這是你對「豐盛生命」的想法嗎?當那個老太太把多餘的份量傾倒在你口袋中時,你是否想「謝謝主,現在我可以把這些分給別人了」?

所以,豐盛不是收集積攢得很多,豐盛是分享給予得很多。當神的供應超過你所需用之後,你就慷慨大方地給人。你會發現豐盛的生命何等奇妙,重要的不是你擁有了甚麼東西,重要的是你沒有緊緊握住這些東西不放。


我從來沒有這麼想過「豐盛」。我頭腦中的「豐盛」就是能夠囤積!Moen博士卻提出,豐盛就是能夠多多地分享。贊成!慷慨一些,敞開心懷,表現出你得豐盛吧。Moen博士的網誌文章在這裡,你可以點擊閱讀。

Monday, September 25, 2017

教會的五個「壞習慣」

今天遇到有人免費送電子書,標題有些吸引人,是探討教會為甚麼不增長。於是填表格回應了,得到一個鏈接,最後成功下載了一個pdf文件。文中列出了一般教會中的五個「壞習慣」,攔阻了教會增長,我記在這裏。

第一個壞習慣,對教會員工和義工缺乏關注和栽培。教會增長依靠一批骨幹力量,有生命力的基督徒需要得到栽培和鼓勵,讓他們成為別人可效法的榜樣。不能把他們當作牛馬,好像他們獻上的時間和才幹都是當然。

我想起以前參加服事過一個小教會,就有這種感受:那裡是個工作的地方,不是一個團隊,因為沒有思想和心靈的交流。那個教會牧師自己不出去學習見識,也沒時間讀書,更不要說栽培同工了—他們大概很難增長。

第二個壞習慣,沒想過要吸引甚麼樣的人來你的教會聚會。他們是哪些族裔、甚麼教育程度、收入怎樣的人群?不要講福音是給所有人的,各群人有各不相同的需要,恐怕需要福音的不同側面。

我最近意識到這個問題:一個小組的團契只能滿足某些人的需要,教會需要不同的小組來照顧不同的人群。會向華人的工程師傳福音,不等於會和墨西哥或拉丁裔的低收入的人交朋友。

第三個壞習慣,沒有外展的策略,這個上面第二個問題密切相關。Reach out必須了解人家,那些學前班兒童的家庭,他們的價值觀體系,他們的信仰、興趣如何?那些來到我們這裡花錢聽音樂的人們,他們還有甚麼其它愛好?我們如何能認識了解他們、和他們進一步交往呢?

第四個壞習慣,你還沒有把教導「慷慨分享貢獻」提到更重要的位置。這我就不用多說了,人們到教會來期待甚麼?若不是更多的接納聯結感,人家不會看見奉獻金錢的必要性。我進入現在這家教會,至少有兩、三年感到自己是在作客,不是回自己的教會--不了解有甚麼目標和服事的機會。

第五個壞習慣,保持古老傳統,和電子時代脫節。講道唱詩不用投影儀,不打算用網站作任何有效宣傳。不能從線上奉獻金錢。嗯,咱們現在的小教會就是這樣的。

你的教會如何?衡量一下,看有甚麼可改進的吧。

Friday, September 22, 2017

神以所有的罪人為敵嗎?

為甚麼聖經中說我們人是神的「仇敵」?或者,聖經中到底是怎麼說的?這個問題關乎基督的「救贖」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是基督將我們從父神的手裡救贖出來嗎?

Jackson Wu博士在亞洲宣教多年,對於跨文化宣教很有見地。他總結人們關於救贖論的觀點,列出幾種說法。

第一種說法是神看把人看作仇敵,這是支持代罰理論的人:因為人犯罪,所以人是神的仇敵,所以神把祂的忿怒傾倒在人身上,除非耶穌替我們受懲罰。這個說法強調神憎恨人的罪,所以儘管說是神愛我們,祂其實還是以我們為敵人。

第二種說法是人把神看作仇敵,這是反對代罰理論的人。耶穌教人愛仇敵,父神眷顧好人和歹人,所以一定是人以神為敵,不是反過來。

第三種說法似乎認為前面兩種說法都對,比如賴特博士。不過賴特似不信服代罰式的救贖,他強調「基督得勝」的救贖。也就是說,基督在十字架上勝過了罪惡、死亡、和魔鬼,釋放人得自由。所以神把罪惡、死亡、魔鬼當作仇敵,而不是把人當作仇敵。

到底誰是誰的仇敵?持第一種看法的請仔細看有關的經文,這裡舉出兩處。

羅馬書五章10節:現在我們既靠着他的血稱義,就更要藉着他得救,免受上帝的憤怒。因為我們作仇敵的時候,尚且藉着神兒子的死得以與神和好,既已和好,就更要因他的生得救了。(其實外邦人稱義遠不止於赦罪,乃是加入神與人的盟約。)

腓立比書三章18節:我屢次告訴你們,現在又流淚告訴你們:許多人行事是基督十字架的仇敵。(行動使人與神為敵,是基督不能夠救的。)

保守派的信徒一般都把「作神的仇敵」理解為神把我們當作仇敵,認為不這樣理解就不能解釋神對於罪惡的忿怒。但這是不正確的。Jackson解釋說,你讀耶穌的教導,就知道仇敵迫害你,不尋求你的益處,而仇敵未必是你所討厭憎恨的人。

也就是說,我們對別人的情緒感受並不決定他們是否「仇敵」,而仇敵自己決定他們是否要作仇敵。

雅各解釋了甚麼是與神為敵:你們這些淫亂的人哪,豈不知道與世俗為友就是與神為敵嗎?所以,凡想要與世俗為友的,就是與神為敵了。(雅各書四章4節)與世俗為友的是誰呢?或問,怎樣是與世俗為友呢?需要研究探討這節經文。

歸納起來,說「我們是神的仇敵」,意思即「我們看神為一個敵人」。在加拉太書四章16節保羅說:「如今我把真理告訴你們,倒成了你們的仇敵嗎?」還有其它經文,我們的「仇敵」就是指那些恨我們的人,而不是我們所恨的人。

回到神的忿怒問題,我曾寫過一篇筆記。神忿怒的對象是那些抵擋和仇視祂、以祂為敵者,不是我們一般所想的,那些顯出我們個人不完美的過犯。另外,Jackson還指出,新約聖經並沒有這種說法,說神愛罪人、同時卻恨他們身上的罪過。(人人都是「罪人」的說法是可以切磋的。)

Jackson的全文請點擊這裡閱讀:Identifying God’s Enemies and Ours

Tuesday, September 19, 2017

詩歌分享:禮拜之堂



In this very room there is quite enough love for one like me
and in this very room there is quite enough joy for one like me
and there is quite enough hope and quite enough power to chase away any gloom
for Jesus, Lord Jesus, is in this very room

第二遍唱的時候,把兩處for one like me換成了for all of us。第三遍唱的時候,這兩處又改為for all the world。如此,這詩歌的讚美敬拜,就從一個人擴展到全體參與者,又再擴展到面向世界的一個偉大的信息:上帝的慈愛與從祂而來的喜樂盼望,以及祂的能力,能夠勝過這世界上任何的憂愁煩惱,皆因主耶穌的臨在。

這使我想到上帝的慈愛能力,能夠藉著你我彰顯一部份。咱們不能抄著兩手等候,主耶穌基督王在前面,我們該出聲發言就要勇敢,該伸手邁步就要行動。這才配稱為敬拜耶穌的人。

還有一首詩歌是Sing Out Your Joy to God,表達在主面前敬拜的喜樂,一起放在這裡分享。


* Sing out your joy to God; with songs of triumph shout.(2x)

The trumpet blow: make a festal song.
The trumpet blow with all your might to sound a festal song.
With harp and lute give praise.
With songs of triumph shout; sing praise to God.*

With harp and lute, with harp and lute give praise; give praise to God.
With harp and lute give praise to God the Lord. *

The trumpet blow: make a festal song.
The trumpet blow with all your might to sound a festal song,
With harp and lute give praise. Sing out your joy to God;
songs of triumph shout, sing praise to God.

詩篇(亞薩的詩,交與伶長。用迦特樂器。)你們當向神--我們的力量大聲歡呼,向雅各的 神發聲歡樂! 2 唱起詩歌,打手鼓,彈美琴與瑟。 3 當在月朔並月望─我們過節的日期吹角...

Sunday, September 17, 2017

安靜讀書默想的樂趣

傳道書十二章12節:著書多,沒有窮盡;讀書多,身體疲倦。

全看你讀甚麼書。有興趣就不太會疲倦了,被強迫要完成功課是另外一碼事。

畫中的牌子上寫著「安靜讀書室」,但具諷刺意義的是:各書論點不同,甚至互相爭辯,衝突很激烈,也可能是津津有味。你讀的時候,大腦中很可能是各種聲音嘈雜,等候你的評判,完全談不上安靜。當然,不是所有人都能體會這個。

這幅漫畫是從《聖經考古協會》網站取來的,徵求幽默畫的標題。

Friday, September 15, 2017

思考美國「福音派」的復興

根據一家美國公眾調查機構的調查結果,美國白人的福音派佔美國總人口的比率,10年來從23%下降到17%。你如果單看18-29歲的年輕人,現在只有8%。 但你如果看全體,福音派基督徒佔了將近四分之一的美國總人口,這說明美國的福音派有相當大成分的有色人種。

不過近來人們發現--特別是非裔、西班牙裔的福音派基督徒發現,「福音派」與共和黨政治有千絲萬縷的聯繫,有些東西讓人越來越無法接受了。他們在思考,要不要保留「福音派」標籤呢?

我們歷來認為「福音派」表示相信聖經。歷史學家仍然檢查這個字的涵義演變,但不少基督徒為了政治原因,考慮退出「福音派」。有人提議改用「敬虔派」Pietist,反正敬虔主義不是18世紀英語世界福音大複興的關鍵源頭嗎?用「敬虔派」的好處是可以脫離美國的黨派政治。

無論這些基督徒自稱甚麼派,伯特利大學歷史教授Chris Gehrz提出福音派復興的四步曲。他指出,基督徒實現團結合一是復興的關鍵一環。

第一步:重新決志跟隨耶穌。有意選擇加入一個運動,回到越來越像主耶穌的成長過程,像他一樣是和平之子,作為基督的身體團結如一,實現耶穌服事他人的使命。

第二步:對待聖經如同來到永生神的壇前。多多在生活中引用聖經來指導個人和教會的屬靈生活,不要只看自己宗派所喜歡的章節,也要看其它宗派所喜歡的章節,全面了解。

第三步:把愛鄰舍當作操練信心的實際行動。相信耶穌復活很好,相信其它的信仰告白也很好,可仍然住在懼怕中就無益了—怕恐怖主義,怕移民,好像基督不是王,就沒有新生的樣式了。

第四步:致力於宗派團結,以彼此和睦、互相造就為念。如此就讓世人認出我們是跟隨耶穌的人,有助於國家各族裔的團結。

所以,敬虔的基督徒若能夠選擇研讀神的話語,活出來愛的信仰,努力用耐心和盼望達到合一,我們就會復興。你認為如何?

Monday, September 11, 2017

寫給一位「夫人」的約翰二書

新約聖經中提到好幾位傑出的婦女,服事主、帶領教會、教導神的道。不過有人不服氣,比如保羅在羅馬書中所推薦的那位女執事非比,有人懷疑她是否真的是自己教會的執事。雖然保羅要求讀者「在主裡以聖徒配得的方式」來歡迎她,說不定她只是堅革里教會的一名女僕人,因為執事的希臘字diakonos原意就是僕人嘛。

保羅還問候了一位女使徒猶尼亞,早先的譯本都把她當作男性,因為不相信女性也可以有「使徒」的稱號。但是東方教會有傳統,女使徒猶尼亞與另外兩位使徒同工傳道,早已封聖!另外,歌羅西書中有一名叫「寧法」的女人也同樣,不少譯本都故意把她的名字和「她家裡的教會」翻成男性人稱,或者模糊的眾數。

約翰貳書1節提到一位夫人,很多譯本都翻得讓人幾乎看不出那是一位真人!但是新譯本很清楚:我這作長老的,寫信給蒙揀選的夫人和她的兒女。你們是我在真理中所愛的;不單是我,凡認識真理的,也因為真理的緣故愛你們。...

和合本把夫人kuria翻成「太太」並且在後面加括號,註明那個字或譯「教會」。可那個字並沒有「教會」的意思!聖經別處也沒有把教會稱為「夫人」的例子,完全是中文譯者擅自加的註解。也許你已經知道,與kuria對應的陽性名詞kurio就是「主人」,絕對是有尊貴地位的人物。而kuria也同樣,用來尊稱地位高貴的女士。

在第5節,約翰直接尊稱「夫人啊(kuria),我現在請求你…」,顯然這位夫人並不是他自己的妻子/太太,也不是教會,而是一個單數的人稱。在初代教會作品中,以撒稱呼他母親撒拉為kuria;有一位女殉道士被她的父兄稱為kuria。在《黑馬牧人書》中,得到自由的奴隸黑馬稱他先前的女主人為kuria,還稱一位經常向他顯現的女人為kuria;有一位女聖徒Thecla,被人稱為kuria等等。不是隨便一位女士都能得到kuria尊稱的。

約翰貳書的最後句話也暴露出這位kuria是一位真實人物:「你那蒙揀選之姊妹的兒女都問你安。」也就是說,這位蒙揀選的kuria還有一位蒙揀選的姊妹,她的兒女都問她的安。這封信中提到的「兒女」倒未必是這位夫人自己生的孩子們,因為約翰長老的三封書信中的「兒女」似乎都是指屬靈的兒女。

假如我們把這位「蒙揀選的夫人」當作教會的轉喻,那麼誰是她的兒女?請記住,初期的「教會」是指一群信徒,不是一個組織機構,不是一個建築物。結果,「教會的兒女/孩子」是指信徒們的屬靈兒女呢?還是指信徒群體本身?

結論是,把這位kuria當作一位當時真實存在的女性教會領袖也許更加合理。

Saturday, September 9, 2017

從DiSC性格測試所學到的

幾個月前,我們的機構參加了一個團隊建設的培訓講座。在參加之前,我們每個人都作了DISC的性格測試,目的是了解自己。我在幾年前曾經作過一次同樣的測試,這次再測結果是差不多的,但我覺得自己的性格是有所調整的。這說明了解自己的短處是有好處的,能夠注意調整。

簡單說明一下,這套測試的結果給人四個分數。根據這些分數把人分成四個類型的不同組合。

如果你的D分數最高,那麼你屬於掌控型,你傾向於果斷接受挑戰,帶領和影響他人。如果你的I分數最高,那就是影響型,你善於說服和影響別人,重視關係。如果你的S分數最高,那叫作穩定型,你比較有耐心傾聽別人的意見,喜歡配合其他人,遇事穩健。如果你的C分數最高,就是謹慎型,你會傾向於注重標準和細節,善於分析問題。

我屬於穩定型,穩定型的人擔心失去穩定,不喜歡未知數,不喜歡改變,比較冷靜。這些特點對我的描寫還是比較準確。不過,像我這種經常換環境、換地方的人,對於改變的抵觸並不大。而且因為我屬於所謂「專家型」的穩定,我會傾向於比較critical--比較鑑別能力太強了嘛!這樣的比較鑑別知識,在一定條件下,反而給我動力去改變一些東西。

喜歡挑剔批判是年輕的時候,用我父親的評語,叫作「有頭腦/主見」,呵呵。現在我已學會把意見自己收藏起來,除非別人問,我不發表意見。因為我發現這對於與多人維持良好的關係極其重要,免得無意冒犯,或被人傳話。「專家型」的人大概都是些喜歡學習和積累知識的人,我參加過另外一套測試,不斷學習是我的第一長處。

總的說來,我不喜歡冒險,因為不想失去已經擁有的一些重要東西。我會計算風險,在把握比較大的情況下適當行動。結果到現在,我在教會中成了推動改變的角色。怎麼走到這步的,我一時還不能歸納成三言兩語,當然可以籠統地說是聖靈帶領吧。但我發現自己仍然瞻前顧後,生怕別人不高興。慢慢走一步、看一步吧,耐心我是有的。

Wednesday, September 6, 2017

Nashville聲明的盲點

8月29日,美國153位保守派基督教領袖共同簽名,發表了一個Nashville聲明,表示反對同性結婚,表示不承認「自我認定」的性別。換句話,聖經上說上帝造男造女,從來沒提到人會跨性,或被同性吸引,或其他不常規的性別現象,所以現在有必要回歸到「聖經的標準」。可是,聖經到底提出過甚麼婚姻和性倫理標準呢?還好,亞伯拉罕和大衛時代的多妻制不算現代人的標準。

我曾經讀過一點歷史研究的資料,過去的男同性行為和戀愛沒有關係,只表明暴力征服,如同強姦或輪姦那樣的罪行,詳細筆記在這裏。從這個亮光看,保羅列出「親男色」與「姦淫」一樣可惡,完全可以了解。而現在那些希望長期廝守在一起的同性伴侶,沒有了暴力征服的因素,似乎已和保羅時代不同。但基督教右翼顯然不同意,事實上,保守派有不少所謂「按字面」的解經應用,都有不適當的「古為今用」現象。

這Nashville聲明是誰起草的?The Council on Biblical Manhood and Womanhood (CBMW),網上找不到這家機構的中文,暫且容我翻成「聖經男女角色議定會」吧。CBMW是甚麼機構呢?專門教導男女的complementary differences的。

男女不同容易了解,甚麼是complementary呢?中文一般翻成男女角色的「互補」,但準確的說,只是女人補男人:男人治理世界,女人為男人服務和打個下手。CBMW的網站沒有說得這麼直白,只說它支持一個「Danvers聲明」的原則。你再細看那個聲明,原來是說上帝創造的時候就已經命定男人是頭(headship)了,所以男人的地位高,女人要服從。CBMW雖然也說男女受造平等,但男女的關係以所謂的Biblical Headship為重心,平等的體現其實是打折扣的。

話說這Nashvill聲明一出籠,各派基督徒有人叫好,有人批評。畢竟,這個聲明只代表了右翼的解經立場。這個聲明讀來並沒有甚麼新東西,就是重複「傳統」的性倫理立場而已。但是由CBMW牽頭起草這份文件,難免有些令人掃興。他們連異性的婚姻關係都搞不定,這年代還主張男女不平等才叫作符合聖經!他們一定忽略聖經中古時的女士師底波拉,或者保羅所提到的女執事非比,女使徒猶尼亞安。

有些受同性吸引的青少年或基督徒決心禁慾,嚴守自身的貞潔,效法基督。更多的人希望能夠實現一對一的性忠貞。可惜CBMW還嫌不夠,他們揮舞「有罪」的大棒,希望否認那些人受到了同性的吸引,他們硬說那是一個抉擇,硬把跨性的人當作沒有跨性來對待,等等。

有一個名叫Taylor S. Brown的神學生說得不錯,如果Nashville聲明真的尊重基督教傳統,那就該將異性和同性一樣對待,號召大家都來遵守傳統。可是起草Nashville聲明的CBMW議會,顯然想要和進步派/自由派的基督徒一樣,在異性倫理方面享受一下新時代的精神。

比如若有人和無故離婚的人第二次結婚,若有夫婦不按上帝命定的自然法,而用試管嬰兒法懷孕,若有人受感動代人懷孕,右翼的信徒都很開放,不堅持傳統的性倫理都沒問題,沒有人去推動立法禁止。唯獨在同性倫理議題上,右翼的信徒自以為義,忽略歷史,堅持立法禁止很必要。這是個盲點吧?

(後記:昨天聽了一個PAAC(Progressive Asian American Christians) 的podcast,談論LGBTQIA議題,我放在這裏,供你參考--從第13分40秒開始):

Sunday, September 3, 2017

耶穌是答案,啥問題的答案?

換一句話,耶穌解決了甚麼人生的重要問題?我建議,不同的人群有不同的需要,不同的問題,耶穌從各角度解決我們的各樣問題。我曾經談過,東方人和西方人的思維方式完全不同。

生活在世界上,一群人看到的主要是個人的道德責任、個人的能力、個人的得失、個人與別人的關係等等,而另一群人基本上只注目自己在社會群體中的位置:別人是否接納自己、給自己面子、怎樣的行為合乎別人的期望等等。這些人是非感的尺度完全用來衡量關係的,不是用來衡量自己或別人內心那些看不見、摸不著的「個性」的。還有第三群人到處看見鬼怪神靈的能力,無論做甚麼,總要小心翼翼,確保不冒犯任何一位鬼神,免得遭殃。

最近我還看到其他群體的不同需要,比如黑人奴隸或其他窮乏邊緣族群,那些沒有人替他們伸張正義的人,恐怕天天呼求神救他們脫離眼下的虐待歧視和其它不公正待遇。

耶穌對所有的人都是答案。對第一群人,耶穌作他們個人的救主,成為他們個人的朋友和導師,引導他們個人的道路。對第二群人,耶穌帶領他們回到神的國、神的家,被接納成為神的尊貴兒女,救贖和修復他們與神、與人的關係,何等榮幸。對第三群人,耶穌的能力是至高的,超過任何其他鬼神的能力,在至高神的庇護之下,得到完全自由,不必再每天擔心受怕。

另外,耶穌是一切在急難中呼求祂名的人的救主。任何受歧視、被排斥、被剝奪了教育、工作機會的邊緣人群,如果向他們傳福音,不帶領他們為困難呼求主是無效的。

同一位基督耶穌,從不同的視角,解決不同的人生問題,是必然的。可是有的人很死心眼,說「你不從我的角度認識和接受福音,你的福音就是假的。」對於第一群人,他們從個人角度看到,接受福音必須首先認罪。可是對於第二群人,被教會接納以後,慢慢看見自己人際關係方面的問題,慢慢學習更正是沒有問題的。

對流浪和無家可歸的人來說,無論他們是甚麼原因落到這地步,如果認罪就能解決住房問題,他們恐怕很樂意認罪,可惜有些最關心他們是否認罪的人,恐怕一點都不關心他們的住房問題。

我們熱心宣教的弟兄姊妹們,你們想過你們福音對象的實際需要沒有?還是主觀地一味認為你已經知道他們的實際需要?實話說,我們若無心解決人家的實際困難,指出「你有罪」就是最沒有效力的傳福音方法。原因很簡單,個人過犯帶給他們的問題,可能遠遠不如他們所遇到的社會生存問題嚴重。

寫下本文是因為閱讀Unbinding the Gospel一書,作者最後指出耶穌是答案。她不只看到罪的問題,耶穌轉變個人,還看到耶穌醫治社會、醫治群體的能力。很不錯!我可以補充發揮一下。

Friday, September 1, 2017

十大重要的人生技巧

大多數技巧是可以模仿、學習、操練的。其中一些看上去有點像是天性,但更有可能是生長環境的塑造。成功的人需要具備某些重要的心理素質,這些素質可以在健康的人際關係環境中被培養造就,也很容易在幼年的時候被「不懂教育的」父母剝奪掉。



我把這段視頻所提到的十大人生技巧歸納羅列在這裡,加以評論:
  1. Speaking up, 就是敢於在眾人面前發言,把重要的心聲說出來。現在的美國中、小學課程中都有提供這方面的基本訓練,呈現一個故事也好,參加辯論也好,學生必須及格。
  2. Being honest with yourself, 就是坦然誠實地面對自己的優點和缺點。很多人自己安全感太差,無法誠實面對自己的缺點,也不相信自己能夠成長和進步,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問題。
  3. Having confidence, 有自信心。這一項絕對靠環境和經歷塑造的結果:是對前途有信心、有盼望?還是反覆被人提醒,自信是缺乏了正直和進步的能力?最近聽人說,自信可以從自欺而來,沒考察過。
  4. Listening, 會聆聽。無論你有多麼會發言,聽懂別人的意見,了解別人的心願或感受,的確是一項很重要的人生技巧。如果一組人圍坐一圈,而你是組長,你要學會最後發言。
  5. Managing your time, 操練好好管理和支配時間,爭取多花時間在你所擅長的事上,效率就會高。有些父母硬是要求孩子們花時間修補他們不擅長的科目,僅僅因為父母自己感到那一科很重要。
  6. Stop whining, 不要怨天尤人,要把那份精力用在解決問題上,看看下一步該怎麼辦。
  7. Staying present in the moment, 翻成「住在當下」。意思是不要一直為過去的事情遺憾、傷心、忿忿不平,也不要一直為未來焦慮、等候明天的好運氣等等,乃要掌握機會,充分享受和發揮現在的能力。
  8. Being consistent, 就是有恆心堅持到底。特別是在面臨失敗的時候,不要灰心喪氣,不要放棄努力。把成功看為一條道路,而不要當作一道門比較好。
  9. Get enough sleep, 要睡足了覺!這算一個人生技巧,可能是因為很多人不會珍惜和照顧自己,或者不會自律。
  10. Having empathy, 有同理心是一個重要的人生品質。若說人是按照神的形象所造,同理心是最能體現神的形象的。它給人彼此聯結的能力,同情和幫助老弱病殘,並且有動力去改革和除掉陋習,建造新生活。

Wednesday, August 30, 2017

長老會的特殊詞彙

我在長老會參加聚會五年多了,有些名詞到最近才慢慢搞清楚是甚麼意思。今天看見這個宗派介紹的刊物,提到這些名詞,不妨翻成中文記在下面。原文請讀How to speak Presbytrian

Session: 是治理教會的一群人,絕大多是是長老。上週聽見牧師說,他到長老會參加聚會半年後才搞清楚甚麼是session,我說我至少花了兩年時間才漸漸開始明白過來。Session就相當於教會的長老會,每月開會商討教會管理方面的各種事情。由於長老的任期是三年,雖然可以連任,每年session的組成人員還是有所變更。在有的宗派,session稱為教會委員會(church council)。

Commissioners: 每個教會每屆session都會邀請和確定幾位長老作commissioner,去參加兩年一次的全國General Assembly,並且有選舉權。如果說General Assembly就是長老會的在某區域的代表大會,那麼這些commissioners就算是代表。

Ruling elder: 這個我也許可以翻成「治理的長老」,是由會眾選舉出來按立的。治理的長老可以在session的會議中參與投票,決定教會的各種事情。長老的年紀未必年長,乃是被會眾認為有能力和智慧來作各樣決定。治理的長老是教會的屬靈領袖,一旦按立,即使三年過後不再連續參加session的服事,仍然終身都是長老。難怪我們教會每次按立新的長老和執事,邀請所有的長老上前按手,都有一大幫人上去。沒有作過長老、留在座位上的人數反而廖廖無幾。

Teaching elder: 這個應該翻成「教導的長老」,也叫ministers of the Word and Sacrament,意思可以講道和主持聖禮,還可以關懷和牧養會眾,作軍牧和院牧等等。不過比起治理的長老,教導的長老被按立之前,必須接受一定的神學裝備,有道學碩士學位,經過比較嚴格的考核等等。

Presbytery: 長老會宗派按地區分成各個不同的管理區域,每個區域都稱為一個Presbytery。有些像分區的大會,由各堂會的牧師、教導的長老、和其他被授權的長老組成。

Commissioned ruling elder: 治理的長老如果接受培訓講道和帶領敬拜,就是commissioned,被presbytery授權幫忙教會的各種需要。這種培訓計畫不是每個presbytery都有。

Sunday, August 27, 2017

黑人恐怖分子在監獄歸信伊斯蘭

無意中看到Patheos論壇的這篇文章,挺驚訝的。搜索一下網上,維基百科也證實確實如此。很多黑人罪犯,甚至是恐怖分子,都在監獄裡歸信了伊斯蘭教。

對在美國長大的黑人來說,很多人常常發現自己出生在暴力、貧困的社區,學校和教育系統糟糕,警察很兇暴,幫派鬥毆事件頻繁,很多人沒有工作,經常坐牢,總之社會環境很惡劣。可是很多黑人在監獄裡歸信了伊斯蘭教,黑人穆斯林大膽起來和白人至上主義抗爭。他們起來傳播這份新的信仰,努力提高普通黑人的自尊心,挽救了一批被社會遺棄的人。

美國黑人生活在世界上最富裕的國家裡,卻盼望脫離那悲慘殘酷貧困的底層生活。可惜他們小小年紀就開始把夭折當作正常;看見黑人媽媽的眼淚卻麻木了心--青少年在幫派衝突中亡命,打架鬥毆進監獄的可能性很大。

黑人伊斯蘭教士Malcolm Little是在坐牢時成為穆斯林。他說:「黑人囚犯…代表了白人社會的罪行,要維持黑人受欺壓、貧寒、無知、無法找到一份好工作的地位,讓他們變成罪犯。」換句話說,黑人被關押不是偶然的,(而在某種意義上)可以說是有意策畫或故意造成的一個體制。

有位黑人Tupac Shakur是說唱演員,講述一位無名朋友的故事,也證實了上述情況。他的說唱描述了「貧民區的囚犯」,說他們是「被困於貧民窟」的人,「無處可去只有集中營,他們的親屬在那裡等候」。這種黑人的集中營對黑人家庭的衝擊很大,卻難以避免。

有一位伯克利大學的社會學教授Loic Wacquant撰文,提出貧民區和監獄交織在一起的嚴重問題。他觀察到貧民區-監獄體制對於黑人來說,是一種新的特別體制,來代替過去黑人奴隸的種植園體制,因為那些黑人對社會經濟沒有貢獻。在一個經濟全球化的紀元,工作機會都外包到海外,城市經濟從工業製造轉型為知識庫服務。於是這些黑人貧民人口在經濟體系中已經沒價值,他們找不到工作,不可避免地會轉去吸毒、販毒、和鬥毆,關進監獄的集中營。

伊斯蘭教如何幫助黑人打破這個困境呢?Tupac Shakur在他那首很經典的唱詞中,描述了這種滯留在監獄系統中的黑人的故事(在貧民區很普遍),後來脫離的故事。內容大概是:

性亂交,賣毒品,攜帶槍枝,進監獄。然後在監獄裡,成為穆斯林,生命被翻轉,打電話回家,家人說「呃,你現在是個穆斯林了?不再玩吸毒了?」這位在監獄裡的朋友表示,以後要上清真寺,不再隨波逐流了!

這是伊斯蘭教的見證:監獄體系的受害者轉變了,逆轉了慣犯坐監的惡性循環。換句話,伊斯蘭教抵擋了監獄行業。Wacquant描述監獄系統的作用,說那就像是「一個都市社會渣滓的倉庫,存放了不名譽、被遺棄、危險的一群」。但是,這些黑人囚犯的伊斯蘭化,是一股抵擋這監獄體系集中營的力量。 Malcolm是美國黑人伊斯蘭的教士。他說,「我一度沉到美國白人社會的最底層,在監獄我找到神、找到伊斯蘭教,我的生命就完全被翻轉過來。」甚至還沒有出獄的時候,Malcolm就說他「好幾個月想都不想坐牢的事--實際上直到那時,我這一輩子才真正體驗到自由。」 經歷到前所未有的釋放,Malcolm離開監獄以後得到動力,要幫助自己的社區得到轉變的能力。那些陷在社會淤泥中的人,伊斯蘭教把他們解放出來。伊斯蘭教作為一種生活實際,挑戰了監獄體制的懲罰紀律邏輯。教士對監獄黑人信眾的教導,包括給他們一個目標和盼望:生活在白人至上分子的社會裡,與他們作鬥爭,而目前的政治、社會、屬靈現實都是暫時的,與這令人壓抑的監獄集中營體系抗爭,先一步步學習伊斯蘭再說。

這對我們華人的現代跨文化宣教,是否有所借鑑呢?

Thursday, August 24, 2017

說說為川普禱告的事

我們都相信上帝能夠做一切的事—甚至我們自己甚麼也不必做!近年來我開始對此有些懷疑。最早一次發現問題是我自己七、八年前的經歷:

那一次我聽見某人評論關於我的一件事,很不正確--至少我記得事情根本不像他說的那樣。我對這人說,不是那樣的,我們要不要問問在場的其他人啊?他堅決不要。但他說要為我禱告,請上帝指示我。我很不以為然,如果我記錯,焉知上帝不是要藉你或別人讓我了解?他卻不肯!他的禱告上帝會聆聽嗎?多年過去了,上帝沒有指示我甚麼,我至今仍然認為他的認知是錯誤的,而且對於他的認知來源仍然感到很好奇。

川普登上總統職位以後,自然有很多人為他禱告。可是總統先生說話連連出錯--除了說些不重要的假話以外,對有些重大事件的表態也不正確。比如對一些白人至上分子去到弗吉尼亞州舉納粹旗遊行,向希特勒致敬,對其他族裔叫囂美國的街道屬於他們,甚至引起了恐怖暴力的事件。很多人對總統的曖昧表態非常不滿,認為他從道德倫理上完全失去領袖應有的立場。

媒體紛紛報導,說川普的religious advisers have been mostly silent。然後,把這些基督徒的不發言理解為站在川普一邊--同情那些新納粹和三K黨人士。我不知道川普的Evangelical Advisory Board怎麼翻,福音派咨詢委員會?難道他們給川普提供諮詢嗎?或是單純表示支持他一切的發言?或許是一個禱告小組?

川普有個製造商諮詢委員會,那些總裁們紛紛為此離開川普,甚至委員會解散,表明不贊同總統先生,或無法同工。然而這個福音派諮詢委員會的牧師們,除了一位離開表示抗議,另一位試圖為總統開脫,其餘二十幾人都不表態,大概都在默默禱告?難道他們在道德倫理議題上還不如那些製造商?

總統的道德「破產」了,拿出你們的諮詢意見來,直截了當進諫啊!不然退位倒好。你禱告上帝讓川普先生自己醒悟過來嗎?為甚麼祂會不希望藉你發聲?

Tuesday, August 22, 2017

從觀看日食所聯想到的

昨天8月21日,美國不少地方看見了日全食,其餘地方都看見了日偏食。由於現代的科學能夠精準計算出各地區看見全食/偏食的時間,很多人都積極準備好眼鏡,甚至駕車前往全食區。

我呢,既不想花好價錢買特殊眼鏡,又不想錯過日食奇景,於是按照網上的說明,自己動手製作了簡單的觀看盒子,到時擺在家門口的空場地。我提前看了,圓圓的太陽影像清清楚楚,知道日食發生時一定會看到有缺口的太陽。

早先的人看見日食很恐慌,以為大白日天色忽然暗下來,一定是鬼神發怒,有災禍降臨。就是現在,也有幾個基督徒質疑,是不是上帝要警告我們甚麼?我在看日食的過程中得到兩個靈感,記在這裡。

第一個靈感:如果你提前不知道日食何時發生在你那區,是不會想到去看太陽的。我們這裡的太陽在日食「高峰」時間被遮掉了大約80%,可是大地一切景色照舊,毫無異常,只不過10點多鐘感覺有些像清早罷了。太陽仍然刺眼,沒有人那麼傻會去用肉眼看太陽。我想到一句經文:尋找的必尋見。並且,不找的人根本不會知道錯過了甚麼。

啟示錄提到末日審判的時候,太陽的三分之一被擊打,於是白晝的三分之一沒有光,這次也稍微體驗到一點。鑑於全球的人為氣候變暖,上帝稍微擊打一下太陽倒也不錯呢。

第二個靈感:我如果沒有製作這個盒子,讓太陽穿過一個小小的針孔,還可以用任何帶有小孔的器具來看日食。我平常用來撈水餃的罩籬就有許多小孔,把它的影子打在白紙上,也看見許多個月亮形狀的日頭!因為月亮擋住了一部份太陽。

我想到另外一句經文:我們每個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所造,如同這些小孔,雖然結果看起來邊緣可能有點模糊,每個人都確實反射出一個清楚的太陽影像! 我們應該彼此欣賞一下。

Saturday, August 19, 2017

關於那些紀念碑的爭議

Charlottesville的暴力衝突事件是為拆除/保留南北戰爭時期將領的雕像引起的。鎮上的解放公園裡有一座李將軍雕像,那些反對拆除的白人說是歷史文化,應該保留,而反對保留者說那場戰爭是種族主義鬥爭的產物,每座雕像都是紀念為捍衛奴隸制而戰的南方聯盟將士,不代表公義,反代表邪惡。

我查看了一下維基百科上所記的歷史,南方聯盟軍是南北戰爭時,希望從美國獨立出來,以保留奴隸制的南方十一個州的軍隊。然而,絕大多數現有的雕像是二十世紀初豎立起來的,當時南北戰爭結束已經幾十年了,一些州為了倡導吉姆•克劳法(一個針對黑人、施行種族隔離的法律),立起了這些紀念雕像。

這樣看來,吉姆•克劳法早已在1960年代的非裔民權運動中廢除了,紀念那些為南方獨立而戰的英雄還有甚麼意義?他們的目的是捍衛奴隸制,代表了阻擋歷史前進的一方。在很多人的眼裡,那些雕像代表了醜惡的歷史教訓,只能給人作反面教材。但對另外一些人來說顯然不是如此--他們似乎仍然把那些雕像當作歷史英雄人物。

那些舉著火把,抗議移除這些雕像的人,一邊高喊「這是我們的街道,不是你們(猶太人)的街道」,一邊致意希特勒,他們堅定相信這是上帝兒女應該有的勇敢?不怕流血和暴力,誓奪回白人社會至上地位的權力,這樣的信息,不消說,引起一片譁然。有影響的政客紛紛出面譴責新納粹和三K黨…只有川普的表態莫名其妙,引起很多人不滿。

川普顯然同情那些白人遊行抗議分子,他一邊說我不認識某某納粹主義頭目,一邊說那些人不全部都是新納粹。沒錯,在美國有言論自由,可是大家應該有打納粹旗、喊希特勒口號、公然提倡種族主義的自由嗎?我看還是「政治正確」一些好,限制偏執和敵意的表達對大家都好。

回頭說說那些雕像,到底該不該移除?如果說是紀念南北戰爭,很多美國人都不為那段歷史感到自豪。如果是保留歷史紀念品,為甚麼那些代表南方聯盟的將士特別有紀念意義?他們搞獨立並沒有成功,最後李將軍號召大家重新與北方各州合作搞共和國,李將軍的確值得佩服。但僅此而已,其他被豎立了雕像的南軍將士,不足掛齒。

有人主張不要拆除,而加一些說明的字句。可是,今年5月New Orleans拆除一座李將軍的雕像時,市長Mitch Landrieu講了一番話。他當然回顧紀念碑的歷史功過,我翻過來一段放在這裡給你參考:
新奧爾良市長

…可是我們還有其它的歷史真相,是我們必須面對的。新奧爾良曾經是美國最大的奴隸市場,幾十萬人口在這裡被買、賣、藉密西西比河運走、被迫進入悽慘的性強暴、折磨、和勞工生活。

美國是一個曾經有將近4000人被私刑處死的地方,而單在我們路州就有540件。法庭曾經奉行「隔離而平等」的法律(指吉姆•克勞法),然而1961年「自由乘車者」民權運動的人士來到新奧爾良時,卻被打成了肉餅。

所以每當有人對我說,這些紀念碑是歷史的時候,那我就會描述一下真實、滾燙的歷史。這些歷史會要求人回答:為甚麼運送奴隸的船隻沒有紀念碑?為甚麼沒有紀念碑來紀念那些私刑處死事件?或者拿那些用來拍賣奴隸的大石塊(slave block)當作紀念品?那些痛苦、廉價賣出、那羞辱…統統發生在新奧爾良的土地上。

…另外一個朋友曾經要我從一個美國黑人父母的角度,來對他們五年級的女兒解釋Robert E. Lee將軍,他是誰?他為甚麼站在我們美麗城市的高處?你如何解釋?

你能夠看著你女兒的眼睛,說服她相信李將軍在那裡是要鼓勵她?你想她聽了你的故事,會感到受啟發、有盼望?你想那些紀念碑會幫助她看到自己的未來有無限的潛力?你想過沒有,如果她的潛力受到限制,你和我必然也同樣受了限制?

我們全都知道,這些問題的答案都很簡單。…


對這些雕像不同的價值觀感受,帶來不同的意見。

Wednesday, August 16, 2017

白人極端分子的心聲

弗吉尼亞州的大學城Charlottesville發生了暴力衝突事件。據說2000新納粹分子、三K黨分子從外地來,對正在商議要撤除某公園裡的一座雕像表示抗議。結果抗議和反抗議的人群起了衝突。總統先生說,那些去到Charlottesville抗議的白人中有很多好人。難道他認識其中的領袖?隨便為別人作保!

但總統先生顯然沒有甚麼是非感,說話不著邊際。下面是一個電視台的記者,在整個過程中跟隨採訪那些新納粹分子的第一手資料,看了才真令人吃驚,不能說是報導不實。


他們從別的地方開長途車來到鎮上,攜帶頭盔、拿盾牌,預備了火把。火把有甚麼特別的意義嗎?有。早年間三K黨準備對誰施行私刑,必然先燒一個十字架給受害者作警告。現在沒有十字架好燒,去Home Depot買火把。這些人真是對於其他族裔的移民仇恨滿腔,聽那個Unite the Right講演的人訪談錄影就知道了。

8月11日晚上10點,這批白人點起火把,聚在一起在校園遊行,邊走邊喊"Jews/You will not replace us",大概是表示對其他族裔的移民不滿?還喊"Blood and soil","whose street? our street",顯然是在示威。反對他們的示威也有,有人拿著標語喊No Nazi。還有喊White lifes matter 的人對峙喊Black lifes matter等等,似乎有人打起架來,警察隊伍也到場了。

根據記者訪問得到的回答,這些白人至上主義者似乎感到自己沒有言論自由,不敢說心裡想說的話,所以要起來造反一下。可是出了人命,多人受傷呢?這個新納粹的頭目Christopher Cantwell毫不痛心,表示還會繼續發生暴力死傷事件。他似乎嘲笑川普把女兒嫁給一個猶太人。

本文內容取自Huffington對HBO電視記錄片Race & Terror的介紹。如果這些人打著「基督教右翼」的招牌,保守派的基督徒要注意了。

這裡有一段採訪KKK黨領袖的報道,黑人女記者受到威脅。但 Chris Barker 聲稱他們並不是hate group,他們是Christian Group,對記者宣告「耶和華要把你們從這地趕出去」!

Sunday, August 13, 2017

詩歌:Lift Every Voice and Sing

幾千白人至上主義者聚集Charlottesville遊行,公然扛著希特勒的納粹旗,將希特勒的話印在T-恤衫上,實在令人意外。直接原因是抗議弗吉尼亞州挪走某個紀念碑和雕像的決定,據說他們高喊向川普致意的口號呢!

不消說,反對的人也舉行抗議。後來有一部車子闖進反對集會的人群,撞死一人,撞傷19人,其中5人傷勢嚴重。另外,有一架監視集會衝突的警用直升機墜毀,造成機上的两名警察殉職。

我的疑問是,新納粹黨到現在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勢力呢?那個集會打著「團結右翼」的旗號(United the Right),基督徒在其中是甚麼角色呢?大家不會支持納粹吧?「右翼」包括很極端的政治右派,也包括溫和的中間偏右派,講「團結」恐怕也不能用集會的方法。

今天崇拜的時候,牧師的信息很明確,白人至上主義、種族歧視、暴力、恐怖主義行徑,都不能代表愛國,因為美國這個移民國家,無論甚麼種族,都擁有同樣的權利。牧師特意選了一首曾經號稱「美國黑人國歌」的聖詩,Lift Every Voice and Sing是上個世紀六十年代美國黑人爭取平等權利時唱的詩歌,充滿了在艱難困苦中對神的信心和盼望。



Lift every voice and sing, till earth and Heaven ring,
Ring with the harmonies of liberty;
Let our rejoicing rise, high as the listening skies,
Let it resound loud as the rolling sea.
Sing a song full of the faith that the dark past has taught us,
Sing a song full of the hope that the present has brought us;
Facing the rising sun of our new day begun,
Let us march on till victory is won.

Stony the road we trod, bitter the chastening rod,
Felt in the days when hope unborn had died;
Yet with a steady beat, have not our weary feet,
Come to the place for which our fathers sighed?
We have come over a way that with tears has been watered,
We have come, treading our path through the blood of the slaughtered;
Out from the gloomy past, Till now we stand at last
Where the white gleam of our bright star is cast.

God of our weary years,God of our silent tears,
Thou who has brought us thus far on the way;
Thou who has by Thy might Led us into the light,
Keep us forever in the path, we pray.
Lest our feet stray from the places, our God, where we met Thee,
Lest, our hearts drunk with the wine of the world, we forget Thee;
Shadowed beneath Thy hand, May we forever stand.
True to our God, True to our native land.

Friday, August 11, 2017

墨西哥(非法)移民所敬奉的聖徒



傳說Toribio Romo幫助了無數墨西哥人,跨越艱難旅途,北上到達美國,尋求比較好的生活。這位神祕的天主教神父,生於1900年,1928年殉道,在2000年被教宗封為聖徒。你看他的生平,似乎和幫助人移民美國並沒有甚麼關係。

可是據說墨西哥人凡到美國來的,沒有不先求這位聖徒的。到達美國安定之後,有不少人向他還願。無數的窮苦移民是被生活所迫而遷移,尤其是非法的,顯然沒有地方去申請到合法移民文件。舉足北上,需要十足的勇氣和毅力,這些移民藉此過程依靠了神,信心大增也未知。

顯然上帝用這位年輕烈士的形象和名義,救了不少途中遇險、走到山窮水盡的人。聖經中的上帝是垂聽禱告、接濟孤兒寡婦、照顧寄居者的上帝,看來現在仍然如此。我得知Toribio Romo的名字,是從Ben Daniel牧師寫的《Neighbor--Christian Encounters with "Illegal" Immigration》一書。Daniel牧師希望美國的基督徒重新思考,如何妥善解決墨西哥非法移民的問題。你不認識他們的時候,你會擁護/主張簡單化的政策,但認識活生生的張三李四,想法就會不同。

以上的視頻是我從網上找到的,和Daniel牧師所描述的很類似。上帝顯然眷顧這些非法移民美國的墨西哥人。

Tuesday, August 8, 2017

智慧書卷:約伯記和傳道書

箴言和很多詩篇給我們的人生智慧是標準的:美德有好報,有道德的人生是美善的,愚昧是要受懲罰的,愚昧的人生是糟糕的。相比之下,約伯記和傳道書是消極的智慧,反駁經典、標準的人生智慧教導,說人生全是機遇和臆測。

傳道書是關乎死亡,約伯記是關乎受苦難。這兩卷書具有一些共同的智慧文學的特點:
  • 非以色列:約伯和他的朋友都不是以色列名字;沒有提到以色列的歷史事件、習慣、人物;沒有提神的以色列名字。
  • 上流社會的文學:是富人寫財富--約伯是大富戶,傳道人談財富轉移。
  • 讚美智慧:例如約伯記28章。

  • 傳道書的作者傳統上說是所羅門,但是卷中並沒有出現他的名字。而且根據考證,傳道書的希伯來文字是很晚期的文字。

    傳道書的主題很容易歸納:一切都是虛空、或捕風、或無用,生活沒有明顯的計畫或目標,一切的辛苦和積攢財富都沒有意義。傳道書的另一個主題:死亡是最大的生活槓桿。無論窮富,義或不義,人或動物,統統會死。趁著還有年日,享受你的青春。

    我覺得傳道書只有最後那幾句話有內容,整卷都太悲觀。最後說人死後靈魂要歸回神那裏去,總意是要敬畏神,因為最後要向神交代。我不明白前面那麼大的篇幅,反反覆覆講類似的話,有甚麼意義?我覺得聖經正典若少掉這一卷好像不會有甚麼損失。

    約伯記很長,看到最後有點像是民間故事。中間的內容是約伯和他的三個朋友輪流發言,每個朋友長長的發言完畢,約伯都有個長長的回答。全部討論的主題是:義人為甚麼受苦難?

    第一個答案:受苦難是一個試驗,而約伯和他的三位朋友都同意這是上帝的作為。但這在其它的智慧文學書卷中並不是尋常的思想。上帝和撒旦打賭嗎?全卷和結尾再也沒有提撒旦。約伯記中的撒旦有個冠詞,所以肯定不是一個專門名字,只是個「對頭」。

    順便說一句,在約伯記寫作時代,宇宙善惡二元論還沒有發展起來,撒旦、大龍都是第二聖殿時期天啟文學作品興起才有的。

    第二個答案,約伯一定是做錯了甚麼事,上帝懲罰他。他的三個朋友都這麼認為,但約伯不同意,堅持說自己無辜。沒人提約伯的兒女,好像兒女死亡是對父母的懲罰一樣。這個答案到最後宣布為錯,約伯必須為他們禱告神。

    第三個答案是沒有答案。主從旋風中說話,祂以大能創造萬有,最後約伯承認自己無知,只有神知道智慧在哪裡找到。

    第四個答案,最後結局都會好,神回報約伯雙倍的財富--神的賞賜是在今生,不在死後,而問題是約伯的兒女都被忽略了。

    Shaye Cohen博士說,約伯記是一卷反智慧的書卷。

    Saturday, August 5, 2017

    彼此不打交道的教會

    Willie James Jennings是Duke神學院的一位神學教授。他是黑人,試圖回答一個很重要的問題:基督教信仰以愛為本,為甚麼未能夠醫治美國社會中的種族隔閡?追討歷史根源,Jennings教授寫了一本書。美國華人教會基督徒也許都該讀一讀他的這本書:The Christian Imagination

    在書的引言部分,Jennings講了他小時候的故事,我把故事的大意翻成中文,看你是否能體會到他所描述的問題。我承認自己對於黑人基督徒是很不了解的。


    我母親教我很多東西。由於不喜歡種族隔離制度,很多黑人從美國南方遷移北上,她和許多黑人婦女一樣,整天在地裡勞作。我是在北方出生的,弟兄姊妹中最小的一個。我的父親Ivory和母親Mary都很會講故事,他們的故事源源不斷,講人,講地方,講笑話,講事件,講成語,講道,講爭論,講服裝,講食物,講飯菜,講身體部位,講禱告,最重要的是講耶穌。

    這些故事深刻地塑造了我。Ivory和Mary都愛耶穌,說他們是獻身的基督徒一點都不夠勁,一個準確得多的描述應該是「從前有個Ivory、Mary、和耶穌」。神人耶穌編織在他們的生活中,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耶穌不是一個用來證明他們是正統基督徒的點綴,而是他們所講人生故事的形狀。

    他們給我講耶穌和以色列的故事,是密切編織在自己的生活故事中的--他們在南方時的故事,和搬到北方生了我以後的故事。結果我花了好幾年功夫,才分清哪些是聖經人物,哪些是家族成員,哪些是聖經中的罪人,哪些是我們當中的罪人,哪些是聖經中的痛苦地方,哪些是我父母的痛苦之處。我從來都分不清聖經中的盼望和我父母的實際盼望有何不同。他們熟悉聖經,但最重要的是,他們透過聖經來認識世界。

    而且,Ivory和Mary為受傷害的人發聲,他們深深了解生活在白人中的黑人有怎樣的掙扎,也知道如何保護自己不受白人的傷害。

    一天,兩位白人忽然來到我家,Mary正帶著我在後院地裡勞動。我對這件事記憶深刻,是因為當時感到有很多不對頭的地方。我正要警告母親,她已經挪到我旁邊,用她的身體把我擋在後面--一個很古老又很現代的動作--在陌生人面前保護自己的孩子。

    「嗨,我是____,這是____。我們來自街上那家基督教第一歸正教會」。接下來他問我母親是甚麼名字,母親用正宗的南方口音報給他大名:我是Mary Jennings。她沒有說我的名字,是為了保護。白人從來不需要知道黑人孩子的名字,知道了對我們常常沒有好處,只有害處。那位年紀大些的白人開始介紹他們的教會,有甚麼兒童的活動,希望鄰居都去參加等等。

    他的語氣相當正式,說了好久,好像在排演一場發言。那位年輕的可能有些緊張,東張西望,最後顯得有些不耐煩,就蹲下來和我說話。這個姿勢本身對我這個黑孩子來說也很奇怪,不光也有點像是在排演,而且是不適當的。我當時12歲左右,他蹲下時臉就對我的肚臍。而且他說話時好像當我是不懂事的幼稚園小朋友:你叫甚麼名字?你上哪個學校?你喜歡上學嗎?你的朋友們都喜歡上學嗎?

    這件事之奇怪,不光是他倆出現在我們的後院,還在於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和誰說話!鄰舍之間人人都知道,新希望宣道浸信會(NHBC)有一對孿生姊妹,Mary和Martha都熱心服事主,很像福音書所寫照的。Mary Jennings 是NHBC的幾個主要支柱人物之一,教會的一切的關懷探訪活動都是Mary和Martha以及她們的家人所經手和安排的。他們卻問都不問她是否上教會,是否基督徒,或問她是否信上帝,真是奇怪極了。白人對我們黑人的基督徒生活甚麼都不知道!

    這人是熱心來到鄰舍開展宣道,最後我母親打斷了他的發言:「我已經是基督徒,我信耶穌,我參加New Hope教會,Williams牧師是我們教會的牧師。」我不記得那個人的反應是甚麼了,只記得他接下去又說了好幾分鐘的廢話,最後走時留下了一些單張和資料。這件事讓我百思不解:他們為甚麼不認識我們呢?他們應該非常了解我們才對。

    他們的第一歸正教會就在同一條街上,距離我家只有大概200多米,正宗的荷蘭加爾文教會移民美國。他們的教會很漂亮,有鄰舍之間最好的籃球場地,就在他們的停車場旁邊,我常常和其他的黑人孩子與青少年一起在那裏玩球。然而在每個星期天,我們都會開車經過他們的教會去到New Hope作禮拜。

    為甚麼那些人不認識我,不認識Mary和Ivory夫婦,不認識他們周圍很多的黑人基督徒?我不是談他們不熟悉鄰舍的問題,也不是說他們的宣道策略和邏輯有問題,在不認識、不感受、不交往的後面,有更深更廣的問題。美國的基督教,在我家後院對話表現出不同的基督教--白人的基督教和黑人的基督教,或說是(歐洲)移民的基督教與(非洲)奴隸的基督教,甚至可以說是歷史上罪惡的奴隸制度所遺留下來的一個扭曲的關係。

    我挺吃驚。加州的種族衝突似乎不大,可是我們的華人教會中很少開展其他族裔的事工。有青少年把其他族裔的朋友帶來教會吧??

    我自己來到白人的教會,由於文化上的隔閡,深感到缺乏團契生活。頭兩年基本上沒有人認識和了解我,我也不知道別人的情況。第三年加入一個婦女的查經小組,我記得不是因為受到了誰的邀請。一個朋友跟我來到這間教會,好幾年來,她一直感覺自己是外人。

    Thursday, August 3, 2017

    川普總統的自我幻想

    從他參加總統競選的時候開始,我就感覺川普的心理有問題—太幼稚像小孩子、太自我中心、似乎不知道自己在說謊。這樣的人,無論需要承諾的話有多麼不現實,都會毫不猶豫地說出別人想聽的話!沒想到好多基督徒相信他,他就當選了。

    七月份是全美的童子軍四年一度的大露營盛會,川普總統得到機會去作講演。事後根據報導,有人對他藉機大談政治很不高興,主要負責人Michael Surbaugh還為此發表過一篇聲明,向那些被總統政治言論冒犯的人表示道歉。總統先生卻似乎毫無察覺,在電視訪談中吹噓童子軍的頭目打電話給他了,誇讚他講得好。這怎麼可能?

    他上周還吹噓墨西哥總統給他打電話,誇讚他的邊界強硬措施很棒!川普總統似乎好得意,雖然白宮人事陷於動亂,這不是表明他的政績仍然得到了廣泛的支持嗎?可惜白宮承認,總統關於電話的這兩個故事都不真。哈!人家童子軍和墨西哥政府都公開確認了,沒有和川普通過電話。

    那麼總統先生是否捏造呢?墨西哥政府的外交部長說,涅托總統在20國首腦會議期間的確和川普總統交談了,告訴川普今年上半年,從美國驅逐出境的墨西哥人比2016年同期減少了31%。--這算是誇讚川普的政績,還是誇讚奧巴馬的呢?

    川普自己曾經寫過一本書《The Art of the Deal》(當然是別人代筆),主張使用誇張/歪曲的手段來達成自己的目的:「人們願意相信最大、最了不起、最壯觀的事,我稱此為真實的誇張(truthful hyperbole),這種誇張對於宣傳推廣很有效。」難怪人家現在必須積極核對川普總統口出的每句話。

    有位記者去挖掘川普的生活,寫他的傳記,發現他從小就如此,對他來說,說準確和實在的話比講假話難多了。川普小的時候為打棒球是否打出了本壘來說謊,長大了為川普大樓有多高—有多少層樓和多大尺度來說謊—-他還會吹噓哪位美女對他有興趣,當然也是說謊。

    在我聽來,川普先生這是何苦啊。他沒有和別人一起生活在真實的世界中,而是生活在自己的虛假世界中,不斷地騙自己、騙別人,時間久了他一定忘記自己在不同時間對不同人說過的不同謊話。背負如此的重擔,這是病態,不是一般的不健康心理!用心理學家的話說,This is a totally damaged person。

    不健康/不良/無效的溝通方式大致可分為四類,最普通的是「指責」,被很多人當作最有效的防衛手段,川普自然也不例外。說謊屬於「討好」類,對於說實話特別感到不安全。「打岔」是另外一類不良的溝通方式,面對重要的問題就不斷地轉移話題,這是川普先生所擅長的另一種不良溝通方式。

    川普缺乏健康有效的溝通技巧,還表現在他避免開記者招待會或新聞發布會,因為他感到自己沒有辦法面對一些對事實窮追猛打的記者。辛苦了川普先生,總統職位需要積極健康的協商洽談技巧,您沒有這些技巧,無法贏得多數人的信任!建議您回去繼續從商。

    Tuesday, August 1, 2017

    拿咱的尺度衡量咱所尊敬的大師

    信仰百川有人翻譯Relevant雜誌的文章,指出福音派基督徒的盲點:認定自己比所尊敬、所跟從的信仰先賢/大師更加堅持真理!咱們應該誠實承認,自己所堅信的一套神學是隨著歷史發展,有所發明、有所創造的。
    1. 魯益師(或譯劉易斯):相信包容主義(別的宗教信徒也可能得救),否認「代罰的」救贖論
    2. 馬丁路德:否認聖經無誤論
    3. 奧古斯丁:不按字面解讀創世記第一章
    4. 巴克萊(愛爾蘭著名解經家William Berkeley博士):相信普救論
    5. 斯托得:相信靈魂毀滅論(不相信有永恆受苦的地獄)
    6. 葛培理:相信包容主義(Inclusivism)
    (此是2014 年的舊文,觀察得很好,全部都是解經的分歧。Relevant雜誌專門做年輕基督徒的工作,討論新一代信徒所問的問題。)

    下面是Relevant創辦人的自述,我看了深受他的精神感動。

    Saturday, July 29, 2017

    Be Kind: 轉發另一作智慧人的原則

    基督徒喜歡說「彼此相愛」。可是如何在行事為人中真正彼此相愛呢?達賴喇嘛很有智慧。今天看見一個美國人談論他的智慧忠告,正是起碼的愛,記在下面:

    Our prime purpose in this life is to help others. And if you can’t help them, at least don’t hurt them. 人生的主要目的是幫助別人,如果你不能夠幫,至少不要傷害別人。--原話大概不是這麼說的,Tom Rapsas體會和總結到這個意思,也算是神的普通啟示吧,告訴人如何施行「公義」。

    Do good. Don’t be a jerk. 要行善,不要作個混蛋。-- 別欺負人,別貶低人,別小氣,別對人喊叫,別無禮。要為別人設想,要友好,要幫助人,要仁慈,要鼓勵人,要給人啟迪。這是作人的根本。

    想想看,甚麼地位的人比較容易做到上述「要」或「不要」呢?地位越高,這些準則就越重要對嗎?地位低的人不該輕看自己,反倒應該挺起胸膛,一有機會就按這些準則辦,做個堂堂正正的人。

    有一位企業家Seth Godin著書立論說,在你有權力的時刻,無論你的權力有多暫短,你選擇怎樣的行為,會決定人們怎樣評論和紀念你。如果說沒地位的人經常不得不克制自己,那麼有地位的人遇到事情的時候,人們會仔細注意你有沒有克制力,因為你有選擇。

    結論是:行動/說話之前要思想(THINK)。T—Is this true? H— Is this helpful? I—Is this Inspiring? N—Is this necessary? K—Is this kind? 這個並不是達賴喇嘛說的,網上搜索到處都有,來源不明。

    Tuesday, July 25, 2017

    CheapOair is Cheating

    昨天遇到了一樁商業詐騙,在一個大家常用、以前感覺信譽還好的機票預購網站CheapOair,值得公布。乍一看你會以為是技術上的一個bug,在線上預購過程中少提供了一個退回到前一頁,或容許撤銷誤操作的Cancel鍵,直到你打電話給CheapOair的客戶服務部要求糾正,被告知機票價格在這幾分鐘上漲了,你必須多付一筆,才知道是公司故意的商業詐騙手段!

    下面是我在Trustpilot評估網站作的評論,剛放上去就被CheapOair標為不合乎Trustpilot的顧客評論guideline,變成正在review的狀態。Guideline我進去看了,我大概是使用了不友好的語言諸如cheating?難道顧客不能批評公司cheating?全文在下,友好不友好請您判斷。

    I booked a ticket today. The site is cheating. I searched a date and found a ticket I'd like to buy. But when I booked it, a question box kept popping up, telling me 3 times if I my date is flexible, I could save $49! No, I don't want to change date, so I kept the book process going. But at the 3rd time, I wondered what that button of "yes, keep the date" mean. Was it to keep my original booking date and add some flexibility? So I pushed it. -- There I went, the booking date was changed for me, and by the way the destiny changed to a nearby airport, and I could not change it back!! There was no button for me to choose to go back!!

    I made a call to their customer service, they won't be able to help me to change back the date or destiny airport, saying the ticket price is going up within the hour. I did not see a $49 cheaper ticket, but I had a changed date travel to a different airport. All they could offer was to for me to add a minimum $76-91 to change to a ticket to my originally booked route.

    Technically the button label was misleading, then there was no button provided to change back, then their customer service only there to charge you more if you want to correct this problem. Very bad. The first person who received my call blamed on me for pushing the wrong button, the second person did a very similar thing. They probably just hope I'll spend more.

    我會繼續關注Trustpilot,看他們是否在review了我的評論之後重新發布。我給CheapOair網站的評分是一顆星,very disappointed!今早我再查看,評他們一顆星的有300多人,不算我。

    (後記:CheapOair用電郵送給每個顧客一個評論服務的鏈接,問"Are you satisfied with the services provided by our customer service executive?"很高興他們詢問,可惜"No" button是假的,按下去沒有反應!我用 reply 告訴他們我很不滿意,他們立即指定一個客戶服務號碼給我,要求我詳細說明情況。我把本文的鏈結寄給他們,可是他們好像不看,仍然很有禮貌地要求我作詳細說明。好吧,把Trustpilot的評論拷貝寄去。回答令人很失望,基本上是說他們提供了靈活日期的選擇,我選擇以後saved money了,如果想要改回原日期,就必須額外付錢...還說他們有screenshot! 我很生氣,請他們不要再說假話,立即改變誤導顧客的設計,提供顧客取消/退回的選擇。結果他們有人打電話來,不巧的是,那天我上班沒有帶手機!他們的電郵記下說,我們試圖找你,可是找不到。我立即回郵請他們再撥,我不想對他們客服部代表重新解釋一遍,聽到同樣的回答!

    他們的回答仍然令人失望。可是在每封信結尾處都註明「Status: Resolved. Priority: Critical」所以我必須耐心,繼續回郵說:You are mistaken. I don't have a "concern" regarding a call back. I just don't want to call your general customer service #, and have to repeat the talk to whoever pick up the phone. My phone# is...

    另一封電郵說:Thank you Stacie for a better reply. My complaint was that I could not return to a previous page or cancel a step in the middle of booking. After I entered my credit card payment information, I was tricked into pushing a wrong button. The screen is designed to mislead! And you customer service department was specifically not to help me to rectify the error. I did not ask you to refund, I called to change my travel date back, or to my original destiny, your customer service specifically didn't want to help me with that without asking me to pay much more! Now I ended up with a very unsatisfactory ticket!!

    最後,我這個case終於引起了他們的manager的注意。他們打電話給我,商議提出我若同意不換機票,他們可以還一部份錢給我。我當然感謝他們的$32!在我的信用卡上,除了那一張Alaska航空公司的機票,另外的$32是CheapOair收的服務費吧。另外,他們指出我原先預訂的票目的地並沒有不同,他們只改了日子,並沒改機場--嗯,可能是我記錯了。) )

    Monday, July 24, 2017

    轉發一段經典的人生智慧

    有個微信群轉發「著名教授易中天的一段話」,覺得很有智慧。從網上搜索,發現最初的版本並沒有說是易教授的話。我所能夠找到的最早版本是「心靈楚良」2016年10月2日上傳到Youtube的一段PPT播放視頻:

    同年10月13日,《每日頭條》資訊欄轉載了,標題加為「活好這輩子,別想下輩子!因為只有今生,沒有來世!」12月7日出現了簡體版,是有一個叫作安筱欷發在微博上的,比原版的話有所改編。她改得挺好。

    2016年12月31日,「文茜的世界周報」在FaceBook上轉發了改編的作品,註明是「喜歡這篇文章,未知出處,分享給你」,並在末尾去掉了「因為只有今生,沒有來世」的說詞,換成「因為2017/1/1日只有今天!」。我比較喜歡改編之後的作品:

    再過若干年,我們都將離去,對這個世界來說,我們徹底變成了虛無飄渺!
    我們奮鬥一生,帶不走一草一木;我們執著一生,帶不走一絲一分虛榮。
    今生,無論貴賤貧富,總有一天,走到這最後一步。
    到了天國,霍然回首,我們的這一生,形同虛度!
    所以,從現在起,我們要用心生活,天天只求開心快樂。

    三千繁華,彈指剎那,百年之後,不過一捧黃沙!
    請善待每個人,因為沒有下輩子。
    一輩子真的好短,有多少人說好要過一輩子,可走著走著就剩下了曾經...
    又有多少人說好要做一輩子的朋友,可轉身就成為最熟悉的陌路人...
    有的明明說好明天見,可一覺醒來就是天各一方...

    所以,趁我們都還活著,有愛時就認真的愛,能擁抱時就擁入懷,
    能牽手時就不放開,能玩的時候玩,能吃的時候吃!
    好好珍惜身邊的人,不要作翻臉比翻書還快的人。
    互相理解才是真正的感情,不要給你的人生留下太多遺憾!
    再好的緣份也經不起敷衍,再深的感情也需要珍惜。
    沒有絕對的傻瓜,只有願為你裝傻的人。原諒你的人,原因是他不願失去你。
    真誠才能永相守,珍惜才配長擁有。

    有利時,要讓人;有理時,要饒人;有能時,不要嘲笑人!
    太精明遭人厭;太挑剔遭人嫌;太驕傲遭人棄!
    人在世間走,本是一場空,不必處處計較,寸步不讓。
    話多了傷人,恨多了傷神,與其傷人又傷神,不如不煩神!
    一輩子就圖個無愧於心,悠然自在。
    世間的理爭不完,爭贏了失人心;世上的利賺不盡,財聚人散,財散人聚。

    心幸福,人自在,一生才值得!
    想的太多,容易煩惱; 在乎太多,容易困擾; 追求太多,容易累倒。
    好好珍惜身邊的人,因為下輩子不一定能相識 !
    好好感受生活的快樂,因為它轉瞬就即逝 !
    好好體會生命的每一天,因為...

    原因不是「只有今生,沒有來世」。No,我們要好好體會生命的每一天,不是主張今朝有酒今朝醉,而是要為自己的生命感受和價值負責,向造我們的主有所交代。

    Saturday, July 22, 2017

    創世記:兩個不同的創造故事

    下面是Shaye J.D. Cohen博士講解希伯來聖經中的創造故事。你若有興趣,全部的課程錄像都可以點擊這裡閱讀。



    我們讀聖經一般沒有那麼仔細。我們相信,從二章4節開始的第二個創造故事,直到三章末了亞當夏娃被趕出伊甸園,是在詳細說明第一章一筆帶過的造男造女。不過,聖經學者指出來,在第一個創造故事中,男人和女人是最後造的,而在第二個創造故事中,男人是最先造的,女人是最後造的:

    5節:地上還沒有田野的草木,田間的菜蔬還沒有長出來...
    7節:耶和華神用地上的塵土造人...
    9節:耶和華神使各樣的樹從土地裏長出來...
    18-19節:耶和華神說:那人單獨一個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幫助他。耶和華神用泥土造了野地各樣的走獸和天空各樣的飛鳥,都帶到那人面前,看他叫甚麼。...
    22節:耶和華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了一個女人,帶她到那人面前...

    第一個創造故事的高潮是神在第七天安息,神學意義可能是教導人守安息日。而第二個創造故事高潮是人被趕出伊甸園,神學重點似乎在於解釋社會現象:人為甚麼勞苦,生孩子為甚麼困難,女人為甚麼受男人轄管,蛇為甚麼沒有腳,人為甚麼要穿衣服等等。

    事實上,據說除了對神的稱呼不同,這兩個創造故事有著完全不同的寫作風格。兩年前我曾經稍微介紹過關於摩西五經來源的考證筆記,第一個創造故事是P來源,第二個創造故事是J來源,這就很好地解釋了不同的故事--摩西五經並不是一位作者一氣呵成的作品。

    Friday, July 21, 2017

    如何辨識一篇報導的可靠性?

    現在隨便誰都可以在互聯網上開個網站,發佈新聞加上個人意見。隨便什麼新聞,你搜索都能找到五花八門的二手消息和評論,有的質量很高有價值,有的完全不著調,浪費時間閱讀。 上次我寫了一篇哪些新聞資料來源比較可靠、中立,是從網上找到,我翻譯成中文的,似乎挺受歡迎。本文內容取自美國一所大學圖書館發表的辨認指南,供你參考。如何辨識一個網站內容的可靠性呢?

  • 看是誰的大作:在頁面上尋找About或More about the Author鏈接,點進去看網站作者的自我介紹。有時你會看到一個機構的名字,而不是個人的名字。如果你找不到關於作者的信息,那麼文章可能是用的假名或匿名,你就有理由懷疑文章內容的可靠性。
  • 作者告訴你他/她的學歷、經歷、或專長嗎?如果所寫文章的主題和那些專長有直接關係,你就可以判斷文章內容的可信度也許比較高。
  • 試用搜索引擎,比如Google,尋找作者的名字和他的文章標題關鍵字樣,掃視標題,看是哪類網站和這位作者有關。教育學府?工商網站?有時從那些網站,你或許看出作者可能存有某些偏見。
  • 檢查網站的域名,看看那些機構的目的,聲譽如何。一般來說,.edu是教育機構,.com是工商目的,.gov是政府網址,.org是非牟利機構等等,但也有例外。有時候你搜索會發現一大堆關於搜索對象的負面評論,也可以作為參考。
  • 掃視與作者有關的網站,檢查網站的目的。作者在那裡寫文章是為了賣東西?為了某些公共服務?純屬個人愛好?提供某方面題目的一般信息?勸說你相信某個觀點?這些都能夠幫助你判斷文章的可信度。
  • 誰是網站文章的主要讀者對象?是某個領域的學者還是普通公眾?哪個年齡層次?為某個地區的人所寫?或是某些行業、或具有某些特別裝備的群體?
  • 網站文章的信息來源清楚嗎?質量如何?其中的文章常常補充和更新·嗎?如果是統計數字、科學技術、醫療保健等等信息,你恐怕要找最新的資料。如果是歷史資料,那麼只要來源可靠就好。有些文章不提供來源,讓人無處考證作者的意見是否正確,文章的可信度就低。
  • 如果作者給你內容來源的網頁連結,你就可以考察那些網站的可信度。如果不給,報導就未必可靠,不如搜索標題,閱讀其他網站的報導。

  • 昨天我看到一篇文章,談論消息來源的知情人士不讓記者用真實姓名的情況,你如何分辨報導的真假?挺有意思。這人提出五條標準來判斷

    一是與其它來源只有補充、沒有衝突的,可能比較可信。二是仔細看所說的話,如果這人是描述發生過的事情,通常比預期猜測即將可能要發生的事可信--後者只是個人意見。三是提到了具體的報導細節,記者在何種情況下採訪了哪一類的人,這人如何會了解事情真相。

    四是看哪家媒體、甚至哪位記者寫的報導。大家都認識的專欄記者寫報導,自然比無名小報網誌的報導可靠。五是不使用斷言口氣,明言記者不能證實的部分,常常說明報導是比較可靠的。

    Tuesday, July 18, 2017

    福音為何沒有推動男女平等?

    我們多少都希望這個世界能夠除去某些惡習,越來越美好。古今中外,有很多人推動和促進社會改革,他們栽樹,我們乘涼,千萬不要以為理所當然!本文內容取自CBE主席Mimi Haddad的文章,發表在最近一期Mutuality雜誌。

    比如在19世紀的美國,一批人起來提倡廢除奴隸制,他們遇到極大的挑戰。建立沒有奴隸勞工的工廠;建立各族裔在一起敬拜的教會;容許不同族裔的通婚等等。你猜最大的改革阻力來自哪裡?來自那些相信聖經容許奴隸制的基督徒!當時很多人確信,那些大力提倡廢除奴隸制的人,驅動力不是福音,而是世俗的啟蒙思想。

    現在,主張男女平等的人遇到同樣的挑戰和阻力:許多基督徒相信,聖經教導女人要服從男人,她們不可作領袖。他們認為那些主張女權的運動是來自世俗的哲學,不是來自福音。CBE因此致力於從解經上打破那種膚淺、片面、把聖經所反映的當時歷史文化情境當作神心意的理解。

    教會應該面對這種的藐視女權主義的心態了,醜化女權運動,說那是世俗,就不必面對婦女所提出的解經疑問了嗎?壓迫婦女的問題人人都承認存在。

    貪婪和享樂的文化環境驅動了色情、賣淫、強暴,全球到處都一樣:如果缺少食物,婦女總是最後吃飯;同樣的工作婦女得到比較低的薪酬;她們得到比較少的受教育機會;她們更多地免費做工、做家務;比男人更難進入高級領導崗位,在教會中也同樣。

    根據統計,教會中的婦女受到家庭暴力或虐待,比率一點都沒有比外面的婦女低。其實,在男女平等的問題上,美國教會的確落在後面。有一年我參加福音神學學會(ETS)的年會,在那裡有機會問一個人關於這項落後的問題,那人回答說,we don't want to follow others, they are supposed to follow us. 真是盲目地驕傲自大。落後了還能指望人家跟隨你?

    本文僅僅提問和引起思考,暫時沒有答案。

    Saturday, July 15, 2017

    領導力:女人比較男人

    我曾說過,上帝所造的女人具備某些特點,比如圖畫思維,如果容許發揮,在領導力方面是超過男人的。今天再次看到一份資料,趕快記下出處,並在此翻譯過來,介紹一下。

    在教會裡、神學院裡、美國的基督教大學中,男人佔據了大多數的領導崗位。這就似乎印證了人們的一種成見,即認為男人比女人合適作領袖。

    可是,越來越多的研究發現,男人作領袖未必比女人作得好。例如,有一家領袖培訓機構Zenger Folkman,調查評估了7300名高管人員,結果相當清楚地發現,在大多數的領域中,包括那些傾向於被男人主宰的領域,像銷售、工程、和信息技術,女性的領導力都比男性更加出色。令人驚訝!

    我在網上搜索Leadership Effectiveness by Gender by Function,有很多圖表資料。這一張取自《商業內幕》2014年對Zenger Folkman調查結果的報導。在這些業績優良的公司,請經理、同伴、直接下屬來為他們的高管人員答題評分,其中64%參與問卷調查的人是美國公司的男士。

    據說少數女性領導力沒有超過男性的領域包括設施管理和維修,具體報告可查看這篇《商業內幕》的文章Why Women Are More Effective Leaders Than Men,或者Zenger Folkman對報告的詳細解釋。幾年前有人故意列舉十條男人不合適作牧師的理由,純屬開玩笑,但也不無道理。

    Wednesday, July 12, 2017

    機器人與工作機會

    當各行各業機械化、自動化時代到來的時候,不知道我們有沒有這麼緊張,但現在越來越多的工作被智能機械人代替的時候,眼看未來的工作機會越來越少了嘛。這裡有一篇彭博新聞社登載的文章,提出大量需要人際交往能力的工作,機械人是無法取代的。機械人能夠擴展人的工作能力,僅此而已。

    比如家庭保健助手,比如註冊的護士,還有一些服務行業的人員,人有同情心,會聯絡感情,機械人不行。而簡單的體力勞動工作崗位,是最先被機械人代替掉的。

    不過,假如以後編程序、會計、或金融分析都有智能機器人來做得又快又好,不再需要人了怎麼辦?所有帶有一套例行常規的工作,無論要求多高級複雜的技巧,都可以讓機器人來做。機器人不必休息、不鬧情緒、效率高。

    可是,有些工作要求人有同理心、有批判的能力、或者會談判等等。或許學校應該教導這些「高級社交技巧」,因為無論在甚麼崗位,都歡迎擁有這些技巧的人。有些雇主甚至認為社交技巧比技術能力還重要!根據一個調查,具備良好社交技巧的人會比較多地進入管理和帶領的地位,也得到比較高的薪酬。

    但是反過來看,家庭保健助理、護士等人的薪酬大多不如做技術工作的人高,也許因為大多做這類工作的人是婦女。有經濟學家建議,讓男人進入這些行業,這些工作的薪水就會增加了--原來是反映出性別歧視而已。男士們不願進入某些行業,大多是認為那是女士們做的工作。

    看來,這些被認為是女人做的工作,比較不會被機器人搶掉,至少目前看來如此。觀察學習一些人際交往的技巧吧。

    Sunday, July 9, 2017

    詩歌分享:By Our Love

    今天作禮拜又唱了這首詩。每次唱這首詩都挺感動,特別找出來分享:



    We are one in the spirit We are one in the Lord (x2)
    And we pray that all unity will one day be restored
    (Chorus) And they'll know we are Christians by our love by our love
    Yes they'll know we are Christians by our love

    We will walk with each other We will walk hand in hand (x2)
    And together we'll spread the news that God is in our land
    (Chorus)(x2)

    They'll know us by our love (love love love our love love love) They'll know us by our love (love love our love love love)
    (Chorus)(x2)

    We will work with each other We will work side by side(x2)
    And we'll guard each other's dignity and save each other's pride
    (Chorus)(x2)

    我們同有一位聖靈,同有一位主,我們禱告,有一天我們能夠重新合一,讓人從我們的愛認出我們是基督徒。我們要攜手同行,一起在我們的國土上傳播福音,我們要彼此合作,一同努力,捍衛彼此的尊嚴,挽救彼此的自尊,讓人從我們的愛認出我們是基督徒。

    為甚麼「捍衛彼此的尊嚴,挽救彼此的自尊」很必要呢?因為愛的起碼表現,就是不至於看人下菜碟--和不同的人說話不必換一副面孔或聲調!

    Wednesday, July 5, 2017

    轉發:教會的「友善交流會」

    今天看見信望愛網站的一篇文章,是台灣的清華大學教授王道維所寫,介紹在完全接納和積極反對之間,還有第三條路,就是舉行「友善交流座談會」。教會實在應該在激烈的衝突中,出於關懷,創造和解與聆聽的空間。可惜很多基督徒對於同性戀人士的困難嗤之以鼻,加以斥責完事,根本談不上用愛心為他們禱告。

    文章比較中肯,本文只摘引王教授個人的省思部分,全文請看信望愛網站的《神學與生活》專欄文章。綜合起來,面對面地認識那些非異性戀人士和其他邊緣人士很重要,可以避免在辯論中樹立錯誤的假想形象,用鋒牙利齒傷害你並不了解的人


    基於筆者與大多數讀者都是一般傳統教會背景,以下就分享以此角度切入的個人心得與體悟。這當然無法代表交流會中其他人的看法,但或許可供未來相關討論時的參考:

    1. 建立個人友誼:同志並不只是個議題,更是上帝所創造並基督所愛的人,所以我們不能只堅持某些神學理念而不關懷其處境。目前檯面上推動同志權益的組織或訴求雖然不一定能代表多數沉默隱藏的同志族群,但是教會牧長或信徒領袖如果沒有與同志有個人性的友誼交流,卻更可能在相關的討論上產生錯誤的想像或解讀。

    2. 加強重視邊緣:傳統教會在強調婚姻價值與家庭優先的重要性時,需要更細膩地注意到「非典型家庭」(如單身、離婚、失婚、陸配外配等)的需要。畢竟其在社會上的比例已不再只是少數。對這些族群的關懷可以協助以中產階級為主的教會對同志有更大的包容性,也為可能的同志牧養創造出更多的友善空間。

    3. 擴大主流力量:雙方都需要更多聆聽對方溫和派中美善的聲音,不能只是因為對單一議題的不同意見而全盤否定對方。例如,在目前沒有任何法律保障下,同志教會中的基督徒能委身於穩定的一對一伴侶關係已經相當不易,應該是傳統教會更多尊重體諒的對象。同理,反對同性婚姻的陣營中也有許多基督徒願意關懷包容同志的需要,只是更憂心社會道德風氣因個人主義的衝撞而瓦解。如果我們能因信仰而強化社會主流的道德力量,必能削弱極端訴求所帶來的傷害,建立一個較為健康的多元社會,為信仰的傳播預備更好的保護。

    4. 尋求合一見證:「合一」不是「齊一」,必然包括若干差異。不同的教會在同志議題上雖然可能有不同的表述或實踐方式,但仍都是建立在共同的基要信仰與獨一的救恩之上,彼此的共同處應遠大於相異處。因此我們應該尋求跨教會間更多有效的溝通與了解,而非只有批評論斷或不相往來。畢竟在基督徒仍屬絕對少數的台灣社會,我們實在沒有分裂的本錢。反之,若能在其他事工上(如佈道宣教、信徒造就、社區關懷等)有更多的連結,會讓基督教會更展現出「信仰認同超越性別認同」的整體格局,也讓更多同志朋友能在不同的牧養方式中認識救主基督。

    5. 跨越世代溝通:教會目前所面對的並不只是外在的挑戰,可能更多會來自內部青年世代的質疑,畢竟後者成長在一個社會與校園風氣更為開放的時代。所以我們應以更開放的心態聆聽年輕世代的感受,一起面對來自社會的挑戰。若能處理得當,這反而會培育出更能面對未來社會的的下一代屬靈領袖,為教會帶來復新的契機。

    6. 建立對話平台:神學院的老師與專業基督徒應在推動教會與社會的對話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但也這需要教會牧長的支持,鼓勵一般信徒多加了解(而非誤信轉傳可能是錯誤的訊息)。類似友善交流座談會的模式也可以應用於其他具有爭議性的議題(如政治僵局、所得分配或教育改革等),作為基督教會在這多元社會中實踐公共參與的機制之一。

    7. 發展公共神學:未來教會整體所承受的挑戰絕非只有同志相關的議題,會有更多來自世俗價值觀的各方面挑戰。華人基督徒該如何跨出教會來面對多元社會的現實,是需要公共神學的長期發展才能逐漸落實。如果只是把社會變遷妖魔化或以為成立政黨就能解決,我們反而會把信仰封閉於高牆之內,失去見證福音的能力。

    Saturday, July 1, 2017

    煤礦工業的垂死掙扎

    你要保護環境?還是要保護一個工業?這個工業嚴重破壞寶貴的水資源,最後草都不長,牲畜也沒法養,留下一堆堆的廢墟...而煤炭是可以用其它能源來代替的!

    美國獨立日的來歷

    本文內容取自歷史網站history.com的介紹

    1776年7月2日,13個英國殖民地的聯合會議投票,贊成從英國獨立出來。兩天之後,13個殖民地的代表採納了由杰斐遜起草的《獨立宣言》。

    當時的開國元首,包括弗吉尼亞的Thomas Jefferson,有麻州的John Adams,康州的Roger Sherman,賓州的Benjamin Franklin,和紐約州的Robert Livingston。

    起初John Adams認為7月2日是真正的美國獨立日,不是7月4日。但是在美國革命以前,他們每年7月都慶祝英國國王的生日,而1776年,有些殖民地卻假裝為英王舉行葬禮,表徵君主政治從此結束。

    次年7月4日,費城首先舉辦了慶祝7月4日獨立日的典禮,可當時的獨立戰爭正打得火熱,那場戰爭從1775年一直打到1783年,英國才正式承認美國獨立。其間,George Washington分別在1778年和1781年向他的軍隊士兵發放雙重的軍餉,以示慶祝獨立。在戰爭即將勝利之前,麻州第一個正式宣布七月四日為州際的官方假日。

    獨立戰爭結束之後,美國許多大城市都在7月4日舉行慶祝活動。新的政治領袖也紛紛用這機會講演,建立統一的氣氛。1870年,美國國會定7月4日為聯邦假日。到了1941年,這個條款擴展,聯邦政府所有雇員在這日享受不停薪的節假日。

    Thursday, June 29, 2017

    新聞:總統對婦女的個人攻擊

    川普總統不喜歡媒體對他的報導--那麼就應該討論為甚麼媒體說得不對。可是,他倒攻擊起女電視主持人的長相來了!就算人家真的作過整容手術,關你總統先生甚麼事呀?難道他的姿態不能偉大一些嗎?...



    可惜他的官員都只好為他辯護?真是令人驚奇。這件事再次成了頭條新聞:白宮代理發言人還說總統是tough fighter!但他不是fight for American,而fight against other American,fight media。

    註:這家電視的甚麼節目得罪了總統先生呢?只為報導和評論了他用《時代》週刊假封面來炫耀自己。

    有個政論家乾脆說川普是有殘疾,想不清楚,說不清楚,而且不知道自己是無知的:對歷史無知,對政治體系無知,把事實講錯,而且隨意編造假話似乎也不曉得。難怪他總是不能進入總統角色。



    有人把川普囉囉嗦嗦言之無物的話擺出來檢查其中的邏輯,真是令人尷尬:

    Tuesday, June 27, 2017

    美國長老會基督徒的見證

    美國長老會PC(USA)是改革之後新教的主流宗派之一,它人數眾多,至少到幾十年前還是如此。北美的華人教會和美國長老會沒有多少合作的關係,我們基本上不瞭解他們,所以寫下本文是有必要的。

    我自己參加長老會的聚會五年有多了,對長老會的傳統和歷史稍有了解。我認為長老會的弟兄姊妹是真正活出了基督恩典的人,只是他們缺乏了我們華人教會「分享見證」的傳統。本文內容取自《今日長老會》對主流教會的特別介紹,人們述說自己為甚麼選擇在這個宗派聚會和服事。

    Emily是肯塔基州的一位大學生。她在長老會的一個小教會長大,教會中人們彼此很熟,常常在一起potluck聚餐,知道享受神的愛和彼此相愛很重要。雖然她發覺自己有缺點,還沒有達到上帝的標準,可是她滿有盼望,希望神會幫助她成長,聖靈會帶領她。

    Noe是一位佛羅里達州的一位牧師。他選擇在美國長老會,是因為他認為這個群體活出了全心愛神、愛鄰舍的宗旨。這個宗派鼓勵人學習和成長,從事理智層面的探討和對話,在有爭議的問題上操練謙卑和互相忍讓。這個宗派重視教育事業,重視向周圍社區伸出援手,懷著大家都是跟隨基督耶穌的門徒、學徒、學生的心態。

    Gai是北卡州一個教會的黑人成員。他從小隨家從蘇丹逃難到埃塞俄比亞,又饑又渴,受野獸的驚嚇,親身經歷到神的保護,輾轉去到肯尼亞的難民營,最後來美國。他選擇美國長老會,因為他們善待難民的群體,協助他們解決饑餓和流浪的問題,接納不同的種族。他所在的教會有從加納、剛果來的黑人,還贊助從柬埔寨等其它地方來的難民,大家在美國長老會找到屬靈的家。

    Abbi在伊利諾伊州讀神學。她的父親和祖父都是長老會的傳道人,但她自己選擇留在美國長老會,是因為體驗到這個群體在社會公義的問題上和自己認同。她在長老會的神學院得到造就,學習辨認聖靈的引導。雖然長老會有缺點,但她蒙神呼召留在這個宗派,要服事這個宗派。

    Ted是紐約州一間教會所按立的一位治理的長老。他也是黑人,他認為美國長老會的信條、教會治理政體等等很好,展示出神的慈愛和公義(PCUSA的政體與美國憲政同出一轍,民主原則極其類似)。

    Mihee是印第安納大學的學園傳道人。她在傳統的朝鮮長老會長大,從來不知道婦女可以被按立為教導的長老,更不要說站在講台上講道了。Mihee來到美國安家,在美國長老會按立,希望自己的孩子在這個宗派長大,將來也能夠參與服事這個宗派。看到教會在矛盾和爭議中不斷尋求忠信於神和忠信於聖經,她感到很有盼望:下一代人和他們的家人孩子,必在這裡有立足之地。

    Lucy是弗吉尼亞州的一位軍牧。她原先是黎巴嫩人,在近東神學院學習。Lucy是亞美尼亞人基督徒後裔,作為想要作牧師的女基督徒,她在美國長老會受到一切的支持和牧養。

    Thomas是一位新墨西哥的年輕義工。他也在美國長老會長大,可是小時候只是被父母拖去教會而已。後來他去拜訪另外一個教會,才發現自己的教會有多寶貴--那間長老會有很強大的青少年事工,又一齊成長進入青年的群體,別的教會沒有!他到南韓去作義工一年,最後是自己的教會毫不猶豫地支持他。

    Saturday, June 24, 2017

    色盲第一次看見顏色的驚訝

    色盲的人一般不知道自己看東西和別人不一樣。他們會以為世界本來就應該是灰色的,除非在某些偶然的情況下,發覺自己的視力應該測試一下。有人在FB上分享一段視頻,他們用手機錄下了色盲第一次看見五彩繽紛世界的情形,驚訝到無法形容。原來,我們習以為常的東西,有人竟從來不知道!



    這使我想起了自己第一次發現上帝真的存在,祂看顧、愛惜、照顧我一切的需要時,同樣的驚訝和喜悅。我多次試圖描述這種驚奇:在黑暗的地道行走,突然出來見到陽光大地,一切都那麼明亮清楚和美好。現在,色盲看見顏色是另一個貼切的形容描述--It Is Super Overwhelming!

    現在的科學技術發達,請人從網上作測試,如果發現是色盲,就可以購買一付特別的眼鏡,讓你立即看見世界的真實顏色!顏色是上帝給人的特別禮物,你若從來都沒有體驗就太可惜了。

    那些嘲笑別人一切宗教信仰、自以為甚麼都知道的人,可以得到借鑑。你的世界中有一位愛你的主,你在其中的感受,和你是孤單一人,關鍵時刻沒有人能夠幫你的感受大不一樣!

    Friday, June 23, 2017

    見證聖靈的能力:祂作的工

    聖靈的能力是甚麼樣子的?換句話,你如何知道聖靈在一個人身上做了奇妙的工?對於成年接受主的人來說,有時信主伴隨著某些不良行為、不良情緒、不良感覺的改變,聖靈的工作是比較明顯的。

    那麼,對於在良好家庭長大,人際關係方面的不良感受並不那麼明顯時,你怎麼看見聖靈的能力呢?今天看見有人列出五條日常生活中的聖靈能力,趕快記下來。
  • 滿足而流溢出來的喜樂:現在的人太喜歡抱怨,有很多人缺乏那種超越困難環境的喜樂。但你如果喜樂滿溢,一定有人問你為甚麼,你就可以分享信耶穌的好處了。
  • 給人超然的恩惠:當你被得罪、受委屈、遭虧負時,雖然你有權利憤怒和懷恨,你卻能夠看淡和饒恕,這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的展示,非來自聖靈不可。
  • 高高興興地將財物、才幹、時間給需要的人:這並不是人的自然傾向,只有上帝的靈能讓你在需要的人面前有憐憫。
  • 直言不諱地主張保持貞潔:與追求樂趣和享受相反,勇於堅持貞潔是聖靈作工的記號之一。
  • 發揮屬靈的恩賜來服事弟兄姊妹和服事教會:每人都應該發掘自己的恩賜,使用這些恩賜來彼此服事,如此上帝借著你來影響世界。
  • Wednesday, June 21, 2017

    雜談:律師的邏輯問題

    為川普辯護真不容易--他不配合,隨便發送推特信息,與自己團隊辯護說過的話相矛盾。

    前天清早總統起來發了一條推特信息,似乎在抱怨自己被調查,是多麼地沒道理:I am being investigated for firing the FBI Director by the man who told me to fire the FBI Director! Witch Hunt

    媒體轟動一時,紛紛報導總統承認自己被調查了。可是還有更值得轟動的:他的律師矢口否認那條推特,堅決說總統沒有承認被調查,而且直到現在,他仍然沒有被特別調查。如果沒有被調查,總統先生的推特是在抱怨甚麼?

    答曰,總統是對某些無稽之談作出反應--顯然他認為總統的反應並不正確,說自己正在被調查云云--但這位律師不願說總統不正確。哈!

    當電視台記者追問,你怎麼知道總統現在仍然沒有受到特別調查?答曰,因為總統沒有收到正式的通知。特別調查團需要調查一個人的時候,有義務送給本人一份正式通知?這位很出名的律師看上去很氣憤,大聲說自己不知道特別調查顧問心裡所想的,反正他們沒有在調查川普!嗯,不知道也會那麼確定...這就是川普所能夠找到的最好律師?

    我的朋友圈中沒有刑事辯護律師,不然可以問一下。我覺得很奇怪,承認正在受到調查又怎樣呢?你若實際上沒問題,總有水落石出的日子嘛...真難為他了。

    Sekulow, who is chief counsel at the American Center for Law and Justice, said that if the Post's reporting were accurate, Mr. Trump "would be under investigation for taking the action that the Department of Justice asked him to take. That raises not only a serious -- not even a serious constitutional question, it's an easy constitutional question. That's impossible. The president can not be investigated, or certainly can not be found liable for engaging in an activity he clearly has power to do under the constitution."

    -- 不明白他的邏輯和結論,翻譯不來--總統先生不可能受到調查?為甚麼?獨裁皇帝的邏輯...

    Sunday, June 18, 2017

    信靠主如鷹重新得力

    今天按照一個教會讀書小組的禱告進度,閱讀以賽亞書四十章中的兩段話,默想神對我的愛。我再次決定使用猶太人的塔納赫(TNK)英文研讀本JSB,來對照中文聖經,因為我好幾次發現JSB給我新鮮的亮光。

    JSB把四十章的1-11節當作一個單元,總結為40-48章這一大部分書卷的主題介紹:上帝安慰百姓,應許巴比倫被擄的懲罰結束,百姓即將歸回錫安。然後把12-31章當作下一個單元,講論上帝的偉大。要求閱讀的部分是10-17節,和28-31節。

    9 報好信息的錫安哪,要登高山;報好信息的耶路撒冷啊,要極力揚聲。揚聲不要懼怕,對猶大的城鎮說:「看哪,你們的上帝!」10 看哪,主耶和華必以大能臨到,祂的膀臂必為祂掌權;看哪,祂的賞賜在祂那裏,祂的報應(recompense)在祂面前。 11 祂要像牧人牧養自己的羊羣,用膀臂聚集羔羊,抱在胸懷,慢慢引導那乳養小羊的。

    12誰曾用手心量諸水,用手虎口量蒼天,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 用秤稱山嶺,用天平稱岡陵呢? 13 誰曾測度耶和華的靈,或作祂的謀士指教祂呢?14 祂與誰商議,誰教導祂,以公平的路指示祂,將知識傳授與祂,又將通達的道指教祂呢?

    15 看哪,列國都像水桶裏的一滴,又如天平上的微塵;看哪,祂舉起眾海島,好像舉起極微小之物。16 黎巴嫩不夠當柴燒,其中的走獸也不夠作燔祭。17 列國在祂面前如同不存在,在祂看來微不足道,只是虛空。

    27 雅各啊,你為何說,以色列啊,你為何言,「我的道路向耶和華隱藏,我的冤屈上帝並不查問」?28 你豈不曾知道嗎?你豈未曾聽見嗎?永在的上帝耶和華,創造地極的主,祂不疲乏,也不困倦;祂的智慧無法測度。29 疲乏的,祂賜能力;軟弱的,祂加力量。30 就是年輕人也要疲乏困倦,強壯的也必全然跌倒。31 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

    首先,我們華人恐怕不太容易於把這段經文作個人化的理解,比如把這些話當作上帝給我們自己的「情書」。當然,作上帝的小羊,被祂抱在懷裡是很美好的,我們很多人可能還存有被父母抱在懷裡的記憶,西方人得到的亮光很有價值。不過,祂為我們帶來賞賜卻未必是分獎品給我個人—反正我比較想像不出來個人的獎品。

    其次,等候耶和華的必重新得力很重要!誰都有困倦疲乏的時候,任重道遠,能不能重新得力是關鍵,千萬不要落到倒下爬不起來的地步。這裡再次涉及到我們是個人單幹?還是集體行動?經文明顯是眾數,是多人一同等候主,他們必重新得力。

    這裡中文翻成「如鷹展翅上騰」的那個短語,JSB是as eagles grow new plumes,如鷹長新羽毛?下面有個註腳,說是有個流行的觀念--鷹經過了羽毛蛻換就重新變得有生力。搜索網上,真的有個傳說,描寫鷹活了40年之後就去到某處,徹底蛻毛換爪,之後又能活30年等等—但有的版本註明是勵志小品(motivational)。

    但是鷹換了新羽毛就力量更新的傳說顯然很古老,可能以賽亞寫40章的時候(主前六世紀)已經存在,不然他不會說「必重新得力,如鷹長新羽毛」。查看原文,希伯來文的「翅膀」和「翎毛」是同一個字,而「生長」那個字的確也就是「上升」同一個字。所以,如何翻譯的確有點靈活性。

    不過,Qal動詞是「上升」或「生長」,這裡是Hiphal動詞,表示加強的動詞:鷹使牠們的翅膀上升?或引起生長(養育)羽毛?其它的英文譯本有get wings like eagles(BBE),得到翅膀,或mount up with wings like eagles(WEB),增長翅膀。知道有個如鷹蛻毛、返老還童的說法(詩篇103篇5節),也許猶太人翻成長羽毛比較合理。

    翻成中文,華人自然不會了解如鷹長羽毛是甚麼意思,因為我們的文化不知道那個典故,所以最好還是翻成如鷹展翅上騰!無非是要形容重新得力嘛,意思達到了。

    Friday, June 16, 2017

    學經濟:貨幣政策

    2008,美國出現經濟危機。美聯儲為了挽救,大量購買了美國的國庫券和有貸款抵押支持的證券。這一舉措叫作「量化寬鬆」政策,相當於中央銀行增印了貨幣給政府用。到2014年,美聯儲停止了繼續購買,但它所擁有的資產/負債表已經漲到了4.5兆美元,需要平衡。4.5兆的資產大概相當於美國每年GDP的1/4。

    昨天,美聯儲主席耶倫宣布,經濟已經穩定好轉,即將可以開始平衡資產表了,也就是縮減美聯儲的資產。這是甚麼意思呢?

    由於量化寬鬆政策把債券和證券利息壓得很低,使美國政府和買房的百姓容易借貸,降低了公司成本。然而債券相對卻比較貴,投資者很多時候覺得購買債券還不如購買分紅比較高的股票,這就等於美聯儲間接鼓勵投資者把錢投在股市,促進了經濟發展。

    與貨幣寬鬆相對的是貨幣緊縮政策。提高利息是緊縮策略之一,而收縮資產負債表是另外一項貨幣緊縮策略,有人說比提高利息對經濟的影響還大。人們擔心,美聯儲把貨幣寬鬆這一重要的支持經濟的拐杖取走,經濟又會大亂。

    美聯儲從來沒有成功收縮過它的資產負債表,所以投資借貸者不知道結果會怎樣。2013年5月,上一屆的美儲聯主席伯南克只是想要減少購買國債的規模,就引起市場大動盪:長期利息增高,直接衝擊了依賴長期貸款的住房建設業和海外新興市場。

    現在,美聯儲買了那麼多的國債,有些官員擔心引起經濟市場的畸形,另一些官員掛慮中央銀行只對住房業優惠,專買不動產抵押貸款的證券,不考慮其它行業--答案是逐步縮減資產負債表。開始時每月減少10億債和證券,慢慢增加減少的數量。不是賣掉這些證券,而是等這些證券自然到期,然後就不再重新投資這些證券。有的美聯儲官員還提議,在開始縮減資產債務表時,中央銀行暫停提息的舉措,免得引起市場和經濟的波動。

    縮減資產債務表可能要花好幾年的時間,縮減到多少是沒有一定的,反正現在的4.5兆太高了,必須降下來。目前,中央銀行擁有2.5兆的國庫券,相當於政府公債的18%,還有1.8兆不動產抵押貸款的證券,其餘是與外國中央銀行和外幣的交易流通款額。

    本文內容取自彭博經濟新聞社的網站文章Federal Reserve Decides How to Do the Big Unwind

    Tuesday, June 13, 2017

    詩歌:耶穌是我們的喜樂之光


    有好幾次我在開車的時候,頭腦中都有這首詩歌的旋律,古老的教堂音樂,很熟悉,但想不起來是甚麼歌詞。上周我們教會唱詩,我注意到這一首很好聽,就拿手機把曲調錄下來了。從網上找不到現成的音樂視頻,但是找到了一些歌詞。

    Saturday, June 10, 2017

    基督徒了解伊斯蘭歷史的好處

    這位基督徒去學習伊斯蘭教的歷史,成為伊斯蘭歷史的專家,現在幫助其他人消除對穆斯林的誤解。她講自己的經歷,很有意思。

    Amy Poppinga 為甚麼想起來要學伊斯蘭的歷史呢?因為她教高中歷史,學校有些穆斯林學生,她希望能夠和這些學生有比較好的溝通!她決定去進修伊斯蘭專業研究,結果進修之後,她就改為在大學中任教了。

    Amy從2005年在基督教大學裡教伊斯蘭歷史,她當時在其它的基督教大學找不到類似的課程,要麼只有宗教比較--「我們」比較「他們」。

    因為研究的緣故,Amy就認識了一些穆斯林學者和穆斯林朋友。Amy決心不用不同的標準對待穆斯林,講課的時候,無論下面坐著的有沒有穆斯林朋友,她都講同樣的內容!另外,她要求學生不要拿自己都不願回答的問題去問穆斯林,倒要自己反省那些問題。基督徒強調敞開的心態很重要,千萬不要以為自己已經擁有所有的答案。

    宗教研究是多學科交叉的領域,涉及人類學、社會學、甚至心理學的內容。一次又一次,Amy發覺了解伊斯蘭教的歷史根源,改變了學生對現代伊斯蘭教的看法。他們對美國的穆斯林有了比較多的體諒和理解,也表現出比較多的尊重—原來他們很早就移民來了,比我們很多人都早!他們不是外人。Amy對此感到特別高興。 ,

    Thursday, June 8, 2017

    再談消除對穆斯林的誤解

    葛福臨(Franklin Graham)牧師說得不對!他把穆斯林描述成不分宗派和國家、大家都擁有一樣危險、極端的宗教信仰,甚麼伊斯蘭教鼓勵殺害異教徒啦,甚麼年輕人被教導奉神的名去強姦和殺戮啦,因為ISIS恐怖主義分子打著伊斯蘭旗號作案,就把他們一竿子打翻。

    其實,只要讀一點維基百科的(英文)資料,就知道ISIS極端組織不被主流的穆斯林國家承認。它的頭目自封為穆斯林的哈里發,也不被伊斯蘭教各大宗派的領袖們承認。

    偏偏很多保守派的基督徒喜歡盲目聽信葛牧師這樣的名人,隨夥散佈他那些誤導人的信息。我最近幾個月修一門宣教課程《宣教視野心》,寫過關於消除隔閡的重要性--沒有哪一位在穆斯林中做工的宣教士把穆斯林描述得那麼可怕。甚至在宣教策略上,宣教士和宣教學家提出把伊斯蘭作為一種文化,在接納文化的基礎上傳耶穌!

    昨天看到一個人撰文,希望保守派的基督徒了解關於穆斯林的幾項基本事實,消除誤解,覺得很好,特此記下來。原來Benjamin L. Corey是富勒神學院畢業的宣教學家,也是近年來「新興教會運動」的一位突出人物。

    一、穆斯林愛耶穌。據說不愛耶穌的不是好穆斯林!當然,他們不相信耶穌是復活的王,但他們相信他的神奇出生和神奇被提上天,也相信他行很多神跡,帶來神的福音給人,要回來用和平與公義治理世界,跟隨耶穌的人要在復活的日子升上去見阿拉等等。

    二、穆斯林是非常好客的民族。Corey去拜訪過穆斯林的國家,據說在美國從未見過那麼熱情友好的人。--你可以說這是他們的文化,但更可能是他們的信仰。敬拜一位滿有恩典憐憫的神,不可能不效法祂。連咱們的川普總統,說過穆斯林的壞話,仍然受到高貴的禮遇。

    三、大多數穆斯林不把基督徒和猶太人看為infidels「異教徒」--這是主流伊斯蘭教。可蘭經根本不把非穆斯林稱為infidels,那樣稱基督徒和猶太人為infidels的人是主流宗派以外的少數派。所有的宗教都有極端分子,要記住,他們不代表全體信眾。Hello葛牧師!

    四、殺害無辜的群眾,作一名自殺炸彈,這兩樣行動是伊斯蘭教明確禁止的。可蘭經上有話,殺一人等於殺全人類,救一命等於給生命給全人類。而且可蘭經教導穆斯林不可殺自己。

    五、穆斯林受恐怖主義分子襲擊,比任何其他宗教或無神論者更多。西方的基督徒看到基督徒受恐怖主義之害,自然宣傳更多,以至於我們對穆斯林所受之害視而不見。如果伊斯蘭教專門教導人恨基督徒,他們為何殺其他穆斯林呢?

    讓我們為穆斯林宣教來禱告:禱告首先消除誤解、消除敵意,才談得上愛我們的穆斯林鄰舍,才談得上向他們見證我們的主耶穌。宣教日引中有30天為穆斯林禱告的資料,歡迎參考使用。今年從5月27日到6月25日,30天是穆斯林的齋戒月。

    Monday, June 5, 2017

    稱義:「新觀」與「舊觀」的差別

    我幾年前我曾介紹過保羅神學新觀舊觀的辯論要點。現在這篇訪談錄是2009年賴特博士出版了《稱義:神的計劃和保羅的異像》那本書之後,派博牧師(John Piper)出版了一本批評「保羅新觀」的大部頭書,賴特的訪談回應。下面我把Wax簡稱為T,而把Wright簡稱為NT。

    T:您和派博牧師關於稱義問題激烈辯論,這辯論如何能更好地幫助教會實現她在世界上的目的?

    NT:這場辯論如何幫助教會?嗯,我希望會幫助教會,這是我書中的主要部分。

    我擔心,被看成傳統改革宗(其實有很多種傳統改革宗!)的觀點(即所謂「舊觀」,把全部焦點都放在「我和我的得救」上,而不是放在「神和神的計畫」上。我們從福音書中,和羅馬書第八章中,看到神的計畫遠遠不只是關乎「我的得救」。新的《稱義》這本書,還有我寫的其它幾本書,都是從同一脈絡下來的。

    從更寬的角度,我希望這本書提請人們注意,這場辯論的實質是要不要認真對待經文的問題—認真對待經文的整體,而不只是選其中的片段;讓經文來判斷人的傳統,包括我們自己的傳統!這樣就不可能不幫助教會實現她在世界上的目的…

    T:您認為在稱義的理解上,您和派博牧師的主要差異在哪裡?

    NT:差異嘛,我把稱義放在比較寬廣的保羅處境中來看。神的目的是實現祂對亞伯拉罕的應許,要拯救全部的受造之物,其中當然主要是把人類從罪和死亡中拯救出來。派博的稱義觀不談亞伯拉罕之約。

    第二,我對稱義的基本理解是法庭上的判定,即法官宣告一個人「沒錯」,而派博堅持說稱義還關乎讓人從道德上得到某種基督的「義」,那是保羅從來沒說過的東西,連巴刻都承認。

    第三,我把保羅關於稱義的教義理解為末世的。也就是說,現在的因信稱義既是以色列古老應許的實現,又預期在末日的最終審判時得救,正如羅馬書第二章和第八章所說的。

    第四,我和許多改革宗的聖經讀者(包括加爾文)一樣,把保羅的稱義教義理解為歸給「在基督裡」的人。而派博牧師和一些人不把歸屬問題當作稱義本身的重點,他們認為稱義的重點在於把「基督的義」「歸算」給人,好像「義」是某種耶穌所取得的道德成就,然後算在那些相信的人頭上。保羅在羅馬書六章實際上說的是,基督耶穌的死與復活「歸算」在那些屬祂、「在祂裡面」的人身上,派博等人的說法指向這個道理,然而同時給了誤導的信號。

    最後,派博的唯獨藉著基督稱義,未來與現在是同樣的,而我認為保羅所說的將來稱義得救,是根據現在因信稱義的人所過的聖靈引導生活來確定的。實際上,當時很多的改革宗信仰告白忽略聖靈的工作,是他們重要的缺陷之一。

    T:您希望這本新書能達到甚麼目標?

    NT:我希望它能夠澄清很多誤解,展示出我所接受的「新觀(NP)」和我們所真正關注的問題,包括「傳統派」所關注的個人得救、代罰救贖等等教義所關注的問題,根本沒有牴觸。

    我也希望這本書能夠讓新一代的基督徒回到聖經的字句本身,而不是停留在這個或那個教會傳統。

    T:這本小書和您現在正在寫作的比較厚的那本書(即後來出版的《保羅神學嶄新觀》)有甚麼關係嗎?

    NT:較厚的書是要全面處裡保羅的神學,把傳統的神學主題和保羅當時的政治、哲學主題結合起來。保羅神學包含了這些主題,但他在書信中說得很含蓄。特別是羅馬書第五、六、七章,我每章都寫了大約200頁!你看了就知道我的意思了。和派博辯論是那些篇章中的一部分,我不想現在說得太多,那個大部頭書中還有好多其它的有關辯論。…

    T:你認為在這些探討中有沒有甚麼「中間立場」?比如一個比較平衡的「後新觀」之類的? NT:沒有。沒有均衡的立場,恐怕只有很多混淆。我想,支持「舊觀」的人還在試圖說這是某種「保守派針對自由派」的辯論,試圖指責新觀為過去的自由主義。

    但你最好把這場對保羅神學從歷史和神學的敞開探討,理解為鼓勵大家回到經文,去參考歷史處境。如果這就意味著超越「新觀/舊觀」的語言,那就算是那樣吧。但我認為標明某些關鍵招牌是有好處的。

    我有些擔心,因為派博堅持說,對於按保羅的猶太教環境來讀他的書信,我們應該小心。…這基本上意思等於說,我們讀保羅書信,最後還是要把他當作好像是17世紀的神學家一樣。

    T:關於稱義的這場辯論有甚麼危險?如果人接受派博的觀點而不接受您的觀點,他們會有甚麼損失?

    NT:損失很大。保羅所描繪的神的福音,是出去救贖全世界,救贖所有受造之物,包括了我們。而您缺失的是保羅的教會觀:耶穌是猶太人和外邦人的主,而這世界上的勢力不是主;您缺失的是聖靈在已稱義的信徒身上做工,使他們能夠有真正的能動力來做「神所喜悅」的事,正如保羅反覆說的(改革宗的保羅舊觀生怕和「行為稱義」沾邊,卻不敢提);您所缺失的是堅持聖經本身,而非堅持舊觀的傳統。

    Friday, June 2, 2017

    環保技術其實促進經濟發展

    川普總統不顧800名科學家的呼籲,不顧美國各大企業的反對,終於獨斷地宣布美國要脫離《聯合國關於氣候變化的巴黎協定》的約束,據說是為了幫助煤礦工人就業?引起一片反對的聲浪!不過,誰知道總統先生是否還會推翻自己的承諾!希望如此,禱告!

    脫離巴黎協定,意思是說美國不必降低它的二氧化碳排放量,也就是說,美國不必投資在新的風力發電、太陽能發電、或其它的高效能源技術。可是,這些新技術才提供大量的就業機會。

    比如太陽能發電,需要很多人把太陽能板安裝到屋頂上去。自從簽訂巴黎協定以來,按照美國能源部的報告,去年的太陽能板安裝工作增加了25%,而風力發電的安裝工作增加了32%。這兩個行業現在雇用的員工將近50萬。

    而煤炭行業呢?目前大多由機械操作,全美國總共只雇用了7.4萬員工,比2009年減少了39%。煤碳工業的機械化,使那些煤礦工人不必像從前一樣,鑽到地下礦井去挖煤。即使我們需要燒更多的煤,也不再需要那麼多人力了。

    沒有巴黎協定的約束,美國不必大力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風力發電和太陽能發電發展就不會這麼快。另外,天然氣公司的業務已經證明天然氣是比煤碳乾淨許多的能源。總統先生怎樣也無法逆轉煤碳工業被淘汰的命運,希望他能接受眾人的意見。

    Tuesday, May 30, 2017

    執事Deacon = Servant僕人

    馬可福音一章記著說,耶穌來到彼得家,彼得母親正在生病,「耶穌上前來,拉著她的手,扶她起來,燒就退了,於是她服侍他們」 (新漢語譯本)

    希臘字διακονεω在此中文翻成「服事」或「服伺」,你大概不會想到她是deacon僕人領袖。你如果看英文翻譯就各式各樣了:KJV翻成ministered,NLT解釋為prepared a meal,NET翻成began to serve,NIV翻成began to wait on,BBE翻成took care of,CJB翻成began helping,YLT翻成was ministering等等。

    華人信徒一看到minister,就會聯想到教會中牧師的服事了。基督徒聖經平等會(CBE)的David Malick撰文,指出耶穌醫好彼得母親、她就起來服事的敘述,是編排在一大段演講文體中的,用了交叉對偶的結構。

    A: 21-28節(屬靈)迦百農趕鬼,大家驚奇
        B: 29-31節(身體)治好西門的岳母,她就起來服事
            C: 32-39節(身體/屬靈)治好許多人,趕走很多鬼
        B’: 40-45節(身體)治好大痲瘋病人,不照耶穌指示,到處宣揚
    A’: 二章1-12節(屬靈)迦百農治好癱子,赦他罪過,大家很詫異

    得到醫治後,只有西門的岳母起來服事,其他人都沒有。馬可福音的主題是「服事」,在馬可福音的中心部分,耶穌強調門徒需要服事,因為主耶穌如此服事眾人,我們要效法祂:

    十章:42 於是耶穌把他們召來,對他們說:「你們知道,外族人有尊為領袖的人統治他們,有大官管轄他們, 43 但在你們中間,情況卻不是這樣;你們中間無論誰要為大,就要作你們的僕役(deacon); 44 你們中間無論誰要為首,就要作大家的僕人。 45 即使是人子,也不是來受人的服侍,反而是要服侍人(deacon),還要捨去自己的生命,作許多人的贖價。」 (新漢語譯本)

    有人會說,西門的岳母「服事」deacon和耶穌吩咐門徒「作僕人」deacon沒什麼關係。可是請你閱讀耶穌吩咐門徒作deacon前面的第九章,耶穌用接待和服事小孩子來說明如何作僕人領袖。西門的岳母很可能比那些門徒更知道如何照顧小孩子,或擺上一杯水。

    九章:35 耶穌坐下,叫十二使徒來,對他們說:「誰想要為首的,就要作大家當中最後的,作大家的僕役(deacon)。」 36 於是耶穌領來一個小孩子,讓他站在他們中間,又把他抱起來,對他們說: 37 「無論誰因我的名接待這樣的小孩子,就是接待我;無論誰接待我,他不是接待我,而是接待那差遣我來的那一位。」… 41 無論誰給你們一杯水喝,是因為你們是屬基督的,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人絕不會喪失他的獎賞。 (新漢語譯本)

    最後這段話就是對僕人服事的描述。作牧師服事是很辛苦的,原因之一是別人對他的期望太高。有的人沒日沒夜,家都顧不上。但我認為每個基督徒都應該如此盡力地去服事周圍的人,而降低對牧師的期待。

    順帶說一句,「贖價」我建議翻成「拯救」或「救贖」,因為那不是神付給誰的某個價錢—想想出埃及記的救贖就知道了。

    Sunday, May 28, 2017

    同性「婚姻」和信仰自由

    基督徒對於同性「結婚」大不以為然。我個人覺得,只要是一對一的關係,讓他們享受與婚姻同等的法律權利是應該的。至於非要稱那為「婚姻」,或許我們只好接受,文化是演變的,婚姻的定義、字的涵義也難免隨著改變?

    Civil union有人翻譯成「民事結合」,在法律上有些像加拿大的common-law marriage--不算進入婚姻,但是得到法律承認的性關係。可惜,同性戀者不願意只接受Civil union的關係認可。

    今天我看到奧爾森教授的意見,感到挺合理,記在這裡,給大家參考。他認為政府不應該管轄誰算是「結婚」,只要管轄誰可以得到「民事結合」的權益就好。讓教會、猶太人會堂等等去決定誰算是「結婚」,正如他們決定誰可以按立,誰可以受洗一樣。

    那麼,保守的基督徒商人,當他們實在覺得是在犯罪的事上有份時,是否有權利拒絕同性伴侶的生意呢?有些基督徒覺得為「同性婚禮」服務是犯罪,比如為同性伴侶製作婚禮蛋糕,就是在別人的罪上有份,違背他們的基督徒良心。

    奧爾森教授舉例說,一個基督徒開印刷服務社,有人拿了要印的圖畫來,比如是黃色照片,或者有個基督徒提供網站設計和寄存服務(web hosting),有個顧客要在他那裡創建色情網站,法律是否要求基督徒業主必須提供服務呢?回答恐怕是肯定的。還有很多這類的例子。

    假如基督徒業主必須提供這些服務,那麼再進一步,假如有位美國黑人開印刷服務社,一個顧客來要求他印製宣傳「白人至上分子」的仇恨宣傳材料,你認為這位黑人有權利拒絕為那位顧客服務嗎?從法律上他沒有這樣的保護。

    奧爾森教授所舉的例子,顯然沒有基督徒去爭訟,或提出立法要求,要求給業主拒絕提供服務的權利。在這一點上,基督徒對同性戀是特別「偏心」的,你承認嗎?不在別人的罪上有份的自由,就是不讓罪人光顧你的生意的自由嗎?

    同性戀伴侶得到服務的權利,比起基督徒實行宗教理念的自由,哪一樣是更加基本的呢?奧爾森教授認為,業主在雇人的時候不應該歧視同性戀,他們應該有平等受雇的機會,但教會和宗教機構應該有額外的權利,雇用他們希望雇用的人。在住房、其它必要的服務、甚至在獲得律師辯護方面,他們也不應該受到另眼看待,而應該與別人平等。

    另一方面,宗教人士,無論是基督徒或穆斯林或猶太人,不應該被強制提供違背良心的服務,以致在別人的罪上有份。不過,單單為罪人提供服務不應視為在別人的罪上有份,不然基督徒就要跑到世外桃源去了。與人作生意,和助長別人的某個罪行, 比較起來是不同的。

    奧爾良教授還提出,基督徒如果不想為某些人提供服務,就必須證明,提供那些服務的確違反他們的宗教信仰。--這恐怕也不容易證明呢。看看基督徒對於色情、家暴、婚外情等等行為的寬容,他們從不為這些事拒絕提供服務,你如何證明為同性伴侶服務就是違背了你的宗教信仰呢?

    按照聖經,很多罪讓人不能承受神的國,你無法證明「親男色」比其它的罪更應該受懲罰。何況,科學研究發現,人和動物的性別器官並非那麼整齊的一分為二--的確有些「中間灰色地帶」現象。

    Thursday, May 25, 2017

    中國的經濟發展潛力和風險

    中國現在似乎給人一種經濟實力雄厚的印象。不過我知道它的經濟體制在促進生產力發展方面,並沒有培養和發揮本國人才的潛力。中國人才大量外流,到國外才可能成為出色。中國的資金現在也大量外流,為甚麼人們不信任祖國的建設發展潛力,不願投資在國內呢?恐怕是有體制問題。

    穆迪公司昨天把中國發行的國家債券的信用評級降了一格,據說是因為國債的增加太快了。中國的經濟發展歷來比別的國家快一大截,但是近年來,全球遇到經濟危機,影響到各國都是增長緩慢甚至停頓的情況下,中國本來也受到影響,很難維持高速發展的,但中國用借債的辦法來維持高速發展。

    穆迪公司說,中國越借越多,迅速積累了龐大的債務,來維持政府所要的經濟增長速度,債務在10年裡增加了一倍,而且大有繼續這個發展傾向的樣子,是很有問題的。中國在向金融體系注入資金方面,規模遠超美國和歐洲。美國是全球最大的經濟體,而中國的貨幣流通量比美國還多了70%。

    高盛(Goldman Sachs)集團調查了55个國家,自1960年以來的債務增長速度相對於經濟規模的比例,發現到2015年底,在所有的信貸擴張中,中国排到了前2%(2016年中國的債務升得更高)。其它的大型信貸擴張都發生在非常小的經濟體内,其中有的基本上失去了對財政的控制力。

    另外,中國的債務問題還有「影子銀行」的參與,就是讓非銀行的中介機構體來提供類似的金融服務,是一個缺乏監管的財務領域。中國在這方面的排名也是全球領先。

    中國一半以上的銀行債務是提供給國有企業的貸款,而無論這些國企的債務有多沉重,銀行都繼續提供貸款,-- 很可能是不指望償還的。如果中國的房地產變得不景氣,--它不可能無限制地增長,建築業和地產開發商可能就無法償還債務,這都可能對銀行構成衝擊。

    政府有甚麼辦法呢?接受較低的經濟增長速度?或者(印錢)救助銀行?或者甚麼也不做,只希望債務不會進一步削弱經濟,不會在某一天引發金融危機。

    本文內容大致取自紐約時報China’s Ratings Downgrade, Explained一文。